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184.第一百八十四章 揮師南下


第一百八十四章 揮師南下

  侯龍濤雙手撐住了桌子,慢慢的往桌上爬。

  Marry順著男人前壓的趨勢躺倒在桌子上,就等著被肏了。

  侯龍濤並沒有在進入的最佳位置停住,而是繼續向上爬,兩個膝蓋壓在了女人向兩邊打開的雙臂上。

  「你要幹什麼?」Marry似笑非笑的盯著在自己臉上方抖動的粗大陰莖。

  侯龍濤用左手托住女人的後腦,右手輕輕把指向斜上方的大jiba往下一壓,按在了她的雙唇上。

  Marry張大了嘴巴,把龜頭含進了口中。

  侯龍濤慢慢的向前錯著身子,屁股從女人的乳房上挪了下來,陰莖一點一點的插入了她的檀口中,到後來完全是在向她的喉嚨裡擠,直到只剩下一厘米左右露在外面,實在是頂不進去了,「你的嘴還挺大嘛。」

  Marry連聲音都出不來了,臉漲得通紅,拚命的翻著白眼,她的胳膊被男人壓住了不能動換,雙手死死的纂成了拳頭,在整個過程中,那兩條筆直的長腿一直在不停的踢蹬,明顯是在承受很大的痛苦。

  侯龍濤雙手攬著女人的後腦,在這個位置上停頓了五、六秒鐘,感受她喉嚨蠕動時對肉棒的擠壓,然後再慢慢的將陽具往外抽,把屁股坐回了她的奶子上。

  Marry的臉色恢復了正常的顏色,從她的表情來看,對於男人的行為,她並沒有絲毫的不滿。

  侯龍濤把同樣的動作反反覆覆的做了十幾次才完全的把jiba從女人的嘴裡撤出來,在她尖尖的鼻子上敲了敲,「感覺如何?」

  「呼…呼…」Marry使勁吸著氣,好像要把剛才少吸的都補回來,「感覺太好了。」

  「哼哼哼,」侯龍濤從女人的身上退了下去,雙膝插入她的大腿下,,戴上一個套子,老二捅進了她的小穴裡,「你個騷貨。」

  「啊…這樣感覺更好,」Marry揉捏著自己的乳房,「Fuckmenow。」

  侯龍濤比他的愛妻們都要高,平時用這個姿勢做愛,可以完全把她們罩在身下,但現在身下這個女人太高了,挺費勁的才能跟她接上吻,從旁邊看,就像是一個小男孩在肏一個高大豐滿的成年女人一樣…

  談判進行到第七天的時候,俄羅斯最大的兩家鈦材製造商分別排了代表來到北京,跟東星集團簽署了兩分秘密合同,每年向東星集團出售一千噸的泡沫鈦。

  俄國人在北京一共待了十天,由於有兩國政府的支持,一切與東星集團合作的前期手續都辦妥了,只等俄羅斯國家杜馬通過俄羅斯環境部提出的新的機動車尾氣標準了…

  三月的第一天,侯龍濤帶著大隊人馬殺到了廣州,「東星七大員」、田東華、茹嫣、星月姐妹、五名職員,外加三十個保鏢。

  這次侯龍濤比上次去上海還要輕鬆,因為帶著田東華,和廣東省政府合作的談判工作都由他負責了。

  有三方從這筆生意中受益,東星集團、廣東政府,還有廣東軍方,只不過軍方的收益是不能白紙黑字寫在合同裡罷了。

  到了廣州的第二天,侯龍濤就迫不及待的和幾個兄弟一起殺到了廣州看守所,麥氏犯罪集團的主要成員都被關押在這裡候審,一個前兩天剛剛因為偷稅漏稅而被逮捕的中國國家男子足球隊的主力隊員也暫時住在這。

