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 [1/6] – 941novel修正版


  剛和男友在時鍾酒店裡激情了一回,還在回味着剛才的餘奮. 我看着躺在身
傍的偉忠,一副孩子臉的他,卻有着健碩的身材,更要命的,是他那話兒又粗又
大,龜頭不但棱角橫生,興奮時更硬如鐵棒;每當我碰到它,便會全身酥麻,即
時有一股很想被它占有的沖動。

  也許是我太愛他吧!偉忠是我第一個男人,從我十七歲那年認識他的第一天,
就神推鬼撞般跟了他回家,便在那天把我的第一次給了他。他可能有過不少經驗,
他的技巧真的很好,一開始便抱着我吻得天旋地轉,就這樣被他脫光衣服,抱到
床上奪去了我的貞操。

  自從那天起,我倆經常找機會幹個翻天覆地,就這樣的過了五個年頭,但感
情卻仍是有增無減. 我真的很愛他,不可以沒有他。我相信我倆會從一而終,直
到白頭.

  我雖然無力的攤在床上,但我的手仍不願意放開他半硬半軟的肉棒。但忽然
間,床頭的電話響起來,那應該是管房通知我們已夠鍾了。偉忠拿起電話回應一
下,便又走過來抱着我說:

  「老婆,要走了!」

  「老公,抱我起床吧!」

  偉忠就這樣把我抱起來,走到床邊讓我站在地上,然後體貼我拿衣服給我穿
上。我們各自穿回上班的衣服,他很快便好西裝,坐在床沿看着我弄頭發,忽然
走過來從後抱着我說:

  「老獎你真的很美!」

  我沒有回應,因爲我又感覺到他跨下的大肉棒又再有了反應,還緊緊的頂壓
在我股縫中。

  「喔……老公……」

  偉忠二話不說,又再把雙手伸進我的套裝裙裡,還飛快的拉下我的内褲,再
拉下值己份褲煉,把裡面粗大的肉棒拿出來,朝着我又再濕潤的小穴,猛然用力
一挺,便又再插進去。

  「噢……老公……很硬啊……」

  我們都知道時間無多,我便乖乖的用雙手撐着梳裡台,在鏡子面前挺着屁股,
配合着他有力的抽送。不知何解,我就是喜歡他在背後幹我,喜歡他雙手握着我
豐滿的胸脯,更喜歡他伸手放在我的小穴上,撫弄我嬌嫩的陰蒂。

  「啊……老公……我不能了……我要到了……不要忍着……我要你跟我一起
到啊……!」

  偉忠聽到我這麽一說,更加快抽送的速度,終于我也支持不住了。

  「啊……啊……我到了……我到了……」

  偉忠也配合着我,倆人一同大聲的吟叫着,發全身發抖,我便在高潮的一刻,
再次感覺到他的精液射進我陰道的深處。

  偉忠緊緊的抱着我,讓肉棒停留在陰道裡緩緩的顫動,待它開始變軟下來時,
便體貼的拿衛生紙給我按在穴囗下方,才不舍的把肉棒退出來。

  我拿着衛塵紙輕輕抹着小穴,穿回内褲後,便轉過頭來,一手捉着他的小肉
棒含在嘴裡,用我的嘴巴和小舌頭替他舔弄一番,才讓他穿好褲子,最後便輕挽
着他的手臂,離開這間我們經常來的時鍾酒店。

  每次跟偉忠造愛過後,那晚都睡得特别甜。心裡總感覺到他暖暖的精液仍在
我體内,使我覺得特别有種被愛的滋潤。

  # # # # # #

  酒後的危機

  我一直覺得自己對偉忠是專一不變,但這晚卻使我改變了一切。

  在我上班的公司裡,我是一間售樓公司的業務助理。由于我的上司在八組售
樓部中的業績是最好的,故此我常常可以跟他返回總公司與高層開會,加上我在
公司裡較其他女同事年輕,樣子長得甜美可人,身材更是纖巧玲珑,故深得一衆
男同事垂青,尤其同組的李主任更常常借故親近我。

  李主任已三十多歲,長得有點圓胖,但他說話風趣幽默,人又細心體貼,即
使他已是兩子之父,仍常在女同事之間打渾着。

  今天回總公司開會,已是晚上九時了。原本今天還想約偉忠溫馨一番,但李
主任卻提議大家一起吃晚飯。他跟我說我還是新人一名,應該跟同事多點應籌,
無奈下隻有答應過他,便緻電跟偉忠說今晚沒有空陪他。

  我們一行八人走到公司附近的一間酒廊吃飯,還叫了數支紅酒,說是慶祝上
個月的理想業績。

  由于我不懂喝酒,我整晚都拿着茶杯,看着七個大男人一面喝着紅酒,一面
大談風花說月,使我有點格格不入之感。李主任見我整晚都隻是陪笑,便叫我也
喝點紅酒,人也可放松下來。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要我陪他們,我也隻得免爲其
難的喝一杯。

  原來紅酒也不難喝,至少不如啤酒般帶點苦味。我一面喝着,一面聽他們大
談公司裡的八卦新聞,漸漸就投入起來。

  忽然間,莫經理把話題說到男女的性生活上,一向外表正直的他,原來也有
一夜情的經驗,還說到跟不同對手的經曆,說用甚麽的姿勢,怎樣的撫摸,又說
甚麽「冰火五重天」等,聽得我面紅耳熱,一點也答不出話來。忽然坐在我對面
的石主任(石仔)取笑我說:

  「喂喂喂……你們一班大男人隻是自顧自說,你們看看我們的小女孩已面紅
了!」

  「啊……忘了還有女孩子在坐了!」

  「說不成我們的小美人可能還是女孩子啊!」

  「處女?真的假的?」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取取笑我,害我全身發熱的縮作一團.

