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193.第一百九十三章 喬遷之喜


第一百九十三章 喬遷之喜

  廚房最裡面是一個冷庫,門是開著的,從裡面傳出陣陣的叫罵聲、慘叫聲、求饒聲和皮肉爆裂的聲音。

  冷庫裡站著小十個穿著厚實的小痞子,大胖則只穿了一件小背心,腦門上都是汗,他手裡攥著一根黑色的皮鞭,來回抽打著被吊在空中的李可和黃強,他們都是一絲不掛的,被凍得發藍發紫的赤裸身體上已經佈滿了一道一道的傷痕。

  「你個台灣小崽子,跑到北京來騙小姑娘兒,你爽了吧!?哈哈哈,你他媽這回爽了吧!?小王八蛋,幫著外人糟蹋自己人,王八羔子!」大胖越打越起勁,鞭子落處便是皮開肉綻、血光飛濺。

  侯龍濤抱著雙臂靠在冷庫的門上,「大哥,行了,玩兒夠了就讓他們滾蛋吧。」

  「呼,肏,」大胖把鞭子扔到了一邊,伸手招了招,「幫他們洗洗。」

  兩個手下從冷庫的架子上端下兩個鋁盆,盆裡的水沒有一點要結冰的跡象。

  「等會兒,」侯龍濤過去用小指蘸了點水,然後碰碰舌頭,「肏,讓他們爽吧。」

  兩盆水沖著李可和黃強潑了過去,兩個人本來已經奄奄一息的人就像是被開水燙到了一樣,邊慘叫邊瘋狂的扭動著身體。

  「哼哼哼,」侯龍濤冷冷的笑了笑,「帶他們出來吧。」

  一群人回到大堂的時候,蔣胖子他們的衣服都已經穿好了。

  「三個可以走路的,三個不能走路的,一人扶一個,正好兒,咱們配合的還不錯,」侯龍濤走到蔣胖子身前,幫他拉了拉領帶,「你們可以滾蛋了。」

  「侯龍濤,竹聯幫記住你的好處了,總有一天我們會加倍奉還的。」

  「好啊,你回去告訴你們幫主,或是老大、老闆,不管你們怎麼叫吧,告訴他,等解放軍蹬了島之後,我們會去拜訪他的,」馬臉在一邊陰陽怪氣的插了一句,「讓他多給我們準備幾個台灣小娘們兒。」

  「你們跟他有什麼不一樣?」蔣胖子指了指周渝民,「他要玩大陸妞,你們要玩台灣妞。」

  「我們要台灣妞兒自願被玩兒,我們擺明了告訴人家我們要玩兒台灣妞兒,我們是真小人。他裝成平易近人的青春偶像,欺騙大陸小女孩兒,那叫偽君子。」

  「別他媽跟他廢話了。」侯龍濤沖馬臉揮了揮手,他一把抓過影視公司的代表,「還記得你應該做什麼嗎?」

  「記…記得…」那傢伙的雙腿還在發抖,「我…我會把錢送去…送去的…」

  「好,很好。」侯龍濤用力的那人的肩膀上拍了拍。

  那個代表的腿發軟,差點就跪在地上了。

  侯龍濤走到被人架著的李可和黃強面前,什麼也沒說,只是樂呵呵的指了指他們。

  「再…再也不敢…不敢了…」

  「狗屁,說的好聽,牛屄你們就再做。」侯龍濤轉了一圈,最後回到了周渝民身邊,揪住他的頭髮,把他的腦袋拽離了桌面,「如果讓我聽說你又欺負哪個大陸妹了,就算追悼天涯海角,我也要讓你這個台灣帥哥變成台灣第一變性美女。」

