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小蘭的借種懷孕故事 [1/4] – 941novel修正版


借種的事古今皆有。過去醫學不發達,試管嬰兒等措施還未面世,經久不孕
不育的人,在求神拜佛無效的情況下,爲了傳宗接代,繼後香火,在萬分無奈之
下,隻好采取權宜之計。如果是女方的原因還好辦,再讨一兩房妾侍就是了。但
如果是出自男方的原因,往往會無奈地指使愛妻暗地裡去偷漢子借種,此舉有個
約定俗成的美名詞,謂之” 放鴿子”. “放鴿子” ,如果夫妻意見能協同,也沒有
什麽特别的要求,本來就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兒,可是在九十年代,有人卻經過
了曲折離奇的借種經曆,最後才能如願以償。

這是一個絕非杜撰的真實故事。故事的主體是确有其事的,隻不過以小說的
形式寫出來,爲了增加文藝的色彩,其具體的情節就不得不帶有渲染的成分了。

話說有一對年輕的夫婦,他們原是大學的同學,打從大三開始就談上戀愛了,
在熱戀中他們不但早已偷嘗禁果,而且在最後一個學期已經發展到了未婚同居,
提前過起了小兩口的浪漫生活來。

雖然他們長期床事不斷,但大家都很理智,除了絕對安全期外都堅持采取避
孕措施,所以從未發生中招的麻煩事。

畢業後,他們都很幸運地有了滿意的工作,丈夫小剛受聘于一間外資公司當
了總經理的助理,妻子小蘭是一個荷蘭跨國物流公司駐本地辦事處的業務員。

他們由于一踏入社會就一帆風順,而且入息豐厚,在雙方家人的催促下,第
二年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他們婚後夫妻恩愛,生活美滿幸福,自不待言。

他們夫妻倆都是獨生子女。爲了滿足雙方父母早日抱孫的渴望,他們從洞房
之夜開始,就停止了一切避孕措施,務求一矢中的。可是一年過去,小剛雖然向
妻子的身體灌進了億萬的精子,可是小蘭的肚子卻始終毫無動靜。不知内情而又
抱孫心切的父母雖然經常唠叨,但他們卻是有口難言。到了婚後的第二年,他們
真的着急了,才開始求教醫生。經過了三間醫院的權威醫生的檢查診斷,結論都
是一緻的,那就是小蘭的生育能力一切正常,問題是出在小剛身上。經鑒定,他
的精子活動率不到百分之二十,而在精子活動率達到百分之五十也不容易懷孕的
情況下,他要想生兒育女是絕對沒指望的了。後來,經過中西醫的不斷用藥調理,
但也毫無效果。

雖然這不幸成了他們的莫大苦惱,但夫妻感情一點也沒受影響,時常互相安
慰,恩愛如常。由于免除了避孕的思想負擔,所以在床第之歡中更能極盡魚水之
樂。

在他們結婚三周年紀念日的晚上,夫妻歡樂纏綿過後,又提起了生育問題。

” 我們單位也有個跟我們情況一樣的女員工,不久前做了人工受孕手術,結
果成功地懷上了!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考慮一下呢?” 小蘭有點膽怯地提出了話題。

” 我早就背着你向醫生咨詢過了,不過我的顧慮是很多的。雖然捐精者都是
素質高的人,健康也不會成問題,而且精子庫的資料是絕對保密的,但捐精者的
長相身高等是無可選擇的,如果生出來的孩子,跟我一點相像的地方也沒有,如
何面對親朋戚友呢!……” 小剛把一連串的顧慮都說了出來。然後放低了聲音,
怯怯地說:” 我有一個辦法,但是始終不敢向你提出來。” 妻子急忙問:” 什麽
辦法?夫妻間還有什麽不便說的話嗎?” ” 你聽過’ 放鴿子’ 的事嗎?” ” 聽過,
不就是向别人借種生子嗎。” 小蘭說完,頓時兩頰绯紅,盯着丈夫問:” 你是要
我跟别的男人上床嗎?就算你如此大方,我也沒膽量去做這羞人的事啊!” ” 又
不是讓你去做個淫蕩的女人,更不擔心你會對别人付出感情,但求得到一粒寶貴
的種子而已。現在社會上不是流行一夜情嗎,碰個機會試一試,是不難有收獲的。
” 終于,很容易就把同樣求子心切的妻子說服了。于是小剛便把預先想好的要求
一一說了出來。

