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183.第一百八十三章 各懷鬼胎


第一百八十三章 各懷鬼胎

  星期一一早,侯龍濤就「闖」進了古全智的辦公室,把昨天的《人民日報》從辦公桌的這頭推倒了他的面前,「您真是大手筆啊。」

  「哼哼哼,」古全智把報紙推開了,他是不可能不知道那些消息的,「你今天來不是光為了道謝吧?」

  「我是來上課的,您這事兒辦的實在是太漂亮了,完完全全的超出了我的期望值,我都有點兒不敢相信。我知道您的道行很深,但能深到這種地步?您一定得給我講講,您是怎麼搞定的。」

  「還有嗎?一氣兒都說出來吧。」古全智微笑著看著年輕人。

  「嘿嘿,有兩個人我什麼都瞞不過,一個是我二哥,一個就是您了。咱們的關係不錯,也挺近的,但絕沒近到賣我這麼大一個人情的地步。說實話,我當初並沒有指望您真的能出力把事兒辦成。」

  「嗯,」古全智點了點頭,「你知道我把鍾楚紅從香港拉過來是為了拍你馬屁吧?」

  「肏,」侯龍濤怕了一下手,站起來在屋裡走了幾個圈,又坐回椅子裡,指了指桌子對面的人,「跟您在一塊兒就是爽,咱們倆都是聰明人,絞盡腦汁的揣摩對方的心思,對方能想到什麼、想不到什麼,互相都心知肚明。普通人可能覺得累,覺得耍心眼兒不好,可我就覺得有意思。」

  古全智對於年輕人這種像突然打了毒品一樣的興奮表現並不覺得驚訝,棋逢對手、將遇良材都會這樣的,「只有喜歡勾心鬥角的人才有可能在勾心鬥角的環境裡取勝。」

  「您就給我講講吧,」侯龍濤穩定了一下情緒,「那天您一說鍾楚紅,我就知道您是要拍我,可是昨天我一看這消息,我就想了,您把這件事兒給我辦了,還用的著另拍嗎?我就開始懷疑您找紅豆妹妹來的真實目的,可您剛才又承認了。那我就又得琢磨了,廣東那件事兒,您得到的好處最少跟我的相當,八成兒還比我多。您推測我遲早會知道您從廣東弄到了多少好處,所以您並沒有把廣東的事兒當成是對我的恩惠,咱們不過是各取所需。」

  「是各取所需,但不光是咱們倆,否則的話事情也辦不成。」

  「這我知道,所以我想讓您給我講講啊,到底都有誰受益了,受了多少益,我想知道我在無意之間捅了多大的簍子。」

  「嗯…」古全智用手指輕輕的擊打著桌面,仰頭想了想,「現在老百姓最恨的是什麼啊?」

  「想必是貪官污吏了。」

  「是不為民辦事兒的貪官污吏。」

  「有道理,有道理。」侯龍濤點了點頭,其實老百姓的要求是很低的,只要能真正的為群眾解決困難、辦實事,沒人會真的在乎幹部以權謀點私。

  「清政府腐敗啊,民間對於各級官員貪污受賄的行為是怨聲載道,誰都知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朝廷對貪官污吏也是深惡痛絕啊。」古全智看了看年輕人,「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吧?」

  「知道,知道,」侯龍濤當然明白這又是一節歷史課,「您接著說。」

  「慈禧太后曾經想過要下重手整治朝綱,朝裡有好幾位重臣落馬,有自殺的有坐牢的。問題是最囂張的並不是內臣,外臣仗著自己山高皇帝遠,他們才是民憤所在。可那些封疆大吏在當地的勢力根深蒂固,慈禧太后就是下不了決心懲治他們,其實也是沒有那個膽子,她跟那些外臣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現在光緒掌權了,他要大刀闊斧的幹?」侯龍濤有點興奮了,他可是非常忠君愛國的。

  「哼哼,廣東是隻雞。」

  「光緒掌權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了,為什麼等到今天才殺雞呢?而且現在動手就因為袁世凱的侄子也對那隻雞不滿?」侯龍濤還是有疑問的。