  「哈哈哈…」旁邊的幾個人都笑了起來。

  「聽明白了嗎?」

  「明…明白…」周渝民的樣子就跟快死了一樣。

  「你要是能這件事兒在你的戲子朋友裡傳傳,那是最好的,讓他們別以為在屏幕上露了幾次臉兒就到哪兒都能脫褲子。」

  「是…是…」

  「是你媽,現在都他媽聽話著呢。」侯龍濤把周渝民的頭狠狠的撞在桌面上…

  兩天之後,各個報紙雜誌的娛樂版都出現了周渝民拍戲時弄傷了手的新聞,過了一天,又爆出他在搬箱子的時候把胳膊弄斷了新料,他三個月之內算是沒法再拍片了…

  四月二十六號下午,侯龍濤、武大和文龍一起把田東華和另外兩個東星的職員送到了機場。

  「這次就看你的了,」侯龍濤握住了田東華的手,「左魏他們會全力配合你的,越早完成越好。」

  「我會盡力的。」

  「Keepmeupdated。」

  「沒問題,我每天用E-mail把進展通報給你。」

  「那就祝你馬到功成了。」侯龍濤看了看表,「進去吧。」

  「好,咱們走吧。」田東華招呼了一下兩個手下,然後又分別跟武大和文龍告了別。

  H2駛上了回城的路,武大推了一把副座上的文龍,「那丫那剛才臨走前看你的眼神兒都不一樣,你們他媽是不是在暗地裡搞同啊?」

  「狗屁。」文龍掄胳膊在武大的右臂上抽了一下。

  「你也看出來了?」侯龍濤坐在後面,撇著嘴點上根煙。

  「多明顯啊,那還能看不出來?那種眼神兒不是托付終身就是委以重任。」武大按下車窗交了高速費。

  「你丫沒完了?什麼他媽托付終身。」文龍把武大剛叼上的煙搶了過去。

  侯龍濤扭頭望著窗外,把煙從鼻子裡噴出去,有點想不通…

  同一天下午,侯龍濤的豪宅終於交付使用了,除了陳氏姐妹、馮雲和張玉倩,剩下的十大美女用了三天時間全部入住了。

  星期五下午,侯龍濤一個人躺在一張大充氣墊子上,在巨大的私人「水上樂園」裡「漂流」著,他一手端著一杯可樂,另一手泡在清徹透明的水裡,閉著眼,悠哉游哉的享受著透過屋頂照射下來的北京春天的溫暖陽光。

  茹嫣從上層的入口處走了出來,她穿了一件嫩黃色的連身泳衣,兩條雪白修長的美腿上沒有一點瑕疵,叫上蹬著一雙嫩黃色的無帶高跟涼鞋。

  長腿美女走過木製的小拱橋,上了三面環水的「湖心島」,來到一架擦得光瓦亮的Bechstein鋼琴前,在琴椅上坐下,開始「叮叮咚咚」的彈奏一曲小夜曲。

  茹嫣小時候曾經學過幾年鋼琴,她還挺喜歡彈的,不過那是她父親沒生病之前的事了,她跟侯龍濤好了之後才又有精力、時間、金錢和心情把以前學過的東西撿起來,她還是蠻有天賦的,從普通人的角度看,她彈得已經非常不錯了。

  侯龍濤也爬上了湖心島,擦乾自己的身體,側身靠在鋼琴上,看著愛妻十根纖細的手指在琴鍵上跳動,等她彈完了一曲才探身在她的嘴唇上吮了吮,「它們真是太棒了、太美了。」

  茹嫣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在泳衣上撐起兩座小山、形成深深乳溝的胸脯,「你就色吧。」

