金鱗豈是池中物-181.第一百八十一章 From Russia With Love


第一百八十一章 From Russia With Love

  侯龍濤在通往泳池的門外整了整衣服,推門走了進去,屋裡的溫度起碼比別墅裡要高出五、六度,屋頂上有幾個裝置向外放射著人造陽光。

  躺椅上的女人聽到有人進來,把墨鏡摘下來看了一眼,雖然並不認識,但她沒有一點驚訝的表現,更不用提害羞了,她很自然的又把眼睛閉上了,連遮擋胸部的動作都沒有。

  侯龍濤走到了女人身邊,「沒想到我還有機會和安娜‧庫爾尼科娃小姐離得這麼近。」

  「安娜,」庫爾尼科娃糾正了一下男人對自己的稱呼,「好看嗎?」

  「什麼?」

  「當然是我了。」庫爾尼科外嬌美的臉上出現一絲笑容。

  「還算不錯了。」侯龍濤轉到了女人的頭頂處,拿起一瓶防曬乳液,往手掌上擠了一些,塗勻,「需不需要我再幫你抹點兒防曬油兒啊?」

  「你隨便。」庫爾尼科娃知道既然這個男人能走進這間室內泳池,一定是經過教父的首肯的,對方有什麼需求,她可沒膽量、沒資格、沒能力說不,更何況她剛跟她那個情歌王子男朋友因為別的女人大吵了一架,正想找個男人散散心呢。

  侯龍濤可不知道這娘們為什麼會這麼合作,他也不在乎,他的雙手直接按在了美女挺拔的奶子上,在她的乳房上一通揉捏。

  「嗯…嗯…」庫爾尼科娃一次又一次的做著深呼吸,兩條長腿向中間加緊,明顯是小穴裡有了感覺,越來越濃的春色趴上了她的臉頰。

  侯龍濤彎下腰,含住了女人的嘴唇,雙手把她變硬的乳頭往上揪。

  庫爾尼科娃很自覺的把男人的舌頭迎嘴裡攪動,「嗯…You are a good kisser。」

  「Really?讓我來試試你的嘴巴。」侯龍濤從褲子裡掏出了陰莖,轉回女人的身邊,用堅硬的肉棒在她的臉上敲打了兩下。

  「啊!」庫爾尼科娃用力眨了眨眼睛,她從來就沒見過這麼巨大的雞巴,以前一直以為亞洲人都是「短小精悍」型的,雖然沒沒有實施根據,但歐美人都是這麼說的,今日一見,光是看著就能感到無比的壓迫感。

  侯龍濤看著女人呼吸加速、張口結舌的模樣,虛榮心得到了很大的滿足,一攬她的後腦,把她的歪著的頭拉向自己,龜頭杵進了她的小嘴裡。

  「嗯…嗯…」庫爾尼科娃立刻用右手握住了大雞巴,拚命的嘬了起來,左手伸到自己的兩腿間,隔著比基尼的泳褲揉了起來。

  侯龍濤把自己的陽具往上一抬,「啵」的一聲挑出洋妞的嘴外,然後插回去,再挑出來,再插回去,反覆幾次之後就抱住她的頭肏了起來。

  庫爾尼科娃那雙湖蘭色的眼睛眨都不眨,看來她是個「吹簫」的好手,完全不用嘴巴呼吸,只用鼻子飛快的換著氣,這樣無論男人幹的有多快、多狠,她都能夠應付。

  侯龍濤搞了一陣,看這個女人連白眼都不翻,也可能是因為體位的關係,反正有點無聊。

  庫爾尼科娃就像看出了男人的不滿,吐出口中的巨物,用舌頭在龜頭上舔了一下,「如果你能把我下面那張嘴弄舒服了,我一定再用上面這張嘴把你弄得舒舒服服的。」

  「他,」侯龍濤這才明白女人是怕自己中看不中用,「我會讓你哭的。」

  庫爾尼科娃翻了個身,趴在躺椅上,把結實的翹臀撅了起來,用一種挑逗的眼神望著男人,「有本事就來吧。」

  侯龍濤受到一個洋妞的這種挑釁,還真有點來火,他把衣服全脫了,從錢包裡掏出一個避孕套戴上,跨到躺椅上,把女人的比基尼泳褲扒了下來,把龜頭頂在了她的屄縫上,在插入前的一瞬間揪住她的金髮,探頭在她的耳邊說了一句,「IamChinese。」

