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老婆,朋友、朋友的老婆 [3/3]


  由於大家都是席地而坐,作為男人倒沒什麼,而女人穿著睡服,經常的在曝
光。在開始,她們兩個女人還在意自己的衣服,不時的拉拉,可到了後來,大家
之間的氣氛又重新活躍起來時,也就不再講究了,同學妻子的內褲常常暴露在我
眼前,而睡衣裡和我妻子一樣,沒戴胸罩。當然,我妻子又在不斷的曝光,我好
幾次看到同學的眼睛透過我妻子衣服的空隙在窺看她的乳房。

  我想,看就看嘛,女人不就是這麼點玩意。況且,你老婆剛才已經讓我徹底
浏覽過了,只是由於霧氣太大,沒仔細看清楚。

  地下坐的時間長了,有點累,同學的妻子說,想讓同學幫她捏捏背。這時我
妻子說了句:「捏背我老公最在行了,你讓他幫你就得了。」同學笑著說:「可
以啊!」

  於是,我也不客氣地移了過去,當著同學的面給他妻子捏起了背來。

  這時,我同學好像是覺得吃虧了,說要我妻子也幫他捏捏背,開了一天的汽
車,也挺酸的。

  同學的妻子笑著對她老公說:「你可要付小費的哦!」

  我妻子大方的對同學說:「去,躺在床上,我好好的給你捏。」

  應該說,到這時大家都還是沒有其它什麼別的念頭,因為一切都非常自然,
而且也覺得蠻刺激的。於是,我同學和他妻子就分別躺到兩張床上去了。

  我保證,這時在給同學妻子捏背的時候,是非常認真的。

  大家就這樣邊說話邊捏了會兒,過了一會,同學說:「讓我翻個身,你把我
胳膊也捏一下。」

  就在我妻子給他按摩胳臂的時候,同學居然說了句引起質變的話。同學說:
「我看到你老婆的乳房了,挺漂亮的……」

  我妻子沒等他說完就打了他一下。由於妻子在用力按摩的過程中,衣服都松
了,所以同學輕而易舉就看到了我妻子的整個乳房,妻子也隨即緊了緊自己的衣
服。

  我笑笑的回了句:「你可不要過份哦!你老婆也在我手裡。」

  這時,同學的妻子說:「你捏了那麼長時間,也累了,干脆我也給你按摩一
下。」

  他妻子的話,正是我求之不得的。可同學卻說了句酸溜溜的話:「你不可以
看我老婆的東西哦!」

  我躺下去以後,同學的妻子便很認真的替我按摩起來,而且我剛才在給她捏
背時,睡衣帶子都解松了,她卻根本也沒想重新系緊一下。

  由於他妻子是背著同學給我按摩胳臂的,同學看不清他妻子的前面,我就這
樣躺著,盡管嘴巴仍然不著邊際的說著話,可眼睛卻早已盯著他妻子的胸脯了。
她的睡服前面松松垮垮的,兩只乳房隨著她的動作時隱時現,誘惑極了。其實她
也早知道自己的乳房已經暴露在我的眼前,只是裝作沒在意罷了,好像是在報復
他老公似的。

  我不知道同學這時有什麼反應,但他妻子一定看見我的陽物在下面已經頂了
起來。就在他妻子想換只手時,我悄悄的捏住了她一只乳房,可嘴巴上仍然說:
「我吃虧了,你老婆的東西我怎麼也看不見!」

  這時同學還開心的笑了起來,只不過,我感到被他妻子狠狠的扭了一下。

  「哎喲!」

  我聽到老婆叫了聲,想抬頭看看怎麼回事,但馬上被同學的妻子制止住了。

  我問:「老婆,你怎麼了?」

  老婆沒回答,而倒是同學在嘻笑我:「我不小心碰到你老婆的奶子了。」

  這時,我看到他老婆非常的不高興,對我說:「不管他們了,走,我們到隔
壁房間去。」說完,把我拉起來,很快的整理了下衣服,就拖著我出門了。

  我老婆喊她了一聲,他妻子也不理。只聽同學說:「別理她!」就這樣,我
和他妻子去了我的房間。

  其實,這時我已經非常激動了,一進去,我就把門關上,很自然的摟著他妻
子的腰。

  開始時,他妻子好像沒什麼反應,我從後面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裡捏著她的乳
房,就這樣站在床前,燈也沒開,我又漸漸的把手通過她的睡衣往下伸了進去。

  手在穿過她內褲時,她好像有些緊張,但是隨即又放松身體,捨棄了一切抵
抗。就這樣,我摟著她,輕輕從她一只腳上脫下她的內褲,但是,我想通過另外
一只腳將內褲褪掉時,她卻沒同意。

