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妻夢如 [3/3] – 941novel修正版


  突然夢如感到一絲的不協調,有人已經按耐不住了。一條狂燥不安的物體正
向自己的下體慢慢的靠近。

  [ 不。不能讓他在靠近,不能再讓他再碰到自己清白的身體,更不能讓他奪
去自己聖潔的貞操。] 本能的防衛反應使夢如準備用手去遮擋住自己的私處,但
陰差陽錯的卻一下子握住的傑理的陰莖。

  炙熱,堅挺,粗大,雄厚結實而且青筋暴露。第一次握住除丈夫以外的另一
條男性的象征體使夢如感到滿臉羞紅。但随即靈光突現,卻使夢如一下子想到了
該如何向天啓隐晦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 天啓,這幾天不行。這幾天不是很安全,他又沒有戴避孕套。] 說完夢如
更是感到臉龐像是火燙一樣羞紅,她希望天啓能明白自己的想法,馬上停止這場
不應該發生的鬧劇。

  但夢如的話卻使天啓再度陷入迷茫的沉思當中。他感覺到夢如的語氣中帶有
一絲的請求和一絲的堅定。難道夢如真的已經決定爲自己付出了嗎?不然的話她
怎麽會說這樣的話呢?自己應不應該喊停止呢,如果自己叫停止,夢如之前的付
出那不是白費了,傑理的便宜不是白占了?衡量這兩者之間的得失,再仔細參透
妻子的要求。

  天啓突然明白了。[ 對,夢如說得對。叫傑理用避孕套。用了避孕套就可以
避免肉體上得直接摩擦,也可以避免傑理那肮髒得液體停留再夢如純潔得女體内。

  嚴格的來說,這樣的性交可以不算是一個完整的性交,也将夢如的損失減少
最低,自己起碼也可以接受。再說,夢如這幾天也的确不是那麽安全,這樣得要
求傑理應該會答應的。]

  天啓用一種充滿愛意和感激的目光看了夢如一下,提起勇氣對傑理說:“傑
理,我妻子這幾天不方便,請你用避孕套。”

  夢如聽到天啓的話後,臉色頓時煞白。她似乎此時才明白到剛才自己的話好
像又點不對。

  看到傑理搖了搖頭,攤了攤手。天啓就明白傑理身上沒有避孕套。天啓苦笑
了一下,其實他心裡明白又有那個男人喜歡那一層薄薄的隔膜呢,就連自己也十
分的讨厭。于是他再次把目光移向夢如。

  夢如此時好像完全明白了天啓的決定和想法,搖了搖頭輕輕的說:“我也不
是很清楚,你去床尾的抽屜裡看看。”

  夢如的确不是很清楚家裡還有沒有避孕套。隻記得三個月前她就沒有買有關
避孕的任何東西了。此時她心裡還在期待這如果沒有的話,天啓會終止這次的要
求。

  天啓用顫抖的手去拉開抽屜,但事實卻又給他出了個難題。難道這一切都是
天意,難道這是上天安排這個男人來真實的奪去妻子的貞操。我該不該放棄這次
交易呢?這一切又使天啓陷入痛苦的思考當中。他緊緊的再次握緊拳頭,想說些
什麽,但又沒有說出來。于是咬緊雙唇,看着床上發生的一切。

  夢如看見自己的丈夫沮喪、無奈的站在後面一言不發後便再次悄悄閉上了眼
睛。眼淚不由自主的再次重眼眶了滲透出來。剛從新組織起的防衛也接近崩潰的
邊緣,但夢如的手還是牢牢的握住傑理的性具。

  [ 不行,絕對不行。這幾天不安全,沒有避孕措施是不行的].夢如在心裡呐
喊着。

  傑理用舌頭去舔幹流淌在夢如臉上的淚水,雙唇輕吻夢如的臉龐,慢慢的吻
向夢如的耳根,在夢如的耳朵旁溫柔的說:“放心吧,夫人。我是一個很負責任
的男人。”