第一是要選擇一個長相、體型、身高、膚色與自己有多少近似的對象,而且
必須是個有風度有教養的斯文人;第二是對方必須是個陌生人,事後不能給他留
下任何足迹;第三是每個月隻行事一次,就是算定自己排卵期最容易受孕的某一
天,務求一矢中的。

這些,小蘭都認同了,但面有難色地提出:” 你說的後兩條還好辦,但這樣
的人往哪找啊?” 我知道有個不一般的酒吧,衆所周知那是個” 一夜情” 的基地,
你到哪裡去是不難碰到理想的對象的。好事做完了,各走各的,神不知鬼不覺!
等到證實你果真有喜了,除我倆之外,任何人都不會知道來龍去脈的。

有了行事準則和足夠的思想準備後,在一個初春的日子,小蘭下班後就迅速
回家,做好出征的準備。她把自己精心地打扮了一番,出沒成一個略帶性感而不
失莊重得體的少婦人。小剛強忍着内心的無限酸楚,對她鼓勵了幾句後就駕車把
她送到那酒吧的附近。

小蘭鼓起了勇氣壯着膽,看看酒吧門外确信沒有遇上熟人,就一頭鑽進酒吧
去。在侍應的殷勤接待下,她選定了一個可以觀察全場的座位坐了下來。
這時,陸續進來的的客人越來越多,個個都衣冠楚楚,看上去沒一個像是社
會上的浪蕩之徒,估計都是一些稍有身份的或是白領階層的人吧。不過因爲都是
帶着特别的目的而來,所以進來的不管男女都是單身一人,因而全場幾乎鴉雀無
聲,基本沒有誰在交談,偶爾有搭讪起來的,都是輕聲細語。

過了不多久,小蘭手持酒杯,極目四望,情況便稍稍稍稍起了變化,隻見有
人陸續開始活動了,紛紛移步走向看中獵物的座位打起招呼來。小蘭細心地觀察
了一會兒,發現這場面好像有個潛規則,就是當别人前來給你打招呼,經得你的
同意坐下來以後,如果你對來人有點興趣,就搭讪起來,反之,如果打過招呼以
後,你不再看他(她)一眼的,來人便會知趣地離開。有些談上了不到十分鍾,
就雙雙結賬離開,所以這酒吧很特殊的要收取不菲的台費(進場費),而且飲料
的價格比起别的酒吧驚人地要貴上十倍,以作彌補。

小蘭落座的這個小方桌,對面隻空出一個座位。不久,有人端着酒杯走到跟
前,很有禮貌地問:” 小姐,不介意我坐到這裡嗎?” 小蘭忙回了一聲” 随便”
後,舉目一看,隻見來者是個大腹便便但頗有風度的中年人,像個老闆吧。當那
人坐下後還想說什麽,小蘭連忙把頭轉向了别處。果然靈驗,那人便知趣地起身
離開了。

接着又有個高挑的瘦個子,但文質彬彬的男人靠過來,小蘭便如法炮制應付
了過去。如是者,走過來的男人接連不斷。後來小蘭有經驗了,當有人過來套近
乎時,一眼看到不是自己心目中的對象,便禮貌地而婉轉地說:” 不好意思啊!
這座位我要留給一個朋友。” 這一招更好,雙方都可以免卻了許多尴尬。

