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帽老公的夢想,瘋狂夫妻 [4/7] – 941novel修正版


                (4)

  自從上次我們夫妻參加了“黑白條斑馬”聚會後,凱伊已經被黑種男人的大
雞巴和狂暴兇猛的性交行爲徹底征服了。

  在那次聚會中,她親眼目睹五、六個高大、健壯的黑種男人輪奸一個纖巧、
柔弱的白種女人,數次在那個可憐的小女人的陰道、肛門和嘴巴裡射進他們那濃
稠腥臭的精液。

  她也親身體驗了黑種男人的巨大有力的黑雞巴,在旅館的房間裡,被被鄧肏
得死去活來,徹夜的奸淫讓她享受到無數次性欲高潮,她已經完全臣服于鄧的淫
威之下,成爲那根巨大黑雞巴的性奴隸。

  淫欲之門一旦打開,事情便難以控制。從那次以後的幾個月裡,我們夫妻的
每個周末就是這樣度過,我嬌小的妻子被黑種男人的大雞巴肆意蹂躏,而我則在
一邊忍受着心裡的屈辱和感官的刺激。

  每天我都會收到從我妻子的黑人性主人鄧那裡發來的電子郵件,告訴我如何
将我的妻子打扮一新,穿上充分展示她的性感身材和容貌的服裝,然後在周五的
晚上把她送到他指定的地點去供他随意使用。

  每次我将妻子送去的時候,那個黑家夥鄧都會在門口迎接她,然後,從那時
起一直到周日的傍晚,我妻子就是那個黑人巨大黑雞巴下的淫蕩賤奴,任由她的
主人蹂躏、糟蹋她那美妙的身體。

  在我妻子被那個黑人肆意玩弄奸淫的時候,我常被要求留下來爲他們服務,
我得時刻準備好飲料和點心,一旦他們需要就立刻送進去;我還要爲他們準備毛
巾、浴液、放好洗澡水,等鄧玩弄夠了我妻子,我要幫助他們清洗身體,爲那個
黑人按摩他因爲過度肏弄我妻子而疲憊的身體。每當鄧想帶着我妻子出門,去找
他的朋友們一起輪奸我妻子的時候,我還要充當他的司機。

  讓我倍感屈辱和刺激的是,每當他們奸淫肏弄完我的妻子,都要求我把凱伊
粘滿他們腥臭精液的身體清理幹淨,以便他們再次玩弄。我先要把從我妻子陰道
和肛門内流出來的、混合着那些黑人的精液和妻子淫液的腥臭液體舔吃幹淨,然
後用嘴唇和舌頭仔細地按摩我妻子被那些粗大的黑雞巴肏腫的陰戶和肛門,再把
那些黑種男人們射在我妻子肚子上、乳房上、臉頰上、大腿上和腳趾上的精液一
點點舔進嘴裡,再咽進肚裡。

  另外,我妻子也常把那些男人射在她嘴裡她吃不完、咽不下的精液再吐到我
的嘴裡,并按照那些黑人的命令用嘴唇緊緊蓋住我的嘴,不許我把精液吐出來,
直到我把那些令人惡心的腥臭精液全部吞進胃裡。

  凱伊已經完全被她的性主人──那個高大強壯的黑種男人鄧控制和馴服了,
鄧在周末對我妻子貪得無厭的日夜肏弄,讓我妻子享受到了無盡的高潮。

  由于被肏弄得過于頻繁,我妻子的陰戶和肛門一直紅腫着,陰唇因爲長時間
過度充血而日益變得又黑又紫,她的陰道被巨大的黑雞巴撐得已經非常松弛,以
至于我在跟她做愛時,我的陰莖已經感受不到以往那種被她陰道緊握的舒适刺激
的感覺了。

  她的肛門也時常大張着口,顯然她的括約肌已經被那些日夜奸淫她的大黑雞
巴給弄傷了。但是凱伊對此好像毫不介意,她從來也沒有抱怨過什麽,她知道她
現在是鄧和他那些黑人朋友們的周末性奴隸和性玩具,她願意被他們輪奸、虐待
和蹂躏。

