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189.第一百八十九章 追星一族(下)


第一百八十九章 追星一族(下)

  「仔仔又不是陌生人。」姚麗娜又小聲嘀咕了一句。

  「你跟我開玩笑吧?」侯龍濤把身子都扭了過去,他之所以會有這麼強烈的反應是因為他對周渝民的不滿已經有好幾天了,只不過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罷了。

  「有什麼好吵的?我們不去就是了,本來我就沒想去。」薛諾先安撫了男人一句,又轉頭對著自己的小姐妹,揚了揚手裡的簽名本和數碼相機,「濤哥不會害咱們的,反正咱們也拿到想要的東西了。」

  侯龍濤一下就樂了,自己的小寶貝這麼懂事,也算每白疼她,「真的不去啊?」

  「真的不去,是不是?」

  「是,不去了。」薛諾在這件事裡是頭頭,其他的三個女孩看她先妥協了,也只好跟著她說…

  薛諾剛回家就接到了姚麗娜打來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小丫頭都快瘋了,「咱們真的不去啊!?諾諾!你不去我可要和晶晶她們去,仔仔要咱們去,你就真的能不去!?」

  「你吵吵什麼啊?」薛諾拿著手機跑到客廳裡,看到母親正在廚房裡做飯,然後才又回到自己的房間,「你可真夠笨的。」

  「怎麼笨了?」

  「我那個寶貝老公最疼我了,就怕我在外面受人欺負,他又不像咱們那麼瞭解仔仔,當然不願意咱們去跟他開Party了。雖然是瞎操心吧,怎麼說也是出於好心,當然不能怪他了。你不知道,我老公最倔了,咱們要是跟他爭,他肯定會去直接找仔仔的,鬧出事情來就不好了。到時候咱們自己去就是了,他不知道也就不擔心,兩邊兒都高興。」

  「呼,」姚麗娜誇張的鬆了一口氣,「我說你也不可能不去跟仔仔開Party嘛。好了好了,沒事兒了,星期一見吧。」

  「好,Bye-Bye。」薛諾掛上了手機,這是她第二次對侯龍濤說謊,不過她真的沒有惡意,她是真的不想愛人為不必要的事情擔心…

  東星的淨化器本來就是和其它的娛樂事業分開管理的,所以這次分家進行的非常順利,三個工作日就全部完成了,現在東星集團就是一家只有淨化器業務的合資股份公司。

  星期三中午的時候,侯龍濤和田東華一起在外面吃工作午餐,話題自然離不開上市的問題。

  侯龍濤已經決定照田東華的計劃執行,「你覺得什麼合適就什麼時候辦。」

  「過兩個禮拜簽證就應該能下來了,過兩天我就訂機票。」田東華放下了筷子。

  「不用那麼急,咱們又不趕時間。」

  「不是急不急的問題,前期準備順利的話大概也要四、五個月的時間呢,稍微有點兒問題,一年都上不了也不新鮮,我看還是盡快開始的好。」

  「行,這方面你比我懂,你看著辦就是了。」侯龍濤還是覺得田東華有點太積極了…

  「沙先生,恭喜恭喜,」身穿便裝的廣州市天河區公安分局的局長握駐了沙弼的手,「開張大吉,祝您生意興隆啊。」

  「謝謝,謝謝,您裡面請。」沙弼讓人領著對方去了一間包房,這是他小一個月以來在劉純的指導和投資下開的第三家飯館或是夜總會了,有東星的招牌頂在腦袋上,無論是官面上還是旁門左道都要給他開綠燈。

  「弼哥好,」幾個天河區有名有姓的地頭蛇也前來道賀,「恭喜恭喜。」

  「好,好,請進吧。」沙弼的話還算客氣,但臉上已經換上了不可一世的神情,自己是東星在廣東的主持人,那就是黑道的領軍人物,自然不能給底下人太好的臉。

  晚上8:00多的時候,沙弼帶著兩個凶神惡煞的保鏢來到一家很高檔的洗浴中心,他選了一個小姐,跟她一起進了一間昏暗的包間,裡面已經有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的趴在一張按摩床上,另一個穿著三點式的按摩女在他後背上推著。

