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203.第二百零三章 不亦樂乎(上)


第二百零三章 不亦樂乎(上)

  陳氏姐妹正式入住大宅,算是解決了侯龍濤的後顧之憂,他終於可以將精力集中到生意上了,其實說是生意,不如說是可以一心一意的對付田東華了,唯一的問題在於他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可以做的,只能是等待觀望。

  東星集團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上市的日子一天天的靠近了,侯龍濤和如雲的「兩年之約」也迫在眉睫了…

  侯龍濤看著左魏從美國分公司發過來的傳真,上面說是GM和他取得了聯繫,有意在東星集團正式上市後收購其25%的股權。

  「嗯…」茹嫣皺著眉發出了一聲嬌哼,她從男人的雙腿間抬起了頭,喉頭處一陣蠕動,「咕嘟」一聲,把滿嘴的男性精華吞入了肚中。

  侯龍濤愛惜的撫摸著嬌妻的臉蛋,衝她感激的一笑,然後把放著傳真的文件夾往坐在長沙發上的星月姐妹那一扔。

  智姬把傳真取出來看了看,「價錢壓得夠狠的,應該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我有必要跟他們談嗎?」侯龍濤把茹嫣拉了起來,讓她橫坐在自己的腿上,手伸進她的短裙裡,愛撫她的褲襪美臀。

  茹嫣把愛人的頭抱在胸前,讓他枕在自己高聳芳香的乳房上,親吻著他的頭髮。

  「如果咱們跟GM合作,無論是在上市前還是在上市後,都會對咱們的股價有非常大的正面影響。而且GM有了咱們的股份,相信大部分GM車型都會安裝咱們的淨化器,絕對是互惠互利的。現在咱們的產品經本基本上打入了日系車輛的中高端市場,GM是咱們進軍美系車輛市場的最好跳板之一,既然他們主動找上門兒來了,那是再理想不過了。」慧姬停頓了一下,「不過這是從純商業的角度考慮。」

  「什麼意思?」侯龍濤把茹嫣的褲襪撕破了,撥開她的小內褲,兩根手指輕柔的按揉著她細嫩的陰唇。

  「你不是懷疑田東華是想收購東星嗎?他不可能成功是因為咱們手裡控制著百分之六十九點三的股權,可一旦GM取得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從理論上講,田東華就有可能進行HostileTakeover了。」

  「還是那句話,他哪兒來的資金?再說GM也不會把自己的股份轉讓給他的。」侯龍濤的手指鑽入了萬里挑一的小秘書的身體裡。

  「所以我說是從理論上講,其實無論如何,你都應該同意GM派代表團過來,就算最終你不出讓股份,這也是一次難得的積累經驗的好機會。以前這種和國際性大企業正式談判的事情都是田東華出面,你也該親自主持一次了。」

  「好,那你就通知一下兒GM吧,不過既然在理論上有那種可能,不賣那麼多給他們就是了。」

  「啊…」茹嫣緊緊的抱住了愛人的脖子,一股火熱的陰精從顫動的子宮裡噴射而出…

  GM的調表團在13號的上午抵達了北京首都機場,團長是GMInvestmentGroup的一個叫JerrySu的VP,是個華人,副團長是市場部的白人經理MichaelSha。

  當天晚上,東星集團在東星達海鮮城為遠方來客接風洗塵,按照雙方事先達成的協議,這次的談判暫時定位為商業機密,沒有向外界透露,所以並沒有媒體的人出席。

  宴會上,冠冕堂皇的客氣話自然是少不了,一套一套的源源不斷,讓人充分體會到商場中人的虛偽。

  侯龍濤坐在Jerry的身旁,「Mr。Su,您是從北京出去的吧?」

  「現在沒必要這麼正式,」Jerry笑了笑,他也戴著一副眼鏡,顯得文質彬彬,看著就是個很有能力的人,「叫我Jerry就行了,或者我的中文名字,蘇棧。侯先生怎麼知道我是北京人?」

