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惑了朋友妻,自己的老婆也… [2/3] – 941novel修正版


              (二)妻的秘密

  自從上次跟小梅「來」了一次後,她就少來一郎家,就算來了,也很少和一
郎交談,看到一郎,小梅總是紅着臉、低着頭,雙手一直拉着裙子。一郎心想有
機會,一定要好好跟小梅再來一次,因爲小梅答應一郎,會再給他一次,最好是
在沒有壓力下做,可以盡情幹。

  小梅來到一郎家,故意找一郎老婆聊天,大嫂長,大嫂短的,一郎很好奇,
『她是不好意思嗎?』心裡納悶着,卻也不方便問:『那天是甜妮故意制造機會
給我的嗎?還是……』

  從那天後,一郎開始注意老婆的言行、穿着,有時電話講沒三句就說「嗯,
好……我知道……」神秘希希的。一郎發現甜妮出門會故意打扮、擦香水,不知
不覺中,老婆是改變了,是一郎忽略了眼前的美人妻。

  一句名言:女人愛漂亮、開始打扮自己,是在談戀愛了。

  因爲一郎是自由業,想休息就休息,中午沒事,偶而會回家睡覺。一日一郎
下午回家,又聽到「嗯……嗯……喔……好爽……」的呻吟聲,心想:『難道又
是小梅來看色文?』一郎心裡暗喜:『我又有機會了。』故意放輕腳步,開門聲
自然輕,仔細聽,聲音來自卧室,不是書房(一郎的電腦放在書房,上次小梅是
在書房給一郎幹的)。

  走到卧室外,聲音更清楚了:「喔……喔……嗯……親哥哥,你的陽具好長
喔……幹到我花心了……嗯……嗯……我還要……呀……呀……喔……喔……要
丢了……」還有彈簧床重壓、撞牆聲「咚……咚……」這次是兩個人在幹炮的聲
音,不是一個人在自慰。太熟悉了,聽了二十幾年,不會錯,那是我老婆的叫床
聲,但究竟是誰在幹她呢?

  一郎想要推門而入,又想到夫妻相愛這麽多年,很少吵架,上次幹小梅理虧
在先。想到這裡,伸出的手又縮回來,但是又很想知道這個男人是誰,於是隻有
拿個椅子墊腳,爬上窗戶看看是誰。

  隻看到一個男人壓在甜妮身上,甜妮雙眼微微張開,屁股墊着枕頭,雙手緊
緊抓着床單,看起來被幹得很爽。這個男人的老二插在甜妮淫穴做着活塞運動,
看不到他的臉,隻看到他的背部,弓着身,雙腳跪着,腰部往前沖,有規則的在
動。

  一郎心想:『是在幹我老婆甜妮沒錯。』但天下最悲哀莫過於此,看着老婆
被幹卻不敢捉奸。

  理智告訴一郎,先了解情況再說。於是一郎下了椅子,輕輕将門關好,又聽
到甜妮淫叫:「親哥哥……幹我……喔……喔……幹得我好爽……喔……喔……
呀……嗯……嗯……我又要丢了……」

  一郎心想:『淫婦,晚上再好好問你!』腳步故意放重,要讓他們知道我回
來過。

  一郎想出去看場電影,晚上再回來,想一想,心有不甘,就拿起手機打給小
梅:「喂……小梅有空嗎?我們去看電影。」

  小梅答:「好,在哪裡相等?」一郎說:「在你家門口轉角,我去載你。」

  小梅離一郎家很近,很快就到她那裡。小梅上車問一郎:「看什麽電影?」
一郎說:「電影不要看了,陪我到處走走好了。」

  小梅看一郎臉說:「一郎哥,你今天心情不好嗎?」一郎沒答,開着車子就
走。看到全家便利商店,一郎叫小梅下車随便買吃的、喝的上來。小梅上來後,
一郎開車往三重方向環河道路走。

  在新莊跟三重中間,淡水河邊找個好位子,停下來。這時已經晚上八點多,
在車内一郎跟小梅吃着東西、聊天,小梅問一郎說:「一郎哥,你今天心情好像
不好嗎?」

  「嗯……還好。你老公今天下午在家嗎?」

  「沒有!早就出去,說要找個朋友聊天,我沒問他找誰。大哥有事嗎?」

  「喔……沒有,随便問。」

  小梅忽然說:「一郎哥,那車子沒發動,在搖。」一郎順着她指方向看去:
「小丫頭,沒看過?是車震。」

  小梅問:「什麽是車震?」

  「是在車上幹炮。」

  「是真的嗎?那一定很刺激,我們偷偷去看。」

  「好……要輕一點,不要吵到人家。」

  一郎跟小梅下車,踮着腳走到車子旁邊,車子裝反光紙看不到裡面,隻聽到
「喔……喔……嗯……嗯……」的聲音。聽到這樣就已很爽了,一郎不經意伸手
插進小梅衣服裡,摸着奶,小梅說:「一郎哥,不要……讓人看到不好。」