  「怎麼這麼晚啊?」那個男人扭頭看了一眼進來的人,正是劉純。

  「嗨,」沙弼把衣服脫了,也趴在按摩床上,「被越秀那別的老大拉去吃飯,要不是他突然有事兒要走,我今兒都來不了這兒了。」

  「嗯…」劉純坐了起來,活動了活動身子,「我都捏了半天了,你自己按吧,待會兒上酒吧找我吧。」

  「行。」沙弼揮了揮手。

  劉純一個人來到酒吧,看到一個穿著緊身短裙的長髮女人獨自坐在吧台旁,胸前的兩顆爆乳跟奶牛似的,長得也還真不賴,他在離女人四個椅子的地方坐下了。

  那個女人微微扭過腦袋,衝著男人點了點頭,此後兩個人就沒有任何的交流了,無論是肢體上的還是語言上的。

  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後,沙弼也來到了酒吧,坐在劉純的右邊。

  「唉唉唉,」劉純伸手把沙弼的上身往後推了推,「別當著我。」

  「瞧什麼呢?」沙弼順著劉純的目光看了過去,立刻又把頭轉回來了,「我肏,真他媽大。」

  「別他媽廢話。」

  沙弼又扭頭用眼角的餘光盯著女人那條深不見底的乳溝,口乾舌燥的舔了舔嘴唇,「媽的。」

  「我要去泡她。」劉純猛的站了起來。

  「別,」沙弼轉身推住了對方的小腹,「讓給我吧。」

  「我他媽盯了快一個小時了。」

  「我還沒玩兒過這麼大奶子的妞兒呢。」

  「我也沒有過啊,要不然一起,看她選誰。」

  「行。」沙弼也站了起來。

  兩個人也沒徵求女方的同意就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她身邊。

  「小姐在等人嗎?」劉純探頭望著女人的臉。

  「沒有,就是坐坐。」

  「請你喝一杯啊?」

  「不必了,」女人舉了舉手裡的酒杯,「我已經有了。」

  「小姐叫什麼呀?」沙弼也不會裝紳士,直接就是大白話的問。

  女人瞥了一眼沙弼,「萍水相逢,何必要知道姓名呢?」

  沙弼看著女人愛搭不理的神色,心裡這叫一個不爽啊,以前在北京被女人瞧不起,是因為那會自己沒本錢,現在自己是廣東威鎮一方的大商人,絕不能再讓女人糗了,「你知道我是誰嗎?」

  女人聽了這話才扭過臉正眼瞧了瞧沙弼,「你哪位啊?」

  「我是東星集團在廣東的一把手兒。」

  「東星集團?」女人這才上下的打量起眼前這個氣貌不揚的北方男人,「你是東星集團在廣東的一把手?你叫什麼啊?劉宏達?馬明?你不會是侯龍濤吧?」

  「不是,我叫沙弼。」

  「沒聽說過。」

  「我的名片。」沙弼把取出一張名片推到女人的面前。

  女人拿起卡片看了一眼,「廣東辦事處餐飲服務部經理,什麼一把手,不也就是個打工的嘛。我說東星出名的那幾個我都知道嘛,從來也沒聽說有你這麼一個的。」

  「你什麼意思?」沙弼聽出了女人話裡那種譏諷、貶低的意味,覺得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傷害,是男人都會有這種感覺的。

  「來這裡消費的都是大老闆,政府高官,要不然就是黑道大哥。剛才你一開口就知道你不夠資格,現在知道了,果然就是一個東星的打工仔,連高級打工仔都算不上。」女人說著話就從椅子上下來了,「要是換了侯龍濤他們裡的一個,我現在已經跟他去開房了。」

  「你…」沙弼的臉都氣白了。

  「想搞高級貨,就憑你,還差了點。」女人扭著肥大的屁股向酒吧門口走去。

  「你他媽…」沙弼真的快爆炸了,他抄起吧台上的一個水晶煙灰缸就要追上去,他這一個月以來已然被提升到另一個高度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是經不住這樣的打擊的。

