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187.第一百八十七章 追星一族(上)


第一百八十七章 追星一族(上)

  楊恭如湊過去抱住了男人的身子,嗲聲嗲氣的撒著嬌,「太子哥,什麼時候才輪到我啊?」

  侯龍濤扭頭瞪了小明星一眼,「一邊兒等著去,用得著你自然會叫你。」

  「哼。」楊恭如噘著嘴一屁股坐到旁邊的沙發上,裝出一幅生氣的樣子。

  這要是薛諾、陳曦或者玉倩,侯龍濤肯定會千哄萬哄的,這個女人他可就懶得管了,他沖慧姬招了招手。

  慧姬拉開帶來的小包,掏出一根塑料的鏈珠遞給男人,又把小包放在了桌上。

  侯龍濤抓住鍾楚紅內褲的後腰,一口氣把它扒到了她的臀峰下面,將鏈球伸到她的面前晃了晃,「我把這個東西插進你的屁眼兒裡,不用怕,不會很難受的。」

  鍾楚紅的眼睛只睜了一下就又閉上了,「隨便了。」她並不為自己是性冷淡而自豪,她也不想性冷淡,不能享受性生活其實是非常痛苦的,所以她也試過一些比較特殊的花樣,其中就包括刺激肛門,所以現在對方要玩後庭,她也沒什麼牴觸情緒。

  女人的屁股洞被撐開了,一顆大過一顆的塑料珠子魚貫的進入了她的豐臀裡。

  侯龍濤掏出了筆直的陽具,大蘑菇般的龜頭在女人的陰唇間划動了兩下,吃力的擠入了她的陰道裡,「嗯…紅豆妹妹的小屄還是滿緊湊的嘛。」

  鍾楚紅猛的扭回頭,睜大的雙眼中充滿了驚懼,就算親眼看到還有一部分的肉棒沒有插入自己的身體了,她仍然不敢相信鑽進自己小穴的巨大物體是男人的陽具,「你…你…太…」

  「太大了嗎?你會習慣的。」侯龍濤看到女人臉上那種難以置信的表情,感到自己男人的虛榮心得到了一定的滿足,跟老婆以外的女人玩,也就這方面還算有點意思了。

  「大也不一定有什麼用處。」鍾楚紅不再看男人了,雖然她嘴上說的還是很平淡,但心裡已經起了漣漪,說不定今天能爽一回呢。

  「試試才知道。」「侯龍濤號機車」緩緩的啟動了,大雞巴在女人體腔裡進出的速度不斷加快,直到達到了全速。

  鍾楚紅的身體隨著男人的肏干而前後搖動著,屁股被撞得「啪啪」作響,她也很急促的喘著氣,但那還是勞累的成分多,興奮舒爽的成分少,自然沒有淫聲浪語了。

  侯龍濤終於知道為什麼牛家鼎會那麼的苦悶了,干一個分明醒著卻沒反應的女人對於一個不缺女人的男人來說真是太無聊了。

  這對於另外的三個女人也同樣是不小的煎熬,這不是佔著茅坑不拉屎嘛,要是換了自己都不知道高潮多少次了。

  星月姐妹還好點,她們知道愛人會在回家之後疼愛自己,楊恭如就不同了,她只能指望這一回,真是要急死了。

  鍾楚紅在男人射了一次之後,本以為就會這麼結束了,沒想到身體裡還沒完全軟化的陰莖立刻就又膨脹了起來,把自己的體腔充滿了。

  「你真是有一套,」侯龍濤扳著女人的腿,把她翻了個身,自己也跪上了桌子,扛住她的雙腿,壓下上身,「咱們就較較勁。」

  鍾楚紅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把嘴湊到他的耳邊,「我…我有感覺了…有感覺了…快…快…再干我…」

  侯龍濤扭頭看了看女人,她的臉上不知何時出現了兩片紅暈,微睜的雙眼也變得迷迷濛濛的了,「哈哈哈哈…」

  鍾楚紅見男人沒有滿足自己的要求,只好小幅的向上挺著屁股,用小穴去套弄肉棒,她的動作生疏的很,因為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主動的迎合男人,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會有這樣的反應,驚訝的程度已然超過了自己剛才被精液燙得非常舒爽的時所感到的意外。