  庫爾尼科娃一下感到自己嬌嫩的陰唇被極度的撐開了,一根堅硬火熱的棍子磨擦過陰道內壁的每一寸,就算頂到了子宮之後還在不斷的向深處推擠,這回她想不翻白眼都不行了,「啊…好大…太大了…」

  侯龍濤也不講什麼循序漸進了,他拚命的捏著女人長滿細細絨毛的屁股,上來就狂風暴雨般的抽插。

  庫爾尼科娃的十指從躺椅的縫隙中鑽到外面,死死的攥住木條,瘋狂的甩動著自己的金髮,聲嘶力竭的喊叫著,「Fuckme…Harder…Fuckme…Faster…Faster…Harder…Fuckme…Fuckme…」

  侯龍濤使勁撕著女人圓圓的臀瓣,咬牙切齒的在女人的體腔裡飛快的進出,這個「世界情人」被干的樣子還挺動人的,而且不需要自己考慮她心裡的感受,只需要完全專注在肉體的行為上,「Louder,Louder,Bitch,I will fuck you sohard that you won’t even remember your mama’s name。」

  「啊…啊…」庫爾奇科娃一個勁的向後撞著渾圓的屁股,真是從來沒感受過的充實,那種子宮每下都會被撞飛的感覺簡直比任何事情都美妙,她的淫叫聲更加的尖歷了,「Fuck me…You big dick mother fucker…啊…」

  侯龍濤只帶了三個避孕套,加上有意讓身下的女人感受自己的強大,所以他沒像平時那麼放縱自己,而是盡力的控制著射精的衝動,兩個套子用了小兩個鐘頭,只見他還邊肏屄邊給家裡打了個電話報平安。

  庫爾尼科娃都快被肏瘋了,一會被按在躺椅上干,一會把壓在地上干,一會又被頂在柱子上干,她開始的時候還淫叫連連,覺得自己碰到了對手,也就架著她體力好,一個小時之後才發覺自己碰見的是神不是人,她的臉色越來越白,最後連「嗯嗯」的嬌喘的力氣都沒有了,洩了個一塌糊塗,大概以前所有的日子都加起來都沒到過今天這麼多次高潮,「饒…饒命…」

  侯龍濤把女人從柱子上放了下來,向後退了兩步。

  庫爾尼科娃的雙腿軟到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了,她搖搖晃晃的向前衝了兩步,雙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身子慢慢的滑了下去,癱倒在一張大毛巾上,她的大陰唇已經重得不成樣子了。

  侯龍濤換了一個套子,繞到女人的身後跪下,拉住她的細腰,把她的屁股抱了起來。

  「Oh,my god!」庫爾尼科娃發覺男人居然還要干自己,嚇的魂魄都沒有了,雖然舒服的不得了,但她是搞體育的,知道這麼下去非得把自己搞垮了不可,「Please,don’t fuck meany more,please…」

  侯龍濤跟這個女人又沒仇,自然不是非要把她弄死不可,可干庫科爾尼科娃的屁眼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他騰出一隻手,揉了揉洋妞的乳房,「這就夠了?我還沒走你的後門兒呢。」

  庫爾尼科娃都已經被玩傻了,她根本就沒考慮男人的話,只知道他說不再插自己的小穴了,那別的什麼都可以答應,「好…好…只要不再肏屄了就行…」

  有了女人的認可,侯龍濤也沒什麼好顧慮的了,把她的漂亮的圓臀向兩邊盡量的拉開,巨大的龜頭突破了括約肌的阻擋,緩緩的向她的直腸深處前進。

  「God!」庫爾尼科娃慘烈的大叫了一聲,男人一開始活動的時候她就已經後悔了,雖然她已不是第一次肛交了,但被這麼大的陽具杵,有沒有過經驗都沒什麼太大區別了,「求…求求你…我給你…給你口交…我…我真的要…死了…求你了…」