  又到了一個周末,我按照鄧的吩咐把打扮一新的妻子送到鄧的家裡。這次,
鄧先是粗暴地扒光了我妻子衣服,把她嬌小的身體壓在床上兇猛地肏了一回,然
後就開始對我妻子進行性奴隸的訓練。鄧命令我妻子赤身裸體跪在他的身前,臉
正對着他那粗大黝黑的雞巴,然後他指示我的妻子去如何崇拜他的黑雞巴。

  我的妻子先要用她那柔軟纖細、白嫩漂亮的小手恭敬着撫摩他的黑雞巴、黑
陰囊和黑肛門,然後再用嘴唇和舌頭去親吻舔揉他那些醜陋肮髒的部位,我妻子
被要求必須要像敬畏神靈一樣去敬畏他那帶給她無限痛苦和歡樂的雞巴。

  我在心裡暗想,難道自己嬌媚性感的嬌小妻子就要這樣被他們從身體到心靈
徹底占有嗎?但是,我并不感到憤怒和嫉妒,極度淫蕩的性欲刺激掩蓋了我心中
被侮辱的感覺。

  等我妻子用她的手、嘴唇、舌頭以及臉頰、乳房和身體的任何部位摩擦、愛
撫過他的雞巴,将他的性欲徹底激發出來後,鄧就開始用他那暴漲的粗大雞巴肏
弄我妻子的嘴。每次,他都要将那根像驢雞巴一般粗長的雞巴深深地插進我妻子
的嘴裡,然後兇猛地抽插,直達喉嚨。

  鄧這樣殘暴地口交方式,常常讓我妻子窒息,每次當他把雞巴抽離她的嘴巴
時,她都止不住地嘔吐,然後,還沒等我妻子稍有喘息,鄧的大雞巴便又一次深
深地插進她的喉嚨裡。如此循環往複,鄧在我妻子的幹嘔中和口舌的刺激下,最
後或者把精液射進我妻子的喉嚨裡,或者把精液塗抹在我妻子的臉頰和乳房上,
然後再讓我妻子把他的雞巴清理幹淨,一次性奴訓練才算告一段落。

  可是,鄧的性欲并沒有完全釋放,他對我妻子的調教也不可能就這樣結束。

  這個身體強壯、性欲極其旺盛的人間惡魔,在他那根又粗又大又長的黑雞巴
還沒有完全軟掉之前,就又開始對我妻子進行新一輪的調教和折磨。

  他那黑如焦碳、大如熊掌的大手在我妻子白皙嬌嫩的身體上粗暴地揉捏着,
我妻子的乳房上、大腿上、嫩足上、肥臀上和柔弱的肩背上到處是被他掐弄搓揉
出的紅印子。玩弄了一會,鄧讓我妻子轉過身體,跪在地上,像狗一樣四肢爬伏
着,兩條腿張得大大的,把她的嫩生生的白屁股撅在鄧的面前。

  鄧跪在我妻子的身後,用手分開她的兩瓣屁股,然後用大龜頭磨蹭着她的陰
唇,接着慢慢向前推進,同時雙手一直在撫摩着我妻子的屁股和陰戶。我知道他
是在刺激和挑逗我妻子的性欲,讓她的陰道裡充滿淫液以便于他的奸淫。我看到
鄧的雞巴在慢慢的加強力度,不斷地向我妻子的陰道深出插入。

  媽的!鄧的雞巴實在太長了,他那二十厘米長的大雞巴已經插進了大部分,
但是仍然有一大截露在外面。我聽别人說,女人陰道的長度一般是十厘米,而像
我妻子這樣嬌小的女人,陰道的長度應該不到十厘米吧。

  鄧的雞巴仍然在繼續向我妻子的陰道裡插,對于這樣粗大的雞巴來說,我妻
子的陰道實在是太小了,所以,随着他的挺進,我妻子陰道口的嫩肉被帶得陷進
去,陰唇也跟着向中間集中,緊緊地包裹着鄧的大雞巴。

  鄧的雞巴終于盡根插進了我妻子的陰道裡,他的陰囊貼在她的陰蒂上,刺激
得我妻子渾身一抖。我驚詫我妻子的陰道怎麽可以容納下鄧全部的莖體,難道是
他的龜頭已經插進我妻子的子宮了嗎?如果是那樣,我妻子豈不是被這個可惡的
黑家夥給肏透了嗎?