  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現出少女那種扭捏、羞臊的表情,試圖用最不熟練的動作來留住那一點來之不易的快感,真是又可憐又可愛。

  侯龍濤含住美女的嘴唇,把她的頭壓了下去,雙手撐住桌面,屁股開始猛烈的起落,每次都是抬得高高的,將大半根雞巴抽出來,然後再重重的砸進屄縫裡,甩起來的睪丸抽在她肛門的部位上,帶動還插在裡面的鏈珠,「想讓我繼續就叫出來,別告訴我你不會叫床。」

  「啊…啊…干我…好…好舒服…」鍾楚紅聽話的叫了起來,她以前也在牛家鼎的強烈要求下叫過,但那只是機械的聲帶振動,現在在這個北京小痞子的肏干下,她第一次在自己的聲音中聽出了激情。

  侯龍濤直上直下、像砸夯般肏著身下的女人。

  「啊…啊…怎麼…怎麼這麼舒服…啊…」雖然鍾楚紅並不精通迎合之術,但在本能的驅使下,她還是用腿勾住了男人的屁股,拚命向自己帶,「性快感…啊…這就是…這就是性快感嗎…啊…太舒服了…」

  女人有了感覺,侯龍濤卻突然覺得沒什麼興趣了,他一下明白了,在自己的老二插進這娘們的小穴裡的一霎那,自己兒時的夢想就已經算是實現了,現在連性冷淡的挑戰都不存在了,她的明星身份對於自己來說根本沒有吸引力,她跟自己的愛妻們比起來,根本不配跟自己性交。

  但是侯龍濤是個講情理的人,他不會把一個女人搞到一半就撤,讓她掛在半空中的,既然開始了,再怎麼說也應該給對方一個好的結局。

  侯龍濤瘋狂的聳動著屁股,咬緊牙關,忍耐著射精的衝動,盡著雄性動物對雌性動物的義務。

  「啊…啊…啊…」鍾楚紅的腦袋仰在矮桌上,翻著白眼,口雖順著嘴角不斷的流淌,她的兩條腿在空中猛的踢著蹬著,力量大到把兩隻高跟鞋全甩飛了。

  「啊啊啊…」侯龍濤大吼了一陣,猛的咬住了女人飛快搖動的乳房,屁股以千鈞之勢狠狠的一砸,巨大的龜頭鑽進了她的子宮頸口裡,大量的火熱陽精衝進了她的花芯裡。

  「哼…哼…」鍾楚紅的雙腳在空中繃的筆直,等男人沉重的身體移開之後,她的兩條腿才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落到了桌邊。

  侯龍濤向後退了兩步,只見女人的下體一片狼藉,她的屁股下面有一大片水漬,大概高潮太強導致了小便失禁,大量被磨擦成白色泡沫的淫水和乳白色的精液從她的小穴裡向外湧著。

  楊恭如早已耐不住了,終於看到男人離開了鍾楚紅,趕緊衝過去,跪在他腳下,也顧不得他的老二上都是別人的分泌物了,含住就嘬。

  侯龍濤抓住小明星的頭髮,把她拉著起來,往沙發上一甩,他現在只想速戰速決,好能回家抱著自己心愛的老婆親熱,「撅起來。」

  楊恭如雙膝跪在了沙發的邊緣,螓首扎進了坐墊和靠背交接的地方,屁股高高的撅了起來。

  侯龍濤從小包裡取出了潤滑液,在自己的雞巴上塗滿了,過去連扣子都沒解,就把女人薄薄的長褲和內褲一起撕了下去,露出她白嫩的屁股和深深的臀溝。

  「啊…好…好,粗暴…在粗暴一點…太子哥…快…」楊恭如已經是忍無可忍了,她的右手從自己的雙腿間穿過來揉著自己的陰戶。

  「你想要粗暴,我就給你粗暴。」侯龍濤左手捏住女人的臀肉,右手兩根挑著潤滑液的手指狠狠的捅進了她的屁眼裡扣著,「怎麼樣?這樣夠粗暴了嗎?」

  「好…好…」楊恭如有點精神恍惚了。

  侯龍濤拔出手指,龜頭頂住女人張開的肛門,用力肏了進去。

  「天…」楊恭如一句話都沒喊完就昏了過去…

  兩個小時之後,在漆黑的夜幕中,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女子將另外兩個走路一瘸一拐的女人扶上了一輛加長的林肯…

