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195.第一百九十五章 無遮大會(下)


第一百九十五章 無遮大會(下)

  馮雲雖然從沒有給女人口交的經驗,但她在歐美的色情片裡看得多了,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她跪在何莉萍的雙腿間,螓首壓在她的小腹下,豐潤的俏臀高高撅起,左手揉著她的乳房,右手的兩根手指在她的陰道裡摳動,先用唾液將她稀疏的陰毛潤濕,再用舌頭挑動著她頂出包皮外的粉色陰蒂。

  「啊…嗯…」何莉萍按住了馮雲的後腦,白嫩的臀肉縮緊了,稍稍的抬離了椅子面,「唉呀…云云,啊…你還真…啊…啊…」

  侯龍濤把玉倩推到了如雲身前,握著她的小細腰,在她的後腦上一吻,「別害羞,你小表姨都那麼聽話了,你也熱情一點兒吧。」

  陳倩和任婧瑤她們都聚了過來,互相摟抱著把躺椅圍了起來,笑嘻嘻的望著玉倩,已經很久沒有新姐妹「入伙」了,自己第一次的時候大概也像她現在這樣扭扭捏捏的吧,想想還真是挺有意思的。

  玉倩可就沒有其他人那麼輕鬆了,雖然她從小就對自己的相貌、身材充滿信心,可問題是現在自己赤身裸體的站在中間,不是赤身裸體,還戴著一頂小警帽,被一群萬里挑一的美女圍住品評,她本能就考慮到自己的屁股夠不夠圓、乳房夠不夠翹,實在是太不自在了,更「可怕」的是她面對的是如雲。

  如雲靠在躺椅上,長髮盤在腦後,戴著無框的小眼鏡,臉上掛著和善的微笑。

  這是玉倩第一次和如雲面對面,就像大部分女人一樣,她立刻產生了一種自愧弗如的感覺,雖然如雲一絲不掛,暴露著無比成熟、無比性感的身體,但卻一點不淫猥,只有高貴、無以倫比的高貴,讓人不敢逼視的高貴,讓人失去自我的高貴,如果說自己是一個惹人憐愛的刁蠻公主的話,她就是真真正正的女皇。

  如雲發現了女孩臉上那種如癡如醉的崇拜,她笑得更甜了,坐起來拉住玉倩的雙手,「不用認生。」

  侯龍濤也看出了玉倩反常的表現,在她嬌嫩的臉蛋上重重的親了一口,「發什麼呆啊?你姐姐跟你說話呢。」

  「我…雲…我…雲姐…我…你…」玉倩結結巴巴的連一句整話都說不出來了,完全沒有了平時的伶牙俐齒,她看如雲的眼神裡充滿了敬,甚至是畏,這可能就是所謂的「一物降一物」,她終於碰到了自己的剋星。

