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竟然和女友的….媽媽偷情了!! [2/3] – 941novel修正版


  可能是陪她媽媽逛街買衣服,可能是陪她媽媽聊天,可能是我的印象還不錯,
就這樣,慢慢的和雪以及她的媽媽逐漸熟悉起來,有時候回到她家去吃飯,我喜
歡看科幻大片,她媽媽也喜歡,我一直很奇怪,怎麽女的也會喜歡科幻片,尤其
是30多歲的女人,不過雪不喜歡,因爲雪家的家庭影院不錯,我常常租來片子
到她家去看,雪會看兩眼就躲房間上網了,就剩下我和她媽媽兩個人看,看了之
後還會評論,評論還會爲了劇情的理解辯論。

  有的時候雪不在,我也會去看大片。她媽媽不喜歡到電影院,喜歡在家裡,
據說是原因是可以看到不懂的地方可以暫停思考一下,想通了再看,我暈。

  可能是我的逛街表現還可以吧,有的時候也會陪她媽媽去逛街買東西,其實
主要是我會給出意見,當然,不少是反對的意見,其實我隻是說出真實的想法而
已。

  知道麽,陪女人逛街如果你能提出很多中肯的意見,尤其是不同的意見,會
比較有吸引力的,她們會思考你的想法,女兒和母親的想法常常一樣,所以我想
她們兩個人爲什麽不總在一起逛街原因就是如此,一家人會想到一起去麽,那不
就等于一個人逛街了麽,但是我不同啊,屬于外人阿,有另外的想法阿,可以商
量阿,所以,慢慢的,她們都喜歡和我逛街,卻不會她們兩個人去。

  說實話,我還是比較有人緣的,我以前的很多同學的家長都喜歡我,當然也
包括女同學,我以前上學的時候也會到同學家玩,那時候小,男同學到女同學家
都會被懷疑早戀,我就從來不會,可能我長的安全?反正被同學恥笑爲醜,當然,
我認爲他們是吃醋。

  和雪也一樣,取得她媽媽的信任,可能和我的表現有關吧,也可能和她媽媽
的逛街談話有關。我覺得我和雪家庭的關系越來越近了。日子在過,我們在生活,
雪也在生活,依舊有很多人去追求雪,雪依舊拒絕他們。

  然而,雪碰到了一個甩不掉的尾巴。那小子很有錢,其實是他老爸有錢,常
常開着車來接雪,一個20歲的女孩,還在念大學,每天有很多人來接她,同學
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開車來的還是讓人們議論,其實雪不喜歡他,覺得開老
爸的車有些纨绔子弟的樣子,他人張的讓人一看就覺得很風流,不過對雪真的是
锲而不舍。

  每天都來找雪,雪拒絕了他好多次,可惜雪的同學喜歡他,總願意去,還要
拉着雪一起去,雪實在沒辦法了,來找我,央求我去擋箭,我很驚訝,說怎麽不
早說,雪說我工作很忙,不好來打擾我,實在不行了才來的,我告訴雪,沒問題,
我每天去接她,雪說不用,一次就行,我工作也挺忙,我說不用了,我辭職了,
雪很吃驚,問我怎麽了,我說是我發現了老闆和秘書的秘密,他開了我,不過好
在我走的時候給了我一大筆遮口費,我說,我可不是卑鄙的人,我本來就不爽那
個老闆,要走,沒想到我走的時候他居然給我大信封,我接到還不敢要,但他堅
持要給我,我就要了,我告訴雪,明天我去找你。

  放學的時候我去了雪的學校,這不是我第一次去,不過沒人認識我,因爲男
生太多了,每人會去記誰是誰,但這次雪的同學就認識我了,我是直接走進雪寝
室的,還沒有哪個男生敢這麽大膽,其實也不是不敢,主要是怕惹了雪,她生氣
很厲害的,進了寝室看見雪正在生氣,我很驚訝,怎麽了,我走過去,雪的同學
都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我,在雪發脾氣的時候走進來找她的男生會死得很慘的,
我坐到雪的旁邊問她出什麽事了。

  原來,是一個男生追雪,弄得太轟轟烈烈了,那男生還有女朋友,女朋友搞
得要死要活的,過來找雪鬧,弄得老師都知道,好像雪怎麽樣那個男生了一樣,
結果老師認爲是雪搶那個女的男朋友,雪很恨别人冤枉她,所以正在生氣。

  看到我來了,起身說:「走,回家」。雪是在學校有宿舍的,大學都要求住
校,不過因爲雪的學校不嚴格,另外雪的家就在本市,所以不總在宿舍住,有的
時候回家,有的時候在宿舍。我和雪走了出來,那個有錢的小子還在門口等着,
叼個煙卷。