  今天偌大的室內放風區域裡,除了侯龍濤他們,一個外人也沒有,他一個人背著雙手站在大廳的正中央,剩下的哥幾個都零零散散的坐在他身後。

  一陣鐵門開啟又關閉的聲音之後,幾個獄警領著三個戴著手銬的犯人走入了放風區。

  侯龍濤只認識的其中的兩個,麥祖德和郝志毅,以前趾高氣揚、意氣風發的樣子一掃而盡,現在都是垂頭喪氣的街下囚。

  剩下的那個雖然沒見過,想必就是麥祖賢了。

  麥祖德見到對面面帶微笑、斯文可親年輕人,臉上也出現了笑容,「龍濤,你…」

  侯龍濤擺了擺手,「你想錯了,我不是來救你們的,我是來示威的。」

  「你是來幸災樂禍的?」

  「如果我與你們的悲慘經歷無關,那叫幸災樂禍,但你們被抓根本就是我一手造成的,我是幕後主使,所以我不是幸災樂禍。我坑了你們,然後再到你們面前,指著你們的鼻子笑,這叫示威,哈哈哈。」

  「…」三個囚犯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是傻傻的看著侯龍濤。

  「沒聽懂?」侯龍濤搖搖頭,「真他媽是一群傻屄。我就給你們講講,這個王八蛋,」他一指郝志毅,「他算個什麼東西!?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我要整他,你們兩個老傢伙卻蹦出來攔著,你們的腦子壞掉了!?跑到北京去威脅我,」侯龍濤張開雙臂,左右扭頭瞧了瞧自己的兄弟,「你們當我們東星是假的!?他媽的,你們以為你們在廣東當上了土皇帝就可以到皇城裡去充大爺了!?北京城裡,出場車禍死三個人,其中兩個得有點兒背景,你們他媽直眉瞪眼的亂闖,不是作死是什麼?」

  「你他媽有病啊?」麥祖賢好歹是一方霸主,雖是虎入牢籠,但自覺虎威尤在,當然容不得一個後生小輩在自己面前如此的叫囂了,「你是個什麼東西,敢跟我大呼小叫?」

  「牛屄!」大胖坐在那,那一隻腳蹬在了長凳上,一豎大拇指,「都他媽這個操行了,還這麼有底氣,看來你們在這兒住的還是太舒服了。」

  「你以為你們是誰?廣東這次的大地震是從中央最高層開始的,你們幾個小屁孩子裝什麼大人物?誰讓你們來的?到底要幹什麼?」

  「你他媽老糊塗了?」馬臉蹦了出來,躥到麥祖賢面前,一把揪住他的頭髮,在他的太陽穴上戳了兩下,「要不有人故意整你們,怎麼會貪官和土匪一起治?」

  「你找死!?」麥祖賢猛的一揚雙手,把馬臉的推開了。

  麥祖德也衝過來幫他的老大,但直接就被武大和劉南架住了。

  二德子一腳蹬在麥祖賢的肚子上。

  麥祖賢雖然身為廣東黑惡勢力的領軍人物,但畢竟已經是年過半百了,雙手又被銬著,根本沒法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抗衡,一下就被踢倒在地。

  「噹噹噹」,一個獄警用警棍敲了敲鐵柵欄。

  「哎,」侯龍濤的雙手在空中按了按,示意自己的兄弟們控制一下情緒,「咱們是斯文人,不要跟這些黑社會的流氓動手動腳,他們又不是大姑娘。」

  「哈哈哈…」東星的人全笑了起來。

  「為什麼,龍濤?」麥祖德並沒懷疑侯龍濤的幕後黑手身份,但他還覺得自己跟對方的關係不錯呢,「咱們可是有十億的生意啊。」

  「我剛剛才說過為什麼。」

  「你何必要隱瞞呢?」麥祖德才不相信有人會真的為了十幾歲時爭風吃醋的事而掀起這麼大的風浪呢,「我們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你了?」

  「有啊,」侯龍濤叼上煙,「我一直說你們有,你們護著郝志毅,就是得罪我。」

  「真的就是為了郝志毅?」

  「真的,這會兒我確實是沒必要騙你。這麼跟你說吧,你們兩個八成兒是死刑,嘿嘿嘿嘿,就是因為你們不讓我搞他。後悔嗎?」

  「你是瘋子嗎?」麥祖賢惡狠狠的盯著侯龍濤。

  「怎麼講?」

  「要照正常人的標準,我們和你不僅是無怨無仇,還極有可能成為最好的合作夥伴。你竟然不顧這些,為了一點芝麻綠豆大的事情就把整個廣東搞了個雞飛狗跳,你知道你害死了多少人嗎?」