  「什麼啊?」侯龍濤知道美人誤會自己的了,「是你自己思想齷齪,哼哼,」他蹲下去,把女人的右手拉過來吻了吻,「我說的是它們,能彈奏出那麼動聽的聲音。」

  「什麼叫齷齪啊?」

  「不齷齪,骯髒行了吧?」侯龍濤把女人柔如無骨的食指放進嘴裡吸吮起來,「真甜,就像小時候吃的梆梆糖一樣。」

  「那你不怕它化了啊?」

  「怕啊,」侯龍濤用鼻子貼住愛妻的手背,在上面聞著,「可你就像毒品一樣,讓我上癮,讓我一天都離不開,怎麼辦啊?」

  茹嫣沒有回答,她彎下腰,捧住男人的臉頰,把香舌送入了他口中挑動,「哥哥,還想聽什麼?我給你彈。」

  「好啊,要有點兒難度的。」侯龍濤的雙手放在了美女光滑的大腿上,上下撫弄著。

  「你說。」

  「歡樂頌吧。」

  「這就叫有難度的?」

  「還沒完呢,先別說大話。」侯龍濤咬住美人柔軟的耳垂,小聲嘀咕了兩句,右手隔著泳衣在她的跨間搓動起來。

  「壞哥哥…」茹嫣低垂著眼簾,扭頭用銀牙在愛人的臉上劃著。

  侯龍濤把女人拉了起來,擁住她接吻,雙手在她的屁股蛋上抓捏。

  「你就會出壞主意。」茹嫣抱住男人的脖子,抬起右腿在他的大腿上磨蹭。

  侯龍濤轉到了女人的身後,把琴椅的高度調低了一點,他坐了下去,抱住長腿美妻的一雙大腿,臉頰蹭著她的滑嫩的臀峰。

  茹嫣微微的彎下腰,使自己圓滾的屁股更加的突出。

  侯龍濤左手的大拇指勾住了愛妻右臀部泳衣的邊緣,把彈性很好的布料向左邊拉開,先是把整個右臀瓣露了出來,然後是向外散發著香氣的臀溝,紅潤的屄縫微微張開著。

  「嗯…」茹嫣覺出男人在向自己的屁股縫裡吹著氣,噴在敏感的肛門和小穴上,暖暖的,癢癢的,她扭動著小蠻腰,想要往下坐,「哥哥…」

  「等等。」侯龍濤左手的手掌托住了美人柔軟的屁股,右手的兩根手指摳進了她的陰道裡,使她溫暖的體腔分泌更多的愛液。

  「啊…」茹嫣的子宮被男人的手指碰觸到了,她的身子輕輕的顫了起來,「哥哥…已…已經很…很濕潤了…」

  侯龍濤根本一直就是赤身裸體的,他克服了濕膩膣肉強大的阻力,把手指抽了出來,左手抓著她泳衣的襠部,右手扶著她的胯部,把她向自己的雙腿間按。

  茹嫣雙手扶著自己的大腿,慢慢往下坐著,只覺一根冒著熱氣的大棍子被自己緩緩的坐入了體內,把自己的蜜穴嚴絲合縫的堵上了,渾身上下一下就變得又酥又麻,舒服得難以用語言形容,只好「啊」的嬌叫了一聲。

  侯龍濤放開了泳衣,火熱緊窄的穴道把他裹得有一種升天了的感覺,他仰起頭,咬著牙,一臉的癡迷,他掐著女人的細腰,引導她在自己身上重重的坐了兩下,然後上身前傾,雙手隔著質地光滑的泳衣捏住了她的乳房,舌頭在她白皙嬌嫩的後背上舔著,挑動著自己的老二,「寶寶,彈吧,讓我聽聽你的歡樂頌。」

  「嗯…嗯…哥哥…」茹嫣一邊前後蹭著屁股,一邊把玉指落在了琴鍵上,但因為雙腳不能踩腳踏,雙手也因為性愛的歡愉而發抖,彈奏出來的樂曲跑調的厲害。

  一對穿著白衣白裙、戴著白汗帶的雙胞胎走進了「水上樂園」,她們倆剛剛打完網球,還沒進來的時候就聽見了走調的琴聲,本來還在奇怪呢,現在知道是為什麼了,不禁相視一笑。

  侯龍濤把臉枕在妻子的背脊上,扭頭望著姐妹倆,衝著她們努了努嘴。

  雙姬一起朝愛人擺了個撩人的姿勢,用嫵媚的眼睛放著電。

  侯龍濤微微一笑,又把注意力集中回了心愛的長腿美女身上,右臂緊緊的箍住她的小蠻腰,左手捏著將泳衣頂起的硬立奶頭,用腰力快速晃動著臀部,把琴椅帶動得劇烈顫動,陽具也在她的身體裡猛烈的活動起來,「寶寶…寶寶…」

  「嗯…嗯…啊…」茹嫣手底下越動越快,口中強調柔媚的呻吟聲也隨著音樂旋律的加快而加快,「哥哥…啊…我…我好累…啊…好累…全身…全身都酸了…啊…啊…」

  「寶寶…寶寶…」侯龍濤抬著美人的腰,慢慢的站了起來,換成從後面肏干的姿勢,他的臀部前後搖動的更暢快、更迅猛了,在琴聲和呻吟聲中又加入了肉體碰撞的「啪啪」聲,顯得更加美妙了。

  星月姐妹在牆邊的淋浴把自己白嫩光滑的身體沖洗乾淨,她們換上了兩套樣式完全相同的三點式泳衣,三片小得不能再小的布片遮擋住重要部位,剩下的就是幾根細細的繩子了,智姬的是藍色,慧姬的是紫色。