  「龍濤,」侯龍濤也糾正了一下對方,「您說中文的時候還有點兒兒話音,雖然已經不那麼濃重了,還是能聽出來,您出去很久了吧?」

  「十五年了,不瞞你說,這是第一次回來。」

  「怎麼會?」侯龍濤很難想像一個人能十五年不回家一次。

  「沒時間啊。」

  「不會吧?」

  「呵呵。」蘇棧只是淡淡的一笑,沒有回答。

  侯龍濤知道大概是涉及了對方的隱思,不說也罷,「您是出去上學?」

  「半工半讀,我當初在國內就是GM的,後來公司送我去美國上學。」

  「這樣兒,我看您不過四十多歲吧?要是不介意的話…」

  「不介意,我快四十四了。」

  「四十四,」侯龍濤點了點頭,「四十四歲就能坐上GMInvestmentGroupVP的職位,還負責這麼大的生意,絕對能算是年輕有為了。我挺佩服你們這樣兒的人的。」

  「怎麼講?」

  「我也在美國上過學,我知道留學的難處。更主要的是,我知道如果我留在那兒的話,在十五年之內肯定做不到您這個級別。」

  「呵呵呵,你太謙虛了。」蘇棧拍了拍侯龍濤的肩膀,就像是老大哥一樣,有過相似經歷的人比較容易相處,「你現在已經取得了的成就就不知道要比我大多少倍了,前途更是不可限量,還這麼年輕。」

  「兩國的情況不同嘛,咱們華人想要在美國的大公司裡真正的出人頭地,是非常不容易的,您做到了,我不過是比較會利用國內的條件罷了,不值一提。」

  「怪不得你能有大的發展呢,」蘇棧友好的看著年輕人,很有點欣賞的意味,「不驕不躁,很有大將風度。」

  「謝謝誇獎。」

  「龍濤,今天咱們把酒言歡,到了下星期,談判正式開始,那就是各為其主了,到時候咱們可就要真刀真槍的了,我不會因為咱們一見如故而有絲毫放鬆的。」

  「那是當然。」侯龍濤明白越是朋友越應該把醜話說在前頭的道理,他發覺蘇棧這個人和其他的那些老美給人的感覺有點不一樣,在商人的面具下隱隱約約的有股正氣…

  星期一早上,東星的司機在談判正式開始前一小時就把GM代表團的十名成員都接到了東方廣場,讓這些老外可以有時間到處轉轉,也見識見識這裡的現代化程度,免得他們以為現在的中國還像美國大部分電視節目裡演的那麼落後呢。

  在這麼重要的會議前,侯龍濤是一定會想辦法緩解自己的壓力的。

  司徒清影和薛諾今天正好來東方廣場購物,自然義不容辭的成為了愛人最好的減壓「工具」。

  司徒清影掛在巨大的紅木辦公桌邊,深藍色的牛仔褲和桔黃色的小內褲褪在渾圓的屁股蛋下。

  侯龍濤粗長的男根不斷在小白虎的緊窄陰道裡飛快的進出,撞擊著滑嫩無毛的陰戶,肏得愛液飛濺,這副神奇的性器能快速的消除他肉體上的疲勞,讓他一次又一次的獲得新生的感覺。