  「哈哈哈,」侯龍濤把抽了一半的煙扔在了地上,用擦得光瓦亮的皮鞋把它碾滅,「順吾者生,逆吾者亡,再說我害死的都是該死的人吧?」

  「你…你…你完全不必這樣的,你如果真的不願意放過郝志毅,跟我說,我不會不給你面子的。」麥祖賢也知道現在再硬挺著,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好處,尤其是對著一個不講人情世故的瘋子。

  「是嗎?」侯龍濤吸了吸鼻子,一瞪眼,「當初麥祖德到北京,可不是這麼跟我說的。你跑到我家,對我做什麼指手劃腳,還威脅我家人的安全,你不只是沒給我面子,你根本就不知道面子是什麼東西。」

  「你到底想怎麼樣?」

  「後悔嗎?後悔跟我、跟東星作對嗎?」侯龍濤又問了一遍。

  「好,」麥祖賢咬了咬牙,「我後悔了。」

  「晚了,」侯龍濤聳了聳肩,「你可是大人物啊,我說抓你沒問題,可放你就輪不到我了,這件事兒已經超出了我能控制的範圍。」

  「你…你給我指條明路。」麥祖賢覺得這些小子今天來一定是有什麼目的的,說不定是受了什麼人之托,來給自己做出什麼指示。

  「明路?什麼明路?你就老老實實的把牢底坐穿吧。」

  「那你到底來幹什麼?」麥祖賢有點氣極敗壞了。

  「你們他媽是不是傻啊?說了多少遍了,我是來示威的,是耳朵不好還是腦子不好啊?」

  「啪啪啪」,文龍拍了拍桌子,「真他媽沒勁,走吧,要不然就讓我抽丫那一頓。」

  「OK,OK,走了走來走了。」侯龍濤揮了揮手,他走到一直躲在角落裡郝志毅面前,但沒有說話,只是面帶嘲諷的笑容,一直盯著他。

  「我…我…」郝志毅被看得直發毛,「我知錯了。」

  「哼哼,」侯龍濤冷冷的一笑,「大球星,偷稅漏稅也就是個兩年的事兒,我會讓你住的很舒服的。」

  看著侯龍濤離開的背影,郝志毅的腿只發軟,他剛才的語氣和眼神分明是在告訴自己,這件事還沒完呢…

  「你丫真他媽無聊,」幾個小伙子走出了看守所,文龍從後面推著侯龍濤的肩膀,「咱們到底來幹什麼來了?整一浪費時間。別他媽跟我說什麼示威,你丫是不是又有什麼事兒沒跟我們說啊?」

  「沒有,確實就是來耀武揚威的。你說說,為什麼要報仇啊?」

  「什麼為什麼?」文龍沒能完全理解侯龍濤的問題。

  「報仇的終極目標就是讓自己心裡好受,讓仇人吃苦,讓他後悔有你這麼一個敵人,否則的話,你就沒能從報仇中得到最大的快感。剛才我在那三個傻屄的眼裡都看到了悔恨,他們這輩子醒著的時候都會生活在悔恨中,說不定做夢都會後悔呢。這才是終極享受。」

  「那兩個姓麥的有可能,郝志毅不過是住了兩、三年,只要他保持的好,出來之後說不定還能踢球兒呢。好了傷疤忘了疼,我看他後悔也是有限。」

  「哼哼,大概不會。」侯龍濤笑了起來…

  東星的人全部住在美國領事館附近的五星級白天鵝賓館,晚上快到飯點的時候,田東華從自己的房間裡探出頭,左右望了望,確認了走廊裡沒有人,然後才迅速的走了出來。

  田東華叫了一輛出租車,到了市區邊緣上的一家很熱鬧的飯館,走到一張坐著兩個男人的桌子旁邊。

  「田先生,」留平頭的男人站了起來,和田東華握了握手,他指了指另一個男人,「這位就是您要找的人,石純先生。」

  田東華打量了一下石純,長相沒什麼特殊的,只是在額頭上有一道斜著的傷疤,並不顯眼,兩人握了握手,然後分別落了座,「石先生,您有什麼能證明您就是我要找的人的東西嗎?」