  「廣東不比其它地方,它是乾隆爺欽點的招商口岸,富啊。」古全智撇了撇嘴,「廣東的官員覺得自己可以跟朝廷平起平坐、討價還價,玩兒什麼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那一套。如果有機會收拾他們,光緒皇帝是不會錯過的。」

  「為什麼現在是好時機呢?」

  「因為你啊。」

  「我?」

  「哈哈哈,」古全智開心的大笑起來,「你是貴人啊。廣東巡撫衙門跟八旗營關係密切,其實八旗營跟所有的封疆大吏都有關係,但就因為廣東富,所以八旗營從廣東獲得的利益最多。雖然每次光緒皇帝想要整肅廣東官場的時候都會承諾不觸及八旗營的利益,可如果大批的地方官兒被撤換查辦,八旗營多多少少會受影響,損失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八旗營每次都明者或暗著阻撓光緒皇帝施政。光緒皇帝不想失去八旗營的支持,也就一直沒強行動手。」

  「有了我就有了八旗營的支持?」侯龍濤挫著自己的下巴,眼睛瞇了起來,「袁世凱的侄子這麼有能耐?」

  「本來嘛,八旗營也不是真的想跟光緒皇帝鬧彆扭,以前不過是公事公辦,現在有了一層私人感情在裡面,天平自然就傾斜了。」

  「呵呵,」侯龍濤終於明白自己的重要性了,「那袁世凱得到什麼好處了?」

  「這太簡單了,你猜猜吧。」

  「袁世凱最近在南邊兒的生意怎麼樣?」

  「嘿嘿嘿,說了很容易猜的。還有,所有廣東巡撫衙門裡的新官兒都是托了袁世凱的侄子的福,如果有什麼需要他們幫忙兒的,他們應該不會拒絕。」

  「明白,」侯龍濤知道對方指的是自己的淨化器,「袁世凱的侄子還需要做什麼呢?」

  「就像上次搞掉奸商之後一樣,我猜袁世凱的侄子會去棒打落水狗的,趁那個機會就讓新官兒們把忙兒幫了吧,順便安撫一下兒八旗營。至於具體要怎麼做,還是得由袁世凱的侄子自己決定,能不能把各方面都照顧到,也是對他的一種考驗和鍛煉。」

  「我相信他會搞定的。」

  「那就好,還有別的問題嗎?」

  「有,關於俄國人的事情,為什麼咱們不能要求的多一點兒呢?」侯龍濤不再用暗語了,「俄羅斯的好東西多了,什麼石油、飛機的,光要幾噸鈦,是不是太沒魄力了?」

  「貪心,」古全智點了點侯龍濤,「咱們那是敲詐,能敲詐多少要看你抓住了人家多大的把柄。契落剋夫這次是和你明碼標價的做生意,你本來就有很大的賺頭兒,他也不是沒有你的產品就不能活,就算只要那幾噸鈦,你都得注意措辭,不能直眉瞪眼的要。還要飛機要大炮?哼哼。」

