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202.第二百零二章 得償所願


第二百零二章 得償所願

  男人上樓後先去廚房裡看了看,何莉萍指揮著幾個日本女傭準備晚餐,她現在儼然已經成了大管家。

  侯龍濤在美婦人的身上猥褻了一通,然後才回二樓的主臥室換衣服。

  如雲跪在大床的正中間,雙手銬在從房頂上垂下來的兩個不銹鋼環上,綢子黑色絲光吊帶睡衣的下擺被撩到了腰上,故意後撅的雪白圓大的屁股有著世界上最完美的曲線。

  司徒清影跪在大姐姐的臀部左邊,左手撫摸著她的大腿,右手攥著一根電動假陽具,在她的濕潤紅艷的屄縫裡攪動。

  香奈跪在另一邊,一邊吻著如雲的另一瓣屁股,一邊用一根細細的假陰莖捅著她的後庭。

  任婧瑤跪在如雲的身前,隔著睡衣吸吮她的一顆乳頭,左手揉著另外一支巨乳,右手在下面撥著她硬硬的陰蒂。

  馮雲站在任婧瑤身邊,把如雲的螓首抬起來,和她拚命的接著吻。

  如雲已經被一群小妹妹輪番上陣弄得精神恍惚了,只是很本能的回應著她們自己身體的刺激。

  「你們就這麼欺負嫦娥姐姐啊?」侯龍濤一進屋就準備寬衣上陣了,「怪不得莉萍兒要跑去看人做飯呢,估計是怕了你們了。」

  「我們不欺負,你也要欺負的,那還不如讓我們欺負呢。」司徒清影把假陽具從如雲的小穴裡拔了出來,和香奈一起把她渾圓的巨大的屁股蛋向兩邊掰開。

  侯龍濤上了床,手從下面鑽進如雲的睡衣裡,貼肉的攥住了如雲那一雙柔軟的豪乳,用力的揉著捏著。

  香奈在下面抓住男人的巨棒,把大蘑菇般的龜頭頂在了如雲充血的陰唇上。

  侯龍濤吻著如雲的勃頸,屁股往前一拱,「呲」的一聲,粗長的大雞巴整根的沒入了美人的身體裡,立刻就被陰道裡火熱的肉壁死死的纏繞住了,「啊…小云云…」

  「老公…」如雲軟塌塌的身子一下硬了起來,任何的假陽具也比不上愛人的這根真傢伙,光是被這麼一插,身體就因為劇烈的性興奮而顫抖了起來。

  「你們太過分了啊,」侯龍濤指了指如雲手上的銬子,「快摘下來。」

  「你一回來就破壞氣氛。」馮雲在男人的腦門上彈了一下,把如雲的手銬打開了。

  「啊…沒關係的…」如雲挺著上身,右臂伸到後面扶住愛人的後腦,左手按住他的一隻手,幫他揉捏自己的乳房。

  「你別太遷就她們,另外那幾個小丫頭呢?」侯龍濤開始用力的向前挺屁股。

  「諾諾和月玲被茹嫣她們拉去洗澡了。」香奈說著話,從後面把男人和如雲推倒在床上。

  四個女孩撲上去,在愛人的背上、臀上、腿上吻了起來。

  何莉萍從外面走了近來,「停停吧,可以吃飯了。」

  「萍姐。」馮雲和任婧瑤一起下了床,拉住了何莉萍的手。

  「別鬧,別鬧,真的,先吃飯吧。」何莉萍知道這幾個丫頭想幹什麼。

  「吃飯急什麼,反正也得等玉倩她們洗完澡。」任婧瑤已經開始捏美婦人的屁股了。

  馮雲一拉何莉萍,和她一起倒在了床上,一群人糾纏在一塊,除了由於性快感產生的呻吟聲外,就是大家的歡笑聲了…

  星期五下午2:00多的時候,陳氏姐妹領著自己的父母在三十層下了電梯,「到了。」

  「到底來這兒幹什麼啊?」陳倩的母親看著女兒過去在門邊的密碼盤上按了幾下,「你們兩個鬼丫頭搞什麼東西?」

  「先進來再說吧。」陳曦把門推開了。

  「兩位陳小姐。」大廳裡的兩名女傭對著剛進來的女孩鞠躬行禮。

  「你們去忙你的,不用招呼我們。」陳倩把女傭打發走了。

  兩對父母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不光是那兩個女傭的表現,這裡的裝飾陳涉簡直就像是現代的皇宮一樣。

