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屋二夫 – 941novel修正版


  我和老婆經過七年戀愛,好不容易才結婚。話雖這麽說,但并不是戀愛的結
果才結成夫妻。因爲,在這七年間,彼此和别的對象交往又分離,最後才發現僅
剩下兩人。

  我和老婆在未結婚以前,當然也有性交經驗,但是結婚以後的性生活總是千
篇一律,不感到新奇,於是日漸減少,隻是爲了盡夫妻的義務,每月僅剩下一,
兩次。

  老婆那一方恰巧是狼虎之年,時常磨纏着我,要求做愛。但「必須滿足她的
肉欲」「必須早一點生兒育女」這一類的願望,使得我更加懼怕。往往在做愛時
就無法勃起。

  就在這樣的時候,居住於台中的大哥,突然離婚而回到台北來。大哥也辭去
以前經由大嫂介紹進去的公司,想要自立門戶,於是暫且寄居在我們家。

  「美江,你怎麽以暧昧的眼神看大哥呢?你是否想要跟大哥做愛呢?」

  我早就察覺到美江有那樣的意思。當然,老婆還是裝蒜,對我辯白說:「你
怎麽可以胡說八道,真無聊!」

  因爲,有一次當大哥進入浴室洗澡時,我的老婆目不轉睛,顯出渴求的眼神
窺視他。

  「事到如今,你也用不着裝蒜了,從前你和我交往時,也是和别的男人時常
發生關系呀!」

  「什麽,你還不是一樣嗎?」

  「喂喂!等一下,我又不是在責備你,那個時候,我一想到你被别的男人抱
在懷裡,我就受不了,但總沒有發生什麽事情。」

  其實,那時我時常想爬到美江住所的陽台偷看,因爲我想了解她和别的男人
睡覺時是什麽樣的面孔,和我做愛時又有什麽不同?我時常挂在心裡,當然也有
一點嫉妒心,但反而讓我有異樣的興奮。

  我想要親自看老婆在我面前和大哥做愛。這麽一來一定可以用新鮮的眼光,
重新看老婆。說不定能像以前一樣和老婆作樂。
「你不要開玩笑,我才不要!」

  「你怎麽不能坦率一點呢?你不是很想做愛嗎?你和大哥我不反對,而且,
說不定我也能恢複舊觀。那不是一舉兩得嗎?」

  「可是怎麽可以幹違背倫常的事呢?」

  我明白老婆口頭上雖說那種話,但内心很想要。我老婆隻是假裝一下罷了。

  我躲在壁櫥裡,叫老婆準備酒菜,以便誘惑大哥。當然我預先告訴大哥,因
加班可能在深夜才能回家。以便使大哥放心。

  「大哥,我和你的弟弟,最近已不能過正常的性生活,長久下來,我恐怕要
往外發展。如果和大哥,反正是自家人,我想沒有什麽問題吧,好嗎?隻是這一
次就好!求求你!」

  我認爲老婆并不是在演戲,很顯然那一定是出自她的本意。雖然這是我自己
提議的,但我總覺得露骨的聽到老婆的真話,使我湧上激烈的嫉妒心。

  「真的嗎?我弟弟不理你嗎?有你這麽漂亮的妻子,他不會享受,實在太傻
了。你這個年紀需要正旺,當然無法忍耐的,如果你不嫌我,随時可以……」

  我大哥因爲有了醉意,便不分是非,而想要依從老婆的提議了。

  老婆如同經常纏磨我似的,立刻高高興興的開始銜大哥的肉棒,并不時地偷
看我這一方,大幹起來。大哥的肉棒無論粗細,長短,都超過我的一倍有馀,然
而我老婆卻很輕易的整個吞入。

  「哦!太好了,我好快活,以前我的老婆絕不幹這種口舌愛撫的……。嘿!
弟弟那個家夥實在太幸福了,他經常有你這樣幫他服侍,丢了……我快要丢了…
…」

  我老婆起初很不願意,但現在卻以未曾對我作過的口舌愛撫把大哥的肉棒吸
了又吸。我渾身激烈的顫抖,像憤怒,也像嫉妒那樣的感覺,像性的興奮似的,
不可名狀的情緒支配着我,說也奇怪,我的陽具猛然反翹起來,變得硬梆梆的,
這是自結婚以來未曾有的現象。

  「我要丢了……」大哥上半身往後仰,并且抽動着,在老婆的口中射精了。
盡管如此。老婆還是咬着肉棒不放。

  「對不起!因爲忍不住,終於在你口中射出。」

  老婆好不容易放開肉棒,但她的嘴周圍都是黏糊糊的精液。

  「沒關系,啊!很好,全部讓我下去吧!」

  老婆這麽一說,有如舔冰棒一樣,再一次開始舔起大哥的肉棒了。

  她一邊銜着大哥肉棒,一邊巧妙地把下半身貼靠在大哥的臉上,而且恰好把
自己的屁股,朝向我偷看的方向,使我能清楚地看見大哥舔她的私處。

  我和老婆從未在那麽明亮的場所做愛,因此在明亮的燈火下,老婆顯露出來
的陰唇,有點兒奇怪,激起了我的好奇心。老婆發出甜蜜的嬌聲,藉以刺激大哥,
她的聲音又特别大,說不定連隔壁也聽見了。

  大哥的口唇愛撫越來越厲害,終於把露出表面的陰唇,全部吸入口中,甚至
開始發出咭咭的聲響。

  「哎喲!我受不了了,我要死了,我要丢了!」

  老婆已毫無顧忌的大喊大叫,大哥不用口唇,現在把手指插進去亂攪一陣,
再吸了吸溢出來的淫水,那扣人心弦的性交情況,足以使人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