經過觀察,小蘭發覺也有不少女士不是被動地守株待兔,而是主動出征的。
當她正起立目掃全場尋找目的物時,突然驚呆了,隐約看到自己老公的身影,正
經過櫃台進場來,頓時吓了一跳,但再定神細看,不覺爲自己的神經過敏而禁不
住笑起來。經過幾秒鍾的冷靜後,她自言自語的驚歎”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
不費功夫啊” !于是還沒待那人找到位子落座,便立即起身跨步走到他的跟前,
禮貌地說:” 先生!座位不好找,如不介意,到我這來吧!” 那人看到前來主動
招呼他的,是個氣質高雅,大方得體,皮膚白哲,眉目清秀,身材誘人的少婦,
于是連忙回應說:” 好啊!好啊!謝謝妳。” 便毫不客氣地随着她到桌前落座了。

這時小蘭再細細端詳他,隻見面前的男士不論身型樣貌跟小剛相像極了,而
且彬彬有禮,風度翩翩,舉止斯文大方。經幾秒鍾的沉默後,那人主動開腔了:
” 小姐您貴姓?””小姓李,未請教啊?””敝姓唐!” 其實大家都心照,在這場合
大家報出來的姓氏都是假的,不過臨時胡亂說個姓敷衍對方而已。小蘭也懂得,
一夜情的特點,就是互不留尾巴,歡愉過後就各自” 人間蒸發” !

” 看得出妳是個職業女性吧?” 當小蘭” 嗯” 的一聲後,他便主動自我介紹
說:” 我是個大學的講師。” ” 你常到這裡來嗎?” 小蘭也想試探一下對方。

” 還不算經常,自從獨身後感到太寂寞了就來湊湊熱鬧,大概一個月才一兩
次。妳是第一次來吧?” ” 男人出國進修快兩個月了,不然哪有機會到這裡來。
” 小蘭沒有正面地回答他。

可能因爲雙方都找到了心儀的獵物,所以越談越是投機,不過當觸及實質的
話題,可以看出,大家都是在睜着眼睛說謊的。

” 我們才見面就這麽談得來,真是萍水相逢,相見恨晚啊!” 男方切入主題
了” 我們這麽有緣,交個朋友好嗎?哪怕是” 一夜” 的朋友也好。” 男子說到”
一夜” 時,特别放慢半拍地加重了語氣,傳送着一種暗示。

小蘭一聽,意會到對方向自己發出邀請了,頓時兩頰绯紅,心跳加速,眼睛
不敢正面接觸對方地輕聲作出了積極的回應:” 唐先生這麽看得起我,我當然樂
意結交你這個朋友了!” 就像一宗貿易談成了一般,這位唐先生不禁爲之眉飛色
舞,于是進一步切入主題:” 在這公衆場合不好聊天,你不介意到我家去坐坐,
喝杯咖啡好嗎?家裡就我一個人住。” ” 我們才認識,怎好意思到你家打擾呢!
” 怎麽說小蘭也是沒膽量跟随陌生人回家的,于是婉轉地拒絕了。

唐生碰了個軟釘子,慌起來了,生怕抓到手裡的雀兒飛走了,知道要想省點
酒店的房租是會因小而失大的,于是連忙改口說:” 那麽到四海賓館找個地方吧,
我是哪裡的熟客。” 當小蘭” 嗯” 了一聲後,唐生便大方地拿起兩張結賬單,到
櫃台付賬去。小蘭尾随其後,瞥見他從錢包裡拿出五張百元鈔才找回了一些零錢。

出了酒吧的門,已有出租車在等客。他們一溜煙便到達了一間五星級的四海
酒店。唐生先下車,然後滿有紳士風度地伸手攙扶小蘭下車,并随即緊扣着小蘭
的手走進了賓館金碧輝煌的大堂。他給櫃台的服務員打過招呼後,看得出,他果
然是這裡的熟客。服務員很快就給他安排了一間設置雙人大床的豪華客房。