  [ 這句話是什麽意思?難道是說他不會在自己的體内射精嗎] ?夢如想着。

  可能就是這一句話使夢如的防線徹底的被摧毀了。夢如感到自己手上的力量
已經無法抵擋那儲積以久的力量。粗大、炙熱的物體穿越了她的手心再次徐徐前
進。

  夢如緊握的手慢慢的松開。她感到自己的手正無意的把傑理那肮髒的兇器引
導到她的陰道口。夢如不想親自把那陌生的性具引進自己的體内。于是便松開了
雙手。

  她已經放棄了所有的抵抗。她已經決定了付出,爲自己心愛的男人所付出。

  此時夢如就像一棵嬌嫩的小草,心甘情願的等待着暴風雨的襲擊。

  已經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擋悍匪的入侵。粗大的性具像松了獵犬一樣,準
确無誤的向它的獵物方向推進。

  傑理的陰莖可以說是完全的勃起來了。巨大的龜頭也膨脹到可怕的程度,正
朝着妻子跨間那片濃密烏絲覆蓋着的狹窄幽谷間推進。

  巨大的龜頭慢慢靠近,慢慢的穿透那片濕潤的黑色草原,陷入了那早已滋潤
的沼澤裡。赤裸裸的陌生陰莖再次接觸到夢如同樣赤裸裸的蜜源,龜頭的尖端再
次陷入那早已是泥濘的純潔幽谷當中。貞潔的蜜唇早已失去了防衛的功能,正羞
恥地緊含住光滑燙熱的龜頭。龜頭的尖端再次去探索那雨後的幽香芳草地,蜜汁
再度被迫湧出,淌滋潤了傑理地龜頭。

  傑理粗大地龜頭開始在夢如地秘洞口進進出出,盡情地品味著蜜洞口嫩肉夾
緊摩擦的快感,狹窄的神秘私處入口被迫向外微微擴張。

  陌生男人一邊恣意地體味著自己粗大的龜頭一絲絲更深插入夢如那宛如處女
般緊窄的蜜洞的快感,一邊貪婪地死死盯著夢如那火燙绯紅的俏臉,品味著這矜
持端莊的女性貞操被一寸寸侵略時那讓男人迷醉的羞恥屈辱的表情。

  粗大的龜頭慢慢的消失在天啓眼前,狹窄的女性私處入口已經被無限大的撐
開,去包容和夾緊傑理的龜頭。

  傑理的龜頭擠刺進那已經被蜜液滋潤得非常潤滑得的秘洞中,深深插入夢如
從未向愛人之外的第二個男人開放的貞潔的蜜洞,純潔的嫩肉立刻無知地夾緊侵
入者。粗大的龜頭撐滿在夢如濕潤緊湊的蜜洞,不住地脈動鼓脹。

  夢如強烈地感覺到粗壯的火棒慢慢地撐開自己嬌小的身體,粗大的龜頭已經
完全插擠入自己貞潔隐秘的蜜洞中。自己貞潔的蜜洞竟然在夾緊一個毫不相識的
陌生男人的粗大龜頭,雖然還沒有被完全插入,夢如已經被巨大的羞恥像發狂似
地燃燒著。

  (「他要插進來了……老公,救救我……」)夢如在心裡呐喊着。

  天啓看着傑理的龜頭慢慢的陷入夢如聖潔的嫩肉中,紮進了妻子的體内。妻
子那柔軟的神秘黑三角嫩肉地帶正讓一個陌生的物體緩緩入侵,那隻屬于他的私
人方寸之地已落入他人之手,那隻爲他提供私人服務的場所此刻也被迫爲别人提
供着同樣的服務。

  天啓感到一絲絲的絕望,他在心裡呐喊着,[ 夢如,不要。快停止].然而房
間還是死寂般的甯靜,兩人都沒有将自己心裡最想說的話叫喊出來。最終的得益
者隻有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