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194.第一百九十四章 無遮大會(上)


第一百九十四章 無遮大會(上)

  兩名女警當然是選了漆皮的黑色Pump高跟鞋,這才跟她們的衣著相配。

  侯龍濤坐擁右抱的摟住愛妻們的細腰,引著她們往二樓走去。

  玉倩仍舊是很冷淡的樣子,就一直沒跟男人對過眼。

  侯龍濤也不理女孩,只是邊走邊在馮雲的臉蛋上又舔又啃,弄得美人「咯咯」

  直笑。

  三個人來到二樓外的平台,這裡可以俯視整個「水上樂園」。

  玉倩掙脫了男人的胳膊,雙臂搭在欄杆上,愣愣的望著對面窗外的天空。

  馮雲向走上來的茹嫣和星月姐妹迎了過去,雖然下面所有的女人她都見過了,但還是跟她們三個最熟,也最談得來。

  「小雲姐…」茹嫣親熱的拉住了馮雲的手,突然一低頭,吻住了她的雙唇。

  雖然對方的行動毫無預兆,但馮雲的反應何其之快,她其實已經做出了躲閃的動作,可是她的身子被那對雙胞胎從兩側固定住了。

  「嗯…」馮雲把頭甩開,只覺嘴唇上香甜無比,她驚訝的看著茹嫣,扭了扭身子,「你…你們幹什麼?」

  侯龍濤過去從箍住了馮雲的腰身,「云云,怕啊?」

  「怕?我怕什麼?」

  「沒什麼好怕的,小雲姐,」智姬和慧姬同時伸出了嬌嫩的舌頭,在馮雲的光滑的臉上舔了一大口,「今天是咱們姐姐妹妹真正相互瞭解的日子。」

  「你們別鬧。」馮雲不敢大幅度的搖動螓首,怕撞到愛人的臉,這就在客觀上縱容了星月姐妹。

  兩個女孩抓住了馮雲的警裙,把後擺一點點的提了起來,兩隻玉手伸進了她的群底,隔著褲襪在她的屁股上揉了起來。

  茹嫣開始幫馮雲解領帶,又歪頭要吻她。

  「你們有點兒過分了。」馮雲皺起了眉頭。

  「云云,」侯龍濤在把馮雲轉向自己,撫摸著她的臉旁,「我天天都想見到你,天天都想把你抱在懷裡,你答應搬過來嗎?」

  馮雲盯著男人的眼睛,那裡充滿了情感,充滿了愛意,她噘了噘嘴,「答應。」

  侯龍濤沒再接著往下說,只是微笑著望著女人。

  馮雲做了一個「實在拿你沒辦法」的表情,轉身抱住了茹嫣,和她吻在了一起,老公已經對自己軟磨硬泡有好幾個月了,今天當著他所有老婆的面,自己怎麼也不能挑戰他一家之主的權威啊,何況每次都聽他在耳邊講他的女人們是怎麼玩,還動不動就看如雲她們的錄像,自己對GirlonGirl真的都被磨的沒什麼牴觸情緒了。

  茹嫣一下都沒反應過來,過了幾秒鐘才把馮雲的舌頭迎進了自己的嘴裡。

  侯龍濤拍了拍星月姐妹的圓臀,示意她們四個下樓去,然後回過身,從背後一把抱住另一個女警,把她緊緊的擁住,用臉磨蹭著她的雲鬢,「怎麼了?為什麼又給我臉色看啊?我又怎麼得罪我的大小姐了?」

  玉倩把上身向後靠,頭扭向一邊,微微的閉上眼睛,雙手抓住男人的胳膊,這樣被他強有力的身體包裹的感覺真讓人心動,「你逼小表姨帶我來,小表姨逼我來,你說你怎麼得罪我了?」