  「你瘋了你?別別,弼哥,」劉純從背後把沙弼的雙臂架住了,「別在這兒鬧,這裡的上家兒是老外。」

  「哼…哼…哼…」沙弼喘著粗氣把煙灰缸放下了,衝著吧台後的舊保就喊,「酒,啤酒。」

  「別動氣,為了一個騷屄不值得,」劉純拍了拍沙弼的肩膀,「那種東西就只認大人物。」

  「你這叫什麼話?咱們就是他媽大人物,她就應該認咱們。」沙弼一口氣把一扎啤酒灌進了肚子裡,「咱們混的這麼牛屄還會被女人糗,我肏他媽,這口氣怎麼咽?」

  「咱們算什麼牛屄啊?」

  「怎麼不算啊?」

  「剛才那娘們兒說的沒什麼錯兒,我就是有點兒錢,其它什麼都沒有。你呢,你每個月就是那點兒死工資,還有點兒比例小得可憐的獎金,說白了,你給東星掙得再多也不是你的。咱們現在這麼囂張也全是仗著東星這兩個字,在別人眼裡咱們還是小卒子。」

  「你這不是落井下石嗎?」

  「什麼啊?侯龍濤那樣兒才叫牛屄呢,有他那麼牛屄才能要什麼有什麼呢。」

  「說得容易,我也想跟侯龍濤似的,」沙弼又要了一扎啤酒,「可沒他那麼有本事啊。」

  「他有什麼本事啊?」劉純皺起了眉頭,「他不過是運氣比普通人好點兒罷了,讓他把那個淨化器弄到手了。他為什麼能那麼牛屄啊?不就是因為好多當官兒的都要靠著他發財嗎?那些當官兒的看重的是東星,不是侯龍濤那個人,誰是東星的當家人他們才不在乎呢,只要掌握了淨化器,是個人就能跟侯龍濤一樣牛屄,誰還不會送禮拍馬屁啊?」

  「你他媽淨說這種廢話,有幾個淨化器?不就拿一個嗎?侯龍濤抓著,他能放手?他能送給咱們?說點兒靠譜兒的。」

  「怎麼不靠譜兒啊?他怎麼就不能送給咱們啊?」

  「你有辦法?」沙弼聽對方的語氣不像是開玩笑,心裡一動,要是真有辦法混到侯龍濤那地步,說什麼也得一試啊。

  「知道富貴險中求這句話嗎?」

  「廢話,我還聽說過撐死膽兒大的,餓死膽兒小的呢,有折你就直說。」

  「現在還沒有呢,容等我再想想,主要是看你到底有多想發財了。只要敢幹,總會有辦法的。」劉純用力的嘬了一口煙…

  星期五下午,侯龍濤領著如雲來到新房子,裝修工作已經接近尾聲了,她是這裡未來的女當家,自然先要她看看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

