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182.第一百八十二章 國家大事


第一百八十二章 國家大事

  三口龍惺太明白現在的情況了,當初哥哥把自己派到美國去真是一大敗筆,使得自己在日本沒有任何的根基可言,現在自己的叔叔明擺著只想著獨攬大權,根本沒有報仇的心,其他人又好像都很支持他,自己想要借助日本本部進行復仇是沒有什麼希望的。

  「不要不說話嘛,有什麼想法儘管講出來。」三口興重志得意滿的靠在了大太師椅上,點上一顆大雪茄。

  三口龍惺向後伸了伸手,一個和他一起從美國回來的手下遞過去一把刨腹用的小刀。

  「你…你這是要幹什麼?」三口興重以為侄子要狗急跳牆了,有十幾個人已經把槍都掏了出來。

  「哼哼。」三口龍惺冷笑了兩聲,左手按在桌面上,右手拿著刀子,「嘿」的大叫一聲,手起刀落,血光之中把自己左手的小拇指切了下來。

  一屋子的人當時就全傻了,就只剩下呼吸的聲音了。

  三口龍惺的腦門上全是冷汗,臉上的肌肉由於過度的疼痛而抽搐著,他咬著牙環視了一圈圍著桌子的人,「我三口龍惺今天當著眾位的面,對天發誓,我一定會為我哥哥報仇雪恨,為組織爭回失去的榮譽,如違誓言就讓我如同此指。」

  三口興重皺了皺眉,他已經發覺了侄子斷指名志的舉動對自己的支持者有了一定的影響,絕不能再讓他在這裡收買人心了,「快,快送龍惺去醫院,唉,年輕人,怎麼這麼衝動呢?」

  「不必了!」三口龍惺一揮手,抓起桌上的手指扔進了自己的嘴裡,就那麼「嘎、嘎」的連骨頭帶肉一起嚼了。

  這回屋子裡連呼吸的聲音都沒有了。

  「你們好好照看我哥哥的靈柩,不許下葬,等我把仇人的心臟帶回來給他陪葬。」三口龍惺從嘴裡吐出一口血肉模糊的東西,領著自己的兩個手下走出了會議室…

  侯龍濤回到北京之後就立刻開始著手準備跟俄國人的談判事宜,俄羅斯方面也沒有怠慢。

  雙方很快就定好了談判的日期,兩邊都對對方的高效率表示極為滿意…

  星期五的下午,侯龍濤應古全智的邀請,到了大北窯附近一片即將竣工的樓盤的售樓處外。

  古全智帶著兩個男人從屋裡迎了出來,「龍濤,走吧,我帶你去看看你的新房子。」

  四個人邊走邊談,那兩個男人就是侯龍濤新房的設計者,他們想得到未來用戶的直接反饋,而且這個用戶也是他們的老闆,更是得過來做現場講解了。

  其實在動工之前,侯龍濤就有機會看圖紙、聽介紹的,但他一是相信古全智會給自己找最好的人,二是他真的不是特別的關心,只要有大房子給自己和老婆們住就行了。

  「這裡是高檔小區,每棟大廈都按照美國高檔公寓的管理方式進行運作,」那個年輕一點的設計者叫李奇,他邊介紹邊把侯龍濤引進了位於小區中心、最高檔的那座公寓樓,他指著門廳裡的保安台,「我們僱用的門衛會熟記這裡的每一位住戶,所有來訪者都必須登記,電梯裡有攝像頭,而且所有的住戶在入住前都要經過嚴格背景調查,不是光有錢就能購買的,所以您可以放心,不會有人不經邀請就進入頂上三層的。」

  幾個人進入了電梯,李奇按下了三十和三十一層的兩個按鈕,「由於最上面三層和其它樓層在設計上有很大的不同,三十一到三十三層實際上已經變成了一層,電梯只停一次,在屋裡的分層完全是別墅式的,那就與電梯無關了。咱們先在三十層停一下兒,您就能看出有什麼不同了。」

