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小蘭的借種懷孕故事 [4/4] – 941novel修正版


天快黑了,公公先回到酒店來,剛洗完了澡小蘭就回來了。當小蘭從浴室出
來時,公公正在沙發上打盹。小蘭不好打擾他,就閑着看電視。

突然,公公醒來看着對面的小蘭說:” 小蘭!現在你希望我們恢複昨晚的身
份嗎?” 小蘭聽到相公話裡有話,心頭一熱,頓時臉也紅了。

” 早上,你不是說該安靜一下的嗎?” ” 安靜了一天了,該成功的也早成功
了。不過恐怕你的乖乖,沒準時出來迎客,爲了保險,今晚還是該來個第二次叩
門,否則恐怕會前功盡棄!” ” 我不懂,聽你的好了!做你的娘子能不聽相公的
話嗎!” 其實,小蘭這幾天的性欲是格外旺盛的,加上昨夜領教過公公超凡的功
夫,是多麽的渴望能再一次領略那無盡的風流啊!于是起身湊到相公的身旁,靠
着他坐了下來。相公也配合着,一伸手把她摟入懷裡,有點神秘地在她的耳旁小
聲說:” 不過,我們千萬不要樂極忘形,今晚就隻能一次!” ” 你還要吊我的胃
口?看你的能力還不至于這麽糟糕吧?” ” 在我年輕時跟你婆婆就曾有過一晚七
戰,而且彈無虛發的傲人記錄,現在嘛,你不要看我年過半百,興起時一晚三兩
次也保準不會敗下陣來,尤其是面對你這誘人的青春玉女!不過,可别忘了我們
的目的。要知道,過份的瘋狂效果是适得其反的!” ” 真佩服你的爲人和理智,
聽你的就是了。” 說罷,仰起頭來主動地把相公的嘴吻住了。

” 時間還早,我們先把兩個連續劇看完才睡吧。” 相公說完就把她推開,起
來倒茶去。剛點燃起來的欲火就立刻熄滅了。

看完了晚間新聞,相公打了個呵欠就走進了洗手間。娘子也起來關了電視和
大燈就躺倒在床上閉上了眼睛假睡。

相公走近床前,把衣服隻脫剩下一條褲衩,然後不聲不響地動手替娘子寬衣。
才洗過澡本來就穿得不多,隻見相公熟練地三兩下子就把她解除了武裝,同樣也
隻剩下了一條蕾絲丁字褲。

看着面前雪白無暇的玉女胴體,胸前一對高挺的乳房誘發着别人無限的向往,
那白嫩得粉一般的性感的玉腿,也同樣叫人垂涎三尺!看慣了早已失去青春光彩
的妻子,面對青春少艾的可人兒,他就像沙漠中的行人遇上了一股清澈的泉水,
一下子就撲了上去!

他把全身壓在娘子的身上,娘子也主動準備迎接她的熱吻,可是他卻一口吻
在他的乳房上,然後用雙唇把乳頭銜着,再用舌尖挑弄起來,而另一隻手也在揉
搓着她的另一個乳房,更爲要命的是下面那堅硬的東西在用力地頂着她的下體。
這一連串的緻命攻擊,讓娘子一下子感到魂飄魄蕩,發出了肉麻無比的嬌吟!

待到相公強烈的的電擊稍爲松懈,娘子掙紮了一下便順勢把他推到一旁,然
後翻身而起,騎在相公的身上。隻見他那肉棒已經将要把褲衩撐破了,于是三兩
下功夫就把它剝掉,而自己也順手把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的丁字褲退去,随即急不
及待地讓自己的小穴對準那昂首挺立的肉棒兒坐了下去。由于激情勃發,桃源洞
内外早已滿是愛液,潤滑無比,所以一下子就把那話兒吞沒了。娘子占了主動權
後,就猶如策馬奔騰,相公也配合着她的套弄向上用勁,每一下都有力地撞擊着
他的花心,一會兒她就覺得爽翻了天,享盡了高潮之樂。

第一波高潮稍爲平複,已累得她癱軟地趴在相公的身上,而下面的活塞還是
在有節律地運動着。良久,相公也耐不住這難以奮勇馳聘的局面,于是把她推到
一邊,并示意她俯伏着,然後翻身而起,兩手抽攀扶起她的下半身,對準蜜穴,
直搗黃龍!這後進式的架勢,有如和尚撞鍾,力度非凡,是娘子平時所最喜歡的。
才不久,又一次讓她進入了高潮,兩手把床單也幾乎是給撕裂了!