  「來,爸媽,我帶你們到處看看。」姐妹倆分別挽住了父母的胳膊,

  「這…這到底什麼地方啊?」

  「一會兒自然會告訴你們的。」

  陳倩和陳曦拉著兩對父母在大房子裡樓上樓下、左左右右的轉了一個多鐘頭,最後把他們帶進了一間很大的雙人臥室,其實是兩間單人臥室,只不過中間的拉門是打開的。

  都不用看牆上掛著的那張兩姐妹的合影,光是從房間淡雅的擺設、充滿屋子的淡淡茉莉花香和那種熟悉的感覺,家長們就能猜到這是自己孩子的睡房。

  「坐啊,爸,媽,坐啊。」陳倩招呼父母在長沙發上坐下。

  陳曦從迷你冰箱裡取來了飲料。

  「你們這是…」幾個人都還沒從剛才的參觀中回過味來呢,他們是第一次置身於那麼豪華的環境中,對於他們這種老一輩的工薪階層來說,在心理和視覺上都是不小的刺激。

  「這是我們倆的房間。」陳倩坐在了一邊的小沙發上,剛才她還異常的緊張呢,胸中有小鹿亂撞,手掌上也全是汗,可她現在的聲音卻非常平靜。

  「什麼意思?」

  「我和姐姐想要搬到這兒來。」陳曦坐到了姐姐身邊的沙發扶手上。

  「搬到這兒來?」陳倩的父親皺起了眉頭。

  「嗯。」陳倩從自己的小包裡掏出一張照片,探身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幾個人看了看照片,上面是陳倩親熱的偎在一個戴黑邊眼鏡的男人的懷裡,她臉上的表情別提有多幸福了。

  其實陳倩家裡人早就知道她跟施小龍分手後又有男朋友了,只不過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人罷了,女兒大了,她不願意說,也就沒逼著問,所以現在看到這種照片,倒也沒什麼驚訝的。

  「這裡是他的房子。」

  「等等,等等,他是叫侯龍濤吧?」陳倩的母親曾經在電視裡見過照片上的男人。

  「對。」陳倩還真沒想到母親會認出愛人來。

  「他就是你男朋友?」陳倩的父親也看過關於侯龍濤的報道,知道他是很傑出的青年企業家,女兒和他談戀愛,自己不光是認可,還是很高興的。

  「是我男朋友。」

  陳倩的母親已經聽出了女兒的意思,「你們談戀愛我們不反對,但是未婚同居可不行,我們連見都沒見過他,絕對不行。」

  「為什麼不可以?我現在只不過就是每晚回家睡覺罷了。」陳倩的臉上出現了淡淡的桃紅色,雖然她很有決心,很坦然,但在自己的父母面前說出這種話,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你…你是說…」陳倩的父母當然聽出了女兒話裡的含義。

  「嗯。」陳倩點了點頭。

  「你怎麼…」陳倩的母親在沙發上用力的拍了一把,一下站起來,緊皺的眉頭,「你怎麼可以…」她一直以為女兒還是冰清玉潔的處女呢。

  「你別急啊,坐下。」陳倩的父親拉了一下妻子。

  「唉,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唉…」陳倩的母親無奈的搖著頭,現在的社會風氣就是這樣了,也不能說是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女兒也這麼大了,該放手就要放手了,「唉…」