  到了三十層,電梯外面是一條帶拐彎的、很寬敞的長廊,由於這裡的戶型都比較大,每隔很遠才會有一扇門。

  三十一層和三十層是徹頭徹尾的不同,電梯門打開後,外面是一個可以容納三十多人的長方形大廳,電梯門正對面是兩扇巨大的木門,兩扇小門平均分佈在大門的兩側,還有兩扇小門在長方形的短邊側。

  李奇過去把兩扇大門推開了,「旁邊兩扇小門兒也是通這個大廳的,平時犯懶的時候用。」

  侯龍濤進了屋,客廳非常的寬敞,可以說是巨大了,兩條帶漢白玉欄杆的旋轉樓梯延伸到二樓,不過屋裡不僅連一件家俱都沒有,還基本上就是毛坯房呢,「不是說已經建好了嗎?」

  「呵呵呵,你不是不急嗎?」古全智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我說的是房子建好了,精裝修下個月一號才開始,我答應你一年入住,那就是五月底,小四個月肯定完成了。」

  侯龍濤被領著向左翼參觀,寬大的宴會廳、幾間客房兼僕人房,還有洗衣房。

  李奇拉開了廚房的門,來到了室內的網球場、鋪著木地板的籃球場,還有三條球道的保齡球場,「這裡的下面就是三十層的住戶,不過您可以放心的活動,樓層的隔段都是防震隔音的材料。」

  幾個人又到了大屋的右翼,電影放映廳、酒吧檯球廳、練歌房、健身房、遊戲廳和棋排室,各種娛樂設施應有盡有。

  二樓除了一個大客廳,還有好幾個小客廳,左右翼各有一間書房,兩套相連的巨大的主臥室,十幾間設計各不相同的小臥室。

  從二樓左翼的陽台可以直接下到網球場,右翼沒有陽台,走出去之後是室內的泳池,說是泳池,實際上是個戲水樂園,假山、噴泉、小橋、小滑梯、人造草坪,還有好幾個按摩池、溫泉池。

  泳池這邊不像網球場那樣用牆封,然後開窗戶,而是用格狀的茶色鋼化玻璃封住三面,頂上是透明的格狀鋼化玻璃,一點不影響光照。

  光是把每間房間都參觀遍就用了一個多小時,侯龍濤跟著古全智來到了一間書房的大陽台上。

  「你們兩個先回去吧。」古全智要李奇他們離開。

  侯龍濤知道又該是談正事的時候了。

  「你和俄國人的談判什麼時候開始?」

  「下個月中旬。」

  「你想好條件了嗎?」古全智把陽台上的玻璃推開了,這裡是三十三層的高空,居高臨下的景色還是相當不錯的。

  「他們要我在俄羅斯建廠,雖然這不是一筆小投資,但給他們的價錢還不能太高,俄羅斯太窮,要照給日本人的那個價兒,八成兒得政變,超過一百五十美金我就接受。」

  「還算合理。」古全智點了點頭,「你知道全世界泡沫鈦最大的生產國是哪個嗎?」

  「俄羅斯?」其實侯龍濤原先並不知道,不過對方在這個時候問,那答案就再明顯不過了。

  「你知道鈦的用途嗎?」

  「不知道。」

  「鈦在航天航空工業上的用途巨大,也就是軍工產業的重要原料之一。咱們國家自己生產的鈦數量有限,而且有些達不到軍工的標準,每年就算加上進口的也不能滿足需求。」

  「為什麼?有多少需求就進口多少唄。」

  「哼哼,想聽點兒國家機密嗎?」

  「不想聽。」侯龍濤搖了搖手。

  「哈哈哈,」古全智拍了拍年輕人的肩膀,「不想聽也得聽。並不是咱們國家不願意多進口,美、俄加歐盟,這些是鈦出口國,就因為鈦在軍事上的用途,各國政府在暗中都對它的生產出口有嚴格的管理。」