  看到了雪就過來打招呼,不過看到了後面的我,他愣了一下,主要是因爲我
幫雪拿着東西。雪看到了他,回頭叫我,「你快點走啊」,然後挽着我的胳膊。

  那小子看到雪的動作煙都掉了,雪過去介紹說我是她男朋友,那小子不敢相
信的看着我,然後變得很嫉妒的樣子。

  結結巴巴問雪,怎麽有男朋友,雪說她從來也沒說沒有男朋友。眼神如果能
夠殺人,我恐怕早就碎屍萬段了。

  憋了好久,說了一句「你是哪的」,我說我是哪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雪
的男朋友,聽說你在追雪,我來看看是個什麽人物追我的女朋友,那小子說你憑
什麽做雪的男朋友,然後我故作奇怪的說,我當不當雪的男朋友,好像和你沒什
麽關系吧,謝謝你的操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希望你不要再打擾雪。

  回過頭,攬着雪的肩膀,說:「走吧,回家,我和你媽說了,今天你會去住,
你媽在家等我們回去吃飯呢」,我這句話一出,那小子一聽,我都見過雪的家長
了,吓了一跳,恐怕是沒有想到已經到了見父母的地步,妒嫉的樣子更重了,看
上去快發狂了。我沒有理她,摟着雪走了。

  我說,走吧,去吃東西,雪問我,不是回家麽,我說我找你之前給你媽打電
話了,她今天有聚會不在家,剛才我氣那個男生呢,雪笑了,說我真鬼頭。

  我說走吧,我們出去吃飯,順便逛逛街,消消氣。飯後,我們在街上漫無目
的瞎逛,聊着雪的學校的事情,我說,你都快畢業了怎麽還這麽多男生追阿,雪
說,我怎麽知道,我說今天你真的生氣了,雪說她不怕别的,以前也不是沒有男
生鬧過,關鍵是快畢業,怕鬧大了影響畢業證書。

  更可惡那個男生看到老師就害怕,什麽也不敢說,弄得冤枉雪,好不容易解
釋清楚了,還弄一肚子氣。我說,解釋清楚就好了。雪對男生的問題很頭疼,我
說,誰讓你漂亮,男生肯定會追得。

  雪說「張得漂亮就一定有人喜歡麽」,「當然,大部分男生都喜歡漂亮女生
的,你漂亮,還沒有男朋友,沒人追才怪,要不你找個男朋友得了」,雪說,
「今天你來了,我不就有男朋友了麽,以後應該會好多了」,「應該是吧」,雪
突然眨眨眼睛問我,「你喜歡我麽」,我說喜歡,不喜歡怎麽會當朋友,雪說不
是那種喜歡,是男女朋友的喜歡,我說不知道,不過看她像小妹妹。

  不過現在恐怕不行了,雪問怎麽了,我說都把我當你男朋友了,我現在想說
不是都不行了,以後我可麻煩了,雪說「要不你追我?」,我看了看雪「不是吧」,
雪說:「我們關系也很好啊」,我看看雪:「你喜歡我麽」,「我也不知道,應
該算是喜歡吧,要不我們交往看看?」,我笑了,我說,「我恐怕也不是什麽好
人的」,「但是你是我朋友啊。很放心的朋友。」

  說完了我們都沒有再說話,默默地走路,心裡對剛才的話反複的在想,我喜
歡雪麽?我也不知道。快半個小時了,我們就那麽走着,走着,都沒有說話,走
過了全部的商業街,走向回家的公交車站,坐公交車要到馬路對面,我們過了馬
路,我對雪說:「我們交往看看吧」,雪看看我,笑了,「好吧」。

  我和雪開始交往了,不過我們沒有其他男女朋友那樣的,親昵動作,最多就
是拉拉手,攬攬肩,或者晚上我走開的時候簡單擁抱一下而已。不是因爲我們不
想,隻不過看到對方就像自己的好朋友一樣,所有沒有太多的感覺。

  我們還是和平時一樣,隻不過更加關心對方,她媽媽知道我們在一起的事情
了,是講學校的事情,說漏了的,也不算說漏,就是講出來而已,我是不知道她
和她媽媽怎麽說的,反正是說了,她媽媽也沒說什麽,不過我感覺對我更好了,
可能是關系的更進一步發展造成的。