  「想給我口交了?」侯龍濤彎腰揉著女人的奶子,仍舊在她的後庭裡緩緩的肏干,享受她腸道對自己的緊箍,「你不是怕我不行嗎?」

  「你行…你行…你最行了…你就饒了我吧…」

  「哈哈哈哈…」侯龍濤大笑著將陰莖從女人的屁股裡拔了出來,轉到她面前,揪掉套子,「嘬吧,嘬不爽我,我就再肏你。」

  庫爾尼科娃可不敢怠慢了,拼盡了自己最後的力量,抱住男人的大雞巴就瘋狂的嘬舔了起來,如果她比賽時有現在這麼賣力,肯定不會連一個大滿貫賽的冠軍都沒拿過…

  侯龍濤邊繫著袖口的扣子邊往樓上走去,他要去向契落剋夫告辭。

  「要走了?」

  聽見女人的聲音,侯龍濤抬起頭,只見Marry站在樓梯口處,她腳上蹬著一雙翻毛的無跟半長筒靴,穿了一條紅色的小裙子,大腿基本上都露在外面,上面是一件白色的緊身小背心,把胸脯包的圓鼓鼓的,外面罩著一件紅色的牛仔外套,金黃色的長髮辮成了兩條長長的辮子垂在耳邊,還戴了一頂紅色的牛仔帽,顯得特別的有味道。

  「我去跟你父親道個別,然後就走。」

  「我帶你去。」Marry轉身向二樓左翼的走廊走去。

  「你父親說會在三樓的書房裡等我…」

  還沒等候龍濤說完,Marry已經推門兒進入了一間房間,他也只好跟了進去。

  Marry轉身面對著男人,慢慢的向後退著,直到屁股撞到了窗前的桌子邊緣上,她把夾克脫下來甩了出去,指了指窗外,「我剛才從這裡看見你們在做什麼了。」

  「So?」侯龍濤聳了聳肩,猜也能猜到這個性開放的俄羅斯大妞想要幹什麼了,他倒沒什麼牴觸情緒,確實是沒玩過比自己個頭大的女人,「want me to fuck you too?」

  「你怎麼敢…」Marry臉上出現震驚的表情。

  「少廢話,」侯龍濤微笑著看著女人,「要就直說,不要我就走人了。」

  Marry也笑了,她拉開桌子的一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盒避孕套,揚手扔給男人。

  侯龍濤不急不徐的取出一個套子,「Sayit。」

  Marry把身體轉了過去,彎腰撅臀,兩條長腿微分,她用左臂撐在桌子的邊緣上,向著男人扭過身來,右手把紅色的短裙向上揪起,露出兩瓣圓滾雪白的屁股,一條紅色的T-Back內褲勒在深深的臀溝裡,「Comeon。」

  「Sayit。」侯龍濤把大雞巴從褲子裡掏了出來。

  「呵…呵…呵…」Marry的呼吸明顯的粗重了,她舔著自己的嘴唇,右手抬了起來,「啪」的一聲落在自己的臀峰上,把屁股都打紅了,「Ridemehard,cowboy。」

  「哈哈哈,你們還真是一群婊子。」侯龍濤上前兩步,一把將女人的小內褲扯了下來,巨大的陽具強硬的擠入了金黃色陰毛下面的紅嫩小穴裡。

  「Oh,god,god!」Marry差點沒昏過去,這種身體被嚴絲合縫塞滿的感覺是以前沒有過的,雖然剛才也看到了這個男人是多勇猛,但現在體會到的性快感還是超出了想像。

  Marry可不是看上侯龍濤了,她不過是在和庫爾尼科娃鬥氣,庫娃上過的男人她也得上,只有金錢關係的姐妹是很容易產生這種變態的競爭的。

  侯龍濤當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佔了便宜,他只管抱著女人屁股,用自己的大雞巴一次又一次的貫穿她的陰道,雙手盡情揉弄她的豐乳。