  侯龍濤看到如雲瞟了自已一眼,趕忙樂呵呵的退到了一邊,抱住任婧瑤揉了起來。

  如雲攬住玉倩纖細的腰肢,將她拉入自己的雙腿間,在她柔軟的小腹上舔了一口,從陰毛的上面一直到肋骨下面,留下一道亮晶晶的濕痕,「像牛奶一樣。」

  「啊…」玉倩的小腹收縮了一下,身子也抖了抖,但還是「傻乎乎」的網著如雲天仙般的容顏,「我…啊…我…」

  如雲直起上身,雙手捧著女孩圓嘟嘟的屁股蛋,舌尖在她的小奶頭上一挑,「真漂亮,純粉色的,這麼嫩,可愛死了。」

  「我…」玉倩嚥了口香津,她眼看著自己柔軟的乳尖硬立了起來,「我…你…」

  如雲把女孩的乳暈和乳頭納入了嘴裡,輕慢的吸吮,故意發出「啾啾」的聲音,雙手把她的臀瓣向兩片拉開,一根手指在她的後庭上輕點著,「這裡也是粉紅色的嗎?」

  「啊…是…是…」玉倩咬著自己的下唇,她現在的表情就像個第一次被人碰的清純小姑娘,這樣的表情以前是薛諾一個人的專利。

  「別怕,抱住我。」

  「嗯…」玉倩戰戰兢兢的把雙手搭在了如雲的肩膀上,一點力氣都不敢用,就像是怕碰傷她吹彈可破柔肌嫩膚似的。

  侯龍濤在一邊都看傻了,玉倩的這一面自己也是第一次見,真沒想到刁蠻成性的大小姐會一下變成一隻毫無脾氣的小羊羔,她好像都從來沒這麼聽過自己的話。

  任婧瑤可有點慘了,她馬上就要高潮了,陰道裡的手指卻停止了攪動,她哀怨的扭動著身子,「老公…」

  侯龍濤這才反應過來,又開始用力的揉捏女人的奶子,摳挖她的小穴。

  「啊…啊…啊…」何莉萍死死的把馮雲的頭按在自己的胯下,她的屁股懸空,臀肉縮緊,子宮放射出大量的陰精,「云云…」

  「唔…唔…」馮雲的口鼻完全埋在何莉萍柔軟的陰戶裡,把她分泌出的體液全收進了嘴裡。

  「呼…」何莉萍滿足的歎了口氣,放鬆的躺回躺椅上。

  馮雲趴了上來,吻住美婦人的小嘴,往她口中渡著愛液。

  兩人的球乳擠壓在一起,美不勝收。

  如雲引導著玉倩橫坐到自己的腿上,左臂攬著她的腰身,右手愛撫著她的大腿,含住她的嘴唇吮了吮,「我很可怕嗎?」

  「不…不是…」

  「那你抱住姐姐。」

  「嗯…」玉倩舉起剛才還很規矩的放在身前的雙臂環住了如雲的脖子。

  「親親我。」如雲微微張開檀口,向女孩呼出一口香氣,舔了舔自己閃亮的紅唇。

  玉倩把粉紅色的雙唇湊了過去,將嫩嫩的舌頭送進如雲的嘴裡。

  如雲慢慢的扭動身體,把女孩放在的躺椅上,將她壓在身下。

  馮雲壓著何莉萍,如雲壓著玉倩,四個美人就不住的接著吻,讓身體大面積的互相接觸,讓乳房相互擠蹭。

  侯龍濤跪到了馮雲的屁股後面,雙手揉著她的圓臀,把大雞巴肏進了她水汪汪的小穴裡。

  「嗯…」馮雲長長的「哀鳴」了一聲,剛才和茹嫣玩時所得到的快感是絕對比不上跟侯龍濤做的,不夠過癮,只能算是開胃的小菜,現在這才是盼望已久的正餐呢。

  侯龍濤知道女偵察兵喜歡什麼,把她的雙臂拉起來,攥著她的兩條小臂,一上來就是狂猛的抽插,在她的屁股蛋上撞出了炒暴豆的聲響,幹得淫水四濺。

  四周的美妻們都有點看傻了,她們從來沒見過愛人肏的這麼激烈過,就算是任婧瑤都沒受過這樣的待遇,她們在擔心馮雲是否能受得了的同時,也不由得幻想起她會有多舒爽。

  玉倩也扭過,看著小表姨被心上人姦淫,實在是太猛烈了,換了是自己,一定承受不了的。

  如雲繼續在玉倩的臉上舔著,她的皮膚真的是甜的,有點讓人上癮。

  馮雲只堅持了是幾秒鐘就開始有點頭暈目眩了,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自己身在何處,身體如同騰雲駕霧般,輕飄飄的,就跟吸了毒沒什麼區別,她連叫都叫不出來,螓首落在了何莉萍高聳的乳峰上,隨著男人的抽插而撞蹭著她的大奶子。