  「那您是答應我了?」

  「什麼?不行,就算已經有過…也不行。」

  「為什麼?」

  「為什麼?」陳倩的母親奇怪的看著女兒,「你說為什麼?你們沒結婚。」

  「為什麼沒結婚就不能住在一起?我愛他,他也愛我,這還不夠嗎?」陳倩直視著母親的眼睛。

  「這…當然…當然不夠了…」陳倩的母親都被問傻了,仔細想想,真的找不出拒絕的理由,「別人會怎麼看你?會怎麼說?」

  「別人?什麼別人?誰會管這些?我為什麼要管別人?男女朋友住在一起再正常不過了。」

  「不用再說了,總之不可以,我不管別人都怎麼樣,陳家的閨女就是不許未婚同居,」陳倩的母親顯得有點煩躁,「這個問題就到此為止,沒什麼可討論的。」

  「你是怎麼回事兒?」陳曦的父親看著女兒。

  「我?」陳曦也取出了一張自己和侯龍濤親密相擁的照片,放在茶几上。

  「他…他們是雙胞胎?」

  「不是。」陳倩這回放下的照片上是侯龍濤一個人摟著姐妹倆。

  四位家長都沒說話,只是很迷惘的望著兩個女孩,完全不明白她們的意思。

  姐妹倆互望了一眼,「我們的男朋友是一個人。」

  「…」

  「我們倆都是侯龍濤的女朋友。」陳曦看到家人不解的表情更濃了,就又說明了一遍。

  「…」家長們仍舊是一言不發,滿臉的迷惑,他們都沒能明白女孩的意思,雖然從字面上並不難理解,但他們都是懷疑自己聽錯了。

  「濤哥有十四個女朋友,我們是其中之二,」這些話都得由陳曦來說,「她們都住在這裡,所以我們也要搬過來。」

  「再說一遍,」陳曦的父親第一個做出了反應,「侯龍濤有十四個女朋友?十四個女朋友?」

  「對。」

  「你們倆,你們倆是其中之二?」

  「對。」

  「哈哈哈,不可能,你們兩個臭丫頭開什麼玩笑,哈哈哈。」

  「哈哈哈,」其他的三位家長也跟著笑了起來,開玩笑是最合理的解釋,「你們兩個真是沒事兒干了,瞎說八道。」

  陳倩和陳曦的表情很平靜。

  「你們認真的?」

  陳倩點了點頭。

  屋子裡再次靜了下來,家長們的臉上又出現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不行,」半晌之後,陳曦的母親才出聲,不過語氣中一點顯不出生氣來,不是她控制的好,是真的沒生氣,孩子們說的事情太荒唐了,只覺得可笑,想生氣都生不出來,「簡直是胡鬧,你們立刻和他分手,以後再也不許見他了。」

  「對,」陳曦的父親站來起來,「小曦,你太不像話了,還沒到二十一歲,往了家裡的規矩了?走吧,咱們現在就離開這兒。」

  「爸,媽,二叔,二嬸兒,你們大概沒明白我們的意思。」陳倩摟住了妹妹的細腰,「我和小曦都不是愛慕虛榮的人,既然我們能接受他的生活方式,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能把我們分開。」

  陳曦的父親又坐下了,「你們兩個中了什麼邪了?他給你們吃什麼迷魂藥了?」

  「爸,媽,」陳曦走過去跪在父母的身前,拉住他們的手,「你們希望我的將來是什麼樣的?你們希望我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什麼?」

  「你們希望我能生活得快快樂樂,你們希望我能幸福,對嗎?」

  「當然了,可你現在…」

  「您聽我說,」陳曦緊了緊雙手,「我開不開心,我幸不幸福,是不是只有我自己才最清楚?」

  「你們不要結婚了?你們不要孩子了?我跟你說這些幹什麼,」陳曦的父親終於表露出了自己的煩躁,「你才多大歲數兒?你懂什麼叫幸福?氣死我了。」他甩開女兒的手,起身繞著沙發快速的踱著步。

  「我已經二十歲了,不再是小女孩兒了,我知道我自己要什麼,我知道什麼叫幸福,我知道什麼叫愛情。」

  「愚蠢,你這叫愚蠢!」陳家的四個大人都是知識分子,說出這樣的話來,又是這樣的語氣,那已經算是非常憤怒了,「一個生活如此不檢點的男人一定不是好人,他怎麼可能給你們幸福!?」