  等我把她放倒在床上時,嘴已經在輕吻她的乳房了,她除了發出一些呻吟聲
外,一切由我。等我把她兩條腿打開時,她非常自然的配合著我,隨即,我便插
了進去。

  感覺,好像比我老婆的要松許多,但是,高度興奮的情緒,使我並沒在意這
些細節。

  好像,她來得比我要快,一會兒,她的手就緊緊的抓住我的肩膀,說:「我
要!快……」

  我在她身上繼續抽插了會,輕輕的問她:「可以放進去嗎?」她沒說話,只
是用力的點了點頭。

  從她進來,到我在她身體內射出,其實整個過程沒超過十分钟。

  我射完以後,她就推開我,到衛生間去搞衛生了。一會兒,連招呼也沒打,
就回了去她自己的房間。

  馬上,我妻子就回來了。一進門,就問我:「怎麼了?」

  我說:「我怎麼知道?」

  妻子馬上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裡,一摸:「你和她做了?」

  我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回答她。正猶豫著,妻子說了句:「以後大家都不可
以再這樣了,這次我們算扯平了。」

  我正為妻子的話感到奇怪時,門又響了,打開門一看,是同學。

  他問道:「剛才怎麼了?」

  妻子馬上回答:「沒怎麼呀!」同時又瞪了我一眼。

  「沒什麼啊!」我隨口說了句。

  「哦!沒怎麼就好,沒怎麼就好。你們休息吧!」就這樣,同學就走了。

  後來,他們那個房間很安靜,我和老婆兩個人倒是沒完沒了。

  同學走了以後,老婆躺在我身邊問我:「真有你的,怎麼快就把別人的老婆
給槍斃了!」

  我說:「難道你們沒做?」

  妻子把我的手放在她下面,說道:「我和他做了,現在下面會那麼干?」

  「那麼你們在干什麼啊?」我奇怪的問道。

  「她一拉你出去,他馬上就緊張起來了,不斷的問我,你們倆出去干什麼?
我說:『沒事的啦,可能今天玩笑開得有些過份了。』這樣他就放松了一些,想
繼續摸我,我也沒心情了,沒去理他,只管自己整理好衣服,想想你們現在到底
在干什麼?後來,她就回來了,一個人去衛生間把門倒鎖上。我一看這樣,也放
心不下你,所以就趕緊過來了。」

  這時,盡管都是同學,我心中竟然會產生一種喜悅之情。我問老婆:「我們
在一個房間的時候,你都和他到底在干了些什麼?聽你們倆在嘻嘻哈哈的,我心
裡怪不舒服。」

  「你還怪不舒服?把別人的老婆都搞了,還不舒服?」老婆酸溜溜的說著。

  「我以為你們也在搞。」但這句話我沒敢說。

  老婆又問我:「你真的是插進去了?」

  我說:「是的。」

  「那有沒有放在她裡面?」

  我說:「當然了。」

  「你呀!我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不過都怪我開始玩笑開得太過份,以後
我不允許你再碰她了。」

  我說:「好的!並且一定!」這時,我玩了同學的老婆,而同學卻沒插入我
的老婆,其實心裡除了有些占便宜之感外,還倒真有些為老朋友感到委屈。

  後來,我和妻子又做了一回,做的時候,妻子問了我好多和她做的感覺。完
事後妻子責怪我:「和她做過以後,洗都不洗又插入到人家這裡來。」

  我問妻子:「你剛才在給他按摩時,是不是老老實實的?」

  妻子說:「我開始本來是老實的,但後來他毛手毛腳的捏我這、摸我那,我
看他東西硬起來了,一激就背著你們把手伸進他褲子裡去了。平時我看他挺健壯
的,但是那東西也不怎麼地,沒我想象中那麼大,硬倒是挺硬的。我套了一會,
你們還沒走,他就在褲子裡射出來了。」

  妻子後來又說了句:「沒出息!」

  第二天,大家再見面時,我妻子見到同學還挺大方的,倒是同學顯得有些害
羞。同學的妻子見到我,裝作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但我可以看見她的
臉上總是有些紅暈。

  中間有個偶然我和她相處的機會,她問我:「你老婆知道嗎?」

  我當然很快的說道:「不知道。」

  她告訴我:「我老公也不知道,以為就在你們房間裡坐了會。」

  我問她:「難道你們晚上沒做嗎?」

  「能再和他做嗎?一做他不就全知道了?但是,你老婆把我老公的東西弄出
來了,你老婆和你說了嗎?」

  我說:「沒有。」

  她笑嘻嘻的罵我:「你這個烏龜!」

  再後來,大家又恢復到以前的那種自然,我相信我妻子再也沒有和其它男人
發生過這些暧昧的事情。倒是,我和同學的妻子經過這事以後,仍偷偷摸摸的接
觸了好幾回。

  我妻子後來也知道,只是告誡我,不要再這樣下去了,但是每回和她有過接
觸後,回家必須老實坦白。

  呵呵,我的故事終於講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