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故事 – 941novel修正版


  我今年32歲,我老婆30,是公務員。她個子不是很高,大約一米六吧。
身材豐滿,但一點也沒有肥胖的感覺,長的也很清秀。她的皮膚很好,一半是天
生的,一半是她精心保養的結果。我們結婚5年了,但沒有孩子。對于這一點,
我們從來都是抱着順其自然的心理。我們感情很好,不僅體現在我們之間的互相
體貼和照顧上,更體現在床上。

  我們的性生活很放得開,不要誤會,這種放得開不是随便,而隻限于我們之
間的自由。我們在性的方面無話不談,從不隐瞞對方什麽。也正因爲這樣,結婚
一年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她喜歡幻想一些事情。比如,她喜歡幻想被強奸、偷情,
甚至群交。這些她都毫不隐瞞地說了出來。說實話,我不嫉妒,因爲我知道,幻
想終歸是幻想,而且我在她說這些話的時候也很興奮。于是我又發現,其實我希
望看到她和别人做愛。

  從那以後,我們在做愛時候就豐富多了,我們可以把自己的幻想說出來。比
如她想和誰做,就對我說:「我想和XX幹,他的雞巴一定很大,幹起來一定舒
服。」當然,那個人必是我們都熟識的。她這樣說時,我也覺得很刺激,便說:
「好啊,讓他來幹你吧,我在旁邊看着。」于是,老婆便閉起眼睛——我知道她
在幻想了。

  一會兒之後,老婆便會呻吟着說:「XX,你可真會幹,我……好舒服啊
……」

  老婆的幻想對象有時是她單位的同事或領導,有時是我們單位的,有時是年
青人,有時是老頭兒,有時還會幻想十七八歲的男孩,隻要是她能夠想到的,覺
得能把她幹得爽的,她幾乎說遍了。我家的隔壁是一對和我們年齡相仿的夫妻,
有時候她還會說:把他們叫過來一起幹吧,你幹女的,讓那男的幹我,我們在一
個床上。

  想起這些我覺得既興奮,又有趣:誰會想到平日裡端莊文靜的老婆——一個
政府女公務員會這樣放浪呢?想是想,不過我們都沒有想過真正去付諸實施。誰
都知道,那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直到有一天……

  我對老婆說,今天下班後我們單位要加班,大約要晚上十一點才能結束。這
是真的,不過工作提前完成了,晚上九點鍾,我回家了。上樓,到家門口時,我
意外地發現門口放着一雙鞋,男人的鞋。于是我沒有進去,側耳聽裡面的動靜,
果然有一個男人的聲音。我決定繼續聽下去,盡管聽得不是很清楚。

  大約十多分鍾後,我聽見老婆的聲音大起來,好像在說:「不要……不要這
樣。」我立刻警覺了,想:不會是壞人吧?便敲起門來。過了一會兒,門開了,
老婆臉有些紅紅的,不自然地笑了笑,說:「回來了?」

  我向屋内看去,沙發上坐着一個男人,我認識,是老婆的一個同事,叫李明,
我們見過幾次面。見我進來,他忙站起來,有些怯怯地和我打招呼。我沒有失禮,
也沖他點點頭。不過我還是有疑團,便也沒有顯出熱情,隻是淡淡地應付幾句。
一時場面很尴尬。李明自覺無趣,便匆匆告辭了。整個過程中老婆一直有點手足
無措。

  李明走後,老婆向我解釋,說他家剛在這附近買的房子,今天恰好遇上了,
便說來家看看,而她不好意思拒絕。

  我想了想,說:是巧啊,偏偏是今天。

  老婆知道我有想法,忙說:今後不會讓他來了。

  說也奇怪,我忽然想到我們在床上時,老婆不止一次想過和李明做愛,而今
天又是這樣一種情景,難道……我竟有些興奮,便說:沒什麽,同事嘛。直到上
床睡覺時,我還在想着這件事,下面竟早早地硬起來。我關了燈,打開了壁燈,
光線很暗,我覺得這種燈光下的氣氛很暧昧。躺下後,我拉過老婆的手,說:摸
摸。老婆的手碰到我的下體,吃了一驚,叫道:這麽硬啊?

