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188.第一百八十八章 追星一族(中)


第一百八十八章 追星一族(中)

  何莉萍從浴室裡出來了,甩了甩剛剛吹乾的長髮,她完全是照男人的話做的,上身什麼都沒穿,一對豐滿雪白的巨乳驕傲的挺著,小煙囪般的奶頭看起來很硬,好像是已經有了性感了,她下身只穿了那條小內褲,兩條長腿完全裸露著。

  那條內褲苗條纖細的薛諾穿著正合適,對於豐滿圓潤的何莉萍來說就太小了,正面的小布片連她的大陰唇都不能完全遮擋住,陷進了她的肉縫裡,勒著陰蒂,後面的那根細繩又緊肋著她的屁股溝,大概肛門也在受力,難怪乳尖會硬了。

  侯龍濤摟著薛諾,兩個人都笑瞇瞇的望著床邊的美婦人。

  何莉萍一看兩人的眼神就知道他們又要合起來欺負自己了,「你們兩個小傢伙兒,唉,真沒辦法。」

  「幹嘛啊?」侯龍濤跪了起來,伸手摟住女人的腰,把她往身前拉,「又不是要害你。」

  何莉萍順著男人的力量上了床,和他面對面的跪著,大奶子緊貼著他的胸口,抱著他接起吻來,「老公…」

  侯龍濤仰起頭,讓女人舔吻自己的脖子,雙手抓著那對光滑柔軟的乳房揉捏,「嗯…嗯…享受,真是享受,這麼好的女人,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啊。」

  「媽媽,」薛諾爬到了何莉萍的身後,抱住母親的細腰,在她的肩頭親吻,「爸爸最偏心了,他就只誇你,輪到我頭上就只有什麼臭丫頭一類的。」

  「我沒叫你小寶貝兒啊?」侯龍濤一隻手留在何莉萍的豪乳上,另一隻手隔著她在薛諾的屁股上輕拍了一下。

  「又沒怪你,」薛諾開始親母親的臉頰,「我媽媽這麼好,換了我我也會偏心的。」

  「小丫頭,」何莉萍扭回頭,用自己的嘴唇輕輕碰觸著女兒的柔唇,伸出舌頭和她的舌頭若有若無的交纏,「誰不知道你是他的心肝寶貝啊。」

  「呼…」侯龍濤嘴裡有點發乾了,一對香噴噴的美母女在自己面前擺出這麼香艷的姿勢耳語,簡直就是懲罰啊。

  薛諾閉著眼睛,用白玉般的牙齒感受著母親嘴唇的柔軟,雙手被男人拉著按在了何莉萍的奶子上,她很自然的就溫柔的揉動起來,「媽媽,我的乳房什麼時候才能跟您的一樣大啊?」

  「傻丫頭,」何莉萍吮了吮女兒的舌尖,「你已經不小了,不用急,又不是吹氣球。」

  「你們兩個真是要了我的命了。」侯龍濤轉過身躺在了床上,向後蹭著,把頭鑽進了何莉萍的雙腿間,伸出舌頭舔著被勒在小內褲外的陰唇,左臂從下面繞過她的大腿,左手撫摸著光滑細嫩的肌膚,右手伸到她的後腰處,一根手指勾住鑲進她屁股縫裡的那根細繩向外拉動。

  「啊…老公…嘶…」何莉萍只覺內褲更深的陷進了自己的屄縫裡,布料一划動就剌著自己的陰道口、尿道口和陰蒂,非常的受用,「老公…」

  薛諾在後面推了推母親的背脊,要她把上身趴了下去,跟男人形成「69」之式。

  何莉萍用雙手攥住面前直立的巨大陽物,那種堅硬挺拔的肉感使她的陰道一陣抽動,賣力的為男人口交起來,「嗯…嗯…老公…啊…太好…太好吃了…」

  侯龍濤雙手捏著美婦人的豐臀,嘴吧貼住完全濕透了的內褲拚命的吸著,讓涔涔的愛液湧入自己口中。

  「嗯…」何莉萍使勁往男人的臉上坐著,舌頭飛快的在龜頭上打著轉,「老公,你別…別忍著,我…我要吃…」

  「諾諾…」侯龍濤非常捨不得這種被溫熱口腔包圍的感覺,但愛妻相求,自己也只能做點「犧牲」了,喚了一聲自己的「小手下」。

  薛諾的神情略微有點興奮,她跪在母親身邊,雙手按住了她的後腦,不再讓她吸吮愛人的陰莖,而且還是使足了力量,慢慢的向下壓著她的螓首,阻止她一切抬頭的企圖,看著粗大的肉棒緩緩的消失在她的口中。