  「也是啊,」侯龍濤撓了撓頭,「我老覺得這事兒不是那麼靠譜兒。」

  「怎麼講?」

  「契落剋夫好像對我非常的信任,他甚至直言不諱的告訴我他殺了庫爾尼科娃原來的教父,把老底全跟我交了,他和普京的關係,他跟我做買賣的目的,您不覺得這很不合理嗎?」

  「有可能他是個大傻子,就是這麼輕易的信任人,也有可能他對自己和對你都有很深刻的瞭解。」古全智抬了抬眼皮,「你猜是哪個原因呢?」

  「您要這麼說,那肯定是第二個了。」

  「嗯,你想想,你知道那些事情,對他有什麼負面影響,又有什麼正面影響。」

  侯龍濤又點了根煙,手指輪流的輕輕敲打著桌面,他現在有點自覺不自覺的模仿古全智的動作,「沒有任何的負面影響,正面影響嘛,應該全是從我的心理角度來講的吧?」

  古全智揚了揚眉毛,算是默認了…

  「你看看這個。」文龍把一張星期日的《北京青年報》扔到了田東華的辦公桌上,點了點關於麥氏犯罪團伙被捕的消息。

  「這是什麼啊?」田東華拿起報紙看了看,「跟咱們有什麼關係?」

  「那是侯龍濤的手筆。」文龍坐進了長沙發裡,雙腳翹到了茶几上。

  「什麼意思?」田東華不解的皺皺眉。

  「還記得上次我跟你說侯龍濤和我商量整人的事兒嗎?」

  「記的,就是他們?」

  「不是,」文龍搖了搖手,「他們就是擋了侯龍濤的路。」他把從侯龍濤跟郝志毅結仇到廣東黑幫插手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為了他那點兒屁事兒,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呢。」

  田東華把報紙拿了起來,又仔仔細細的讀了一遍那篇報導,文章最後一小段說的是因為麥氏犯罪團伙的落網,廣東省的一張官匪關係網也被扯了出來。

  「你怎麼了?很熱嗎?」文龍問了一句。

  「沒有。」

  「一腦門子都是汗。」

  「噢,剛吃了發汗的藥,一直有點兒低燒。」田東華抹了一把額頭,看著手上一片亮晶晶的水漬,他抬眼看了看文龍,眼神中的冷酷一閃即逝,「你不會就是想讓我看看侯龍濤有多厲害吧?」

  「當然不是了,我又不是他的宣傳部長。」文龍點上了煙,一瞇眼睛,「我覺得這是咱們下手的好時機啊。」

  「為什麼?」從田東華的表情來看,他明顯是不贊同。

  「什麼為什麼啊,他這次搞的是南方的黑社會,要是他在這個時候出點兒什麼意外,麥氏的餘黨就是最大的懷疑對象。哪怕沒成功,也沒人會想到咱們的。」

  田東華閉上眼睛,右手捏了捏鼻樑頂端,緩緩的搖搖頭。

  「怎麼了?不行?你不同意?」

  田東華仍舊沒出聲。

  「說話啊。」文龍有點急了。

  「文龍,做大事的人一定要沉得住氣。」

  「切,這跟沉得住氣沉不住氣有什麼關係啊?」文龍都快蹦起來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他現在樹了那麼大一個敵,咱們不借此就搞定他,還等什麼?」

  「這可不是什麼好機會。」

  「為什麼?」

  「侯龍濤是一個辦事兒謹慎的人,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的道理他不會不明白,哪怕他已經將麥氏的人整的差不多了,他也絕不會輕視他們的,你說他會不會更加小心呢?再說了,咱們知道侯龍濤是幕後主使,廣東人可不一定知道,如果他有意隱瞞自己的參與,廣東人怎麼可能找他報仇?」

  「有的時候就是得拼一下兒啊,要不然像你這樣等等等,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啊?」文龍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問一次這個問題。