  「那既然都已經來了,不應該開心點兒嗎?」侯龍濤拚命吸著女孩的體香,她的身體柔軟之極,就好像熟透的水蜜桃一樣。

  「我就是不開心,你能怎麼樣?」

  「不能怎麼樣,你觀察一下兒,下面那些美麗女人的泳衣有什麼規律,又有什麼不合規律的地方。」侯龍濤轉移了話題。

  「哼,有什麼好觀察的?」玉倩不懈的一仰頭,「不就是赤、橙、黃、藍、紫每個顏色各有兩套,綠、青只有各一套嘛。」

  「還有呢?」

  「跟她們屁股上的字兒是一個顏色。」

  「知道為什麼綠、青各只有一套嗎?」

  「不知道。」玉倩當然知道其中的原因,但她可沒打算「束手待斃」。

  「那是給你們兩個預留的,」侯龍濤咬住了女孩柔軟甜美的耳朵,「我要在你白白嫩嫩的屁股蛋兒上紋兩個嫩綠色的字兒,就像咱們去胡景水上樂園時你穿的那件泳衣。」

  「做夢,」玉倩的右手揪起了男人左大臂上的一小塊肉,狠狠的掐著,「你是不是發燒了?」

  「嘶…」侯龍濤咧了咧嘴,他疼得眼淚都快出來了,但卻沒改變姿勢,「有了那個文身,你就一輩子都是我的人了,我會一輩子守著你的。」

  玉倩沒說話,她放開了掐著男人的手,在發青的地方輕輕的揉了起來。

  侯龍濤也不再出聲了,他把美麗的姑娘抱得更緊了,貼住她香噴噴的臉蛋,一起欣賞著下面上演的「大戲」。

  ************

  為了給馮雲創造氣氛,侯龍濤的老婆們在她進屋的時候就開始行動了。

  陳倩和陳曦趴在一個按摩浴池的邊上,上半身露在水面上,她們都扭著頭,兩條粉嫩的舌頭在檀口外攪纏、碰觸。

  司徒清影站在陳氏姐妹倆的身後,雙手在她們的臀縫裡搓動,舔舐她們濕漉漉的嫩白背脊。

  香奈和月玲一起把任婧瑤按在地上,撅著屁股在她的身上愛撫、親吻。

  任婧瑤伸手托住兩個女人的乳房,用力的揉著。

  如雲和何莉萍並排坐在一張長椅上,薛諾背對著她倆,坐在她們並在一起的兩條腿上。

  如雲在左,右臂抱著美少女的小蠻腰,左手捏著她的左乳。

  薛諾扭回頭,和乾媽媽接著吻,左手插進她的紅色高腰比基尼泳褲裡,在她的陰核上揉搓,右手伸進母親黑色的小泳褲裡,撥弄她的「小米粒」。

  何莉萍在右,左手從後面伸進如雲的泳褲裡,中指往她的肛門裡擠著,右手撥開女兒的泳衣,長長的手指捅進了她細小的陰道裡,頭向前探,隔著泳衣在她的右乳上舔吻。

  巨大的「水上樂園」裡飄蕩著女人無比動聽的嬌喘和呻吟聲。

  ************

  星月姐妹都蹲在了馮雲的伸前,抬頭望著她,雙眸中充滿挑逗的眼神,四隻玉手順著她的雙腿撫了上去,在她的大腿上、屁股上揉著、捏著,在她的陰戶上按著、搓著。

  這可是馮雲出娘胎以來頭一回,她還真有點緊張,雙手無所適從的放在身體兩側,豐滿的胸脯隨著不是很均勻的呼吸而起伏,「就…就這麼開始嗎?」

  茹嫣看出了馮雲的不自在,她過來把星月姐妹都攙了起來,在智姬的臉上親了一下,「交給我好了。」

  「好。」智姬拉著慧姬爬進了一個溫泉池,兩人抱在一起接上了吻。

  「怎麼?你要跟我單挑啊?」馮雲笑了笑,她喜歡茹嫣,如果真的要玩同性遊戲,從這個長腿美女一個人開始,她是可以接受的。

  「小雲姐,」茹嫣把馮雲的警帽摘了下來放在一邊的地上,又把她的髮簪揪出來,「咱們先一起洗個澡吧。」

  馮雲把長髮甩了甩,用手捋到後面,「我聽你的就是了,這種事兒你比我有經驗。」

  茹嫣的臉上帶著點點的暈紅,她把馮雲警裙的腰扣解開了,那條裙子就順著她的雙腿滑落了,襯衫擋住了她的陰戶,但光是包裹在褲襪的美腿就已經非常的性感了。

  馮雲自己把領帶摘了下來,扔到一邊。

  茹嫣解著女警官的襯衫,「小雲姐,我第一次的時候也很緊張的,其實放開了就好了,大家都是姐妹,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哥哥吻過我身上每一寸肌膚,他一定也把你親遍了,他吻過的,咱們當然也能吻,對不對?」