  何莉萍真切的體會到粗長的異物頂進了自己的喉嚨裡,大腦缺氧了,眩暈的感覺襲了上來,這種眩暈真是美妙。

  雖然母親的表情很痛苦,還有亮晶晶的淚珠從緊閉的眼角鑽出來,但薛諾並沒有放鬆,她已經習慣了母親的這種表情,知道那不是真正的痛苦。

  「嗯嗯嗯…」侯龍濤的身體有點哆嗦,實在是太爽了,他咬牙摒著精關,要更細緻的品位什麼叫欲仙欲死。

  薛諾感到腿上被輕輕的拍了兩下,這是早已定好的暗號,知道母親已經到了極限,趕忙減小了手上的力量。

  「啊…啊…大寶貝兒…啊…」侯龍濤抽搐了一下,聲音由高亢逐漸變得虛弱,「老婆…」

  「嗯…」何莉萍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玉倩站在電視前面,一邊跳著一邊唱著歌。

  文龍幫田東華點上煙,「華哥,俄羅斯的事情可已經辦完了,您老的高招兒什麼出啊?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要是真的沒折,你跟我說,咱倆什麼關係,不丟人。」

  田東華笑著拍了拍文龍的肩膀,「你這麼著急幹什麼啊?」

  「還不是為了她,」文龍抬眼看了看玉倩,顯出一幅很心疼的表情,「侯龍濤最近很忙,一直沒找她的麻煩是不想節外生枝,但那只是暫時的,一旦他有了閒工夫兒,我怕…你知道我怕什麼。」

  「也許侯龍濤就這麼算了呢。」

  「哼哼,」文龍苦笑著搖搖頭,「我最瞭解他,他的佔有慾強得超出想像,他不會放過玉倩的。我也是為了我自己,你忘了?他不會放過我的,也是你要我別一走了知的。」

  田東華沒想到文龍會說那最後一句話,這對於自己來說是一個機會,但自己要不要抓住這個機會呢,他飛快的權衡著利弊,最終決定不做任何行動,「你怕侯龍濤嗎?」

  「什麼意思?」

  「我想你怕他,我也怕他,他太聰明了,太有心計了,現在他的後台又那麼硬。我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跟你說你才能明白,咱們要對付他,就一定要走一步想十步,做到毫無偏差,決不能心急。咱們是要他完蛋,不是小時候那樣埋伏在街邊打一頓就完了,哪怕被發現了,最厲害的報復也不過就是再被人反抄一次。咱們現在要是一擊不中,再露出一丁點兒的馬腳,咱們都不會有好死的。」

  「我明白。」對方說到這份上了,文龍也沒法再追問了。

  「你們兩個在哪兒鬼鬼祟祟的嘀咕什麼呢?」玉倩開始重新選歌,「過來陪我唱啊。」

  「好。」文龍站了起來…

  何莉萍跪在床上,把肥美白嫩的屁股撅得老高,「老公…插進來吧…」

  侯龍濤沒理女人,左手揉著她的臀肉,右手食指的指尖壓著勒在她屁股縫裡的細繩上下划動,「真是美,女人的屁股實在是美,我面前的這個屁股是太美了。」

  薛諾吐出嘴裡的陰莖,「爸爸,別再折磨媽媽了。」

  「好,」侯龍濤費力的把小內褲從美婦人的豐臀上扒下來,雙手分開美麗的屁股蛋,露出夾在中間的紅潤裂縫,「可惜我騰不出手啊。」

  薛諾右手攥住大雞巴,用龜頭劃開了母親的陰唇,左手推著男人的屁股,把粗長的肉棒送進了母親的體內。

  老二被熱烘烘的小穴緊緊的包裹住了,侯龍濤開始盡心盡力的服侍美妻,把她漂亮的陰戶肏幹得向外翻出,「老婆,舒不舒服?」

  「啊…老公…老公…」雖然何莉萍連一句整話都沒說出來,但光從她帶著哭腔的聲音就能聽出她有多爽了。

  薛諾跪在一邊,面紅耳赤的望著兩人性器交接的地方,眼看著愛人大雞巴盡情的蹂躪著母親嬌嫩的小穴,聽著那「啪啪」和「咕嘰咕嘰」的淫靡之聲,她自己也「嗯嗯」的哼哼了起來。