  我現在沒有工作,她媽媽知道了,讓我到她的公司去,其實她媽媽的公司最
近也碰到了一些困難,最好的業務員被對手挖走,反正我也沒有工作,就過去了。

  幫助她媽媽一起工作,我工作的很賣力,因爲我和雪的關系,因爲我和雪的
媽媽關系也很好,我更加的賣力,就好像給朋友的公司幫忙,肯定要賣力對吧。

  晚上下班我常常到雪家去吃飯,然後再回家,有的時候陪她媽媽去買菜,然
後一起回家。

  晚上有的時候會一起讨論公司的事情,太晚了,我就睡沙發,她媽媽給我特
意買了一床被子和一個枕頭,還有牙具,有的時候我睡在雪家要有用的。就這樣,
半年過去了,公司慢慢得緩和過來,雪也要畢業了,雪一直在學校住校,準備畢
業,反正回家也不願參加公司的事情的讨論,在學校準備畢業。

  我和雪的接觸漸漸少了,也沒有覺得什麽,雖然是男女朋友,但是恐怕更多
的是一個名稱,沒有什麽實際的東西。反倒是我和她的媽媽接觸較多,平時工作
閑暇,一起去逛街,買東西,晚上一起吃飯,慢慢得更加熟悉,買東西我也會給
很多意見作參謀,我們之間也常常談心,談工作,談理想。

  很可笑吧,和一個比自己大12歲的人談理想,很天真吧。

  那天,我和她媽媽一起談下一個大客戶,非常高興,連續熬了幾天幾夜,終
于把計劃做好,簽下了合同,我們很高興,晚上,在家一起吃飯,也喝了酒,雖
然我不喜歡喝酒,不過高興,就喝了,她媽媽很能喝酒的,不過可能因爲是疲勞
外加興奮,也有些醉,我們坐在沙發上邊喝邊聊,慢慢的話題轉到雪的身上。

  聊了很多很多,一個女人,在那樣一個年代,16歲的時候自己去打拼,周
圍人的閑話,父母的不理解,親戚的鄙視,那種苦痛是旁人無法理解的,自己喜
歡的人又懦弱得逃跑,打擊是無比的,我很理解她。

  一個人堅持了這麽多年,她才36多歲啊,所有的輝煌的年齡都在不知不覺
中逝去了,我們談到了愛,她媽媽不再敢愛,一次的苦痛伴随一生,無論如何是
緻命的打擊,我談到了我的感情的曆史,慢慢的,她流淚了,我也流淚了,她變
成了痛哭,我拍着她的肩旁,慢慢得變成抱着她,她哭得好傷心,20年的苦痛
仿佛一下子都爆發出來,在我的肩膀痛哭着。

  那一夜我們并沒有像小說裡面寫的發生了什麽,我們沒有發生不該發生的事
情,甚至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睡着的,不過我們卻是都睡在沙發上,早上醒來的
時候,她趴在我的身上,我們好像同時醒的,當時都很尴尬,一下子分開來,她
回房間洗漱去了,我在沙發上愣愣的。

  過了一會兒她出來,打扮得很漂亮,很有朝氣,說要去逛街,我們就去逛街
了。

  走出來才發現,我的胡子忘了刮,我說算了,走吧。我們逛了好多地方,後
來去買衣服,結果可能是我長得比較老,試衣服出來的時候售貨員說看你女朋友
多好看,先生您也買一套男性的衣服吧,我們當時很尴尬,但也沒說什麽,交了
錢就走了,臨走的時候售貨員還說,歡迎您們常來。

  回家之後,又是看她換衣服。

  我們的關系好像突然變得很尴尬,我突然覺得叫她阿姨很别扭,索性就不再
叫她,需要說什麽不加稱呼直接說。

  晚上,我留在那裡吃飯,走的時候,她送出門來,她第一次送我,我們在門
口又聊了很久,才離開。

  就這樣,我們仿佛變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沒事常常去逛街聊天,我沒有再
叫她阿姨。

  玲,我這樣稱呼她,我女友的媽媽,我不知道什麽時候變得喜歡和玲在一起,
喜歡和她聊天,喜歡和她逛街,她很成熟,很有風采,我不否認我有戀母情結,
但是那個男人沒有呢,成熟的女人會給自己很多的照顧和安全感,男人也需要安
全感的,她很年輕,隻比我大12歲,歲月給她太大的壓力,實際上她沒有機會
去年輕,當她哭過之後仿佛釋放了憋在心中20年的痛苦,情緒影響容貌是對女
人是适用的。

  她從來沒有和任何人說過她以前的事情,雪也沒有,不過她告訴了我,我們
的關系更近了,成了無話不談得好朋友,是的好朋友,隻有好朋友才能分享對方
的快樂和痛苦,也真正的互相信任。

  她信任我,所以,我可以知道她内心的世界。

  她在我面前有的時候會很年輕化,再加上她很漂亮,有的時候看上去就是2
0多歲,甚至看上去她像是雪的姐姐,我知道,她需要年輕,因爲從來沒有年輕
過,有的時候我們上街,她甚至會快樂的像小女孩,我記得一次我說她,看你曉
得,像個小女孩私的,不要淘氣了,她愣了,我知道自己說錯了,正在很尴尬,
不過她說,是啊,我還沒有當過小女孩,沒有淘氣過。