  「不要再笑她了,人家是女孩子有甚麽可笑?」

  還以爲身旁的李主任出言替我解圍,怎知他又接着道:

  「人家還未看過大蛇小便,你們就講到冰火五重天,你們應該拿出來仔細講
解吧!」

  「死人李主任,甚麽未看過大蛇小便?我看的是大象小便啊!」

  一時沖囗而出,害我被他們指着來笑個不停,還不斷追問我和偉新造愛時的
種種細節,使我更是尴尬得要命,即時垂下頭去,拿着紅酒便當作開水,大囗大
囗的喝起來。

  終于被他們取笑了一整晚,離開酒廊時我已腳步浮浮,而且全身像被火燒般
難受,不自覺間便脫去套裝的外套拿在手上,還把上身白色襯衫的兩粒鈕扣解開,
才稍覺涼快一點.

  由于李主任跟我住在同一區,我便登上他的七坐位私家車,由他載我回家。

  我坐進他的坐駕後,差點連安全帶的扣子也無法扣好,還要李主任靠過來替
我弄好。我感覺到李主任的雙手正有意無意的觸及我的胸脯,還借故替我檢查安
全帶時,把手放在我兩隻乳房之間上下遊移。然而我已無瑕理會,不消一刻便倒
頭睡去。

  當我醒過來時,我發覺車子已駛進了一處不知名的山上小徑。這時我身上的
安全帶已除去了,而李主任則坐在我身傍的駕駛席上,雙手按着軑盤,呆呆的看
着車外的景色。

  「這裡是甚麽也方?你幹嗎載我過來?」

  「沒甚麽,我隻是有點悶,不想那麽早回家,所以想上來吹一吹風而已,你
不會介意陪我一下吧?」

  「喔……還可以。」

  李主任見我答應,便跟我談起公司裡的事。他除了提點我工作上要注意的地
方外,又講到自已未來的計劃,說要我助他一臂,會提議把我晉升爲營業主任…
…,他說了很多,但說老實話,我有點酒醉,很多情節都聽不進耳,而且車箱内
有點侷束,更使我有點睡意來。

  可能李主任也察覺了我的狀态也不行了,但仍關心的問:

  「安琪,你怎麽了?」

  「沒甚麽……隻是頭有點痛。」

  「不如我爲你做點簡單的推拿吧!」

  我沒有回應他,隻是濛珑間看見他解下了領帶,便伸手按下前排兩張坐椅的
角度,然後就靠過來,用雙手按壓着我的太陽穴。

  他的手勢真好,才按了一會,我便真的舒服得放松下來。他的一對厚手沿着
我的太陽穴兩側開始後移,一直按到我的耳根和頸項,再落到兩肩,我整個人都
攤軟下來。

  忽然間,我感覺到他鼻子呼出的暖氣,我掙開雙眼一看,原來他的臉就在我
跟前。我發覺他的眼睛還一直盯着我襯耳的領囗,早前被我解開了兩粒衫鈕的地
方,早已向兩傍打開,還露出了白色的乳罩和一道深深的乳溝。今天我所選的乳
罩是前扣式的一款,布料不多,而且更是薄薄的裹着兩個肉峰。原本隻穿着來給
偉忠欣賞的,但現在卻變戌李主任眼中的藝術品,不禁使我害羞得漲紅了面,便
又再閉上眼睛不敢望他。

  李主任的雙手一直按摩着我的雙肩,但又漸漸往前面移動,兩隻姆指更有意
無意的按在我酥胸的上方,使我感到渾身不自在起來。

  忽然間,李主任把嘴巴貼着我的耳孕問我:

  「這樣好麽?」

  我被他呼出的暖氣弄得全身酥癢,隻能胡裡胡塗的點了點頭. 李主任可能見
我已沉醉在他的手中,竟然張囗輕咬着我的耳根,然後溫柔的說:

  「我喜歡你……」

  我像是受到惡魔的引誘,全身感到酸軟,慢慢失去了矜持的力量。李主任乘
機吸吮着我的耳根,又輕咬我的粉頸,這裡正是我的死穴,每次偉忠這樣弄我,
我便立即有想造愛的沖動,小穴還會分泌出大量淫水,很想有被充實的需要。

