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186.第一百八十六章 污穢不堪


第一百八十六章 污穢不堪

  侯龍濤軟塌塌的靠在椅背上,閉眼享受著女人溫熱潮濕的口腔對自己陰莖的包裹,右手在她的耳垂上搓捏著,「雅姐姐,我的醫院快開張了,就等新樓竣工了。」

  「你的醫院?」施雅邊吸吮著肉棒邊含含糊糊的問。

  「我沒跟你說過嗎?劉家窯那所新醫院就是我的,實際上是我控制著日本順天堂集團。」

  「你這麼有本事?」施雅抬眼看著男人,舌頭在大雞巴上舔來舔去。

  「我有點事兒需要你幫忙。」

  「你說啊,怎麼變得這麼客氣了?」施雅的舌尖在男人的馬眼上頂掃著。

  「我有一種補腎的良藥,是中藥,我需要你利用你在醫藥界的關係幫我疏通生產許可一類的事情。」

  施雅剛要說話,腦袋就被男人按了下去,大雞巴一直插到喉嚨深處,「唔唔…」

  「你放心,什麼質檢、臨床實驗一類的事情都可以按正規的方法來,質量絕對有保證,我不會害你的,只不過你是內行,我要你指點我的人把事情搞定。」

  「呼呼…」施雅抬起頭,拚命的喘了兩口氣,「讓你的人來找我吧,我一定幫你辦成就是了。」

  「那就好。」侯龍濤又把女人的螓首按了下去…

  「」,沙弼按了按手上的遙控器,鎖上了自己嶄新的本田飛渡,轉身走進了飯館,站在門口領位的服務員面前,「石先生定的單間兒。」

  沙弼跟著小姐來到一間包房外,推門走了進去,「純哥,對不起,對不起,來遲了,堵車啊。」

  屋裡坐了七個人,其中一個是「劉純」。

  自從上次劉純買車開始,短短的一個星期,沙弼和他已經成了幾乎無話不說、形影不離的好兄弟了,一起出去花天酒地,叫雞、洗澡,打波、跳舞。

  沙弼一個人闖蕩廣州,一直沒有特好的朋友,碰見一個北京同鄉,而且還是一個巨富的冤大頭同鄉,那真是蒼蠅釘上了臭雞蛋,他也確實沒看錯人,那輛飛渡就是劉純給買的。

  「沒關係,都是自己人。」劉純站了起來,「來來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兒。」他開始給沙弼引見其他的幾個人,什麼廣東政法委的某某主人,廣東公安廳的某某處長,廣州市市長辦公室的某某主任,廣州市公安局的某某隊長,廣州市工商局的某某科長,廣州市檢察院的某某檢察官。