  「哼哼哼,對。」

  茹嫣把馮雲的襯衫脫了下來,雙手順著她滑嫩的細腰搓到她的背後,向下一沉,插進了她的褲襪裡,隔著黑色鏤空雕花的蕾絲內褲捏住了她的豐臀。

  馮雲剛才說的好聽,但她其實是非常不習慣被動的,哪怕是自己並不熟悉的同性遊戲,她一把抱住了茹嫣,高聳的乳房頂住她飽脹的胸脯,一口叼住她的雙唇,右手箍著她的纖腰,一手隔著泳衣在她的小穴上搓了起來。

  茹嫣對「Woman’sTouch」可是很熟悉了,她立刻就發出「嗯嗯」的歡愉之聲。

  馮雲可沒想到長腿美女會有這麼明顯、強烈的反應,覺得非常的有意思,和她吻得更佳纏綿了,她的舌頭真是香甜,手底下也摳得更加用力了。

  「啊…啊…嗯…小雲姐…啊…你…你…」茹嫣把舌頭插進了馮雲的耳孔裡,雙腿把她的手緊緊的夾住了。

  「太激烈了嗎?」馮雲停住了手上的動作。

  「沒…沒有,很舒服,別停嘛。」茹嫣嬌羞的盯著馮雲,含住了她的紅唇,左手繼續捏她的屁股,右手貼著她的右大腿轉到了整面,撥開內褲,中指和無名指劃開了也幾經很濕潤了的柔軟陰唇。

  「啊…茹嫣…」馮雲被茹嫣感染,還真有點動情了。

  兩個美女抱在一起,彼此盡力的摳著對方的小穴。

  ************

  司徒清影戴著一根假雞巴,左手捏著陳倩的左臀瓣,從後面撞擊她的屁股,右手攥著一根假陽具,在陳曦的小穴裡捅著,「嗯…爽死了…啊…小倩姐姐…啊…小曦…」

  「嗯…嗯…」陳倩都沒有功夫答理司徒清影,她正和妹妹吻得難分難解呢。

  任婧瑤跪坐在香奈的臉上,用自己的臀縫蹭著她的口鼻,「啊…香奈…嗯…

  用舌頭…舌頭…啊…嘬…嘬我…啊…」

  月玲扛著小護士的雙腿,用跨間的假肉棒肏著她的屄縫。

  香奈一手揉著自己的奶子,一手捏著任婧瑤的乳房,舌頭拚命的在她的屁股溝裡活動,吸吮著從她體腔裡汩汩而出的甘甜愛液。

  如雲的屁股白嫩肥美,何莉萍的屁股肥美白嫩,她們跪趴在地上,兩人的大屁股頂在一起,一根雙頭假雞巴連接著她們嬌嫩的屄縫。

  薛諾跪在兩位媽媽的身邊,輪流揉捏她們的大奶子,輪流和她們親嘴,輪流舔舐、摳弄她們緊小的肛門。

  侯龍濤緊緊抱著玉倩,欣賞著下面的美景,不斷在她的臉頰上舔吻,「倩妹妹,我想看你和她們在一起。」

  玉倩沒有回答,下面那一具具美妙的女體就像藝術品一樣,彼此纏繞在一起,那麼的迷人、那麼的性感,充滿誘惑,她拚命想掩飾自己的心動,可她的玉面通紅、呼吸急促,暴露了她內心的蠢蠢欲動,她清楚的感到自己的小內褲已經被愛液浸濕了。