  石純把身份證和一張照片放在了桌上。

  田東華拿起了照片,上面是幾個扛著棍棒、叼著香煙、擺出囂張造型的小痞子,背景是一所學校的大門,大門邊掛著的木牌清晰的寫著「北京市XXXX中學」。

  「這是十年前照的了。」

  田東華能看出那些小痞子裡確實有一個是石純,他從西裝的內兜裡掏出一個牛皮紙信封,遞給另一個男人。

  「平頭」打開信封看了看,厚厚的一疊人民幣,差不多有一萬五,他把信封揣了起來,「田先生,很高興為你服務,以後有什麼生意請繼續關照我。」

  「那是當然了。」田東華起身又和「平頭」握了握手,把他打發走了,「石先生,知道我請您來的目的嗎?」

  「我知道不是因為任婧瑤?」石純微微一笑。

  幾天前那個平頭私家偵探報告已經找到了要找的人之後,田東華就授意他邀請石純出來見面,為了吸引他,就拋出了任婧瑤的名字外加一萬塊。

  「石先生猜到了?」田東華遞了根煙過去。

  「這沒什麼不好猜的,」石純用過濾嘴在桌面上敲了敲,「只不過我都十年沒聽過任婧瑤這個名字了,絕不會有人因為她而找我的。不過我真是非常的好奇,嘖嘖嘖,任婧瑤,還真是個挺出眾的女人,而且你還給了錢。」

  「好好,咱們直說,石先生認識林文龍嗎?」

  「林文龍?」石純的臉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廣州最高級的食府之一如新荔枝灣酒樓裡卻很安靜,這裡被人包了,一樓大堂裡坐的全是保鏢模樣的人,正主都在二樓的最大的一間包房裡。

  這次大黑行動的二十多條「漏網之魚」都在這裡,他們來自廣州、深圳和其它幾個房地產生意有發展前途的城市。

  「諸位,諸位。」沙弼站了起來。

  沙弼幾個月前被侯龍濤「發配」到廣州來發展東星的業務,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有點能力還是走了狗屎運,不僅沒被當地的黑社會做掉,還拿著東星的五十萬本錢開了兩家摩托車專營店,利潤不少,在廣州的飛車黨裡還有了點名氣。

  侯龍濤這次來廣州,並不想親自跟這邊的黑道有正面接觸,正好有沙弼這麼一號,就讓他出麵包了酒樓,又以他的名義通知廣東警方,然後廣東警方再幫忙召集這些跟麥氏集團沒什麼關聯的大流氓。

  「我今天是代表常青籐集團和東星集團請大家吃飯,我是誰,想必警察通知你們來的時候就已經說過了。」

  屋裡的人都安靜了下來,本來他們的都是「雄霸一方」的「豪強」,換個時間,不可能聽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崽子訓話的,但現在廣東黑道上是血雨腥風,人人自危,一個能通過警方的口請別的流氓吃飯的流氓在面前,最好還是聽聽他有什麼要說的。

  「大家都放寬心,能坐在這間屋子裡,那就是沒上黑名單,我是來給大家吃定心丸兒的。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諸位就是地頭蛇了,常青籐集團和東星集團都是初到廣東,絕不是來和各位搶地盤兒,說實話,也對不合法的買賣沒興趣,黃賭毒一律不沾。只是希望各位不去影響兩大集團正常的生意,有什麼需要各位幫忙的地方,能伸手的就伸把手兒。各位大哥意下如何?」