走進房間後,唐生便非常熟絡地直奔茶水櫃,不久便調好了兩杯熱氣騰騰的
咖啡,招呼小蘭到沙發并肩坐了下來。

唐生捏着小蘭的纖纖玉手,說是要給她看手相,胡刍了一通後,他突然挑起
了另一話題:” 你不會問我爲什麽離婚的吧?” 頓了一下,又自問自答地說開了
:” 問題很簡單,我們本來是非常恩愛的一對,隻因我們婚後三年也要不來一男
半女,經檢查才發現是我的原因,我的精子活動率百分之十還不到,醫生說那是
先天的生理缺陷。” 他呷了一口咖啡,歎了口氣後,繼續說:” 這就是妻子要忍
痛地離開我這個沒用的丈夫的唯一原因!” 他不顧我想不想聽,繼續侃侃而談;
” 我隻是不能孕育罷了,但千萬不要懷疑起我的’ 戰鬥能力’ 來,我那一流的床
上功夫,妻子向來是贊賞不已的!一分爲二說來,這也有好處,就是我從來不需
要使用那’ 隔靴搔癢’ 的避孕套!” 聽着聽着,小蘭心裡有點慌亂了,暗暗地想
” 我不是爲風流而來的,現在他鬼使神推的說出了自己也是個” 沒用的” ,若與
他苟且偷歡,那就違背了我的目的,我斷不能做吃虧的事情!得想個辦法脫身才
行。” 心裡雖盤算着,但還鎮定自若地周旋着他。

唐生說着說着,看看身旁的可人兒總是很少說話,還以爲她是不過是有點放
不開,還在害羞而已。而此時自己的敏感神經已開始處于高度亢奮狀态,于是移
動身子向小蘭貼過去,并伸出右手摟着她的纖腰,左手拿起她還沒動過的咖啡,
殷勤地送到他的嘴邊讓她淺淺呷了一口。當茶杯一放下後,便突然順勢把小蘭摟
入自己的懷裡,輕輕地吻向她的唇邊……

小蘭眼見他已經開始情不自禁了,掙脫了後,把含情脈脈的誘人目光投向他,
撒嬌地說:” 别看你一表斯文的,原來所有的男人都是’ 急色’ 的大壞蛋!” 唐
生看到她欲拒還迎的可愛樣子,更進一步激發了他的欲望,一隻手已經放到他的
胸前輕揉起來,而且把她摟得更緊了。

正當他還要有進一步的動作時,只見懷裡的美人兒莺聲燕語地說:” 我今晚
已是你的人了,漫漫長夜,急什麽啊!還說得自己如何有經驗,就不懂得慢慢培
養感情!” 說着就掙脫了他,坐直了身子,微笑着說:” 你先洗完澡,然後到床
上去聊好嗎?” 這讓對方無可推托而又很具吸引力的提議,是不容他不服從的。

” 好啊!那你先洗吧,或者我們一起洗,節省時間!” ” 我們還有點陌生的
啊,想得美,我才不做這尴尬的事呢!再說,我在一個小時前已經在家裡洗過澡
才出門的。” ” 那不勉強你了,我去洗就是。” 唐生吃了個軟釘子後,便随手拿
起茶幾上的遙控器調好了電視,便向洗手間走去。

正當小蘭如釋重負地長噓了一口氣後,不久便聽到了浴室内嘩嘩的水聲。于
是以閃電般的動作,在書桌前的一疊便箋上筆走龍蛇地寫了一行字,然後放到茶
幾上,便急匆匆地輕輕打開房門溜了出去。

她從電梯了鑽出來後,便快步沖出酒店,一頭便鑽進門前正在待客的出租車,
像逃犯般一溜煙回到家裡。

唐生洗過澡出來,身上隻纏上一條浴巾。當他向整個房間掃了一眼後,卻看
不到小蘭的蹤影,一時驚呆了!稍一冷靜,想到可能是跑下樓買什麽東西去了。
但很快地就發現茶幾上的咖啡杯壓着上的紙條,急忙拿起一看,隻見娟秀的一行
草書寫着:” 非常對不起!我不是爲偷歡而來的,隻因你是個比我的老公還窩囊
的男人,所以不辭而别了!” 唐生頓時驚呆了,自言自語地說:” 都怪自己衰多
口,原來遇上個來借種的!” 于是一頭癱在床上,若有所失地盤算着今晚的豔遇
所帶來的經濟損失,酒吧、出租車、房租一起共花費了接近二千大元!