  薛諾躺在司徒清影的背上,兩條白嫩的玉腿舉在空中,架在男人的雙肩上,一隻手擋在自己的眼睛上,另一隻手攥著自己的一支酥乳。

  男人邊幹著司徒清影,邊揉著薛諾的球狀奶子,右手在她的紅潤的小穴裡摳挖,兩個女孩都被搞得浪叫連連。

  侯龍濤哆哆嗦嗦的和小白虎一起又經歷了一次高潮,拔出老二,緊接著就插進了上面的美少女的下體裡。

  薛諾的身子猛的一顫,那張稚氣還未完全脫盡的秀麗臉龐上儘是因性興奮而產生的紅霞,美得不可方物。

  做了兩個多小時的愛,司徒清影和她的乾妹妹都已經是無比的滿足了。

  開會前四十分鐘的時候,茹嫣打電話通知侯龍濤應該開始準備了,三個人靈肉合一的身體交歡才算告一段落…

  蘇棧和MichaelSha,還有兩個助理來到了東星總部所在的那座寫字樓外,立刻就有一直在此等候的東星職員上去招呼他們。

  幾個人進入大廈的時候,正好有四個美女從裡面出來,有兩個是長相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個子最矮的是個清清純純的美少女,剩下的一個梳了一條很奇怪的大辮子。

  兩撥人擦肩而過的時候,蘇棧向唧唧喳喳的女孩子那邊不經意的看了一眼,他就好像是突然被雷劈了一下,愣在了當場,又好像是掉進了冰窟窿裡,渾身都顫了起來。

  「怎麼了?Jerry,Jerry,」MichaelSha推了推蘇棧,「你怎麼了?」

  蘇棧慢慢的轉過身,那群美女已經消失在門外的拐角處了,只是空氣中還有她們剛才帶過來的香氣,「不可能…」

  「什麼?」MichaelSha沒聽懂,對方說的是中文。

  「沒什麼。」蘇棧搖了搖頭,自己一定是看錯了…

  東星和GM的談判焦點主要有兩處,也就是雙方的分歧所在,一是股權轉讓量的問題,東星這邊只願意出讓19%的股份,GM卻堅持要收購25%;二是收購價的問題,東星的意思是高於預期的上市價持平,一億五千萬美金對1%的股權,GM的出價和這個數目可是有著天壤之別,只有五千萬美金。

  本來GM這邊應該是由蘇棧主持的,但他好像有點心不在焉,在羅列本方條件的時候,說起話來沒有那種談判時該有的堅定,這並不是小毛病,對於使對方明確本方的立場有著很大的負面影響。

  MichaelSha不得不接過自己上司的話茬,實際上是由他在負責了,「我相信侯先生對於GM的歷史和實力都是有一定瞭解的,在這裡我就不多說了。您也應該明白,在當今的商場上,能像貴公司這樣憑借技術因素處於市場壟斷狀態的企業屈指可數,GM不僅不是其中之一,還是處於競爭最為激烈的汽車工業中,我們時時刻刻、做每一件事都必須提防商業對手。」

  「可以理解,但這和咱們今天的議題有關係嗎?」

  「由於貴公司產品的性質,如果我們大量收購你們的股權,注定了這項投資的最終目的並不是分取貴公司的利潤那麼單純。當今汽車市場的兩大潮流就是節能和環保,而且隨著時間的推延,相信這兩種潮流只會越來越強勁,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不節能、不環保的車輛將會被市場淘汰。不知道侯先生是否同意我的這個預測?」

  「完全同意,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進入環保這個領域的主要原因之一。」

  「簡單的說吧,如果貴公司被我們的競爭對手,比如說福特,控股了,福特就有可能把其它公司擠出汽車市場,這種險我們是不能冒的。」MichaelSha說的很有道理,如果真的有一家「汽車大佬」控制了東星,它就可以任意的提高淨化器的價格,甚至是乾脆就不出售給其它的企業。

  「我理解貴公司的擔心,不過解決這個問題不光只有收購東星的股份這一個辦法,咱們完全可以以合同的形式確保東星對GM的供應,貴公司就算是要簽一百年,只要價錢合適,我們是絕不會反對的。」

  「哈哈哈…」談判桌上的人都被逗樂了,只有蘇棧還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侯先生太有幽默感了,」MichaelSha笑著搖了搖頭,「我們並不是馬上就需要安裝貴公司的淨化器。」