  何莉萍也不閒著,雙手捏住馮雲硬硬的奶頭,用力的捻著,既然愛人敢這麼瘋狂的搞她,相信自己是不可能弄疼她的。

  侯龍濤就算是在射精的時候也沒絲毫的減緩,他將百米沖次的勢頭保持了足足有五分鐘之久,然後才喘著粗氣,逐漸的慢了下來,直到完全的停止。

  馮雲的胳膊被放開了,她癱到了何莉萍的身上,雙臂無力的垂在身體兩側,「萍…萍姐…我…我會…半天不能動…不能動的…你…你抱…抱我…好嗎?」

  何莉萍微微一笑,抱住了馮雲軟綿綿的身子,在她香汗涔涔的臉頰上親吻,讓她在自己的懷裡休息。

  「啊…」如雲突然把頭仰了起來,眼睛也閉上了。

  司徒清影把一根假陽具肏進了嫦娥姐姐的屄縫裡,緊接著就開始捏著她豐美的臀肉抽插。

  如雲撐起了上身,把白花花的大屁股猛的向後拱,「清影…啊…清影…肏姐姐…」

  侯龍濤的這些小妻子們第一喜歡被他幹,第二就是喜歡從後面干如雲和何莉萍,兩位大姐姐不僅最會叫床,屁股更是超出想像的漂亮,捏著它們搞,都能對得到一種變態的成就感。

  司徒清影也閉著眼睛,仰著頭,臉上充滿快樂的笑容,她抱著如雲無比豐滿的「大桃子」使勁的抽插。

  玉倩聽到如雲的歡叫,把頭扭了回來,只見兩顆巨大的球型乳房在自己的臉上方狂亂的晃動,雖然是凌空的,仍舊能感覺到它們的壓迫感,她臉上歡愉的神情就像是烈性的春藥一般,能快速的挑起旁觀者的性需求。

  如雲低下頭,睜開一雙朦朦朧朧的媚眼,邊舔著自己紅潤的嘴唇,邊向身下的女孩放著電,「玉…玉倩…啊…啊…想跟…想跟姐姐好嗎?想…想跟…啊啊…啊…跟姐姐做…做愛嗎?」

  玉倩像著了魔一樣,伸出白嫩的玉手,托住了如雲沉甸甸的雙乳,柔軟中蘊含著十足的彈性,手感美妙異常,「我…雲姐…我…」

  「啊…」如雲又把雙眸合上了,「嗯…清影…快…快一點兒…」

  玉倩突然從如雲的身下鑽了出來,從過去抱住了侯龍濤的脖子。

  侯龍濤正在讓月玲給自己口交,差點沒被玉倩撞趴下,他趕緊擁住了女孩,「怎麼了?」

  「我…我想跟…想跟雲姐…」玉倩捧著男人的臉不停的吻,「我能…能跟雲姐做…做愛嗎?」

  侯龍濤從月玲使了個眼色,等她起來之後就捏住玉倩的屁股,把她抱了起來,往指向斜上方的大雞巴上一放,深深的進入了她的身體裡,「你想幹什麼?」

  「忘…我忘了…」玉倩咬著男人的耳朵,自己還是最愛他這根龐然大物,它一入體,立刻就把如雲拋到腦後了。

  「哈哈哈。」侯龍濤對女孩的回答非常的滿意。

  如雲可就不幹了,她從躺椅上爬了起來,穿上一條特殊的小內褲,挺著一根只比手指稍粗的粉色假陽具,來到玉倩背後,捏住了她白皙的酥乳,在她的臉上一舔,「死妹妹,你不要我了?」