  Marry也不吃虧,被人這麼激烈、這麼持久的肏干還是有生以來頭一回呢…

  「回來了,濤哥回來了。」智姬從二樓跑了下來。

  客廳裡的茹嫣立刻跑過去拉開了大門,正看到侯龍濤從一輛S600上下來。

  侯龍濤一抬頭就看到了衣著單薄的愛妻,趕緊向司機一揮手,然後快步跑到了別墅門前,把茹嫣抱回了屋裡,「你可真行,要出來接我也多穿點兒東西啊。」

  Benz的司機可跟了進來,把留在這兒的兩把手槍取走了。

  茹嫣坐在侯龍濤的腿上,緊緊的抱著他的脖子,在他的臉上慢慢的吻著,「哥哥,你沒事兒吧?」

  「沒事兒。」侯龍濤摟著嬌妻的身子,這叫一個開心,基本上敲定了幾十億美金的交易,玩了網壇頭號美女,回來還有仙女一般的佳人關心。

  「到底是什麼人找你啊?」

  「他們要幹什麼?」

  星月姐妹一左一右的坐到男人身邊。

  侯龍濤把剛才在契落剋夫的官邸裡發生的一切都說了,並沒有把跟兩個俄羅斯女郎交媾的事情落下,這些縫場作戲的艷遇沒必要瞞著老婆們。

  「歐美的女人身材是不是都特別好啊?」

  「嗯?」侯龍濤從茹嫣的話裡聽出了一點點的醋意,把她從身上方了下去,「轉過身去。」

  「幹什麼?」茹嫣雖然不知道男人的用意,但還是照做了。

  「你們倆也去。」侯龍濤推了推星月姐妹。

  智姬和慧姬一左一右的站到了茹嫣的身旁,三個女人都是一米七出頭兒,都是長髮披肩,都是細腰長腿,都是翹臀微撅,光論身材,再棒的歐美女人也有所不及。

  侯龍濤跪到了地上,在三位愛妻的六條小腿上輪流撫摸著,嘴裡發出「嘖嘖」的讚美聲,「有的男人確實覺得歐美女人的身材比亞洲女人好,如果他們的想法是正確的,那中國女人就不是亞洲女人了。看看我的愛妻,哪個不比歐美女人性感?」

  「真的假的?」茹嫣扭回頭望著男人。

  「我再驗證驗證,讓我看看你們的屁股。」

  三個長腿美女同時把自己的短裙都拉了起來,露出美妙的圓臀,她們穿的都是T-Back的小內褲,一白兩紅。

  「嗯…」侯龍濤發出如同認真鑒賞時的聲音,他的雙手在星月姐妹的臀峰上輕柔的捏弄,舌頭在茹嫣的屁股蛋上緩慢的舔舐,「嗯…白皙嬌嫩,光滑柔軟,彈性十足,香甜可口,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不像老外的毛兒屁股,摸著就不爽,麻麻磕磕的,扎手。」

  「胡說。」三個美女都不由的笑了起來。

  侯龍濤的口鼻頂進了茹嫣的臀溝中,兩手則分別探入了星月姐妹的屁股縫裡…

  與此同時,在日本東京郊區的一片氣勢宏偉的日氏古典宮廷建築群裡,三口組在全日本各地的上層幹部聚集到了一起。

  一間巨大的廳堂裡停放著一俱棺材,牆上掛著三口龍恍的巨幅遺像,一個穿著西裝的年輕男人跪在棺材前,他的眼睛閉著,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就好像他是死人一樣,他的長相和遺像上的人有幾分相似,他的身邊放著一把沒有出鞘的日本刀。

  一個身著和服的中年男人走過去,把手按在了年輕人的肩膀上,「龍惺,大家都在等你呢。」

  「滾開!」三口龍惺猛的一輪胳膊,把中年人甩到了一邊。

  「這就是你對叔叔說話的口氣嗎!?」

  「哼,」三口龍惺的左眼下的肌肉抽搐了幾下,一臉的陰沉,「叔叔?三口興重,整整兩個月的時間你才查出刺殺我哥哥的人是誰,還有臉以叔叔自居?」

  「哼,」三口興重也不示弱,「這兩個月的時間你在哪裡?你連面都不露,現在倒來怨我辦事不力?」

  「你是知道的,組織在美國跟洛杉磯的華人社團發生了很大的不愉快,我根本不能離開。」三口龍惺用力在榻榻米上用力的砸了一拳,「中國人,死啦死啦的有!」

  「你這麼叫喊有什麼用?」三口興重帶著嘲弄的語氣說了一句。

  三口龍惺從西服的內兜裡取出一張從報紙上剪下來的照片,上面是一個長相文質彬彬、戴黑邊眼鏡的年輕人,他將照片往空中一扔,一把抽出身邊的日本刀,在空中舞了兩下,把報紙切成了四塊,「哥哥,我會用仇人的心臟來祭奠你的。」