  侯龍濤伸手攬住美少女的後脖梗,把她的頭拉到了她母親屁股的正上方,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小寶貝兒,舔舔我的大寶貝兒。」

  薛諾的右手伸到艷母身下,托住一顆不住搖擺的沉甸甸乳房,左手的中指壓入她的臀溝裡,第一個指節擠入了緊湊的小屁眼,粉嫩的舌頭劃過她佈滿細細汗珠的背脊,「媽媽,你好香…」

  「啊…」何莉萍覺出在短暫的減弱之後,男人的肏干更加的有力了,耳邊響起女兒嬌嫩的聲音,讓她一陣陣的頭暈目眩,跪都跪不住了,撲倒在床上…

  夜深人靜的時候,兩個男人把玉倩送回了家,她早就在外面單租了一套房,不再和馮雲一起住,這是為了避免碰到侯龍濤。

  田東華和文龍當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但他們不知道是玉倩一個月沒幾天是真的在這裡過夜的。

  「不請你們進來了,」玉倩把著門,打了一個哈欠,「好睏了,我要洗澡睡覺了。」

  「好,打電話啊。」

  「嗯,」玉倩拉住了文龍的手,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慢點兒開車。」

  「我知道。」文龍捏了捏女孩的手。

  先去按電梯的田東華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他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四月二號是古全智和侯龍濤投資的電影開鏡的日子,第一天拍的都是室內和佈景戲,所有的相關人員都來到了片場。

  趁著下午沒課,薛諾跟她的三個好朋友連午飯都沒吃就把侯龍濤傳過去接她們。

  幾個女孩都快樂死了,被一輛H2直接從學校接走,也是挺有面子的事。

  「你們一會兒別太過分,就是一個台灣戲子,別丟了咱們同胞的臉。」侯龍濤邊開車邊教育著幾個忙著整理像機和簽名本的小女生。

  「什麼叫台灣戲子?你這人怎麼說話呢?」薛諾伸手掐住了男人的胳膊。

  「唉呀,」就算隔著兩件衣服,侯龍濤還是覺出疼來了,「掐我?臭丫頭。」

  「說,誰是台灣戲子?」薛諾噘著小嘴,沒有一點要退讓的跡象。

  「周渝民。」

  「你…」薛諾手上更用力了。

  侯龍濤略微有點失望,自己最疼愛的小妻子居然當著外人的面為了一個不相干的男人跟自己鬥嘴,如果是玉倩,他還真不會覺得怎麼樣,可這是薛諾,她如果這樣做,說明那個男人在她心裡確實有很不一般的地位。

  薛諾看著男人一臉不爽的樣子,知道那不全是因為被自己掐疼了,自己好像也還真沒這麼用力的掐過誰呢,趕忙在他的胳膊上揉了揉,「生我氣了?」

  「哼哼,」侯龍濤聽著女孩軟綿綿的聲音,再大的火也沒了,他想了想,斜眼看著美少女,「等晚上回家打你屁股。」

  這句話一車人都聽見了。

  「討厭。」薛諾的小臉紅的像個熟透的蘋果一樣…

  侯龍濤領著幾個女孩來到了一個攝影棚外,「正在拍攝呢,我帶你們進去,但是別出聲兒。」

  「知道。」

  「龍濤,」古全智從旁邊的一座小樓裡走了出來,「你上哪兒去了?正找你呢。」

  「接她們啊,周渝民的Fans。」

  「古伯伯。」薛諾向前上了一步。

  「諾諾,幾個月不見,又漂亮了不少啊。」古全智拍了拍侯龍濤的肩膀,「來吧,我跟你談點兒事兒。」

  「我的看著她們啊。」侯龍濤指了指幾個女孩。

  「都是大姑娘了,還用你看?誒,你,」古全智叫住一個搞從攝影棚裡出來的副導演,「把這幾位姑娘帶進去看看,一會兒拍完這場戲,帶她們見見那個周…什麼…那個台灣小孩兒,簽名、拍照,由她們。」