  「明戲,」侯龍濤晃了晃手裡的香煙,「要多少?」

  「每年一千噸,但是不能以正常手續進口,那一千噸不入帳,也就是說沒有人知道咱們國家的鈦用量一下兒大幅的升高了。」

  「俄國人知道啊。」

  「他們也不會希望這種事兒被別人知道的。」

  「您怎麼知道跟我合作的人能夠搞到鈦呢?」侯龍濤不記得自己跟對方說過契落剋夫的身份。

  「你小看我?」古全智指了指侯龍濤,「你第一次聽說對方要兩千五百萬套的時候是怎麼想的?」

  「呵呵呵,學生有什麼都瞞不過老師啊。」

  「哼哼,」古全智也點上了煙,「契落剋夫在國家安全局是掛了名兒的人,他和普京的關係對於各個國家的情報機構和領導人來說並不什麼秘密。」

  「噢,」到了現在,侯龍濤可以完全肯定古全智是受人之托,而並非是自己想要倒賣鈦材了,「到手的材料怎麼處理?」

  「光就這筆買賣來說,咱們是陪定了,因為國家從咱們這裡收購的是廢鐵。」

  「咱們又不是只做這一筆生意,總體上是賺的就行,而且我相信這筆賠錢的買賣會在將來給咱們帶來更大的利益。」

  「很好,你能這麼想就對了。」古全智讚許的點了點頭,「走吧,也看的差不多了。」

  侯龍濤跟著古全智進了電梯,「古叔叔,我上次跟您說的事情怎麼樣了?」

  「不是說了讓你不要過問了嘛。」

  「OK,OK。」侯龍濤聳了聳肩,他不能逼古全智,但可以回去逼馮雲,估計也能打聽個八九不離十。

  「對了,龍濤,有沒有興趣投資拍電影兒啊?」

  「呵呵,不是吧?」侯龍濤笑了笑,走出電梯,「不是當了有錢人就得跟演藝圈兒摻合吧?」

  「你知道我一直跟做電影兒的人有關係,以前都是贊贊助。投資拍的話其實挺有賺頭兒的,我可不是那種為了泡小明星就往裡扔錢的大頭。你應該知道,不掙我是不會做的。」

  侯龍濤拉了拉大衣的領子,「您是真的想讓我跟您合夥兒投資拍電影兒?」以他對這條老狐狸的瞭解,他提出的每一樁生意都不會是表面上那麼簡單的。

  「是啊,就是問你有沒有興趣。」古全智揮了揮手,「別急著回答,先看看劇本兒再說。」

  「劇本兒都有了?」

  古全智走進售樓中心的辦公室,把桌子上的一個本子扔給年輕人,「也不是什麼劇本兒,就是初步定的演員表兒,還有贊助商的列表。」

  侯龍濤不急不徐的坐到沙發上,點上一顆煙,然後才把小藍本翻開了,「鍾楚紅!?」

  白紙黑字,男主角是F4里的周渝民,女主角一個是楊恭如,另一個是鍾楚紅,演的是楊恭如她媽。

  「怎麼樣?現在有沒有興趣投資?」古全智給自己到了一杯咖啡,這不是他的辦公室,也沒有秘書,只能自己動手了。

  「鍾楚紅可是早就息影了。」

  「所有息影的演員、所有退役的運動員,只要價錢合適,都會再復出的。她老公的廣告公司最近在資金周轉方面出了問題,她家服裝店也不是非常的景氣。我主動提出幫助她老公的公司解決現金困難,又有豐厚的酬金,說實話,不是一個重要角色,客串幾場戲就能解決一大堆棘手的問題,她為什麼不復出?」

  侯龍濤把小本子扔回了桌上,「我需要出多少?」

  「這都是小打小鬧兒,四百萬吧。」

  「好,」侯龍濤站起來輕輕拍了拍桌子,「他們什麼時候到北京?」

  「四月初開拍,三月下旬就應該過來了。到時候你和紅姑能不能做朋友就看你自己的手段了。」古全智笑了笑…

  侯龍濤開著車上了長安街,他正在對自己進行著重新的估量,自己從來沒跟古全智說過自己對鍾楚紅有不一般的興趣,唯一能跟鍾楚紅撤上一點關係的事情也就是吳倍穎曾經察顏觀色的為自己保留了一張牛家鼎逼楊恭如陪酒的照片。

  侯龍濤並不懷疑古全智能不費什麼力氣就從那件事上推斷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是鍾楚紅,但他為什麼要在自己沒有提出任何要求的情況下就想方設法的幫自己拉這個皮條呢?