  「濤哥為了救我和姐姐,差點兒犧牲了自己的生命。」

  「什麼?」

  「這件事兒我們沒說過,是不想你們擔心。」陳倩花了大量的時間把侯龍濤跟自己和妹妹的所有瓜葛都說了出來,本來今天就是要攤牌的,所以真的是什麼都沒隱瞞。

  家長們自然免不了這「啊」一聲,那「唉」一聲的,驚訝、氣憤、緊張,不過好歹是把故事完整的聽完了。

  「他是我的今生摯愛。」陳倩美麗的大眼睛裡充滿了淚水。

  「咱們不說那件事兒他要負一定的責任,全當是他救了你們,你們也不用因為感激他就和他在一起,你們不要把感激和愛情混為一談。」陳曦的父親的語氣已經平和了很多,很多事情已經不可改變了,還是要著眼未來的。

  「爸,媽,大伯,大伯母,你們是我最親的人,你們對我的養育之恩、對我的疼愛,我一輩子也沒法兒報答,我的生活裡不能沒有你們,沒有了你們,我活著也就沒什麼意義了。」

  陳倩的父親剛想用「逐出家門」進行威脅,沒想到侄女先說出來了。

  「濤哥是我心愛的男人,我們倆的感情是至死不渝的,沒有了他,我活著同樣沒意義了。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等家長們說話,陳倩立刻就把妹妹的話茬接了過來,「從物質上、從精神上,從任何方面,他都可以完全的滿足我們。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還有什麼比找到一個好歸宿、可依靠的男人、一個安全的避風港更重要呢?」

  陳曦講情,陳倩講理,她們的父母幾乎被鎮住了,一是由於這件事本身的不可思議性;二是因為兩個平時都很內斂的女孩突然變得充滿進攻性;三是她們顯得那麼的胸有成竹,無比的鎮靜,那是一種擁有不可動搖的決心的表現。

  「你們…你們這是給人當二奶啊?被人包養。」

  「他沒結婚,我們當然那不是二奶。我們相愛,我有工作,有能養活自己,我們不為他的錢,怎麼能叫包養?你們還不瞭解我和小曦嗎?」

  兩對父母當然知道自己的女兒不是我們不是那種傍大款的女人,但現在這種情況,好像真是沒什麼可說的,可真的什麼都不說又覺得不對頭,自然是想到什麼說什麼。

  牆上調為「發音」的傳感器「嘀嘀」的響了兩聲,鑲入牆裡的屏幕上多出了一個小紅點,是在大門的位置。

  「他回來了。」

  剩下的四個人仍舊保持著沉默,沒有任何的表示,現在所面對的問題幾乎是前無古人的,也難怪他們會有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覺。

  兩、三分鐘之後,有人輕輕敲了敲門。

  姐妹倆一起去把門打開了,同時在來人的兩邊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一起拉著他走到茶几前,「這就是侯龍濤。濤哥,我爸,我媽,二叔,二嬸兒。」

  「兩位伯父,兩位伯母。」

  四位家長的眼神全都集中在了面前的年輕人身上,整齊的短頭髮,顯得很幹練,長相斯文友善,還戴著一幅黑邊眼鏡,更添儒雅之氣,臉上的表情恭恭敬敬,穿著一套量身訂做的高級西裝,整個人看上去很精神,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如果要是在其它任何一種情況下見面,陳氏姐妹的父母估計都會立刻在心理上接受這個男人做為女兒的男朋友的,就算是現在,他們也還是不由自主的對他產生了一點好感。

  「我會好好兒照顧倩倩和小曦的。」

  「絕對不可以,這實在是太荒唐了。」陳曦的父親攤開雙臂,臉上儘是困惑的表情。

  「我不明白,為什麼不可以?」侯龍濤也是一臉的困惑,不過他這是裝出來的,可就是因為他是以一種很精明幹練的姿態出現的,他的困惑成了他最好的論據,就好像是因為他不知道不可以的原因,所以不可以的原因一定不存在。