  侯龍濤坐在床頭,戴上眼鏡,叼上一根煙,打開昨天下午從田東華那裡取來的上市計劃書看了起來。

  只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田東華就把這麼大的一個項目所有的細節都付諸在筆頭上了,這是一份有相當水準、非常全面的計劃書,足見他的能力有多強、對這個計劃有多用心。

  侯龍濤越看頭越大,裡面有太多有關證券的專業術語,什麼IPO和借殼上市的對比一類的東西,他對這行只有很膚淺的認識,看來要想把這個計劃書完全弄懂,還需要如雲或者是星月姐妹在旁指導。

  只穿著一件寬大男式襯衫、一雙白色棉襪的薛諾從浴室裡走了出來,那襯衫明顯是侯龍濤的,穿在嬌小玲瓏的女孩身上就像是一件連衣短裙一樣,把大半段大腿都遮住了,手都縮在袖筒裡。

  薛諾爬上了床,跪坐在男人的雙腿上,因為襯衫最上面的三顆扣子都沒系,左半邊襯衫從她光滑的肩膀上滑了下去,露出了白嫩的肌膚,加上繫在腦後的兩條小辮,造型別提有多可愛了。

  侯龍濤從眼鏡上方看著美少女,臉上掛著憐愛的表情。

  「看什麼呢,老學究?」薛諾隔著薄被,輕輕在男人的大腿上捶打著。

  「看我的心肝寶貝啊。」

  「不是,我說那個。」薛諾指了指男人手裡的計劃書。

  「天書,我都看不懂。」侯龍濤把計劃書扔到了地上,把上身向女孩湊過去,攬住她的身子,親了親她花瓣般的臉頰,「諾諾,學好了本事就來幫我。」

  「好,我會努力的。」薛諾抱著愛人的脖子,合上美麗的大眼睛,用臉蛋蹭著他的頭髮。

  侯龍濤在美少女裸露的肩膀上親吻著,那滑嫩如絲綢般的肌膚使碰觸它的嘴唇產生了一種要融化的幻覺,他的一隻手降到小仙女的胸前,隔著襯衫揪住了一顆「小櫻桃」,輕輕的捻著。

  「嗯嗯…」薛諾的臉蛋開始發熱了,雙手在心上人的背上搓撓起來,扭頭咬著他的耳朵,「壞濤哥…」

  「小饞貓兒,」侯龍濤把手伸進了襯衫裡,握住女孩的一隻酥乳揉著,「又想要了?剛才還沒餵飽你啊?」

  「是你…」薛諾找到男人雙唇,把自己小嘴湊上去磨擦著,「是你逗人家的…」

  「好好好,我不逗你了。」侯龍濤吮著女孩的香唇,說著手就離開了她的奶子。

  「嗯嗯…」薛諾一把又將男人的手按回了自己的乳房上,「不許欺負人家…」

  「哼哼哼,」侯龍濤用雙唇和舌尖在美少女的秀面上來回磨擦著,「乖寶貝,叫爸爸。」

  「壞爸爸…」薛諾把手伸進了被子裡,攥住男人硬梆梆的陰莖。

  「乖女兒,你的小手兒好軟啊。」侯龍濤也把手從襯衫的下面伸了進去,卻沒像預想的那樣摸到柔軟稀疏的陰毛,而是一條純棉的內褲,「嗯?」他把襯衫撩了起來,女孩穿著一條藍白條相間的少女內褲,「怎麼新換了一條?」

  「什麼嗎?」薛諾光顧著在愛人的臉上、脖子上親吻了,沒明白他說的是什麼。

  侯龍濤伸手在床上摸索了一陣,拿起了一個白色的小布團,兩手向外一分,在女孩面前展開一條小內褲,這條內褲的背面就只是一根細細的繩子,正面是一片小布片,「為什麼不再穿這條了?」