兩人都喘着粗氣,摟在床上才休息了不到兩分鍾,相公已經耐不住了,于是
起來站在床沿,讓她的上半身橫躺到床口,再把她的雙腿擡起架在自己的雙肩上,
猶如推着大闆車似的向前挺進。這一招,不幾下功夫就興奮得她叫翻了天!不久,
相公已感到再也支持不了,知道大家的火候已到,于是不斷加速沖刺,終于,待
一股熱辣辣的甘露盡情地傾注殆盡,才順勢俯伏到娘子的身上,而那已經下了火
的話兒還盡力往裡堵,不讓精液立即回流。

待娘子高度興奮的餘韻逐漸消退後,兩人便癱軟在床上睡着了。過不了半個
小時,相公在朦胧中覺那話兒被人人擺弄,以爲娘子還要再度求歡,忙微睜睡眼
一看,原來是娘子正在用紙巾給自己清理下體,不過給這一弄,那話兒便迅速膨
脹,青筋暴現。隻因有約在先,他恐怕大家會失去了理智,壞了正事,于是一躍
而起,跑到洗手間洗澡去了。洗畢回到床上,隻見穿好内衣的娘子已經呼呼入睡,
原來此前她已經稍稍洗過了。

早上是相公先醒過來的。早晨男人的生理反應已把褲子高高撐起,他恐怕娘
子醒來看到刺激了她又會失去理智了,于是慌忙起來洗漱去。

娘子起來洗過了臉,穿上了一套V 領低胸露肩的裙裝,梳妝打扮了一番,還
化了個淡妝,相公一看驚呆了!這哪像是個少婦啊,簡直還是個亭亭玉立的黃花
閨女!不由得心裡暗想,自己一把年紀,能跟這樣嬌豔的大美人兩夕風流,也不
枉此生了!

暗暗驚歎過後,在戀戀不舍的分手前,相公一臉正經的說:” 我們相公娘子
的關系到此爲止了,這是隻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永遠秘密,出了這門就你我都
忘了吧!” 頓了一下,還叮咛着說:” 回去後就當這兩天的事沒發生過一樣,大
家像平常一樣相處,哪怕是眉目間也不能流露半點暧昧的痕迹!往後你就自己留
意生理的反應,有了好消息就發短訊給我。”

一向月事周期精準的小蘭,過了二十八天,心情就顯得非常緊張。再過了一
周兩周三幾周還是毫無動靜,便急忙買來了驗孕棒,躲起來一次兩次的反複測試,
結果都是一個樣——陽性!果然一矢中的了!這一喜非同小可,次日就向領導請
了半天的假,到婦幼保健院去檢測确認,結果沒讓她失望,果然懷上了!于是在
第一時間匆匆給公公發了三個字的短訊” 成功了!” 接下來的事,就是如何向丈
夫作交代。

其實,故事早就編好的了。

傍晚,小剛下班回到了家,一進門小蘭就迎了上去,環抱丈夫的熊腰,送上
了一個熱烈的深吻。小剛對她這不平常的熱情有點不解,雖然初婚時那是習以爲
常的事,但老夫老妻了,激情已經慢慢消退,何以今天如此特别熱情呢?

” 這麽高興,是升職加薪了還是中了六合彩啦?不然就是想老公想得發瘋了!
” ” 知道我高興就成了,原因你是猜不到的!” 正在疑惑中的小剛聽了,更加感
到莫名其妙。

大家并排坐到沙發上,小蘭拉過丈夫的手,捂着自己的肚皮笑着說:” 乖乖!
爸爸看你來了!” 小剛這一驚非同小可,忙問:” 你說什麽?你不是瘋了?” ”
這事能開玩笑的嗎!” 于是把預先放在茶幾底下的醫院檢驗結果拿給丈夫看。小
剛一瞥那檢查結論,驚呆了!忙問:” 怎麽……怎麽……孩子是怎麽得來的?”
于是,小蘭便煞有介事的不慌不忙地說開了:” 兩次經曆的失敗,我本來已經決
心再也不去曆險的了!” 說到這裡頓住了,想吊一下正在目瞪口呆的丈夫的胃口。
待咽過了幾口氣後才繼續說:” 你還記得上個月我去爲移民澳洲的老同學送行的
事吧?” ” 那跟誰搞上了?不是她的老公吧?太謝謝他了!” ” 你瘋了?我們過
去商定的條件之一,不是要找毫不相識的人嗎?” ” 沒錯!是的是的!” ” 在第
一天的派對中,我的同學有個從外地趕來的舊同事,大家暗地裡估計是女主人的
初戀情人。一見面,我就看上了他,因爲無論他的身高體型樣貌甚至談吐,都跟
你非常相近,後來接觸了一下,感到他斯文大方而不乏浪漫,聽說好像還是某個
國營大企業的高層,應該是個白領吧。” 小蘭侃侃而談,小剛摒住呼吸地聽。