  侯龍濤用一隻手把自己的褲子褪到了臀部下面,堅硬的老二挑在女孩的屁股上,他扭動著自己的身體,用雞巴在愛妻的圓臀上擠壓、磨蹭,「倩妹妹,答應我吧。」

  「嗯…我不…」玉倩閉上了眼睛,她抱住了自己的身體,就好像很冷一樣。

  侯龍濤解開了美人襯衫的扣子,把雕花的粉紅色無縫乳罩推開,左手捻著她的小奶頭,右手把她的裙子提了起來,伸進她的褲襪裡,兩根手指向上一勾。

  「啊…」玉倩墊了一下腳尖,身子猛的一顫,她咬住了自己亮亮的粉紅色下唇,一隻手伸下去抓住了男人的手腕,但並不是往外拉,只是緊緊的攥住他。

  侯龍濤放開女孩滑嫩的乳房,托起她的下巴,把她的螓首扭向自己,含住她柔軟的香唇,把舌頭插進了她的櫻桃小口裡。

  「嗯…」玉倩在男人的懷裡轉了個身,偎在他身前,抬著頭,吸吮著他的舌頭。

  侯龍濤又把美人緊緊的攬住了,改為親吻她雪白的脖子。

  玉倩把臉埋在男人的頸項間磨擦,一隻手握住了他巨大的陰莖,溫柔的撫摸、套動,「濤哥哥…我愛你…」

  侯龍濤又找了女孩的小嘴,吻著她,把她抱得更緊了,「我絕不會辜負你的,我會一生一世照顧你。」

  「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

  侯龍濤扶著女孩的肩膀,把她推理了自己的身體,喜出望外的望著她。

  「討厭,」玉倩狠狠的在男人的胸口鑿了一拳,「傻笑什麼?Iwilltry,butIdon『tpromiseanything。」

  「你剛剛還說答應…」

  「我反悔了,」玉倩低著頭,噘起了小嘴,「我耍你的,不行嗎?」

  「行。」侯龍濤蹲了下去,把女孩的警裙扥了下來,抱住她的褲襪美臀,口鼻頂住潮濕圓滾的陰部,「嗯…倩妹妹,太好聞了。」

  「啊…」玉倩把男人的頭緊緊的按在自己柔軟的跨間,她的雙腿向中間彎曲,幾乎就是坐在了愛人的臉上。

  侯龍濤在美人的陰戶處用力的吸吮著,把根手指從後面勾進了她的腰口裡,像扒皮一樣,把薄薄的褲襪的後半扇和粉紅色的小內褲拉到她圓圓的臀峰下。

  玉倩向後退了一步,沒有了愛人臉孔的限制,褲襪和內褲的正面也褪到了她的美白的大腿上,露出下體純粉色的誘人肉縫和黑亮整齊的陰毛。

  侯龍濤「追」了上去,一口含住女孩粉紅色的可愛奶頭,右手摳著她的嫩穴,左手從她的屁股後面探進她的臀溝裡,捅著她的小屁眼。

  「嗯…啊…啊…」玉倩死死的抱住男人的腦袋,痛苦的閉上眼睛,長長的睫毛顫動得厲害,「濤…濤哥哥…啊…好舒服…」

  嘴裡是似糖如蜜的乳尖,手指被美女熱烘烘的體腔包裹,侯龍濤都要樂死了。

  ************

  「啊…啊…小雲姐…」茹嫣無論從體力還是耐力上來說,都跟馮雲沒法比,她覺出自己要敗下陣來了,只好從對方的屄縫裡撤出了手指,緊緊抱住她脖子,「要…要來了…」

  馮雲是真的興奮起來了,沒想到把一個天仙般的美女弄到洩身邊緣會給自己帶來如此的滿足感、成就感,她又在手指上加了兩分力,「茹嫣,你…你真漂亮,舒服吧?呼…呼…是我讓你這麼舒服的嗎?」

  「是…是…姐姐…啊…」茹嫣的身子抽搐了兩下,火熱的陰精從她的子宮裡噴湧而出,「啊…」

  馮雲把左手抬到了自己的面前,看著手掌上一片晶瑩剔透的體液,「茹嫣…

  你…好大的力量。」

  茹嫣的雙腿一軟,跪坐到了地上,雙手把馮雲的褲襪和內褲拉到了她的腳踝處,愛撫著她光滑的大腿,直起身子,伸出舌頭親了親她濕潤的陰唇,又把她的左手拉到面前,舔著自己留在上面液體,「小雲姐…」