  這時車窗忽然搖下,淫叫聲很清楚,小梅探頭看看說:「一郎哥,真的在打
炮耶!」一郎說:「小聲點,我們走。」

  回到車上,小梅已經受不了,拉一郎手去摸她的奶,她則脫一郎衣服,一隻
手插入褲子裡摸老二。

  小梅說:「一郎哥……我想要。」一郎移身到副駕駛座,将小梅身體壓着,
椅子放平,低頭吸小梅的奶子,一隻手脫下内褲(小梅穿裙子)。

  一郎握着漲到不行的老二就往淫穴插,小梅「喔」叫一聲說:「一郎哥,好
爽,好刺激……幹我……用力……喔……喔……喔……好爽……第一次在外面做
愛,好爽又刺激,嗯……嗯……嗯……我快高潮了……」

  一郎不停沖刺,沖進小梅淫穴,恨不得插到底,也不知道這是否算報複?想
到甜妮被一個男人壓着幹,心裡想着:『八九不離十,一定跟小梅有關!』心中
怒氣便全部用在小梅身上,小梅還是「喔……喔……」叫,一郎幹得更賣力。

  不知道何時,車外已經站了四、五個人,雙手趴在車外玻璃上看我幹小梅,
我故意将車窗搖下一點,小梅忽然叫着:「一郎哥,外面有人在看!」一郎說:
「你放心,車門我早就上了鎖。」

  受此刺激,一郎幹得更用力,小梅叫得更大聲:「喔……喔……呀……我要
丢了……呀……嗯……嗯……一郎哥不要停……嗯……嗯……我好爽……」

  龜頭一麻,一股電流往後腦沖,大力幹幾下,我射了。随即找衛生紙擦乾淨
淫液,匆忙穿好衣服,開車就走。一郎想:『外面那些人早就在打手槍了,先送
小梅回家再說。』

  回到家,已經半夜(心裡陰影揮不去),甜妮看一郎回來,熱情地叫:「老
公你回來了!」抱着一郎的頭親嘴,随即蹲下來脫一郎的褲子,掏出老二,親吻
龜頭。

  甜妮說:「老公,你老二有腥味。」

  一郎不敢說剛幹完炮:「喔……是沒洗。累了一整天,我先去洗澡。」

  甜妮說:「沒關系,我喜歡這個味道。」跟着便很溫柔地吸吮老二,一手輕
輕套上套下,問一郎:「老公,這樣有爽嗎?」

  「我陪你洗澡,你先進去浴室,我拿衣服。」一郎答。

  「嗯,好。」甜妮随即進入浴室。

  開着蓮蓬頭,一郎讓熱水淋着,好讓自己清醒一點:『不相信這是事實,眼
前的老婆對我這樣好,難道我昨天走錯家,偷情的不是甜妮?』

  沒多久甜妮進來,自己脫衣服,看一郎在淋浴,拿沐浴乳塗滿一郎全身,從
一郎後面抱着說:「老公,你身體好壯,我愛你!」甜妮香奶貼身輕輕移動,一
手握着老二,說:「老公,老二長大了,好雄壯。幹我,老公,我要……」

  一郎轉身望着老婆裸體,心想:『眼前老婆是蕩婦嗎?』

  老婆撒嬌的說:「老公,我要……」禁不起色誘,一郎擡起老婆右腿,讓她
背靠牆,自己身體微蹲,握着老二往甜妮淫穴插,「嗯……」一聲,帶着水滴,
很容易就幹了進去。

  蓮蓬頭的水還是淋着,一郎瘋狂地幹,腰沒停,不停沖刺,幹得甜妮大叫:
「公……好爽……喔……嗯……嗯……我愛你……老公……」

  幹了約一百多下,甜妮單腳有點站不穩,說:「老公,我們到床上。」說完
深情看着一郎,好像等一郎回答。一郎說:「好,我們到床上繼續幹。」

  甜妮牽着一郎手進到房間,自己躺在床上,雙腳微彎成M型說:「來,老公
來幹我,我隻愛你一個人幹。」

  一郎猶疑着:『是真的嗎?』心想:『那中午幹你的是誰?還是……』一郎
幻想着:『可能看走眼,躺在床上被幹的不是她,不是我老婆甜妮。』一郎甩甩
頭,告訴自己:『是我眼花,眼前躺在床上的是小梅,不是甜妮。』

  「老公……」一句話叫醒了一郎,讓一郎回到現實,眼前躺在床上的真是甜
妮:「公……快……我要……」

  『眼前老婆何時變成蕩婦了?是誰誘拐她呢?她無膽,不可能會偷情。』一
郎不由分說,握着老二就幹,先幹了再說。

  插入後感覺很溫暖,淫穴很濕,甜妮叫着:「公……嗯……嗯……喔……甜
妮愛你幹……喔……呀……喔……喔……幹死我……妹穴好癢……用力插我……
喔……喔……喔……我要飛了……公……喔……喔……呀……丢了……公……不
要停……甜妮愛你幹……」

  戳插了二百多下,想要射精,一郎問甜妮:「我要射了,要射在哪裡?」甜
妮說:「射在我臉上。」

  一郎得了聖旨,抽出老二,右手緊握老二用力套着,嘴裡叫着:「喔……我
要射精了……」說時慢那時快,一股濃精噴向甜妮臉上,甜妮直說:「好爽……
老公,我愛你!」兩人深情抱着就睡,精液也沒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