” 我突然心動了,這不就是我要找的人嗎!于是在派對中,我有意的接近他,
不知哪來的勇氣,放下了矜持找機會和他套近乎,可能他對我也有異樣的好感,
所以一下子就跟他混熟了。” ” 在我主動的電擊下,那晚派對結束時已是淩晨兩
點了,他還邀我去附近一間不夜天酒吧去聊天,大家都感到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他幾杯下肚後,還借着幾分酒意說’ 如果你未婚我未娶,我一定會把你追到手!

‘” “雖然我非常想得到他的幫助,但冥思苦想也找不到進一步親近他的辦法,我
不能像個蕩婦那樣去勾引他上床的呀!眼看短短的兩天時間一過就要各奔東西了,
但也隻能幹着急。” ” 我們一幫客人都住在附近同一間酒店,因爲在前一晚,我
有意無意的給他透露了我房間的号碼,到了第二晚深夜,他突然給我打來了電話,
他說一個人悶得發慌,問能否到我的房間來聊天?我說,同房間的同學在洗澡,
不大方便的。他說他住的是單人房,要我到他那裡去。我聽後突然心跳得厲害,
但還是不假思索就答應了” ” 原來他是個大情聖,我跟他在一起覺得很享受。至
于其他的具體細節,那是無關緊要的,我就不多說了,免得你吃醋!” 一口氣說
完,她就倒在老公的懷裡,但想了想,又補充說” 巧得很,那天正是我排卵期的
後二天,本來把握不是很大的,但皇天不負有心人啊!不然,我又一次’ 偷雞不
成蝕把米’ 了!” ” 我的好老婆,謝謝你!真是難爲你了!” ” 糊塗老公啊!哪
有知道妻子紅杏出牆了,還說難爲了她的!” 說完,撒嬌地握起粉拳不停地去捶
打老公的胸口。

小剛突然像想起了什麽,忙問:” 那人有給你名片嗎?你有把姓名和聯系地
址電話号碼告訴他嗎?” ” 都有!” ” 那可麻煩了!” 小剛顯得滿臉惘然。

” 看到你這慌張的模樣就好笑!你的老婆會這麽蠢?他的名片,我在回來的
路上扔到車窗外去了,我告訴他的聯系資料全是假的!但雖然我有意不給他送名
片,不過在派對中他是知道我叫小蘭的,不過不要緊,我那同學明天就出國了,
人海茫茫,他是沒法間接找到我的。還有,大家都明白是在搞一夜情,其中的潛
規則難道他就不懂!你就一百個放心好了!” 小剛聽後,才如釋重負地長舒了一
口氣,緊緊地摟着小蘭說:” 好老婆!乖老婆!巧老婆!……”

第二天是假日,清早起來,小剛就打電話給父母約他們去喝早茶,準備把這
喜訊告訴他們。

一進門,小蘭就特别留意公公的表情,但他平淡得就跟平時沒有些微的異樣,
心裡就暗暗佩服老人家的穩重。

” 爸媽,小蘭有喜了!” 剛落座,小剛就迫不及待地報告了喜訊。

隻見兩老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問:” 那是真的嗎?” ” 到醫院檢查證實過的了!
” 小蘭喜上眉梢地搶先回答。

” 雖然是遲來的喜訊,但畢竟是個天大的喜訊!” 公公喜形于色地說。

” 你們終于想通了!結婚這麽些年了,玩也該玩夠了,事業也平穩了,生兒
育女是父母的天職,早就應該計劃要孩子的了。” 媽媽由于一直還不知道兒子有
毛病,所以還在念叨着已經不知說過多少遍的道理來。兒媳聽了,隻得苦笑。公
公聽了,卻在心裡屑笑起來。

自然,媽媽就絮絮滔滔沒完沒了的向他倆交代了許多妊娠期要注意的事項,
把定了座位喝早茶的事也抛諸腦後了。

所謂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就在端陽節那天,小蘭順利地分娩了,而且是個
男孩!守在産房門外準備當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和爸爸的,從護士小姐推出來的嬰
車裡,看到了夢寐以求的胖胖白白的孫兒,高興得手舞足蹈起來。

就如爺爺和小蘭兩個” 經手人” 也是唯一的知情人所預料的一樣,小孩漸漸
長大後,果然長得跟小剛簡直是一個模樣。翁媳倆也不但嚴守這這個永遠的秘密,
而且一直正常相處,把過去了的事全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