  「不要再耽誤時間了,大家都在等著決定更重要的事情呢。」

  「混帳!還有什麼比給我哥哥報仇更重要的事情?」

  「組織的前途就比龍恍重要,」三口興重做出一副老資格、大公無私的樣子,「三口組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我已經代理組長的職務兩個月了,就等你回來確定正式的新會長了,一天不選出正式組長,組織的活動就不能會到正軌上。」

  「呵呵呵,」三口龍惺冷笑了起來,「何必等我回來?有沒有我在結果不都是一樣?」他明白當初三口龍恍在位時使用的是高壓手段,所有的手下都不敢不服從,可他一死,絕大部分人一定會轉為支持三口興重的,自己是沒機會掌握組織的大權的。

  「話不能這麼說,規矩是不能改的,新組長的推舉過程一定要所有高級幹部都出席的。」

  「OK,」三口龍惺起身向門口走去,「let’sgetitoverwith。」

  三口家的兩個男人來到了大會議室,三十多個三口組的高級幹部已經坐在會議桌邊等候了。

  三口興重在最中間的座位坐了下來,他拍了拍手,「各位安靜了,大家都知道咱們今天聚在一起是什麼目的,程序大家也明白,現在就開始吧。」

  「我提名三口興重。」那個坐在三口興重右手邊的幹部最先說話了。

  屋子裡一陣良久的沉默,只有陣陣的煙霧從人們的口中噴出。

  三口興重看了看表,微微一笑,「還有沒有提名了?就沒有別人合適嗎?」

  「您是前組長的叔叔,德高望重,由您接任組長是眾望所歸,沒必要提名別人了。」

  會議室裡的人都隨聲附和著,除了三口龍惺。

  「既然沒有別的候選人,那我就不推辭了。」

  大部分的人開始鼓掌。

  三口龍惺突然站了起來,猛的一拍桌子,「新組長已定,不需要再說這件事兒了。該是談談怎麼給我哥哥報仇了,這應該是新組長上任之後的第一大事了吧?」

  所有的人又都沉默了,三口龍恍的死對於他們大部分的人都是一個不壞的消息。

  「報不報仇,何時報仇,以什麼方式報仇都要取決於是不是對組織有利,」三口興重說的大義凜然,「剛才我就跟你說過,我們每一個人,上到組長,下到最基層的組員,做為個人都是無關緊要的,最重要的是組織的利益。」

  「你什麼意思?」三口龍惺並沒有坐下,放在桌上的兩隻手都攥成了拳頭。

  「仇人現在的勢力正是如日中天,他有本田、豐田兩大財團的支持,過不了多久,其餘幾家大財團也會和他走到一起,三口組和豐田關係密切,也從它那裡得到了大量的財政支持,如果非要在此時報仇,還得去咱們勢力觸及不到的中國大陸,不光沒有成功的可能,還會使我們和幾大財團的關係走上惡化的道路…」

  「夠了!」三口龍惺在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你是說不給我哥哥報仇了!?組長遇刺,組員卻無所作為,組織的聲望何存!?臉面何存!?這難道不是對組織不利嗎!?」

  「我可沒說不報仇,只是現在時機不對。」

  「你…」三口龍惺的身子都因為極度的憤怒而顫抖了起來。

  「龍惺啊,你的心情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但非常時期要有非常對策,除了咱們這些人,沒有人知道仇人的身份,也沒有人知道咱們已經查到了仇人的身份,暫不報仇是不會對組織造成不利影響的。我看你先回洛杉磯,那邊也不能太長時間沒有領導人啊,那不也是你哥哥派你過去的初衷嗎?如果你在那邊能夠找到報仇的機會,我一定會全力支持你的。」三口興重也知道不能把侄子逼得太狠了,那樣對眾人也不好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