  兩人走出電梯的時候,正好有幾個安全公司的人在大門口安裝安全系統。

  「怎麼樣了?」侯龍濤問了一句。

  「剛剛裝好,」一個技術人員指著牆上的一個鍵盤,「每扇門都是電子鎖,你們自己把密碼兒重設就行了,不用鑰匙。」

  「不錯,謝謝。」侯龍濤拉著如雲進了屋,帶著她在巨大的「別墅」裡轉來轉去。

  如雲看見「戲水樂園」裡有好幾個大按摩浴池,很嫵媚的沖男人一笑,「小猴子,你還挺有心的嘛。」

  「知道你喜歡,」侯龍濤在女人臉上親了一口,「裡面有五間臥室帶小一號兒的,你選一間。這裡還不錯吧?能裝下我的金鳳凰嗎?」

  「哼哼哼,我在哪兒都無所謂,諾諾和小曦她們一定會喜歡的,我估計她們天天都會泡在泳池裡的。」

  「媽媽們、女兒們一起來嘛。」侯龍濤在女人的屁股上抓了一把。

  「你要死了?」如雲推了一下男人,看到遠處幾個還在裝修的工人並沒注意這邊,才算鬆了口氣,「死老公,那麼多外人在,不許鬧。」

  兩個人用了一個多小時把所有的房間都看過了,他們離開後就在開業不久的SOHO裡找了一家飯館用餐。

  侯龍濤拉著女人的手,歪著頭望著她。

  如雲知道愛人是在欣賞自己的絕色容顏,也樂得讓他盯著自己看。

  上菜的服務員打斷了兩人傻呆呆的對望。

  侯龍濤給女人的小酒精鍋裡添了幾卷上等精製肥牛,「我要做上市公司主席了。」

  如雲透過小眼鏡片瞟著男人,「趕得及嗎?」

  「什麼意…噢…」侯龍濤這才恍然大悟,趕緊掏出手機給田東華撥了一個,要他盡快去美國。

  「不用急。」如雲用吸管攪動著自己的鮮橙汁。

  「能不急嗎?」侯龍濤收起電話,翻著白眼,掰著手指頭數了數,「四、五、六、七、八、九,只有五個月了,就算一切順利都有可能趕不上呢。」

  「你可以求我啊,」如雲保持著高貴典雅的表情,用舌尖在吸管的頂端轉了一圈,「你求我的話,我也許會考慮寬限你一、兩個月的。」

  「我也可以一直強姦你,直到你答應寬限我一、兩個月為止啊。」侯龍濤的表情可就是完完全全的調戲婦女了…

  「媽,姐姐,我走了。」薛諾背上黑色的小書包開門就要跑。

  「等會兒,等會兒。」司徒清影從裡屋追了出來,拉了拉女孩小夾克的衣領,幫她繫上最上面的兩顆扣子,「外面挺涼的。要不要我陪你去?幾個小姑娘大晚上在外面不安全。」

  「不用,沒什麼不安全,」薛諾不敢抬頭看司徒清影的眼睛,她根本不會說謊,生怕一抬頭就露餡了,「我們下車就進屋,出屋就上車。」

  「那也小心點兒,知道嗎?」司徒清影低頭親了親美少女的嘴唇。

  「知道了。」薛諾拉開了門。

  何莉萍也從屋裡出來了,「諾諾,看完電影兒就早點兒回來,別在外面瞎逛。」

  雖然已經越來越接近高考了,但女孩的成績在最近有了飛躍,考上北大應該不成問題,她要在週末的時候出去跟同學看場電影,誰也沒有理由拒絕她。

  「我知道了。」薛諾衝出了大門,一溜煙的跑下了樓。

  司徒清影從衣架上取下了自己的外套,「媽,我出去一趟。」

  「去哪兒啊?」

  「突然想起點兒事兒,我一會兒就回來。」司徒清影也出了門,她剛才離薛諾那麼近,從直覺上就感到美少女有事,那個小妹妹的大家的掌上明珠,自己還是跟去看看的好,事前小心總比事後後悔強,但又不想讓何莉萍擔心…

  侯龍濤跟如雲走出SOHO的時候剛過7:30,轉身就能看到馬路對面巧克力色的國貿大廈。

  「我有小一個月沒上去了,」侯龍濤拉著女人的手在街邊遛躂著,剛吃完飯就上車沒什麼好處,「還真有點兒想呢。」

  「你可以也在國貿租間辦公室啊,反正光大沒有你的地方。」

  「這不著急,估計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把光大的辦公室撤了,到時候再搬過來就是了。」