  馮雲的呼吸無比的粗重,面前的女人的動作實在是太性感了,她低下頭,也在自己的手掌上舔了起來。

  玉倩被扒了個精光,她修長的床腿盤在男人的虎腰上,雙臂抱著他的脖子,一邊輕聲的抽泣一邊用自己嬌嫩的陰唇套動巨大火熱的肉棒。

  侯龍濤抓著女孩的屁股,拋動著她的身體,右手的一根手指塞在她的菊花門裡,吮著她花瓣般的柔美雙唇,「可愛死了,一高潮就掉眼淚,我天天都要你哭鼻子。」

  「流氓…啊…色狼…嗯…啊…」玉倩蹭著男人的臉頰,「我…啊…我是警察…啊…啊…流氓…」

  「流氓就是要奸女警,你這個女警一輩子都要被我這個色狼肏。」

  「啊…混蛋…你混蛋…」玉倩的下體都快失去知覺了,只知道那根大雞巴每動一下,自己就能得到無比的快感,她咬住了愛人的脖子,在他懷裡扭動著嬌軀,「大色狼…」

  「咱們下去好不好?該去跟你的姐妹們問好了。」侯龍濤右手的整根中指都突破了美女緊湊的括約肌,插進了她細小的屁股洞裡。

  「啊…」玉倩猛的向後一仰身子,小腹裡火焰又一次釋放了出去,但立刻又有新的火種點燃了,「不要…啊…我不要…」

  「聽話,我求你了,好老婆…嘶…」侯龍濤後背一麻,渾身的力氣在一瞬間都衝出了體外,腳底下一軟,差點沒把身前的美嬌娘扔出去,他趕忙深吸了口氣,穩住了身體。

  「嗯嗯…」玉倩的眼淚又湧出來了,她拚命的抱緊男人,「別…啊…別扔下我…」

  「小傻瓜,」侯龍濤用力的吻著女孩的臉蛋,「我永遠也不會扔下你的,跟我下去吧。」

  「嗯…嗯…」

  茹嫣和馮雲把對方的衣服全脫光了,她們擁抱著彼此妙曼的身體,相互擠壓著豐胸美乳,揉撫光滑的背脊臀峰,親吻玉面嬌唇。

  「小雲姐,你的屁股真翹,捏著真舒服…」

  「你的也一點兒都不差啊,你這雙長腿簡直是太迷人了。」馮雲已經完全的沉醉在了同性之間性行為所產生的那種不用以往的快樂裡,肉慾還在其次,更多的是對完美女性身體的欣賞和崇拜,是一種極度溫存、關愛的快樂,「茹嫣,嗯…你的乳房好柔軟。」

  「姐姐,你的奶頭兒刺進我的肉裡啊,啊…小雲姐…」

  侯龍濤抱著玉倩白裡透紅的身子,邊肏她邊走下了樓梯,來到馮雲和茹嫣身邊,「你們都是最棒的女人,最棒的。妹妹,幫我一把。」

  茹嫣會意的托住了玉倩圓圓乎乎的屁股,從後面咬住她滑嫩的肩膀,「倩妹妹…」

  「嗯…嗯…」玉倩迷迷糊糊的答應了兩聲,她的螓首枕在男人的肩上,舒服得已經快要昏過去了。

  茹嫣把還插在玉倩體內的巨物拔了出來,把臉湊過去,張開檀口,讓從她小穴裡擠出的乳白色粘稠液體滴落在自己的舌頭上,然後又幫助她把雙腿從男人的身上放下來。

  侯龍濤騰出一隻手,摸著馮雲的屁股,「怎麼樣?還是挺有感覺的吧?」

  馮雲捧住男人的臉頰,熱烈的吻著他,「比跟你還有感覺呢。」

  「哈哈哈,」侯龍濤大笑了起來,用力的揉著馮雲的臀肉,左臂攬著玉倩的腰身,「去拜見你們的大姐姐吧。」

  何莉萍和如雲已經互相肏到了幾次高潮,她們並排躺在一張特製的巨大躺椅上,扭著頭,連續不斷的輕輕碰觸對方的嘴唇。

  薛諾趴在兩位美麗母親的頭側,撫摸著她們的臉龐,吻著她們的臉蛋和耳朵。

  侯龍濤拉著馮雲、摟著玉倩,來到了躺椅前,他在馮雲的屁股上拍了拍,「去啊,給你大姐請個安。」

  「我…」馮雲看了一眼端莊的何莉萍,她有點不知所措,只好向茹嫣投去求助的目光。

  「…」茹嫣跟馮雲耳語了幾句,然後吻了吻她豐滿的乳房,「去吧。」

  「萍姐。」馮雲慢慢的爬上了躺椅,爬上了何莉萍成熟豐滿的身體,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

  何莉萍捋了捋馮雲的秀法,「龍濤就是鬼主意多,以前從來也沒什麼請安不請安的,你不用遵守他那些爛規矩,不用理他,你們回家就好了,去了大家的心病。」

  馮雲微微一笑,慢慢的向何莉萍身上吻去,吸吮小煙囪一般的奶頭,啃咬白嫩的乳肉,舔舐平坦的小腹,用舌尖挑弄圓巧的小肚臍眼。

  「嗯…」何莉萍閉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把修長的雙腿分開了,雙腳撐在躺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