  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走過去,拉起她的手,說,” 我們今天就年輕一次吧
” ,然後,拉起她跑了起來。

  我們氣喘籲籲的在人們奇怪的目光中跑過了好幾條街,沖進了一家迪斯科舞
廳,瘋狂的扭了起來,半夜,當我們瘋狂過後,大聲的喘氣,走在馬路上,她看
着我,說:「謝謝你,我從來沒有這樣開心過」,我笑笑,說:「你也從來沒有
淘氣過」,她笑了,很妩媚。

  我們慢慢得走着,過馬路的時候她看車的時候不自覺地拉着我的胳膊,然後
很尴尬的放開,這時候我已經過去了,她放開我的胳膊的時候落後了兩步,也許
真得很巧,有車開來,半夜的車都很快,我拉了她一下,躲開了車,她快摔倒,
我扶着她,她倒在我的懷裡,我們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心跳,我們當時身體很僵硬,
不敢動,我用力擠出一句話「太危險了,你沒事吧」,她擡頭看着我的眼睛,我
們兩個人臉貼得很近,甚至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呼吸,慢慢的,我想她靠去,她也
閉上了眼睛,我們接吻了。

  良久,良久,我們兩個人唇分,我在大口大口的喘氣,玲也是,因爲這個吻
對我們來說太震撼了,自從我上個女友無情的抛棄我以後,2年了,我以爲我的
心已經死了,就算是和雪在一起,也是兄妹朋友多于感情,雖然我和雪是男女朋
友,但是,我感覺那好像是沒有人可以做男女朋友找一個人充數的感覺,更多和
雪是兄妹,沒有真正的感情的,雖然我們也拉手和攬肩膀,但也僅僅是如此而已。

  而玲不同,她給我的感覺是發自内心的,這個吻讓我的身心都在震撼,我感
到眼前禁不住得發黑,心髒好像要從我的身體裡跳躍出來,我無法控制自己的動
作,我身體在僵硬。

  玲呢,她也是一樣,後來我問她,她當時是什麽感覺,她告訴我,當時感覺,
太陽黑了,宮殿塌了,身體沒有任何力氣,自己的心已經無法支撐自己已經疲憊
不堪的身體,玲靠在我的懷裡,胸口快速的起伏,20年了,20年的苦痛,2
0年的青春,一個沒有愛沒有恨,麻木的活了20年的心,在那一刻,在那一吻
中,融化了,被我融化了。

  玲哭了,她努力的不想哭出聲音來,但從她顫抖的肩膀我可以感覺到她的悲
傷。

  我慌亂了,我慌手慌腳的托起她的臉,望着玲充滿淚水的眼睛,她也望着我,
輕輕的,我吻着她的臉,一點點,将玲的淚水吻幹。

  我感覺我要說些什麽,但是,欲言又止,我也不知道我該說什麽,安慰她,
還是說愛她,我也不知道。

  滿滿的玲停止了哭泣,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終于,我說,我們回家吧,
玲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抱着她,她也抱着我,一起向家裡走去,慢慢的,玲的頭靠在了我的肩膀,
我們就這樣慢慢的在路上走着,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我感覺到玲好像也要說些什
麽,但是,我們都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于是,我們都沒有說話,就這樣靜靜的
走着,享受着這一段靜靜的感覺。我們在路上相擁着走了好久,到玲家了。

  我多希望這條路永遠走不完,但是到玲家了。在門口,玲輕輕地說,謝謝你。

  頭很低。然後,飛快的跑上樓去。而我,傻傻的在樓下站着,良久……茫然
的走回家。

  那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到玲家去了,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去幹什麽,當我走到門口的時候,
當我要敲門的時候,我的手在空中停住了,我要不要敲門,玲會是什麽樣子,我
們之間會變成什麽樣子,我不知道,不敢想,猶豫了良久,我終于敲了下去。

  門很快開了,是玲,玲穿着,随意的上衣,一點點地慵懶,好美,看到了我,
她眼睛一亮,但馬上不好意思的地下了頭。我們在門口尴尬的站着,過了一會兒,
玲輕輕的說,進來吧。我木納的走了進去。

  我們在沙發上,都不知道該說什麽,空氣中充滿了尴尬。「你““““` 還
好麽?」,我結結巴巴地說,「恩」,「昨天睡得還好吧」,「恩」,我都不知
道該說什麽好了。過了一會兒,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來,玲笑了,我也笑了,
氣氛好像輕松了許多,玲說「我去給你做飯吧」,「好」,我說,玲的臉有些紅,
去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