  「他要有動作了嗎?」如雲靠在男人的身側。

  「據說是。」

  「何必呢?」如雲把男人的手抓起來吻了吻,「趕快解決就是了,又不是解決不了,何必冒險呢?」

  「不是冒險,一切都盡在掌握之中,你就讓我痛痛快快的玩兒一次吧。能碰到一個有點兒份量的對手不容易,何況他是有真才實學的,有能力有心眼兒,比試一下兒嘛。」

  「拿你沒辦法,別玩兒出火來。」

  「遵命。」侯龍濤扭頭咬住美婦人的耳朵,「嫦娥姐姐,咱們去一趟辦公室吧,我現在想在公司裡跟你做愛。」

  「唉。」如雲無奈的搖了搖頭,但臉上卻有艷麗的笑容,她拉著男人的手向停車場走去…

  薛諾下了出租車,跑進一家咖啡廳,跟她的三個小姐妹碰了頭,「你們都早到了?」

  「是啊,就等你了。」姚麗娜拿著小鏡子往嘴唇上塗著唇彩,一抬眼看到薛諾的一身裝束,「喲!你怎麼還是牛仔褲、羊毛衫的?」

  「怎麼了?」薛諾不明白對方在說什麼。

  另外的三個女孩站起來了,下面全是小短裙,有的是連衣的,有的是兩件式的,反正六條筆直的白腿都露在外面。

  「為什麼非要穿成這樣?」

  「為什麼?那是仔仔啊。」

  「是仔仔,又不是我老公。」在薛諾心裡,崇拜的偶像並不等於愛人。

  「唉唉唉,別廢話了,」劉瑩看了眼表,「快走吧。」

  「你家人怎麼讓你出來了?」薛諾問劉瑩。

  「我說學校晚上有補課,咱們快點兒去吧,我十點半以前得到家。真是的,娜娜家裡人都不管她,多自由。」現在的小孩沒有幾個明白有人管才是最幸福的。

  「沒事兒,」戴晶抄起了自己的小包,「一會兒一起給你家打個電話,說我一個人不敢住,要你們陪我不就完了,玩兒到多晚都不怕了。」

  「OKOK,走吧走吧。」

  離咖啡廳不遠的路邊停著一輛AudiA4里,司徒清影坐在方向盤後,她早已聽從侯龍濤「肉包鐵不如鐵包肉」的勸告改開四輪的了。

  司徒清影看到四個小美人從咖啡廳裡魚貫而出,打了一輛車,她踩下油門跟了上去…

  「匡飛。」

  「喲,侯經理。」匡飛看到侯龍濤跟國貿的第一美女許如雲一起走進來,趕忙從大廳的保安台後轉了出來迎了上去,在這種地方當然不能像在大街上那樣稱呼了。

  「幫我把十六層的監視器都關掉。」

  「沒問題。」匡飛對於主子自然是有求必應。

  侯龍濤把小伙子來開兩步,又低聲交代了兩句。

  「你跟他說什麼?」如雲按下了電梯。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再往樓上去了,寬敞的電梯裡只有侯龍濤他們兩個人。

  電梯的門還沒完全關上,侯龍濤的手已經隔著女裝裙揉起了如雲的屁股。

  如雲將雙臂抱在胸前,用媚眼瞟著男人,一幅看你能玩出什麼花招的樣子。

  侯龍濤探身按下了電梯的停機鈕,然後站回原地,光亮的電梯門上映出他若無其事的表情。

  「你剛才就是要他不要理會保安台上報警的信號兒啊?」

  「聰明。」侯龍濤攥著女人的裙子一直往上拉,把她大半雪白的臀峰和黑色的T-Back內褲露了出來,黑色的吊襪帶和長絲襪性感無比,「許總,最近的工作忙不忙啊?」

  如雲的嘴角向上一翹,立刻就明白了男人的企圖,左手伸到他的褲襠處,把他已經將褲子撐得老高的雞巴掏了出來,就像扶著把手一樣握住,飛快的前後捋著,「還算可以了,侯總呢?」

  「嘶…不…不怎麼忙。」侯龍濤被愛妻柔軟光滑的玉手一抓,只覺得骨頭都有點發酥,趕緊停止對她豐臀的褻玩,將右手的無名指和中指並起來挑進她的屁股溝裡,用力的搓著她熱烘烘的肉縫。

  「嗯…嗯…自從你…你離開之後,我…啊…我就少了一個…一個好幫手…啊…」如雲拚命的閉緊眼睛,把重心向下墜,就像坐在男人的手上一樣。

  「沒…沒有了許總在身邊教導…呼…教導我,我也不是很習慣呢。」侯龍濤感到美婦人的淫汁已經將她的內褲浸透了,便把布片撥到一邊,兩根手指送進了她滑膩濕熱的肉穴裡。

  兩個人都在強忍著在體內積累起的快感,就好像在比賽一樣,看看誰先支持不住敗下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