  可是我妻子好像并不擔心她的身體,在鄧緩緩的抽插之間,凱伊陰道裡的淫
水被不斷地抽出,順着她的大腿和鄧的雞巴流到地上。顯然,他們倆很享受這樣
的做愛,我妻子開始輕聲地呻吟,身體也随着鄧的動作前後主動晃動着,似乎在
鼓勵鄧猛烈一點地插她。

  這時,鄧的抽插力度顯然是加快了,他那垂掉得很長的陰囊前後甩動着,啪
啪地抽打着我妻子非常敏感的陰蒂。凱伊的神情開始迷離,呻吟聲越來越大,我
知道她就要高潮了。

  終于,鄧悶聲嚎叫了一聲,猛烈抽插的動作在嚎叫聲中戛然而止,他的小腹
緊緊抵在我妻子的屁股上,身體不停地抖動、抽搐,把大股的精液盡數射進凱伊
的子宮裡。鄧的陰莖一抽離我妻子的身體,凱伊立刻就癱倒在地闆上,嘴裡大口
喘息出氣,濁白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裡潺潺流出。

  我知道現在該我上了,不過,你們大家不要誤會,可不是該我上去享受我妻
子的肉體,而是該我上去爲他們服務了。在整個周末,鄧和凱伊都不允許我享受
我妻子的身體,凱伊希望在整個周末的兩天兩夜時間裡,她是完全屬于鄧和他那
些黑人朋友們的,她不喜歡我的精液污穢了她的身體,她希望自己對她的性主人
和主人的朋友是純潔和忠實的。我所能做的,就是精心爲他們服務。

  我端來飲料和點心,遞給鄧一條幹淨柔軟的毛巾,讓他擦擦因爲大力奸淫我
妻子而出的滿頭汗水,接着,我來到我妻子面前,用熱呼呼的柔軟毛巾輕輕擦拭
她那紅腫污穢的陰戶和屁股,凱伊的陰道口被撕裂了一點,上面有點點血絲,我
一擦,她的身體都疼得抖動一下。

  凱伊拉住我的手,示意我用口舌爲她清理陰戶。

  我看着她那粘滿鄧精液的陰戶,感覺有些爲難。這倒不是因爲我嫌别的男人
的精液肮髒,而主要是因爲在鄧面前這樣做,我多少有點覺得尴尬。這時,凱伊
拽住我的頭發向她的陰部拉,我也隻好順勢把嘴唇貼在了她的陰唇上。

  經過我一番精心的清理,我妻子慢慢地從性欲高潮中緩過神來,她的陰戶也
被我舔擦幹淨,經過熱敷的陰唇顔色鮮紅,由于我的口舌刺激,一滴滴清亮的淫
液又從她那鮮紅的肉縫中滲了出來,散發着誘人氣息。

  鄧很滿意我的工作,他讓我妻子始終保持着兩腿分開的姿勢,讓她那迷人的
陰戶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凱伊或者依偎在鄧的懷裡,或者坐在鄧的大腿上,他
們不停地親吻着,一邊喝着我端給他們的葡萄酒,一邊回味着剛才做愛的幸福感
覺。

  雖然是在休息,但鄧從來沒有停止玩弄我妻子的身體。他抱着她的身體,一
會兒掐弄她的乳頭,一會兒又指奸她的陰道和肛門,而凱伊總是被他玩弄得嬌喘
連連,呻吟不止。

  在我們的婚姻生活中,我妻子從來也沒有受到過如此強烈和持續不斷的性刺
激,所以她一直處在高度亢奮的情緒當中,她完全忘記了屈辱、忘記了疼痛、忘
記了作爲人妻的任何道德羁絆,忘記了時間和空間,一心一意地享受着鄧的大雞
巴帶給她的刺激和高潮,心甘情願地接受着鄧的玩弄和調教。