  侯龍濤愛不釋手的捏著美女圓滾的屁股,在鋼琴曲到達下一個高潮的時候,他再次把大雞巴完全的插入了嬌妻「愛巢」裡,放鬆自己,讓自己在她體內的最深處暴發,再暴發,「啊…茹嫣…寶寶…嘶嘶嘶…寶寶…」

  「叮噹」一聲,茹嫣的雙手重重的砸在琴鍵上,琴聲就此嘎然而止,她渾身暖洋洋的,就好像是泡在溫泉裡一樣,使自己的身心都放鬆了,無比的舒暢。

  侯龍濤的雙臂繃直了,臀部向前拱,使大腿叉緊貼愛妻的屁股,上身向後仰到最大值,閉著眼睛,細細的品味高潮後的陰道的持續痙攣。

  星月姐妹也走上了「湖心島」,她們一左一右的蹲跪在男人身邊,撫摸、舔舐。

  侯龍濤放開長腿美女,雙手扶在姐妹倆的頭頂,愛惜的撫著她們的長髮。

  茹嫣的腿早就軟了,男人一鬆手,她就跪倒在地上了,雙手扒著琴鍵的邊緣,把體腔裡的陰莖「釋放」了出來。

  智姬把愛人的肉棒含進了嘴裡,用舌頭為他清理上面的人體精華。

  慧姬的身體前探,雙手扶住茹嫣白嫩的屁股,小嘴吸住了她的陰道口,把裡面殘留的好東西都嘬進了檀口裡。

  「寶寶。」

  茹嫣聽到愛人的招喚,站了起來,投入他的懷裡,在他的臉上親吻,「哥哥,好舒服…」

  侯龍濤摟著自己的小鳥依人,「再彈幾曲好不好?我們去給你拿飲料。」

  「嗯。」茹嫣的臉頰在男人的面龐上磨了磨,轉身坐回琴凳上。

  侯龍濤把星月姐妹拉了起來,拉著她們的玉手,一起下了水。

  「湖心島」的另一側有一間搭在水中的夏威夷風格的木棚子,棚子頂上插滿了酒杯和各式各樣的瓶裝酒水,還掛著一個造冰機。

  三個人游進了棚子裡,智姬開始為幾個人準備飲料,侯龍濤已經抱著慧姬又摸又親起來。

  智姬回到了「湖心島」上,把兩杯橙汁放在鋼琴上,將一塊毛巾放在琴椅上,坐到了茹嫣身邊,外頭枕在她的肩膀上,「茹嫣姐姐,你彈得真好聽。」

  「沒有啦,我也就是個初級的業餘水平。」茹嫣沖女孩笑了笑,她現在已經不再是一年前的那個冷美人了,雖然她對大部分的男人還是不假顏色,但在自己的兄弟、姐妹面前,她更多的展示她攝人心魄的笑臉。