  我問:說實話老婆,剛才李明對你有沒有怎麽樣?

  老婆臉又紅起來,小聲說:沒……沒怎麽樣。

  我說:那你爲什麽叫他别那樣?到底是怎麽樣呢?

  老婆一愣:你……你聽到了?

  我點點頭。

  老婆低頭想了想,好像下了決心,支支吾吾地說:那我說了,你……可别生
氣。

  我說:不會的。

  老婆說:他……他想抱我,想親我,我……沒同意。

  我問:抱到了嗎?親到了嗎?

  老婆:抱到……了,其實,也……不算。我……

  我說:沒關系,說吧,我不會生氣的。

  老婆:他從旁邊抱住了我,嘴……親到了……我的……臉上。我的下面更硬
了。

  我摸向老婆的高聳的胸,接着問:他摸你這裡了嗎?

  老婆:沒……就是……碰了一下。

  我把手伸向她的下面,問:這裡呢?

  老婆:沒有……這裡沒有。

  我隔着老婆的内褲,明顯感覺到那裡已濕得很厲害。我忽然笑了,壞壞地對
老婆說:可是,你這裡已經濕了呀。

  老婆撒嬌地打了我一下:老公,你好壞……

  我說:是不是想做了?

  老婆把頭埋在我懷裡不說話。我伸手到她的内褲裡,摸着她的敏感地帶,邊
摸邊說:你不是想過讓李明幹你嗎?爲什麽不讓他摸呢?

  老婆把頭埋得更深了,扭着身子,她的陰部,也更濕了。

我說:來吧,脫!

  我們脫光了。我直接插了進去,老婆抱着我大叫一聲:啊——我抽動想來。
很快地,老婆漸入佳境。

  我說:老婆,今天又想和誰做呀?

  老婆嬌喘着:你……你知道的。

  我當然知道,我說:是不是李明啊?

  老婆抱緊我,說:是……呀。

  我說:那剛才你爲什麽不讓他幹呢?

  老婆說:還不是……怕你……不同意。

  我說:如果我同意呢?

  老婆:那我……就讓他……操!

  我停下來,很認真地說:老婆,如果你真的想和他幹的話,我同意,隻要做
的秘密些。

  老婆紅着臉說:你是說真的?老公?

  我說:真的沒騙你。

  老婆又把我抱緊了,浪聲說:早知道這樣,剛才……剛才我就……答應他了。

  我再次抽插起來:找機會吧,和他幹一次。

  老婆:老公,你太好了……肯讓李明幹我,那我……真的……讓他……操我
了!

  我說:就像這樣!然後瘋狂地幹起來,老婆不停地淫叫:啊……李明,你好
厲害呀……操得我……這麽舒服……你好會幹啊……啊……我要死了……操死我
吧……操……吧……

  三天後——老婆下班回來時,臉紅豔豔的,看我時的眼神也有點不好意思。
我猜到發生了什麽事情,不過我沒有立刻問她,而是等到上床後,才說:老婆,
跟我講講吧?

  她裝作不知:講什麽呀?

  我說:讓誰幹了?

  老婆馬上不好意思地笑起來,說:你知道了?

  我說:看出來了。

  她說:真的讓我說?