  沙弼從來也沒跟這麼多官面上有頭有臉的人物面對面過,趕緊恭恭敬敬的跟他們握手。

  劉純最後又把沙弼介紹給眾人,「這位就是東星集團在廣東的一把手兒沙弼先生了。」

  飯局結束之後,沙弼和劉純兩個人單獨找了一家高檔的洗浴中心消遣。

  「我說純哥,剛才那幾位大佬怎麼好像都是有意巴結我一樣啊?說話那麼客氣。」沙弼躺在長椅上,讓一個小姐給自己捏著腳。

  「呵,這你還不明戲?」劉純把身子側了過來,「現在誰的勢頭最猛啊?東星啊。你是東星上層派到廣東的欽差大臣,黑白兩道兒誰不得給你點兒面子啊。」

  「是嗎?」沙弼皺起眉搓著下巴,他都沒意識到自己會這麼紅,從上次跟廣東黑道上的人吃完飯後,侯龍濤就見都沒再見自己,怎麼看也不像是真的要自己在廣東發展東星的業務。

  「弼哥呀,」劉純拉長了聲音,好像很惋惜似的,他躺回了長椅上,把一條熱毛巾蓋在了臉上,「放著個平步青雲、揚名立萬的機會,也不知道抓緊。」

  「怎麼講?你跟我說說。」這回輪到沙弼把身子側向對方了…

  侯龍濤穿上了月玲遞過來的西裝,對著落地鏡調整了一下領帶的位置,三月二十日這一天對他來說有一定的特殊意義,今天他終於可以見到自己兒時夢中的床伴了。

  「夠精神了。」只穿者一跳小內褲的月玲過來站在愛人的身邊,望著鏡子裡非常般配的一對男女。

  「哼哼,」侯龍濤把手伸到後面在美人的屁股上揉了起來,「你說夠帥就行了。」

  「別臭美,我可沒說帥,我說的是精神。」

  「哈哈哈,有什麼區別嗎?」侯龍濤把愛妻抱在了胸前,低頭咬著她的奶頭。

  「嗯…唉呀…」月玲立刻就呻吟了起來,「再逗人家可就不讓你走了。」

  「那你告訴我有什麼區別。」

  「傻不傻啊你?精神是形容真正的男人的,帥字兒裡含著太多的奶味兒。」

  「奶味兒好啊,」侯龍濤把鼻子頂進了美女的雙乳間拱了起來,「這裡的奶味兒最足了,我喜歡。」

  「死德行,哈哈哈…」月玲開心的笑了起來。

  兩個人嘻笑著下了樓,通往車庫的門沒關,星月姐妹坐在S600里,穿著睡衣的如雲站在車旁邊跟她們聊著天。

  侯龍濤從後面一把抱住了如雲的腰,把臉枕在她的後腦上,聞著她的髮香,「嗯…嫦娥姐姐,你真好聞,我要壓著你睡覺。」

  如雲回手拍了男人的頭一下,「當著這麼多小妹妹的面兒撒嬌,你羞不羞啊?」

  「我臉皮比城牆拐彎兒還厚。」侯龍濤放開了美婦人,鑽進了車裡,「你們倆進去吧,要開門了。」

  「嗯。」如雲揮了揮手,領著月玲進了屋。

  在智姬按下遙控器的同時,後座上的慧姬已經把臉埋進了男人的褲襠裡…

  S600停在了長城飯店的停車場,兩女一男下了車,慧姬用玉手擋住小嘴,很優雅的打了一個嗝。

  「你還用吃飯嗎?」侯龍濤親熱的摟住女孩,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已經飽了吧。」

  「壞樣。」慧姬嬌媚的笑了笑,右手揉了揉自己的小腹。

  三個人來到長青籐集團預訂的包間,人基本上已經到齊了,投資方這邊就是古全智和他的秘書,然後就是一個陳姓的導演,幾個男女演員,唯一還沒露面的就是周渝民了。

  侯龍濤對男人沒什麼興趣,他只顧著緊盯「紅豆妹妹」了。

  鍾楚紅雖然已經年過四十,但坐在幾個年紀輕輕的女演員之間,還是非常顯眼的,她有那種現在演藝圈裡那些庸脂俗粉沒有的氣質,就算是在息影多年之後,仍舊是風采依然。

  「侯總。」

  「嗯?」侯龍濤聽見有人叫自己才回過神來,扭頭一看,身邊站了一個一身白衣的女人,細眉細眼,正是楊恭如,「楊小姐,好久不見,一切都還好吧?」

  「托後總和古總的福,一直都不錯。」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也就分別落座了。

  油頭粉面、長髮飄飄的周渝民這個時候才姍姍來遲。

  今天這是一個正式的午餐會,主要不在於交流,而是在於讓大家對在座的都是些什麼人有所瞭解,分清主次、上下。

  在這種環境裡,侯龍濤根本沒機會去跟鍾楚紅套近乎,事實上總共也就說上了兩句話,還是互相問好的客套詞。

  午飯之後就是劇組、資方跟媒體的見面會,這種場面古全智是駕輕就熟了,對資方的問題都是由他回答,侯龍濤只是在主席台上作陪,一聲都沒出,那些搞娛樂的記者也都不知道他是誰,臉給他拍照的都沒有,他也樂得清靜。