小蘭打開自己的家門,一眼就看見丈夫正在客廳裡看電視。小剛看到妻子突
然回來,而且臉色很是難看,不待還在氣氣喘噓噓的小蘭開口就忙問:” 出了什
麽事啦?給誰欺負了?” 小蘭也不答話,一頭撲入丈夫的懷裡,這時才有空哭出
聲來!

丈夫愛憐地輕輕拍着她的後背,也不再追問。大概過了一刻鍾,小蘭的心情
才稍稍平複過來,還帶着有點顫動的聲音說:” 别爲我擔心,沒人欺負我,隻是
險些兒……” 他像在描述劇情一般的把前前後後的經曆告訴了丈夫。

小剛聽罷啞然失笑,開導着對她說:” 看來我比你還看得開,既然有了我的
默許和鼓勵,你就放心地去做要做的事好了。當然不是要你去當個淫蕩婦人,但
拘泥于單純的目的去行動,往往會欲速不達的。打漁人把網撒出去了,能一網就
捕到大魚嗎?這次我也佩服你的機智和當機立斷,爲了不想白白吃虧而爲我守身
如玉,你太好了!” 小剛輕輕地給了她一吻後接着說:” 不過可能你不會想到,
你這樣臨陣逃跑了,給人家的打擊是多麽大啊!本來出來玩一夜情的人,都忌諱
透露自己的隐私的,可一個大學的講師能主動說出自己的不幸,可見是個情感極
其豐富的正直的男人。人家這樣對你,盡管在他身上你不能指望有什麽收獲,也
應該給人家應有的慰藉才是。你逃跑後他的自尊心嚴重受損,該多麽的難過啊!
” 一席話,讓小蘭心中豁然開朗,知道自己太固執了,也打從心裡感謝丈夫對她
的信任和支持。

第二天,排卵期的征兆依然能明顯地感覺到。這天正是周末,入夜後小蘭在
丈夫的鼓勵下,又一次闖進這聖地來。

今晚酒吧的生意格外興旺,小蘭進去發現已經全場爆滿。由于對這環境不再
陌生了,她從吧台要了一杯果汁,就端着杯子靠在一個角落耐心地等候空位置,
并留心環視四周尋找獵物。才過了不到一刻鍾,突然有一位男士走到面前來,很
有禮貌地給她打招呼:” 你好!小姐還沒座位吧?如不介意,我的桌子還有空位
置。” 小蘭一看來人,見是一個五短身材卻儀表堂堂的的中年人,心裡想,他的
身高離我的要求差遠了,于是很委婉地回答說:” 謝謝了!不好意思,我在等人。
” 把他打發走後,還接二連三的有人前來搭讪,但就沒一個讓小蘭看得上眼,心
裡顯得越來越煩躁了,便産生了打道回府的念頭。正欲移步前往結帳,突然看到
一位面目清秀,臉型與小剛相仿,身高起碼175 以上的男士正在向自己這邊走來,
小蘭急忙迎上前去,恰好跟他打了個照面。風采誘人的小蘭顯然把他吸引住了,
那人便禮貌周周地向她問好。

” 我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是張小姐吧?” ” 不好意思,我不姓張,你認錯
人了!” 這時小蘭的内心深處感到十分害怕,因爲在這場合,是切忌被人認清真
面目的,所以才一口就否認了自己真的姓張。不過仍心存僥幸,希望他隻是爲了
套近乎而沒話找話的。

經過簡短的交談後,可能是大家都已認定,站在面前的就是所要尋找的” 心
上人” ,于是那人便直截了當地提議” 這裡人太擁擠,又不容易找到座位,如果
你樂意,我們到外面找個地方聊聊好嗎?” 小蘭一聽,正中下懷,便立即笑着點
頭應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