  「嗯嗯…」薛諾噘著小嘴,皺著眉,一把搶過了小內褲,扔到了一邊,自己撲到男人的身上撒著嬌,「濕了…怎麼穿啊?」

  「已經干了。」

  「別說了,壞爸爸…」薛諾抬起通紅的小臉,伸出舌頭在男人的嘴唇上舔著。

  「哼哼,」侯龍濤撫摸著女孩的柔髮,「你現在那條不是也是濕的嘛。」

  「那是剛濕的。」

  「不管是不是剛濕的,反正是濕了,證明濕了也能一樣穿。」

  「唉呀,唉呀,都說了別說了。」薛諾把男人撞倒在床上,捶打著他的胸口。

  「哈哈哈,好好好,不說了。」侯龍濤又坐了起來,捧著美少女的臉蛋親了親,「我聽茹嫣說你特喜歡周渝民啊。」

  「嗯。」薛諾又把男人的脖子抱住了,在他臉上舔吻。

  「過幾天我帶你去看他拍片子啊?」

  「真的!?」薛諾一下離開了男人的身體,瞪大了美麗的眼睛盯著他,「不許騙人。」

  「至於嗎?」侯龍濤對於女孩如此大的反應有點驚訝,他自己從來沒追過星,雖然聽說過追星族有多瘋狂,還真沒想到自己的小妻子也是其中一員。

  「什麼至於不至於的,」薛諾拉著男人的手搖晃著,她還不知道自己的愛人是自己的偶像的老闆呢,「好爸爸,你真的能帶我看他拍片子啊?」

  「能。」

  「周渝民?F4的那個周渝民?」

  「是啊。」

  「我能帶幾個同學一起去嗎?」

  「當然可以了。」

  「呀!」薛諾突然尖叫了起來,從男人身上翻了下來,從床上爬到了另一邊的床頭櫃前,抓起了自己的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是我啊,我男朋友說能帶咱們去看周渝民拍戲。呀!」

  侯龍濤不可置信的看著女孩,他都能聽到從手機那頭傳來的尖叫聲。

  薛諾掛斷這個電話,又連撥了兩個,每個都是相同的話,相同的尖叫聲。

  侯龍濤醋勁大發,自己心愛的姑娘竟然因為聽了另外一個男人的名字而生生的停止跟自己的親熱,這簡直是不可想像、不能容忍的。

  薛諾靠坐在床頭,開始撥第四個電話。

  侯龍濤盤腿坐在了女孩的對面,托起她的一隻小腳丫,隔著散發著香氣的棉襪吻了起來。

  薛諾眼都沒抬,仍舊在撥著電話。

  侯龍濤把美少女的另外一隻腳也拉了起來,兩手捧著她的一雙小腳丫,又是親吻又是用臉頰磨擦,還把她的腳趾塞進嘴裡吸吮。

  薛諾終於打完了電話,她早就感到自己腳尖處的棉襪濕透了,也意識到自己冷落愛人了,她噘著小嘴,用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凝望著心愛的男人,衝他展開了雙臂,「爸爸,抱我…」

  侯龍濤拉掉了女孩右腳上的襪子,繼續舔吻著她滑嫩的肌膚,但同時也用一種很不滿的眼神看著她。

  「嗯嗯…」薛諾的小嘴噘得更高了,在她心裡,愛人現在的眼神就已經算是對自己很嚴厲的懲罰了,「不許生我的氣嘛,好爸爸…」

  「先讓我看看你那兩隻小兔子。」侯龍濤抬起了頭,雙手捏弄著女孩的美腳。

  薛諾羞答答的低下頭,把襯衫的扣子有多解開了兩顆,向兩邊分開,兩手托住自己的一雙白晰嫩乳,「壞爸爸…」

  侯龍濤向前爬了兩步,抬頭吸吮起美少女的雙唇,右手抓著她的奶子,「臭丫頭,以後還敢不敢不理我?」

  「不敢了,不敢了,」薛諾的身子慢慢的出遛到了男人的身下,雙臂杓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向自己拉著,「爸爸最厲害了。」

  侯龍濤把美少女壓在了身下,邊接吻邊把她的小內褲褪了下去,將她的雙腿向兩邊分開,自己的雙腿換成跪姿,調整了一陣位置,抬起頭看著她臉龐,向斜下方一沉屁股,「啊…諾諾…」