  「快了,」田東華微微一笑,「快了。」

  「你老是快了快了的,快了是什麼時候啊?」

  「他這次去德國,接了一大單俄羅斯的生意,」田東華沒有從正面回答對方的問題,「過幾天就要正式談判,你知道吧?」

  「這我當然知道了,這段兒不都在忙這個事兒嘛。」

  「等忙完了這件事兒,俄國的新廠一動工,時機就成熟了。」

  「真的?」文龍的眼睛都亮了,「打算怎麼動手?」

  「天機不可洩漏,當時候你就知道了。」田東華仰起頭長長的出了口氣…

  侯龍濤為身邊坐著的高個俄羅斯美女葉卡捷琳娜捲了一張餅,送到她的盤子裡,今天早上的談判進行得非常順利,價格已經基本上談妥了,剩下的就是廠址一類的技術細節了。

  Marry迫不及待的把捲著全聚德烤鴨的餅塞進了嘴裡,「嗯…嗯…」她發出了像性交時一樣的聲音,「太棒了,北京烤鴨,嗯…太棒了。」

  「哈哈哈哈,」侯龍濤又開始卷第二張,「有的是,你想吃多少都沒問題。」

  「只有北京能吃到嗎?」

  「不是啊,洛杉磯有一家分店,雖然我沒去過,聽說還是非常正宗的。」侯龍濤把餅遞給了女人。

  「嗯…」Marry一口咬下去,又開始「哼哼唧唧」的了,「等這件事辦完了,我就去洛杉磯常駐。」

  「天天吃也會膩的,幾個月吃一次,那才叫享受。」

  「我記住了。」

  「你父親來不了是因為身體原因,安娜沒吵著要跟你來嗎?」

  「哼,」Marry輕蔑的一笑,「她怕我把她從飛機上扔下來。」

  「不至於吧?」侯龍濤猜也能猜出這種富家StepSisters之間的矛盾有多深。

  「你要想見她也不難,她已經通知了她的經紀人,會來參加北京網球公開賽的,就是為了見你。」

  「不說她了,」侯龍濤搖了搖手,「我跟你談點兒公事兒。」

  「公事?公事應該在談判桌上談的。」

  侯龍濤伸手隔著羊毛短裙捏住了女人的大腿,「我要說的公事兒是上不了談判桌兒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Marry把男人的手挪開了,她的表情沒有一點變化,「咱們還是不要摻雜私人感情在裡面的好,你說呢?」

  「說的對,」侯龍濤把身體撤了回去,這個俄國妞雖然年紀不大,但想來是受過很正規的訓練,又跟著她父親到處跑,是見過大世面、有不少實戰經驗的,絕對不能小看,更不能因為和她有過露水情緣就指望她會在公事上讓步,「我每年要一千噸鈦。」

  「鈦?你找錯人了吧?」

  「沒錯兒,我每年要一千噸計劃外的鈦。」

  「什麼計劃外的?鈦又不是管制金屬,又不是鈾一類的東西,你直接去找廠家買就是了。」

  「不光是你家才和政府有關係,」侯龍濤對於女人的反應有點不滿,這明顯是不把自己當一個級別的對手看,「我既然這麼問你,沒必要跟我打官腔兒了吧?」

  Marry一直就沒瞧得起侯龍濤,她不明白父親為什麼會那麼看重這個年輕人,雖然自己跟他搞過,但並沒有覺得他有實力或者是有潛力和自己家平起平坐,「你能從淨化器這筆生意裡賺多少,你算過嗎?還要求我往上加好處?是不是太貪心了。」

  「利益是雙方的,」侯龍濤開始掰著手指頭數,「普京總統的國際聲譽會大漲,俄羅斯政府的財政收入會增加,契落剋夫家族的收益也不會比我少,還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好處就不提了。說白了,我不過是你們取得利益的工具。」

  「別這麼說啊,就好像你沒的賺似的。」

  「我得到的不過是錢而已,」侯龍濤點上煙,「你應該明白,生意做到一定的程度,錢就成了最沒價值的收穫了。就像你們做這筆生意主要不是為了錢一樣,我也已經超過了只為掙錢的檔次。」

  「你得到的不光是錢,還有契落剋夫家族的友誼。」

  「對,我很重視契落剋夫家族的友誼,所以我的建議是,我以原價購買鈦,但在淨化器的價格上讓給你們十美金。而且這筆鈦生意做成了,對中俄兩國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也有促進作用。不是我危言聳聽,中國的強大是不可阻擋的,中俄無論是在明裡還是在暗裡,都應該合作對抗美國,這是歷史的必然。」

  Marry沒有說話,又上下打量了這個中國小伙子幾遍,一張嘴就讓掉兩億五千萬美元的利潤,他確實不是一個普通的商人。

  侯龍濤等了一會,「我知道這件事兒不是你一個人可以決定的,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出結果的,好在咱們的談判才剛剛開始,你回去之後可以把我要求和提議跟你的代表團成員討論一下兒,通報給你父親。」