  「啊啊啊…」玉倩聞到如雲口中吹出的香風,喘氣都帶了顫音了,「雲…雲姐…」

  如雲慢慢的下蹲,順著女孩的背脊向下舔舐,舔到了她臀溝頂端,輕輕的掰開她的屁股蛋,用舌尖頂擠純粉色的肛門,「好漂亮的小屁眼兒,真可愛。」

  「啊…啊…」玉倩立刻就哭出來了,把頭枕在男人的肩膀上輕輕的抽泣。

  「怎麼了?」如雲站了起來,揉撫著女孩的臀峰,「姐姐弄得你不舒服啊?」

  「沒事兒,」侯龍濤伸手在如雲的豪乳上抓了一把,「她一高潮就會掉眼淚。」

  「真的?」如雲笑著在女孩的肩頸上蹭了蹭,右手扶住假陽具,把小龜頭頂在了她的菊花門上,「玉倩,你不肏姐姐,姐姐可要摘你的後庭花了。」

  「嗯嗯…」玉倩迷迷糊糊的答應了兩聲。

  如雲開始向斜上方挺屁股,早已被月玲塗滿潤滑液的假陰莖逐漸消失在了女孩的臀峰間。

  「啊…」玉倩軟綿綿的身子變得僵硬了,上身繃直了,螓首離開男人的肩膀,向後仰著,「好…好漲…」

  侯龍濤和如雲把女孩夾在中間,一起在她的兩個小肉洞裡進出。

  馮雲還沒有緩過勁來呢,仍舊是壓在何莉萍柔軟完美的身體上。

  香奈拿了一根長長的軟橡膠雙頭假肉棒,她先把一頭插入何莉萍的小穴裡,然後含住馮雲還在向外流淌精液的陰戶吸了吸,再把橡膠棒扭過來,將另一頭捅進了她的屄縫裡。

  茹嫣把薛諾拉到了馮雲的屁股後面,星月姐妹幫美少女穿上帶雙頭假陽具的內褲。

  薛諾不客氣的抱住了馮雲的豐滿美臀,把假雞巴肏進了她的屁股洞裡。

  兩位美麗的女警官同時被「前後夾擊」,但她們只有高聲的叫床,沒有半句怨言…

  五個月多一點的時間,一群白色的建築物在劉家窯附近拔地而起,包括一座十層的醫務樓、兩座連體的十五層住院樓和兩座八層的宿舍樓,全都是最好的裝修,著全仗著北京市政府的大力關照,日夜不停的趕工才能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

  中日合資,北京順天堂醫院,這個名聲可不小,很快各個醫務崗位就滿員了,很多科室的負責人都是在國內、甚至國際上都很知名的專家。

  醫院的最後一批員工在五月三日的時候到達了北京,是六十名日本護士,隨行而來的還有順天堂集團的一個代表團,他們是來參加典禮的,帶隊的是順天堂集團的女董事長、本田公司的大股東島本裕美,她已經把姓從誠田改回來了。

  護士們全都直接入住宿舍樓,順天堂的代表團下榻在國際大飯店,裕美住的是最高檔的套房。

  星期二下午,侯龍濤帶著星月姐妹來到了國際飯店,出電梯的時候正趕上裕美把幾個參與了醫院一事的北京市領導送出了套房。

  那幾個禿頂大肚子的大人物一個勁的給女人鞠躬道別,裕美的樣子則很傲慢。

  侯龍濤搖了搖頭,看來大部分所謂的達官貴人還是要巴結日本的漂亮富婆。

  裕美把一男兩女讓進了屋裡,等門一關,立刻跪在了地上,深深的一禮,臉上充滿了謙卑之情,「主人。」

  侯龍濤往大沙發上一坐,劈開雙腿,看都不看女人一眼。

  星月姐妹都走到吧台那給愛人和自己倒飲料。

  裕美跪著蹭到男人的腿間,把他的「大蛇」放了出來,開始舔舐、吸吮。

  一身職業套裝的櫻花玉子從裡屋走了出來,她是被侯龍濤叫到這來見面的,剛才裕美見生意夥伴的時候,她一直在裡屋來著,現在一出來就看到了「媚忍剋星」,趕忙急上了兩步,也跪在了地上,「主人。」她和裕美用的都是中文,這五個多月,她們的主要精力都用在學中文上了。

  「過來,跪在這兒,」侯龍濤拍了拍沙發,他對玉子就「客氣」了很多,再怎麼說她也是小白虎的母親,「裙子拉起來。」

  「是。」玉子跪到了男人的身邊,把窄裙一直拉到了腰上,露出穿著帶雕花側飾的桃紅色緞子內褲和淺灰色褲襪的下體。

  侯龍濤的右手在女人渾圓的屁股上把玩,左手插進她的大腿間,托住她小饅頭般的陰戶搓揉著,「我那兒需要十個女傭,除了春夏秋冬她們,你再幫我選六個人。」

  「是…嗯…是為您的公寓選嗎?」

  「是,把上衣解開。」

  玉子把襯衫的扣子全解開了,推開胸罩,露出雪白的豐乳,「我…我給您當管家吧。」

  「想見你女兒了?」侯龍濤扭頭含住女人的一顆乳頭吮了起來,一聽就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本來我也是這麼打算的,但是…還是不要了。」

  「主人…」玉子自從知道女兒的下落後,已經苦忍了五個多月了,現在終於來了中國,如果要真能當上那個管家,那就可以天天見到司徒清影了,她沒有其它的要求,她就是想見女兒,可聽侯龍濤的意思,好像是不想讓自己「美夢成真」,她真的有點著急了,雖然不敢對主人有些許的不敬,但聲音裡還是帶出了一絲的焦慮。