  見面會還沒正式的結束,侯龍濤就帶著星月姐妹開溜了,這次是慧姬開車,智姬在後面陪他。

  三個人在外面吃完晚飯,差不多8:00的時候她們換了一輛加長的林肯回到了長城飯店,等了沒幾分鐘,白衣白褲白色高跟鞋的楊恭如就從大門裡出來了,鑽進了車裡。

  「很準時嘛。」

  「太子哥請我,我哪敢遲到啊。」楊恭如湊過去向男人獻上了香吻,左手有意無意的按在了他的褲襠處。

  侯龍濤伸出手,在小明星的屁股上抓了抓,極薄又緊繃的布料手感很好,「還記得上次咱們的約定嗎?」

  「當然了,」楊恭如浪蕩的一笑,抓住男人的手,往自己的臀溝裡猛塞,「我的屁股一直在等太子哥呢。」

  「好,好。」侯龍濤把女人放到了一邊,「說正事兒,一會兒知道該怎麼做嗎?」

  「知道,不過她都已經人老珠黃了,有什麼好弄的?」

  「不懂就別胡說。」侯龍濤瞥了女人一眼。

  「濤哥,來了。」智姬說了一句。

  侯龍濤整了整衣服下了車,把穿著黑色連衣晚裝,外罩短大衣的鍾楚紅迎進了車裡。

  「謝謝鍾女士這麼賞臉。」侯龍濤把一杯紅酒遞了過去。

  「侯先生的花我收到了,很漂亮,謝謝。」鍾楚紅接過了杯子。

  侯龍濤這是第一次離得這麼近看鍾楚紅,比剛才隔著一張大桌子要清楚多了,而且還可以不避嫌的死盯著看,越看越覺得有味道,尤其是那張性感的大嘴,「鍾女士太客氣了,能請到兩位影壇美女陪我喝酒唱歌,那是我的榮幸。」

  「哼哼,」鍾楚紅淡淡的一笑,「侯先生過獎了,也許二十年前我還可以被稱為影壇美女,現在,」她指了指楊恭如,「是她們的時代了。」

  侯龍濤搖了搖頭,坐到了「紅豆妹妹」的身邊,把她一隻還很滑嫩的手拉了起來,輕輕一吻,「我是看著鍾女士的片子長大的,你的美麗是時間所不能掩蓋的。就算是現在,你一樣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相信還是有很多男人會甘心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的。」

  「侯先生真是會說話。」鍾楚紅把手從男人的手裡抽了出來,很自然的向一邊挪開了一點,自然到都沒讓對方感到自己被拒絕了,她明顯對於對付有錢的色狼是很有經驗的。

  幾個人一路上隨便的聊著天,不一會就到了一家東星的娛樂城,他們自然要的是一間最大最好的包房。

  星月姐妹不再理會剩下的三個人,自顧自的唱歌喝酒。

  侯龍濤一坐下就步步進逼,一直把鍾楚紅擠到了沙發的盡頭,使她再也無路可退了,把一杯洋酒送到她面前,「鍾女士,喝一杯吧。」

  「我自己來就行了。」鍾楚紅把杯子接了過來。

  「嗚嗚嗚…」楊恭如突然在一邊抽泣了起來。

  「怎麼了?」侯龍濤和鍾楚紅一起扭過了頭,異口同聲的問。

  「我…我想起一件事,沒…沒什麼…」楊恭如抬起頭,眼圈都紅了。

  「說來聽…」侯龍濤說了半句話就停住了,好像若有所思。

  屋裡的四個女人都變成看著男人了,三個年輕的是因為事先知道計劃,對現在突然不再進行下去而感到奇怪,鍾楚紅則是因為在等著下文。

  其實侯龍濤不過就是讓楊恭如裝作因為看到自己要鍾楚紅喝酒而勾起了她的傷心事,然後就把牛家鼎逼她陪酒、上床的事情說出來,如果沒有什麼意外,鍾楚紅一定會生氣或者傷心,侯龍濤就借此機會勾引她上床。

  都不用仔細研究,稍微有點邏輯思維能的人都知道這不是一個完整、成熟,甚至可行的計劃,而沒有一個完整、成熟的計劃就匆忙下手,這決不是侯龍濤的作風。

  如果要使關於其它事情,比如生意,侯龍濤是不會這樣草率的,但在泡妞,特別是露水鴛鴦這個問題上,他的心境、思想已經和以前大不相同了,因為家裡有那麼多讓他心馳神往的妻妾,他不自覺的就覺得沒必要再在別的女人身上花什麼精力。