  要說古全智完全是出於個人交情,就像想幫晚輩、學生完成一個小小的心願,完全沒有別的企圖,打死侯龍濤他也不信。

  古全智是個徹頭徹尾的商人,無利而不為是他的準則,他這麼出力的促成此事,一定是對他有不小的好處。

  侯龍濤左思右想,那個值得古全智出手的好處就是自己對他的感謝,他知道自己是一個念好的人,他為自己做了這件事,自己不會忘了他的好處的,他是在巴結自己,拍自己的馬屁。

  問題是現在古全智可以說已經是中國商界領軍的人物之一了,又有強大的政治後台,應該是侯龍濤給他溜須才正常。

  以上種種,讓侯龍濤不得不得出也許自己比自己想像的要重要的多的結論…

  馮雲從被窩裡露出赤裸的上身,拿起床頭櫃上的電話,「請給我送一份兒人民日報和一份兒北京青年報上來,謝謝。」

  「你幹什麼啊?」侯龍濤連眼都沒睜,伸手把女人又拉回了被窩裡,用自己把她裹了起來,臉頰埋在她的頸項間,胡亂的舔吻著,「叫報紙幹什麼?」

  「等等就知道了。」馮雲一翻身,把男人壓在了下面,雙手在他身上撫摸著,一路向下吻去,在被窩裡把他的陽具插進了自己的嘴裡吸吮了起來。

  「吘…吘…」侯龍濤張著嘴,閉著眼,一幅無比受用的樣子。

  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門,馮雲從被窩的下面退了出去,穿上一件長睡袍走了出去。

  侯龍濤坐了起來,吸了吸鼻子,叼上顆煙。

  馮雲回到了屋裡,往床上一撲,把那份《人民日報》扔到了男人身上。

  「什麼啊?」侯龍濤戴上眼鏡,抖了抖報紙,「我肏!」他的眼睛都瞪大了。

  頭版頭條的大標題「廉政風暴席捲廣東,一千七百三十七名幹部被雙規」,幾千字的文章裡介紹了經過。

  原來一個月前,中紀委、公安部、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四個部門秘密組成了一千二百多人的聯合調查團,對廣東省境內民憤極大的各級官員貪污腐敗、給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伙充當保護傘的行為進行調查。

  這次行動本著全面、快速、從重、從嚴的宗旨,在事先未對廣東省委省政府進行通報的情況下,集中調查群眾舉報的腐敗案件,對於有問題的幹部,沒有一絲姑息遷就,立刻予以雙規。