  「這…不符合這個社會的道德標準。」這是陳倩的母親可以想到的唯一原因。

  「不符合嗎?重婚是違法的,背著女朋友和其他的女人好是不道德的。同時有好幾個女朋友,只要不瞞著其中的任何一個別人的存在,她們又都能夠接受,既不犯法,好像也沒有什麼不道德的啊?」

  「別人是會說閒話的。」陳曦的母親說出了四個人最關心的問題,他們是保守的知識分子,除了孩子的幸福之外,別人用什麼樣的眼光看他們對他們也很重要。

  「為什麼要讓別人知道?你們要是怕別人說這說那,那就根本沒必要讓別人知道,」侯龍濤心理這叫一個高興,對方既然提出這個問題,就說明他們已經過了自己那一關,別人成了唯一的考慮對象,「至少短時間內沒必讓別人知道。」

  兩對父母都不做聲了。

  侯龍濤坐進了小沙發裡,姐妹倆分別坐在了兩邊的沙發扶手上,「爸,媽,我們已經下了決心,我們想得很清楚,這輩子我們都會守在濤哥身邊的,我們才不在乎別人怎麼樣,如果他們真的有什麼話可說,就讓他們說好了。我們已經厭煩了為別人活著,我們要做我們想做的事兒,我們要和我們心愛的人在一起。」

  六個多小時,連晚飯都沒有吃,侯龍濤和陳氏姐妹一直在不斷的將他們堅定的意志灌輸給四位家長,說得他們頭暈腦脹,幾乎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

  8:00多的時候,兩對父母離開了侯龍濤的豪宅,雖然他們沒有明確的認同陳氏姐妹和侯龍濤的關係,但也沒有逼兩個女孩和他們一起回家,這已經算是巨大的成功了…

  把老丈人和丈母娘送走了之後,侯龍濤和兩位小仙女回到了家裡,一進門,三個人就擁在了一起,不停的親著、吻著,他們的精神保持在高度緊張的狀態有好幾個小時了,現在終於得償所願,極度的喜悅和放鬆讓他們有點失控。

  侯龍濤抓住陳曦的T的領口,猛的向兩邊一分,「呲啦」一聲,愣是把她的上衣撕成了兩半,右臂摟住她的小蠻腰,把臉埋在了她高聳的胸脯上,蹭著芳香四溢的奶罩和乳肉,左手把陳倩半長裙的後擺拉了起來,伸進去揉捏著彈性十足的屁股蛋。

  「濤哥…」

  「老公…」

  姐妹倆都已經嬌喘起來了,她們一起在愛人的身上身下摸索著,幫他脫著衣服。

  侯龍濤稍稍下蹲,雙臂分別卡在兩個美人圓滾的臀峰下,渾身的肌肉同時發力,就這麼把她倆一起舉離了地面。

  「老公…」陳倩摸著愛人肩膀上硬梆梆的肌肉,簡直都要喘不過氣來了。

  「啊…啊…」陳曦仰著頭,她覺得自己有點眩暈,愛人的力量讓她心醉。

  侯龍濤把一對天仙美女扔到了客廳裡巨大的沙發上,自己扭身躺倒在她倆中間。

  姐妹倆偎到了男人身邊,把他的兩個乳頭含進了小嘴裡,兩條滑嫩的舌頭在他的胸口遊走,兩隻玉手插進了他的褲子裡。

  「倩倩…」侯龍濤把自己的初戀情人向上拉了拉,小心翼翼的解著她的襯衫,吮著她的柔唇,「小曦…」他把陳曦也拉了上來,捏著她的乳房,「歡迎回家,現在這裡終於有十四個女主人了。」

  大門打開了,如雲領頭,侯龍濤的另外十二位嬌妻魚貫進了屋,加入了戰團,她們剛才一直在SOHO那邊娛樂,接到萬事大吉的電話之後,立刻就趕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