  「好,你們跟我來吧。」那個副導演知道古全智是幹什麼的,領著幾個女學生進了攝影棚。

  薛諾她們就好像是進了皇帝的寢宮一樣,大氣都不敢出,躡手躡腳的,等看到周渝民正在和楊恭如演一出感情戲,她們全都變得一邊輕微的哆嗦,一邊咬住下唇,雙手握住放在下把下面,眼裡好像都有淚光了。

  古全智把侯龍濤讓進一間辦公室,從自己的公文包裡掏出一個文件夾,「這份計劃書我看了,相當有水平,不光是對美國股市的各種規定條款一清二楚,發展計劃也很有遠見,不是你做的吧?」

  「嘿,」侯龍濤差點沒把嘴裡的煙卷吐出來,「您這話什麼意思啊?瞧不起我?」

  「別那麼敏感,沒有全能的人,每個人都會有弱項的,這裡提到的東西,特別是關於上市的問題,我相信不是你的強項。」

  「是田東華做的。」侯龍濤知道古全智對自己很瞭解,自己也沒必要硬挺。

  「田東華,」古全智把計劃書打開,「嘩嘩」的翻了翻,「是個人才,有這樣的總經理,董事們就省心了。」

  「別人可以省心,我不能省心啊。」

  「什麼意思?」

  「以後就知道了,告訴您多沒意思。」

  「哈哈哈,好,那就走著瞧。我跟你說,是該把其它的賣買從東星劃出去的時候了。」

  「嗯?」侯龍濤皺了皺眉,「我還真沒想過,也對,是應該劃出去。」

  東星集團下屬的娛樂場所如果能正常的營業,其實是很有利可圖的,但因為東星有太多的「會員」,那些餐館、歌廳、網吧一類的賣買實際上只是略有盈餘。

  在東星只控制在自己人手裡的時候,這並不是問題,誰也管不找,可一旦要上市,公司的財務報表都要向外公佈的,這些「不掙錢」的賣買就成了淨化器的累贅,會影響股價。

  「咱們不提商業上的需要,」古全智把計劃書扔到了桌上,「我覺得從個人角度講,你也會把除淨化器以外的生意分出去的。」

  「為什麼?」

  「我想比起淨化器來,你其實更在乎那些娛樂城什麼的,你更願意把它們牢牢的抓在手裡。」

  「哼哼,我盡快辦就是了。」侯龍濤站了起來,他身上有點發冷,田東華一個,古全智一個,兩個傢伙把自己都摸透了…

  周渝民把簽了名的小本子還給一個女孩,他已經給薛諾她們都簽了,對於漂亮女影迷的要求,他是不會拒絕的。

  「周…周先生,能…能跟我們合個影嗎?」薛諾說話都有點戰戰兢兢的。

  「當然可以了,我跟你們一起照一張,然後再跟你們每個人分照,怎麼樣?」

  「呀!」四個小女生不約而同的尖叫了起來。

  「呵呵呵,來吧。」周渝民把像機交給自己的助理,張開雙臂,從後面將幾個美少女都摟住了,從中間探出頭。

  「咱們三個先單照一張,」照完一張後,周渝民抱住中間的兩個女孩,「照一張有點藝術性的,你們兩個一起親我的臉。」

  「真的!?」兩個女孩受寵若驚的扭回頭,「可以嗎?」

  「可以,你們這麼可愛,我不吃虧。」周渝民真沒說假話,薛諾的這三個朋友也都是挺不錯的美少女,要在平時,他也不會這麼隨便的,但今天是在攝影棚裡,能進來的都是信得過的人。