  「更不想被我們拴住。」

  「哼哼,對,對,是這樣,除非貴公司願意給予我們隨時終止合同的權力。」

  「呵呵呵。」侯龍濤沒有回答。

  「當然是不可能的了,大概世界上都不會有企業簽那樣的合同的。也沒有什麼好忌諱的,東星的利潤前景實在是太好了,還是收購股份,分一杯羹的好。不過好處不是單方面的,相信侯先生也清楚GM的加入對於貴公司的發展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這我不否認。」侯龍濤很清楚本方所能得到的好處。

  「百分之二十五,這個數目是經過我們詳細研究的,進可功,退可守。」

  「我需要你解釋一下兒那六個字。」

  「如果我們發現有其它的大公司有控股東星的企圖,無論是從股市上下手,還是向我們這樣直接從東星的董事會成員手裡直接收購,我們都領先對方二十五個百分點,可以有充裕的時間做出應對,這就是進可攻;如果有一天我們出於任何原因,認為已經沒必要再保留東星的股份,我們可以出售,這就是退可守。」

  「任何原因指的就是東星失去市場壟斷地位吧?」

  「侯先生是明白人。」

  「貴公司不希望別人控股東星,我更不希望除我之外的任何人控股東星,如果我把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出售給GM,加上正常上市的十億股兒,從理論上講…」侯龍濤沒再繼續說下去。

  「這點我們已經想到了,咱們可以簽署一份協議,如果GM要轉讓手中東星集團的股份,東星集團擁有優先購買權,價格以當時的市價為準。如果我方有意在股市上收購更多的東星股權,必須提前半個月通知貴公司。」

  「What?」侯龍濤都有點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們願意簽那樣的協議?」

  「對,這代表了我們百分之百的誠意。」

  侯龍濤閉上了眼睛,搓著自己的太陽穴,對方給出的條件太優厚了,不過仔細想來,真的把他們的提議付諸實施,對GM並不會有什麼負面影響。

  MichaelSha看侯龍濤在思考,沒有急著打擾他。

  其實侯龍濤在心理上已經可以接受GM對於25%股權的要求了,但他並不急於表現出來,「我想不光是GM對東星感興趣,我把四分之一的股份給了你們,可就沒有多少可以給福特、奔馳什麼的了,您不覺得我應該聽聽別人的報價嗎?」

  「關於價格問題,那是明天會議的議題,今天咱們主要還是先確定出售的股份數額,不是嗎?」

  「這兩者不可能完全分開的。」

  「侯先生,」蘇棧終於開口了,「我今天有點兒不舒服,咱們是不是可以暫時休會,明天再繼續。」他知道自己非常的不在狀態,現在結束是比較合適的。

  「既然如此,咱們就明天再談,我現在可以在原則上接受你們需要的數量。」侯龍濤也確實需要在跟自己的人商量一下…

  在一間小會議室裡,侯龍濤把手裡的文件發給了自己的六個兄弟,「你們看看計算上有沒有誤差,如果咱們把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權轉讓給GM,我手裡就只有百分之二十八點八的股權了,雖然從字面兒上看,東星仍舊由我控制,但差距實在是太小了,我不希望外界對我在東星的絕對權威產生任何的懷疑。」

  「他們不是說願意簽協議嗎?把內容一公佈,不就等於是告訴外界別人不可能控股嗎?」

  「半個月的時間,咱們不一定能籌措到足夠的資金跟他們在股市上拼;他們要賣的時候,咱們也不一定有足夠的資金買。」侯龍濤認為那份協議裡規定的兩條都不是天衣無縫的,不能拿它們當護身符。

  「你就是要我們做什麼吧。」

  「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散出去之後,你們每人手裡還有百分之二點二五的股權,我需要你們把其中的一點二五轉到我名下,但只是在法律上,你們仍舊按二點二五領取紅利,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文龍把腳搭在了桌子上,「當然是沒問題了,本來就都是你的,當然隨你調配了。我現在在銀行的存款都夠我重孫子揮霍的了,你需要我們的股份,儘管拿去用。」