  這時,鄧已經把我妻子的雙手緊緊地捆了起來,然後把她拉起來,把捆着的
雙手拉過她的頭頂,固定在天花闆上的一個鈎子上。我妻子嬌小白皙的身體把拉
直,隻有嬌嫩的腳尖挨在地上。

  我想,她的手和腳一定都很疼,我有點心疼她,想告訴鄧不要這樣玩弄我的
妻子;但是,還沒有等我說這樣的話,凱伊就使勁朝我搖了搖頭,然後對鄧媚笑
着,讓他狠狠地調教她、玩弄她。

  鄧當然不會對我妻子心慈手軟,他毫不理會我擔心的神情和乞求的目光,更
不會憐憫我妻子剛剛被他肏弄得滲出血絲的陰戶和肛門,又把他那粗大堅硬的手
指頭狠狠地插進了我妻子的陰道裡,一根、兩根、三根……他把四根手指插進了
她的陰道,然後開始大力地前後抽動,同時大拇指還在我妻子的陰蒂上搓揉着。

  過了一會兒,鄧又用電動假陽具代替了他的手指,一波又一波的性高潮侵襲
着我妻子被懸吊着的身體,使她像跳搖擺舞一樣,赤裸的身體在前後左右無法控
制地搖擺着。

  接着,鄧拿來乳頭夾夾在我妻子那兩個充血挺立的鮮紅乳頭上,尖利的乳頭
夾刺進了凱伊皮膚,也刺激了她的性欲,她立刻尖叫起來,呻吟聲中充滿淫欲。

  鄧沒有給她絲毫的喘息時間,他手握用天鵝絨布條編成的鞭子(據說,這樣
材質的鞭子比較沉重,但表面柔軟,不會打傷皮膚,但很有力量,會讓被鞭撻者
感受到疼痛和刺激),狠狠地抽打我妻子的乳房、小腹、陰戶和屁股。

  我妻子被懸吊着的身體被抽打得像陀螺一樣左右轉動,她的腳趾在木地闆上
摩擦着,發出“吱吱”令人揪心的聲音,我真害怕她的腳趾會被扭斷了。

  這時,鄧放下鞭子,把我妻子的兩隻腳從地上拉起來,但是,他并不是擔心
她的腳趾會扭斷,而是要更殘酷地折磨我的嬌妻。他把我妻子的兩腳向背後方向
拉,然後用繩子捆住她的兩腳,使勁向兩邊分開,再把繩子拉到天花闆上。

  這樣,我妻子的身體整個被吊了起來,身體反弓,像一個大寫的C,而兩條
腿又被大大地分開,真真寫成了一個大大的“穴”字。鄧把插在我妻子陰道裡還
在嗡嗡震動的假陰莖又使勁朝裡按了按,然後再次揮起鞭子,使勁抽打我妻子那
大大敞開的陰戶和肛門。

  鞭子一下下地抽打,每一次落下都引起我妻子的一聲尖叫,每一次擡起都帶
起來一縷淫液。

  随着鞭子的揮舞,凱伊在痛苦中不斷沖擊性欲的頂峰;在妻子的尖叫聲中,
我的心随着被鞭稍帶起、又滴落在我臉上的我妻子的淫液而上下起伏。

  我爲凱伊能享受和經曆這樣的性高潮而感到自豪,我爲能擁有這樣美麗性感
的女人而驕傲。在鄧的暴虐中,我發現我的妻子是這樣的美麗,而這樣的美麗是
她從未有過的。

  鞭打、奸淫、羞辱、折磨……凱伊經曆了普通女人不敢想象的性虐待,也體
驗了普通女人從未體驗過的性高潮。鞭打中,鄧的大雞巴又一次插進了凱伊的陰
道和肛門;虐待中,鄧又一次把精液射進了凱伊的喉嚨……