  「別著急,讓我說完。」侯龍濤舔著女人香氣宜人的奶子,「我跟我的大老婆和二老婆說過你的事兒,她們都說不知道生身父母是什麼人,不管清影是不是表現出來,無論如何也是人生的一大遺憾。我也覺得清影有權利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我又怕擾亂她的生活。」

  「主人,如果…如果清影她真的很快樂…」玉子有點哽咽。

  「別說了,」侯龍濤阻止了女人,「啊…」他按住裕美的頭,把精液射入了她的喉嚨裡,「我已經把所有有關媚忍的事情都跟小白虎說了,你再給我幾天時間,讓我仔細考慮一下兒。」

  「謝謝主人…」玉子翻身跪在了地上,哭著給男人行禮。

  「誰讓你下去的?上來。」

  「是是。」玉子抹了一把眼淚,跪回了男人身邊,幫他解開襯衫,在他的乳頭上舔了起來。

  侯龍濤在裕美的腿上踢了一腳,「換個眼兒。」

  裕美站了起來,轉過身,把自己的女裝長褲和內褲一起脫到了臀峰下面,扶住男人的雙腿,將男人筆直堅硬的粗長肉棒坐進了自己圓大的屁股裡…

  晚飯過後,侯龍濤出現在一家霸王龍的娛樂城裡,他在大堂的前台上敲了敲。

  「嗯?噢,太子哥。」櫃檯後的兩個小姐都抬起頭來,「您找小鳳姐吧?」

  「嗯,她在那兒呢?」

  「她在巡視呢,剛剛來過這兒,我幫您找她。」一個小姐拿起了對講機,通知司徒清影侯龍濤來了。

  在地下一層包廂區的走廊裡,侯龍濤和司徒清影走了個對面,他抱住了女孩的腰,將她的雙腳提離了地面,「小白虎,這麼認真的工作。」

  「唉呀,」司徒清影在男人的肩上捶了兩下,「放下我,放下我啊。」

  「怎麼了?」侯龍濤鬆開了胳膊。

  司徒清影臉上的表情是又愛又氣,她整了整自己的黑色女式西服套裝,「幸虧沒人看見,我得保持威嚴的。」

  「呵呵呵,對對對,我的小白虎是在這兒的大姐頭。」

  「去我辦公室等我一會兒,我去池子那兒看一眼就去找你。」

  「我陪你去吧。」

  「也行。」

  一男一女在舞池轉了一圈,然後就回到了總經理辦公室。

  侯龍濤坐在真皮的長沙發上,看著坐在大轉椅的愛妻,他皺著眉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幹嘛離我那麼老遠?過來啊。」

  「我今天不方便,下午開始的。」

  「切,過來讓我抱抱,我想跟你聊會兒天兒。」

  「哼哼,」司徒清影微笑著走過來,橫坐在男人的大腿上,摟住他的脖子,「想聊什麼?」

  「先親親我。」

  司徒清影甜甜的一笑,扶住男人的臉,吻住了他的嘴吧。

  侯龍濤把女孩的高跟鞋和短絲襪脫了下去,握住一隻柔軟滑嫩的小腳丫,輕輕撓著她的腳心。

  「呵呵,」司徒清影扭了扭身子,「討厭勁兒的,癢癢死了。」

  「嗯…」侯龍濤擁住了美人的身體,閉上眼睛,聞著她的體香,「小白虎,你記得有一次我問你想不想找你的親生父母,你說不想,因為他們不顧你的死活,你也不想知道他們的死活嗎?」

  「好像有點兒印象,怎麼了?你是來專門兒討論我親生父母的?你有線索了?」司徒清影很聰明,男人的話又不怎麼隱晦,她已經聽出了弦外之音。

  「如果你父親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你母親是為了保全你的姓名才不得不把你送走的呢?」

  「你到底知道多少?」司徒清影的臉上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沒有人能真的不在乎自己的身世,越是裝得滿不在乎,越是在乎,她的聲音都由於拚命的抑制激動的情緒而變得扭曲了。

  「你知道你的腳心上為什麼會紋著一朵櫻花嗎?」侯龍濤又抓住了女孩嫩嫩的腳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