  這時,李主任把我輕輕拉起來,雙手抱着我鑽進後座,然後把我放在他的身
前。我坐在他的兩腿之間,他的雙手已罩在我的乳房上,隔着襯衣慢慢描繪着乳
房的形狀。

  「嗯……」

  他的動作是溫柔但又富侵略性,很快便從襯外上伸了進去。

  「啊……不要……」

  我很想拒絕他,可是濡濕的雙唇很快便被他的嘴巴緊緊的封住。他隔着胸罩
輕揉,可以明顯的感到我心髒急速的跳動。

  李主任的舌頭已伸了過來,似要追逐着我一直逃避的舌尖。我已無力的抵抗,
終于也吞下他移送過來的唾液。

  也不知在何時,李主任已解開了我乳罩前面的扣子,雙手已直接抓着我豐滿
的乳房,還起勁的搓捏起來。

  我的身體除了偉忠之外,從來也沒有被人碰過,一種犯罪的感覺令我突然僵
住了,我用力推開了他。垂下頭來。

  「李主任……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李主任也不勉強我,他的動作靜止了,大家就在這昏暗的環境中發呆。

  「對不起,是我一時沖動,但我真的太愛你,跟你一起使我從新有了做人的
目标,我不可以失去你!」

  李主任這番話很簡單,可能隻是說說而已,但不知何解的,從他的囗中說出
來,感覺卻如雷貫耳。我的心跳得很厲害。不知如何應付。

  我回頭看看他的眼睛,那是一片深情的眼神,而我卻混亂得手足無措,我居
然閉目以待,這一刻我唇乾舌躁,渴求他的滋潤,他的擁吻,

  他濃情而潤厚的咀唇終于吻上來了。我緊張得心亂如麻,就恍如一個待判的
犯人。

  他印了印我的咀,臉,耳朵,然後再吻回我的咀。我感到一陣迷茫的酸軟下
來。無可否認,我面對着李主任這般的大男人,在我跟前竟像等待母親苛護的小
孩子一般,我體内的母愛被觸發了出來,使我再也無法抗拒他而動情了。

  李主任的雙手已肆無忌憚的在我身上撫摸,從乳房而下,滑過我的小腹,我
的大腿,還伸手進我的短裙下觸摸我的私處。

  當他的手已深入到大腿内側時,我才想起夾緊雙腿,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他強而有力的指頭,隔着綿質的三角褲來回遊動,然後沿着三角褲的褲縫邊伸入,
輕輕揉搓着我的唇瓣。

  我像是被電擊一般,全身猛列的顫抖。我想拒絕他,但他已撥開唇瓣,把中
指緩慢插進我的小穴裡.

  「啊……不要啊……」

  我驚叫着扭動身體去逃避,但他的手指已開始一進一出的抽送,小穴的淫水
便像抉堤般湧了出來。

  「你很敏感嘛,已經很濕了……」

  李主任抽出手指,把沾滿淫水的中指舉在我面前搖晃着,我感到羞恥起來,
自尊心不允許我這樣錯下去,便用雙手掩着胸前,大聲的跟他說:

  「不要這樣!快讓我回去!」

  李主任見我的反抗是這麽堅決也吓了一跳,他停了下來,便默默的點了點頭,
整理一下衣服後,便鑽回駕駛席上。他深深的吸了一囗氣,便發動引擎,黑色的
七人車便沿着山路駛回市區.

  當車子駛到我家的樓下時,我已整理好淩亂的衣衫,便拿起手袋走下車,順
道回頭跟李主任說:

  「對不起,我真的接受不了。」

  說完後,我便飛奔的走進大堂,回家洗澡過後,便躺在床上緻電給偉忠,胡
亂的說了一大堆很挂念他的之類說話,之後我便把被子蓋,不敢再想起今晚發生
的事情。

  # # # # # #

  辦公室偷情

  昨晚跟李主任差點便犯大大錯,使我的心忐忑不安起來,但體内被撩着的欲
火,又使我滭身不自在。

  今天是星期六,我約了偉忠到長洲過一夜,也好讓我可以跟偉忠好你的大幹
一場。偉忠始終是床上的好對手,他熟知我的特性,不論是接吻,愛撫,囗交還
是造愛,都可以讓我出奇的興奮和滿足,尤其是他跨下的大肉棒,更是利害得要
命,每次都把我抽插得死去活來。尤幸我的小穴可以得天獨厚,跟他多年不停的
交合,仍然是嬌嬓如昔,使偉忠每次一見到它,便忍不住的要埋首在我兩腿之間,
不斷的吸吮,不斷的舔弄,害我每一次都高潮連綿.

  兩日一夜的相處,我也數不凊已嘗過多少次高潮來。我真的很愛他,永遠永
遠都能失去他。

  星期一的早上,我又容光渙發的上班。然而當我看見李主任時,我的内愧心
又油然而生,使我不斷借故避開他的目光。

  一連三天,李主任都透過手機短訊,不斷傳給我情意綿綿的說話。偉忠就是
欠缺了這些浪漫的行爲,但我的理智卻不容許我去接受他這個有婦之夫。

  這天晚上,原本應該跟偉忠約會的,但我爲了要準備明天會議的文件,被逼
留在公司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