  在此次行動中,被查處的最高級別的官員是省委常委,最低級別是縣級市的副市長。

  侯龍濤抬眼看了看馮雲,「這是咱爸的手筆?」

  「不全是。」馮雲又把《北京青年報》遞到了男人面前。

  侯龍濤在打開的那版上又看到了自己想看的新聞,「廣東黑老大麥祖賢、麥祖德被捕」,文章繼續報道了兩人的一些「光榮事跡」。

  馮雲一把將兩份報紙從男人的手裡搶了過來,扔到床下,跪著向前蹭了蹭,跨跪在他的腰上,慢慢把睡袍向兩邊分開,露出翹挺豐滿的大奶子,「這回滿意了?」

  「哈哈哈哈,」侯龍濤大笑了起來,他一時之間有了種天下無敵的感覺,他的雙手捏了捏美女圓滾的屁股,「還沒滿意呢。」

  「你還想怎麼樣?」馮雲低下頭,咬著男人的耳朵。

  侯龍濤臉上帶著邪邪的笑容,右臂攬住美人的豐臀,左手撐著床面,慢慢的往起站,就這麼生生的把她抱了起來。

  「哈…哈…」馮雲的呼吸立刻沉重了起來,她最喜歡男人這種顯示力量的舉動了,「老公,肏我…」

  「有多想要?」侯龍濤稍稍用力的咬著女人身上的嫩肉,「告訴我,有多想要我?」

  他們倆玩的時候,有時會搞的很比較粗野。

  馮雲的雙腿盤在了男人的腰上,兩手胡擼著他的頭髮,「特別特別想要,老公…呼呼,特想你肏我。」

  「呵呵呵呵,」侯龍濤的雙手捏住了女人的臀峰,淫笑著一轉身,把她「砰」的一聲頂到牆上,叼住她的小嘴狂吻了一陣,右手從她的屁股後面探進臀溝裡,搓弄著濕潤的陰唇,「是這裡要嗎?」

  「是…是…」

  「要什麼?這裡要什麼?」

  「我的小穴要老公的大jiba…」

  侯龍濤把愛妻的美臀向下放了一點,自己的屁股猛的向斜上方一杵,「噗哧」一聲就把整根巨大的陽具捅進了她的屄縫裡。

  「啊…」馮雲舒爽的翻起了白眼,臉上有了飄飄欲仙的表情,雙手用力的捏住了男人肩膀上的肌肉,「老公…動…動啊…爽死了…」

  侯龍濤歪頭吻住美人的檀口,把她死死的擠在牆上,胸口緊壓著她圓潤的大奶子,雙手揉著她的屁股蛋,狠狠的向上拱著臀部,把她的身體肏得一躥一躥的。

  「啊…啊…啊…」馮雲仰起頭,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陰道被磨擦的又酥又麻,渾身的肌肉又酸又疼,骨頭都酥了,「老公…老…肚子…肚子要被你…被你插破了…」

  侯龍濤咬著愛妻的脖子,騰出一隻手捏著她的乳房,享受她緊窄小穴對自己肉棒的「壓搾」,「雲姐姐,爽死我了,肏你真是太爽了…」

  「老公…老公…老公…」馮雲的臉上出現了極度滿足的笑容,她的兩條小腿伸直了,雙腳繃了起來,美妙的身體不住的顫抖著。

  侯龍濤猛的一挺腰,上身向後仰著,雙手托住女人的臀峰,讓兩人的性器緊密的結合在一起,他屁股上的肌肉縮緊了,還在快速的顫動。

  馮雲只覺得一團火焰從自己的子宮裡迅速向全身的每一個角落流竄,把自己燒得頭暈眼花…

  「咱爸真是有能耐,呵呵,一千二百多人的調查團,」侯龍濤點上煙,又把報紙重新看了一遍,「呵呵呵呵。」

  「我爸可什麼都沒做。」馮雲用臉頰在男人的身上懶洋洋的蹭了蹭,右手撫摸著他的胸口。

  「怎麼講?」侯龍濤低頭在愛妻的額頭上吻了吻。

  「不是我爸不能做什麼,是他根本就不用做什麼,他過問這件事兒的時候,調查已經基本上在進行之間了,有人代勞了,他不過就是通知廣東的軍方對這次調查給予最大的配合。要是真等我爸的話,他對於這種小孩兒間爭風吃醋的事兒根本就不上心,估計再過兩個月也不一定能出結果。」

  「什麼叫爭風吃醋?」侯龍濤皺了皺眉,「你跟他說我那是為了一個女人了?」

  「哼哼,」馮雲白了男人一眼,「當然沒有了,我又不傻。我還不想你死呢,讓他對你睜一眼閉一眼已經是相當的難為他了,還想讓他幫你去為別的女人出氣?你是說我胸大無腦嗎?」

  「什麼啊?」

  「你是說我胸大無腦嗎?」馮雲一翻身,又騎到了男人的腰上,伸出舌頭舔著自己的嘴唇,用一種誘惑的眼神望著他。

  「哈哈哈,」侯龍濤立刻就明白了,他伸出雙手捏住美女豐滿的乳房,「你胸確實大,有沒有腦你自己清楚,不用我說。」

  「你這是罵我了?」

  「自己琢磨吧。」

  「你要死了?」馮雲壓下了上身,雙手拚命在男人的腰間搔起了癢。

  一男一女開始在床上翻滾打鬧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