  「肏,你他媽這個傻屄,」馬臉在文龍的後腦勺上扇了一巴掌,一幅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你丫嘴怎麼這麼快啊?我剛說要敲他一筆,讓他按百分之三給咱們分紅呢。得,讓你丫這麼一說,我也沒法兒開口了,拿去吧。」

  「哼哼哼,我會讓律師準備必要的文件的。」侯龍濤開心的看著一幫兄弟在那罵罵咧咧的數落文龍,站起來走到他身後,「你收拾好東西了嗎?」

  「說我?」文龍扭回頭。

  「廢話。」

  「沒什麼可收拾的,到那邊兒再買唄,也讓老外伺候伺候我,我要的東西呢?你準備好了嗎?」

  「呵呵呵,放心,完全照你的要求,金髮球乳的外國妹妹,就跟毛片兒裡的一樣。導購、導遊加翻譯,晚上還陪你睡覺,全活兒,你小子別閃了腰就行。」侯龍濤笑著拍了拍文龍的肩膀。

  「小丫那去開洋葷,別忘了干丫屁眼兒。」二德子推了一下文龍的腦袋。

  「絕對忘不了,肯定讓丫見識到咱們中國爺們兒的厲害。」

  「你丫先別美,他媽小心得病吧,什麼愛滋一類的。」劉南掐著文龍的脖子晃了起來。

  「我他媽不會戴套兒啊?」

  一幫人又鬧成了一團…

  「Whatthefuckwasyourproblem,man?」MichaelSha跟著走進了蘇棧的房間,沒等他轉過身來,就一把將西裝扔到了他的背上。

  「對不起,剛才是我的問題。」蘇棧的道歉很誠懇,但並不卑微,「Mr。Sha,請你注意你的用詞和態度。」

  「OK,OK,」MichaelSha揮了揮手,平靜了一下自己激動的情緒,「對不起,我沒有控制住自己。蘇先生,我需要你坦白的告訴我,你到底能不能勝任談判代表的工作,像你今天那樣出現怯場的情況,簡直是不可原諒的。」

  「我並不是怯場,是因為不可預見的個人原因。」

  「個人原因?我以為咱們都是專業人士呢。」MichaelSha的聲音不自覺的又提高了,「明天的談判才是重點,你能不能主持?你坐在那張桌子前,代表的就是GM,絕不能表現出你的無能。」

  「Mr。Sha,我再次提醒你,我才是這次談判的負責人,你只是我的助手。我很感謝你幾天能挺身而出,我會寫進報告裡的,但這並不代表你就有了可以不尊重我的資本。」

  「我只想知道明天的會議你能不能主持。」

  「當然可以。」

  「希望如此。」MichaelSha轉身就想走。

  「等等,我上次問你的問題你還沒給我答覆呢。」

  「我只是你的助手,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怎麼可能知道?」

  「整件事兒都是你們市場部操作的,你們怎麼可能不知道?」

  「既然沒告訴你,就說明你沒有必要知道,這並不影響你的工作,你的任務就是盡可能的壓價,其它的一切都不需要你操心。」MichaelSha這個副團長明顯是不怎麼把正團長放在眼裡。

  「好了,你出去吧。」蘇棧現在倒也真是沒心情跟這個老外鬥嘴。

  「蠢貨。」MichaelSha在心裡暗罵了一句,撿起地上的西裝,走了出去。

  蘇棧坐在了床邊,雙手摀住臉,他扭曲的表情充分的反映出他內心的極度痛苦。

  「啊…」男人慢慢的站起身來,走到窗戶前,額頭頂在了因空調而變得冰涼的玻璃上,撐住窗台的雙臂有點顫動,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的思念,二十多年的努力,全都沒有結果,就在自己已經決定放棄的時候,她卻又從自己心靈的最深處鑽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