  事到臨頭,侯龍濤突然覺得與其執行一個沒有任何把握的計劃,不如開門見山的把事情挑明,也省得費什麼心思了,「原計劃作廢。」

  四個女人還是不知道男人到底演的是哪一出。

  「把照片兒給我。」侯龍濤沖楊恭如打了打響指。

  楊恭如從小包裡掏出自己被牛家鼎調戲的照片。

  侯龍濤把照片放到了鍾楚紅的腿上。

  鍾楚紅看了看照片,表情並沒有明顯的變化,「這是什麼意思?」

  「鍾女士,」侯龍濤站了起來,點上煙,在屋裡踱著步,「我從小兒就喜歡看你的片子,因為我覺得你特別的性感,小時候兒曾經對著你的招貼畫兒手淫。我相信大部分男孩子都有類似的精力,但很少有人能有機會和性幻想裡的女明星共處一室。實話實說,我今天請你出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和你發生肉體關係。我無意跟你保持長期的關係,只是要把兒時的幻想付諸實施罷了。」

  「你還是沒說這照片是什麼意思。」鍾楚紅還是微笑著,就好像剛才男人的一番話對她沒什麼太大影響一樣。

  「沒什麼意思,你老公不忠,減少一點兒你心理上對跟我性交的阻力。」

  「啪啪啪」,鍾楚紅在給男人鼓掌,「侯先生真是誠實,是我見過的最誠實的富商巨賈了。」

  「謝謝,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演藝圈啊,」鍾楚紅喝了一口酒,眼簾低垂了下去,「一個大泥沼,所有的女明星都不過是貨架上的商品,等待著有錢的老闆來選。」

  侯龍濤也坐了下來,既然兒時的夢中情人想要發發感慨,聽聽也無妨,「並不是所有的女明星都被人包啊,鍾女士好像就沒有過吧?」

  「哼哼,」鍾楚紅自嘲的笑了笑,「只有三種女星可以逃過被包養的命運,一是入行之前就有有一定實力的後台,入了行之後才沒人惹;二是不在乎名利的,可是大部分人進演藝圈就是為了追求名利,當對方用你在演藝圈的前途作為交換條件的時候,大部分人是沒法說不的;第三種大概就是特型演員了。」

  「哈哈哈,」侯龍濤笑了起來,「鍾女士真是幽默。」

  「演藝圈就是這樣了,大部分的女星都是明碼標價的,你玩得起就儘管玩。那些沒被人包過還大紅大紫的,不是沒被人看上,就是沒有人能出得起價錢。」

  「是不是有點兒誇張了?」

  「誇張嗎?包女星有兩種包法,可以講明了每個月給多少錢,也可以當作追女朋友,你從來沒聽說過哪個女星跟窮小子談戀愛吧?都是跟富商、大導演什麼的,又一個女明星當女朋友也是他們那種男人互相炫耀的資本。有的玩著玩著就玩習慣了,就結婚唄。」鍾楚紅揚起左手,給男人看了看自己的結婚戒指,「本來嫁了人的女星就不再屬於這個遊戲了,沒想到十幾年之後我還是被拽了回來。」