  終于,鄧累了,他再也玩不動我妻子了,他讓我把妻子從天花闆上放下來。

  我妻子被鞭打和性高潮折磨得無法站立,她被解開繩索後直接躺在了地下,
蠕動着身體,輕聲地呻吟着。

  鄧還不想放過她,他騎在凱伊的頭上,肥大的黑屁股整個坐在凱伊的臉上,
命令凱伊舔他的肛門;可是,凱伊已經沒有力氣再執行他的命令了,鄧很生氣,
站起來朝凱伊的頭上撒了泡尿,就離開了房間。

  看到鄧離開了房間,我趕緊跑過去從地下扶起我妻子,把她攙扶到浴室去清
洗她的身體。我先在浴盆裡放滿熱水,然後抱着妻子慢慢地把她放進去,慢慢地
抽出一直插在她陰道裡的電動陰莖。

  長時間的奸淫和虐待讓我妻子非常疲憊,她靜靜地躺在浴盆裡,像一個孩子
似地讓我清洗撫摩她的身體。她的乳房和陰戶都已經被鄧抽腫了,雖然皮膚上痕
迹不明顯,但她皮下的肉體顯然是受傷不輕,我的每一下清洗和撫摩都會讓她感
覺到疼痛,她甚至會抓住我的手,呻吟着讓我的動作輕一點。

  剛剛好不容易爲我妻子清洗完身體,鄧就返回了房間,他要我把妻子重新打
扮起來。鄧遞給我一件白色透明的上衣,讓我妻子穿上,但又不允許我妻子穿上
胸罩,這樣她那紅嫩翹起的乳頭就在白色衣服下清晰可見了。

  接着,鄧又讓我妻子穿上黑色的絲襪,下身是一條很短的黑色短裙,一雙後
跟有五英吋高的黑色高根鞋也穿在我妻子的腳上,最後,鄧又把那根電動假陰莖
再次插進了我妻子的陰道裡。一切都準備好了,鄧說要帶我妻子出去遊玩一番。

  我開着車把他們送到街上一個人群熙攘的成人書籍和音像制品店,鄧說他要
帶我妻子進去,向大家展示一下她的風騷和性感。鄧拉着我妻子的手下了車,帶
着衣着非常暴露的凱伊走進了那個擠滿了色狼和流氓的成人書籍和印象制品店。

  我妻子感覺非常羞愧,滿臉通紅,不知所措,任由鄧拉着他在人群中穿梭。

  店裡正在觀看和挑選色情讀物和影像的家夥們看見我妻子出現在他們中間,
立刻開始起哄。他們有的吹口哨、擠眼睛,有的對着我的妻子說着下流話、做着
猥亵的動作,更有甚者會在我妻子經過他們身邊時,伸手掐弄我妻子的乳房和屁
股。

  鄧高興地大笑,他伸手把我妻子的短群下擺拉起來,讓大家看到我妻子陰道
裡插着電動陰莖,那個巨大的東西一半在我妻子的陰道裡,一半露在外面,我妻
子需要不時地用手握住它,以免它從陰道裡掉出來。

  人群看到我妻子的狼狽樣,頓時爆發出淫蕩、鼓噪的叫聲,他們都在驚歎我
妻子的漂亮的陰戶、美麗的陰毛和泛濫的淫水,他們都想立刻把我妻子壓在身下
奸淫。

  但是,一切都在鄧的掌控之中,他大聲吆喝着,推開想擁抱和猥亵我妻子的
手,然後,他把妻子帶到一個高台上,一把扯下她的白色上衣,讓她的整個上身
暴露出來,然後大聲對圍觀的人說:“隻許看,不許摸!!”

  接着,他又把那條黑色短群拉到我妻子的腰上,讓她那沒有穿内褲的陰戶和
屁股完全暴露在大家面前,鄧叫着說:“你們大家看看,誰見過這麽風騷、淫蕩
的女人?你們看看她的陰戶,多麽漂亮,多麽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