  「灑灑水了。」

  「毛毛雨了。」

  「沒問題。」

  「又用得著的地方張口就是了。」

  一屋子的人都在表態,對方說的客氣,卻上來就把廣東最大的地頭蛇掐死了,他們這些小蛇崽子自然沒必要跟強龍作對,更何況強龍並沒有顯出有要吃小蛇的企圖…

  「那些話都他媽是你教的吧?」在另一間包房裡,武大看著電視屏幕裡氣氛愉快的宴會,拍了拍正往茹嫣嘴裡餵著大蝦的侯龍濤。

  「還真沒有,」侯龍濤撇嘴笑了笑,「這東西也挺讓我吃驚的,說不定還是個人才呢。」

  「那你不看看有沒有培養價值?」

  「你知道我的用人標準的。」

  「哼哼。」武大贊同的點點頭…

  飯局進行之中,沙弼走到兩個廣州這邊的大哥身邊敬酒,「兩位在廣州算是很有根基的了。」

  「小打小鬧罷了。」

  「兩位想必有不少手下經常進出廣州市看守所吧?」

  「這…什麼意思?」

  「呵呵,有件事兒想請兩位幫忙兒。」沙弼把聲音壓低了…

  郝志毅站在室外放風區的角落裡,扔掉手裡的煙,眼睛空洞的盯著不遠處的一棵樹,自己這次是撞上了命中的煞星,雖然不甘心,但也沒有別的辦法,他知道自己的律師正在給自己辦保釋,應該再過兩天就可以先取保候審了,可那只是暫時恢復自由,估計得被判個一年多,想想自己在外面錦衣玉食、花天酒地的生活,再想想現在的日子,想必到了牢裡還不如現在呢,真是心如刀絞啊。

  「您是郝志毅吧?」一個略微帶點娘娘腔的聲音想了起來。

  「嗯?」郝志毅扭回頭,只見面前站著三壯一瘦四個男人,說話的是那個瘦子,「我是,有事兒嗎?」

  「您抽煙。」瘦子遞過來一根Marlboro,「我們都是您的球迷啊。」

  「是嗎。」郝志毅點上煙,愛搭不理的接了一句,他平時只要沒有鏡頭對著,對球迷都是很不耐煩的,現在更不可能有心情應酬了。

  「咱們到屋裡聊聊吧。」

  「沒什麼好聊的。」郝志毅揮了揮手,皺著眉就要走開。

  「你這人這麼不會說話,怪不得有人要整你呢。」一個大個側身擋住了郝志毅的去路。

  「你…你什麼意思?」郝志毅向後退了一步,他知道來者不善了。

  「你說呢?」三個大漢一起竄了上去,把郝志毅臉朝外的按在鐵絲網上,兩個人頂著他的胳膊,剩下一個先在他的腰眼上重重的鑿了一拳,然後就在他的背上、腰上連續的猛擊。

  郝志毅不是不想大叫,可身後的人明顯是打人的老手,第一下就把他打得差了氣,現在雖然疼得不得了,卻只能發出「呃呃」的聲音。

  動手的人按著郝志毅的後腦,把他的臉在鐵絲網上拚命的碾,還在他的腿彎上猛踹。

  小個子點上煙,若無其事的四下張望著,看到一個獄警正在向這邊看,便衝他微微一笑。

  那個獄警面無表情的轉身走開了。

  「現在願意近屋聊聊了嗎?」小個子把煙頭在郝志毅的手腕上捻滅了。

  「…」郝志毅痛苦的張大了嘴巴,卻沒能發出聲音。

  「說話。」小個子在郝志毅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好…好…」郝志毅從嗓子眼裡擠出兩個字。

  兩個大漢攙扶著郝志毅,小個子在前面引路,五個人進入了室內放風區,裡面一個人也沒有,這是與平時不同的。

  兩個在屋裡的獄警見幾個人進來,都仰起頭,一個吹著口哨,一個點著煙走進了走廊裡,到了看不見屋裡情況的地方。

  兩個漢子壓著郝志毅的胳膊,把臉朝下按在了桌子上,另一個人用胳膊壓住他的後背,使他的上身完全不能移動了。

  「你們干…唔唔…」郝志毅驚恐的喊了起來,但一句話都沒說完嘴巴就被堵住了。

  那個小個子把自己的褲子脫了,有過去把郝志毅的褲子也扒了,「東星太子哥問你好。」他說著話就向前猛的一挺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