  我說:當然。

  于是,她向我講了事情的經過:

  這兩天李明看她的眼神明顯帶着挑逗,而我老婆也時不時飛一個媚眼給他。
今天中午,老婆一個人到值班室小睡,正睡得迷糊時,感覺有人摸自己的乳房和
下身,睜眼一看,正看到李明的嘴向自己吻來,吓得要起來,可李明立刻趴在她
的身上,四唇相接,老婆掙紮不動了,便索性不再動,任由李明吻着,然後,就
是摸乳房,摸下面。

  老婆被他摸得興起,顫聲說:别……别在這裡……有人啊。

  李明說:沒關系,我把門鎖上了。老婆一聽,放下心來,配合李明把衣服脫
了,兩個人終于裸身相對。

  李明笑着說:燕燕,肯讓我幹了嗎?老婆很羞,說:你這是強奸。李明說:
是嗎?那也是通過被害人批準的強奸!

  說完,把身體調過來,把住自己的肉棒,說:好燕燕,給我吸一吸吧,爲了
今天,我想了好久。"

  老婆死活不同意。我知道我老婆不喜歡口交,給我用口也隻有兩次,一次是
新婚之夜,一次是她來月經時,都是在我死纏爛打的情況下才肯的。李明見我老
婆不願意,便伏下身,把頭埋在她的兩腿間,把自己的舌功發揮到極緻,果然,
沒多久,老婆就受不了了,握住李明的肉棒。

  李明擡起頭說:燕燕,求你了,含住吧。老婆不再拒絕,張開口含了進去。

  老婆說到這裡時,我已經硬得難受了。我問她:爲什麽又肯了?

  老婆含羞說:他……他舔我好癢,那時候……他讓我幹什麽我都肯。

  我老婆的口技不是很好,即使這樣,李明也爽得找不着北了,索性爬起來些,
專心地看着我老婆爲他含,還不時地抽動幾下,嘴裡說:燕燕,我夢想了無數次,
把雞巴插進你的小嘴,讓你的舌尖舔着我的龜頭,啊!我不是在做夢吧?

  老婆感覺下身空虛了,便把李明的雞巴吐出來,說:來吧,插我下面。

  李明說:想要了?

  老婆羞得臉都擡不起來,小聲說:嗯,快……些呀。

  李明也急不可待,來到我老婆雙腿間,扶着雞巴,對着穴口插了進去,同時
發出一聲悶哼:燕燕,我……操到你了。我老婆也發出一聲長吟:啊……李明
……操……吧……

  我聽着老婆的講述,想像着那淫穢的場面,說真的我沒有醋意。我也奇怪爲
什麽會這樣,這似乎有悖常理,但我确實不僅沒有醋意,還覺得異常興奮。老婆
在講述時也絲毫沒有顧忌,大概她也明白我的心理吧,而且她也好像被白天的情
景刺激了,千嬌百媚,浪極了。我說:老婆,你真是個小騷貨。

  老婆迷離着雙眼,說:是啊,我就是小騷貨,第一次被别的男人幹,老公,
你知道嗎?那感覺……啊……

  老婆微張着嘴,一副無限向往的樣子。我趁勢把一根指頭伸進她的嘴裡,說:
老婆,你這裡讓人幹了,還有這裡。我又把手指伸進她的下面。尤其是你的嘴,
平時都不肯讓我幹一下,今天卻……

  老婆笑着說:你生氣了?不要嘛,來嘛,那就讓你幹好了。說完,把身子縮
下去,脫下我的内褲,一口含住我的雞巴。

  我說:老婆,你現在的樣子好淫濺啊。

  老婆媚眼如絲:是啊……如果我願意,男人讓我做什麽都行,老公,今天是
我……最快樂的一天,我知道,你也喜歡我被别人幹是不是?那以後……我就多
和幾個男人幹,好舒服啊……老公,行不行嘛?

  我被老婆含得七葷八素:行啊,老婆,隻要你願意,和誰幹都行。

  老婆忍不住了,爬到我的上面,扶着我的雞巴坐下去:啊……就這樣……和
男人操……和所有的男人……操,老公,你知道嗎?我……我……好想當妓女。

  我說:你現在……不就是妓女嗎?

  老婆仰起頭:是啊,我現在就是……就是妓女,男人啊……所有的男人…
…都來嫖我吧……都來操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