  「說了這麼多,鍾女士是答不答應我呢?」侯龍濤伸手在女人裸露的肩膀上輕柔的搓了搓,她的晚裝是露肩式的。

  「我有選擇的餘地嗎?」

  「為什麼這麼說呢?」

  「這還用問嗎?古總無緣無故的用超低的利息幫我老公解決資金問題,除了要我出演他的電影外,沒有任何附加條件。今天你一請我,我就明白了,跟你上床就是附加條件。」

  「你可以拒絕的,你和你老公的感情好像並不很好啊。」

  「我們有一紙婚約,公司有我的一份,真的出了問題,我的損失也很大的。」

  「很好。」侯龍濤托住了女人的下巴,把她的臉轉向了自己,歪頭吻住了她塗著口紅的嘴唇,把舌頭伸進了她的檀口裡。

  鍾楚紅沒有什麼反應,只是任男人的舌頭纏繞自己的舌頭。

  侯龍濤把身體向後退了一點,微笑著看著女人。

  「讓你失望了?我性冷淡。」

  「沒關係,我知道。」

  「OK,你就只是想發洩一下了?找家酒店開房吧。」

  楊恭如在一邊聽著兩人的對話,都有點犯傻了,想不到這個影壇的大姐大這麼看得開,殊不知弄清了遊戲規則就一定要遵守,破壞遊戲規則的人是沒有出路的,她還是略微嫩了點。

  「這不是已經開了房嗎?」

  「就在這裡?」這回鍾楚紅有點驚訝了,她看了看剩下的三個女人,「她們…」

  「我喜歡有人看,楊小姐也會加入咱們的。」

  鍾楚紅皺了皺眉,但並沒再提出什麼異議,兩個女明星一起玩的有錢人她也不是沒見過,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侯龍濤站了起來,衝著女人勾了勾手指,又指了指沙發前的紅木矮桌,「上去。」

  鍾楚紅爬到了矮桌上,雙手撐著桌面,撅起豐滿的臀部,這種純肉體的接觸,早來早完,晚來晚完,越合作越簡單,「一晚上。」

  「OK,一晚上,應該用不了。」侯龍濤站到了女人的後面,彎下腰,雙手伸入她的過膝晚裝裙的裙擺裡,順著她爽脆兩側的曲線一直向上搓,摸過了大腿和翹臀,把她的裙子推到了她的腰上,露出了包裹在黑色蕾絲高腰Brief內褲裡的圓滾屁股。

  鍾楚紅低著頭,雙眼微合,呼吸還像剛才一樣的平緩,就好像摸在自己身上的不是異性的雙手,而是兩個肉片子一樣。

  「不錯,沒讓我失望,是個不錯的屁股。」侯龍濤直起了上身,右手隔著內褲壓進了女人的臀縫裡,上下搓弄,涵蓋了她的後庭和陰戶,左手從側面的開口處伸入她的晚裝裡,捏著她不算大的乳房,揪住奶頭,「這就一般了。」

  鍾楚紅對於男人的評論沒有一點反應,可能是胳膊有點累了,她不再撐著桌面,把雙臂疊在一起落在桌子上,把頭枕了上去,屁股更加的向高、向外突出。

  侯龍濤覺出女人的小穴濕潤了,便把手從內褲的後腰處插了進去,無名指和中指向裡一勾,就捅入了兩片肉唇中間的小洞洞裡,跟其他女人沒什麼區別,也是又濕又熱的。

  「呼…」鍾楚紅終於有了點反應,微微的扭了扭屁股,然後就又恢復了平靜。

  侯龍濤笑了笑,讓你個性冷淡的女人起興,這可是個挑戰,他的手指開始在美女的身子裡活動,摳弄著她體腔裡的嫩肉,越摳越快,越摳越有力,在她的屁股裡發出「咕嘰咕嘰」的淫聲。

  「嗯…嗯…」這次鍾楚紅的全身都動了,她可沒被這麼用力的摳過屄,膣肉被飛快的磨擦,產生了巨大的熱量,竟然有了點快感,這讓她自己都感到驚訝。

  「怎麼樣,紅姑?有感覺了?你也不算很冷淡嘛。」侯龍濤在女人屁股的白肉上嘬了一口,胳膊動得更猛了。

  旁邊的星月姐妹和楊恭如都已經看得口乾舌燥了,要是男人用這種速度和力量幫自己手淫,自己估計都要爽飛了。

  可鍾楚紅卻沒做出進一步的回應,還是僅限於「嗯嗯」的小聲哼哼,雖然能感到快感在一點點的積累,但速度卻十分的緩慢。

  侯龍濤已經腦門見汗了,摳屄其實是非常消耗體力的,就像是短跑一樣,體制、體力和耐力再怎麼好都不能長時間保持住爆發時的速率。

  隨著男人摳挖速度的放慢,鍾楚紅好不容易才產生的呻吟聲也消失了,看她的樣子都要睡著了。

  「媽的,就不信玩兒不爽你。」侯龍濤抽出了手,甩了甩髮酸的手腕,在女人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