  兩個女孩扭著頭,把柔軟的嘴唇印在了大明星的臉上。

  周渝民最後摟著薛諾照相,在閃光燈閃爍的瞬間,突然在她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啊!」薛諾吃驚的跳開了,但卻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反而是眉開眼笑,只不過有兩朵紅雲因為害羞而爬上了臉龐。

  「哈哈哈,」周渝民笑瞇瞇的看著薛諾,他在這個大陸小姑娘剛才一進攝影棚的時候就注意上她了,她給人一種特別可愛的感覺,就像天山雪蓮那麼的冰清玉潔,讓人想要玷污她,讓她露出淫猥的表情,「我帶你們四處轉轉啊?」

  「好啊。」幾個女孩是不可能拒絕的。

  周渝民帶著薛諾她們在幾個佈景轉了轉,「其實演戲很簡單的,你們有沒有興趣呢?」

  「我們行嗎?」

  「行,你們長的這麼漂亮,只要有人幫你們引路,肯定沒問題的。現在最講的就是包裝嘛,我可以把你們介紹給我在的影視公司,真有興趣的話,你們照點照片,和簡歷一起給我。」

  「我們真的可以啊?」四個小姑娘都被男人說動了心,別人說這些話還有可能是騙子,從一個當紅的明星嘴裡說出來,可信度就高了很多。

  「還能騙你們啊?下個星期五我在我酒店的房間開一個私人Party,你們沒事就也來參加吧。到時候我請個專業的攝影師,肯定把你們拍得跟天仙一樣。」

  「真的!?」女孩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拍不拍照倒無所謂,能跟自己崇拜的明星一起開Party,那是夢裡才有的事。

  「當然是真的了,我跟你們一見如故,大家是朋友嘛,下星期五晚上八點半。」周渝民找了一張紙,在上面寫上自己的房間號,他的眼睛裡滿是淫慾…

  「這次過癮了?」侯龍濤從後視鏡裡瞟著幾個「唧唧喳喳」的女孩,一路上就聽「周渝民這、周渝民那」了。

  「太棒了。」一個叫姚麗娜的女孩抱著那個有周渝民簽名的筆記本,一幅陶醉的表情,「對了,諾諾,被民仔親是什麼感覺啊?」

  「什麼!?」還沒等薛諾出聲,侯龍濤先不幹了,他扭頭皺眉看著小妻子,「你讓他親你了?」

  「什麼呀,別說的跟接吻一樣,就是嘴唇兒在臉上碰一下兒。」薛諾抓住男人撲著方向盤的胳膊搖了搖,意思是要他別生氣、別吃醋。

  「死戲子。」侯龍濤搖著牙輕聲罵了一句。

  「下禮拜五你們都能去嗎?」姚麗娜並沒看到男人的表情。

  「我沒問題,」另一個叫戴晶的女孩先回答了,「我爸媽下禮拜正好兒要去外地,我肯定能去。」

  「我可能夠嗆,」剩下的那個女孩叫劉瑩,她一臉的失望,「我家裡人大概不會讓我晚上亂跑的。」

  「週末啊。」

  「週末有什麼區別?高考啊。」

  「搞什麼考啊?說不定咱們就都去演戲了呢。」

  「上哪兒啊?」侯龍濤越聽越覺得不對。

  「民仔約我們下禮拜五晚上長城飯店開Party,說給我們拍照,介紹到他在的那家影視公司,我們…」

  「胡說什麼呢?」侯龍濤打斷了戴晶的話,把車停在了路邊,「你們是傻呀還是怎麼招啊?幾個女孩子晚上去影視明星的酒店房間,還高材生呢,是不是學傻了?」

  小姑娘們都被男人嚴厲的聲音嚇住了,都沒吭聲。

  「那些戲子沒幾個是好東西,男盜女娼,你們幾個小綿羊自己往狼窩裡送。告訴你們,誰都不許去,都在家裡老實待著。」

  「民仔不是那種人。」姚麗娜撇著嘴頂了一句。

  「不是那種人?不是哪種人啊?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啊?看了他幾部片子就以為瞭解他了?看了點兒關於他的報道就以為瞭解他了?那些都是假的。他跟一個大街上的陌生人沒一點兒區別,你們會跟一個陌生男人回家嗎?」侯龍濤的牙差點沒被氣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