  「如果我們不同意呢?你是不是就不跟我們合作了?」

  「當然不是了,」侯龍濤微微一笑,「我可不想丟掉契落剋夫家族對我的友誼。」

  「哼哼,你這麼跟我說,豈不是沒有了討價還價的資本?」

  「我有自信你們會滿足我的要求的,無論從大局出發,還是只著眼於最短期的利益,我的提議都是有絕對吸引力的。」

  Marry很清楚這件事已經超出了侯龍濤能控制的範圍,如果自己這邊不滿足他的要求,就算他想繼續淨化器的賣買,中國政府一定會給他施加壓力,迫使他退出的,「我會勁力促成的。」

  「那太好了。」

  「你怎麼謝我?」Marry伸出一根長長的手指,在甜面醬的盤子裡點了點,然後放回嘴裡吸吮,兩隻媚眼猛向男人放著電。

  「還什麼都沒幹成呢就先要感謝?」

  「我先預支了感謝,你成功的機率就高一些啊。」Marry的雙手伸到了男人的小腹下,開始解他的皮帶。

  「哈哈哈哈,」侯龍濤拿起手機撥了智姬的號碼,「別讓人進來。」他放下電話,把手指伸進了女人的嘴裡。

  Marry立刻就開始吸吮男人的手指,手上也沒停下,蹲下去把他的西褲和內褲一起脫到了他的腳踝處。

  「這個抹在大玉米上也是很好吃的。」侯龍濤從桌上拿起一碟甜面醬,送到女人的面前。

  「OK,Letmetryit。」Marry用兩根手指在碟子裡滾了滾,把粘稠的甜面醬塗在了男人筆直陰莖的上半部分上,然後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嘬了起來。

  「嗯…」侯龍濤閉著眼睛仰起頭,左臂放鬆的垂到身子旁邊,右手按住女人的頭頂,慢慢的向上挺著屁股,用jiba在她嘴裡抽插。

  Marry把陽具吸吮乾淨了,改為邊捋它邊在上面狂舔。

  侯龍濤站了起來,左手抓著女人的金髮,右手握著自己的老二,在她臉上「啪啪」的抽打起來,「Howisthis,mylittle?」

  Marry沒有一點不滿的意思,臉上寫滿了情慾,她抬眼淫蕩的望著男人,「啊…啊…這是世界上最堅硬、最熱的東西,它會從我身子裡把我烤化的。」

  「嘿嘿嘿,」侯龍濤淫笑著又將裝甜面醬碟子拿了起來,把jiba在裡面杵了杵,然後再插進女人的嘴裡,「Suckit。」

  Marry的雙手全都攥在了粗長的陰莖上,前後套動,雙唇狂嘬著露在手外的肉棒。

  侯龍濤扭過上身,抓住餐桌上的檯布一撩,空出了大半張桌子。

  Marry立刻站了起來,坐到了桌子上面,右腿垂在桌子外面,左腳蹬上了桌子,她穿著一雙及膝的黑色長統皮靴,並不影響她彎腿,「Comehere,cowboy。」

  「為什麼老管我叫牛仔啊?」侯龍濤走了過去,站在女人的雙腿間,兩手隔著高領的毛衣捏住了她的奶子。

  「你不是在加州住過四年多嗎?西部牛仔啊。」Marry把男人的上衣解開了。

  「你對我有多深的瞭解啊?」侯龍濤把女人的毛衣脫了下來。

  「你猜猜看,」Marry把男人的襯衫從他的肩膀上退了下去,雙手捏著他厚實的胸肌,「我家是KGB出身。」

  「你知道我的一切?」侯龍濤打開了女人前開扣的胸罩,兩根大拇指壓住了一對硬立的乳頭碾了起來。

  「啊…」Marry的右手抓住大肉棒,左臂攬住了男人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嘴巴,「幾乎是一切,不過你別誤會,那不是因為我對你有什麼特殊的興趣,完全是因為生意。」

  「我沒誤會,」侯龍濤向後退了一步,「咱們之間只有生意和性關係,也可能有一定的友誼。」

  「不是可能,是有一定的友誼。」Marry把自己黑色褲襪的襠部撕開了,撥開小內褲,兩根手指一撐,把兩片紅潤的陰唇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