  「我覺得很好啊,」智姬扭頭在茹嫣細嫩圓滑的肩頭舔吻起來,「我和慧姬基本上把什麼都學了,就是沒學過彈鋼琴,改天有時間,你教我們啊。」

  「哼哼,好啊。」

  智姬伸手捏住茹嫣的下巴,把她的臉轉向自己,合上雙眸,含住了她的香唇。

  兩個美女的舌頭先是試探性的相互碰觸,然後變成了四唇相磨、兩捨攪纏,「啾啾」的接吻聲也隨即響起。

  智姬的右手攀上了茹嫣的乳峰,左手插進她的屁股下面,隔著泳衣在她的臀溝裡搓動。

  茹嫣轉身抱住了智姬,是兩人豐滿的乳房頂在了一起。

  琴聲一停,立刻有慧姬充滿情慾的呻吟聲從小木棚的方向傳過來,剛才還有點模糊,現在可是清晰的很了,「啊…啊…濤哥…屁股…屁股要被…啊…要被你…撕…撕開了…啊…啊…」

  茹嫣和智姬相視一笑,慢慢從椅子上移到了地上,茹嫣在下,智姬在上…

  任婧瑤和香奈走出了電梯,在一扇小門前輸入了密碼,她們倆剛剛SOHO轉了一圈。

  自從香奈到了北京之後,她就是和任婧瑤一起住在外面,也許是因為兩個人都有過做性奴的經歷,她們很快就成了最好的朋友,沒有侯龍濤的時候,她們自然也會相互滿足一下。

  二女換了鞋,來到一個鑲進牆裡的液晶大屏幕前。

  「他們在泳池那邊呢。」任婧瑤指了指屏幕左側,那裡有十一顆紅點在移動,這間房子裡安有好幾百個動態感應器。

  香奈回屋換了一件嫩黃色的泳衣,顏色和茹嫣的一樣,雖然也是連身的,但樣式有所不同,背後的開衩一直到屁股的中上段,露出一小截臀溝。

  任婧瑤換的紅色泳衣是正統的兩截式比基尼,低腰的泳褲,全杯胸罩式的上衣。

  兩個女人手拉著手來到「水上樂園」,如雲、月玲和何莉萍三母女在她們之前就回來了,陳氏姐妹也已經到了,她們都在一個大按摩浴池裡。

  侯龍濤的雙臂架在浴池壁上,很深情的望著跨跪在自己腿上的陳曦。

  陳曦撫著愛人的肩膀,上下顛動著美麗的身體,滿含秋波的雙眼凝視著他,「啊…濤哥…」

  薛諾坐在男人的左邊,扭身舔著他的臉頰,右手伸到水裡,從後面揉著陳曦圓圓的屁股。

  侯龍濤的另一側是月玲,她親吻著男人的脖子,一手按揉著自己的陰核,另一手愛撫著他的胸口。

  其他的幾個美女也都是互相摟摟抱抱、親親吻吻的。

  香奈拍了拍任婧瑤的屁股,嬌媚的一笑…

  侯龍濤把每個老婆都照顧過了,他摟著月玲坐在一個小按摩池裡休息。

  何莉萍、薛諾和任婧瑤端來好幾大盤切好的水果放在泳池邊上,三個人坐下來慢慢的享用。

  陳氏姐妹也游了過去,雙臂搭在泳池邊,身子泡在水裡,張開小嘴要莉萍大姐姐喂自己。

  清影一個人來回游著圈,她今天還沒達到每天十個來回指標呢。

  香奈和星月姐妹在假山和噴泉附近嬉戲著,互相往對方身上撩著水。

  如雲躺在一張躺椅上閉目養神,茹嫣往她豐滿的大奶子上沫著乳液。

  月玲舒舒服服的偎在愛人的懷裡,活動、溫熱的水流,再加上男人強壯的身體,沒有什麼比著更能讓自己剛剛經歷過強烈性高潮的身體放鬆的了。

  侯龍濤只要有美人在懷,他是很難老實住的,他左手摟著女人,右手伸進了她的比基尼泳衣裡,捏住一顆小奶頭輕輕捻著,「真棒,你們女人真是渾身都是寶。」

  「你就壞吧。」月玲又往男人身邊擠了擠,「她們什麼時候來?」

  「應該快了。」侯龍濤看了一眼已經開始西沉的太陽。

  牆上的對講機響了起來。

  「嘿嘿,說曹操,曹操到。」侯龍濤翻出了按摩池,來到牆邊,按下對講器,「云云?」

  「開門吧。」

  「好。」侯龍濤把樓下最外面的大門按開了,他回過身叫了一聲茹嫣,「她們來了。」

  茹嫣微微一笑,但心裡還真有點緊張,怎麼說也是有挨打的危險啊…

  兩位身材妙曼的女警走出了電梯,都是黑色的平底皮鞋、過膝警裙,肉色的褲襪,深灰色的短袖警用襯衫,淺灰色的領帶,黑色的小警帽,即英姿颯爽,又性感嫵媚,是力與美的最好結合,她們自然就是馮雲和玉倩了。

  大門向裡面打開了,只穿了一條寬鬆長褲的侯龍濤站在裡面,「二位女警官,歡迎回家。」

  「我就是答應來看看,從來沒說過要拿這裡當家。」馮雲的手掌按在了男人的腦門上,把他推開了,走進門裡,看了看巨大的客廳,「一般。」

  玉倩也跟著進來了,但卻不說話,也不看男人,只是背著手左右看著。

  侯龍濤關上大門,拉開旁邊的一間屋子的門,「換鞋吧。」

  這間五十幾平米的房間裡什麼傢俱也沒有,三面的牆上是五層的鞋架,擺滿了好幾百雙各式各樣的鞋子,其中只有極小部分是男鞋,撐死了也就十幾雙。

  「這邊都是在外面穿的,剩下的都是在屋裡穿的,一是為了乾淨,二是為了…你們知道的,從三十三到三十七的都有,你們換吧。」侯龍濤把兩個美人拉進了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