  「爸爸…」薛諾的雙眼中如同罩上了一層薄紗,眼神一下變得朦朧無比,她伸手扶住了男人的臉頰,雙腿舉起來盤住了他的屁股,「嗯…我…爸爸…啊…」

  「啊…」侯龍濤閉上了眼睛,開始緩緩的聳動臀部,美少女的小穴還是如同初夜時一樣的緊湊,膣肉磨擦著包皮和敏感的龜頭,讓人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諾諾…你…你好緊…好棒…啊…」

  「啊…啊…嗯…」薛諾也合上了雙眸,她咬著下唇,用嗓子眼和鼻子發出如同迷魂樂一般的嬌聲,讓男人聽了就會死心塌地的愛上她,心甘情願的疼她一輩子。

  侯龍濤向後一坐,把女孩抱了起來,摟著她的腰,捏著她的小屁股,吻著她的乳房、脖子、臉蛋,「我的小寶貝兒,啊…小寶貝兒…」

  「嗯…嗯…嗯…」薛諾難耐的搖著身子,仰頭旋轉著螓首,雙手揪著男人的頭髮,「爸…爸爸…插到肚子裡…肚子裡了…啊…」

  兩個人抱在一起,激烈的扭動著,相互體會著、用語言讚美著對方的身體。

  「啊…」侯龍濤長長的低吼了一聲,雙手死死的捏住女孩的臀肉,把她的屁股拚命的壓在自己的大腿上,不再讓她亂動。

  「嗯…」薛諾發出了如同小貓小狗一樣的聲音,腦門用力的壓在男人的肩膀上,滿臉的痛苦神情。

  兩個人凝固了十幾秒鐘,侯龍濤帶著美少女躺倒在了床上,陰莖仍舊鑲在她的屄縫間。

  薛諾撅著屁股趴在男人身上,「呼呼」的輕喘著,臉上痛苦的神情完全被滿足、幸福所取代了。

  何莉萍推門走了進來,看到兩個年輕人這幅模樣,無奈的搖搖頭,伸手在女兒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沒羞。」然後她才把幾個購物口袋放在一邊,脫下了外衣。

  「哎喲!」薛諾誇張的叫了一聲,在男人的身上扭了起來,「爸爸,媽媽打我。」

  「哼哼哼,」侯龍濤吻了吻可愛的美少女,探出頭來看著何莉萍,「逛到現在啊?」

  「可不是嘛,」何莉萍把長褲脫了下來,露出裡面高腰全兜臀的蕾絲內褲,「如雲和月玲都夠能逛的,一進商場就跟到了家一樣,見什麼買什麼。」

  「女人嘛。」

  「女人怎麼了?」何莉萍把內衣也脫了,就剩下胸罩了。

  「女人好啊,你快過來吧,你女兒已經撐的不會動了。」

  「誰說的?」薛諾一下坐了起來,雙手撐住男人的胸口,上下起落著屁股,套動那根早已恢復了精力的陽具,「啊啊…啊…爸爸…啊…」

  「我先去洗個澡,走出一身汗。」何莉萍轉身向浴室走去。

  「等等,」侯龍濤叫住了女人,一手揉著薛諾的乳房,一手從床上抓起一個小布團向何莉萍扔過去,「只穿著這個出來。」

  何莉萍接住了布團,打開一看,是一條小得不能在小的T-Back內褲,她衝著男人一笑,「真拿你沒辦法。」

  侯龍濤把雙手枕到了腦後,把主動權完全交給了身上的美少女,讓她以她的節奏進行,自己則放鬆的欣賞著她由於性快感而產生的憨態、胸前上下顛動的美乳,只是在關鍵時刻才猛的向上挺動幾下屁股,送她一程。

  薛諾又高潮了兩次,有點累的不行了,她從男人的身上滾落到床上,緊緊貼住他的身子,「爸爸…人家腿軟了…」

  侯龍濤靠到床頭,把女孩香汗涔涔的柔美身體摟進了懷裡,吻著她的額頭,右手從她的屁股下面身進她的雙腿間掏了一把,挑起一些從她陰道裡流出的精液,在她面前晃了晃。

  薛諾張開小嘴含住了男人的手指,津津有味的吸吮著,用舌頭在他的手上舔著、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