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 [4/6] – 941novel修正版


  噩夢終于完了,我也理不了身上的精液,羞愧的穿回衣服,想盡快奪門而逃。
這時趙先生卻叫住我,原來他正從銀包袒拿了二千元出來,想塞到我的手上。我
看着那兩張一千元紙币,一時間覺得自己的自尊盡喪,「嘩……」的一聲便哭了
出來,便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變了!我變了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以前我最自豪的,就是我純潔無污的
身體,但現在已沒有了。我忽然想起了偉忠,很想他就在我身傍,用力的抱着我,
安慰我,用他的身體慰藉我空虛的心靈.

  就在這時,有人從後抱着我,我吓了一跳的回頭一看,那人正是狄文!

  # # # # # #

  舊情人

  正當我陷入痛苦的深淵時,我的前男友狄文就出現在我身後。他不發一言的
看着我,這刻我終于得到依靠,便倒在他的懷裡痛哭起來。

  可能他怕我的哭聲會影響了其他住客,便示意我不要作聲,一手拉着我走去
貨運電梯,然後按到最頂一層。我們走了出去後,他帶着我穿過一條長長的走廊,
走上一條樓梯,便到達酒店的天台。

  他拖着我走到天台水箱後邊,再貝緊緊的抱着我,讓我可以放開懷抱的大哭
一場。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但已足夠把我心中的郁悶也發洩了出來。

  我們靠站在天台的邊沿,隻有一道圍欄之隔,便是潻黑的夜空。我本來就很
畏高,但不知何解,有狄文在我身後抱着我,我便覺得甚麽也不怕。我問始對他
說起我今晚的遭遇,以及我跟公司公事之間的一切。我說到我已變得不再純潔,
害怕偉忠知道後會離我而去,他竟淡淡的在我耳邊說:

  「他不愛你,還有我。我還很愛你!」

  雖然是淡淡的一句說話,但卻是如雷貫耳的刺進我的心裡. 我擡頭一看,看
到他一臉傻兮兮的樣子,但眼神卻又如此堅定不移,我雖有點感動,但想起當初
是他見異思遷,我在傷心之下才跟偉忠一起,我的理智告訴我:除了偉忠之外,
其他的男人全都不會是好東西!我突然想試探一下他。

  「那你有女朋友嗎?」

  「有……是有的……」

  「那你可以如何愛我?」

  「我真的那麽多年也沒法忘記你啊!」

  「那你當時又不追我回來?」

  「我有啊!跟你分手後,我顯得很後悔,于是在兩個多月後,即是你生日那
天的晚上,我便到你家找你,踫巧見到你已拖着别人的手走了。我還在你家樓下
等了你一整晚……」

  「你等了我一整晚?」

  「對啊!但你整夜也沒有回來……」

  「我到了他的家過夜。」

  「你跟他……?」

  「嗯。」

  狄文聽罷後,似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我想他一時不敢相信,惜日在他心中連
多踫一下也不敢的女神,竟就在當天把初夜給了别人。

  「那……你有否想過得到我?」

  「有……」

  「是那時?還是現在?」我故意望着他,并用誘惑的聲線。

  狄文沒有答我,但我已發覺他的雙手正開始打震。

  「是不是……我們拍拖的時候就有……」我小聲問。

  狄文依然沒有回答,隻是點一點頭.

  「那爲何你一直也沒有告訴我?」

  「那時……我們還……小吧。」

  「現在呢?……現在你再見到我,還會否想要我?」

  狄文再次看着我,臉上是一片羞愧的不知所措。我見他雙手都垂在身前,似
像一個傻傻的孩子要掩飾着甚麽似的。我決心要再戲弄他。

  「不要藏起來吧!難道你現在還要把一切都不告訴我?」

  我撥開他的雙手,然後蹲下來,一手撫模着他撐起來的褲裆. 我可以感到裡
面的跳動,與及他急速的呼吸。

  我慢慢動手拉下那金屬的拉鏈,當從褲鏈打開的小洞中,露出那純白色男裝
内褲的片段,我已經可以看到,藏在裡面的是一條早已漲起來的肉棒。我不由自
主地笑了出來。

  他見我笑了,便戰戰兢兢的問我:

  「你笑什麽?」

  「沒什麽. 我隻是想知道……它是否跟你一樣怕醜而已。」

  「Angel……」

  我把右手伸進裡面,隔着内褲輕輕的撫摸,然後拾起頭對他說:

  「好硬……好粗啊……」

  我見狄文再次吞咽,緊鎖着的粗眉,并張開嘴巴,很想我繼續嗎?

  我索性解下他的腰帶,把他畢挺的制服長褲脫到小腿上,我已清楚看到一根
長長的肉棒已挺到内褲頭之上,半棵龜頭更在上面探出頭來。

  我的臉上流露出驚歎的神色,連忙把臉膀貼在它上面撕磨起來,小嘴還有意
無意的隔着内褲,輕吻着正興奮得一跳一跳的肉棒。

  我趁狄文仍呆呆的沒有反應時,便又拉下他的内褲,肉棒終于解除了束縛,
雄鬥鬥的在我面前晃動着。

  我用手指圍圈的量了一量,然後以贊歎的語氣說:

  「好粗大啊!比偉忠的還要大很多!」

  說真的,他并不比偉忠粗大,隻是長度相若,但長相卻是微微向上彎曲。一
個尖尖長長的龜頭,在沒有包皮的保護下,顯得像一條怒極的毒蛇,似要張牙舞
爪的攻擊眼前的獵物。

  我故意挑起他的獸性,一面握着他又長又彎的肉棒,一面對他說:

  「若你當時懂得珍惜我,它應該已屬于我的了……怎樣也不會被偉忠天天把
他的東西插進來,幹得我半死……」

  「不要再說了……」

  狄文激動地把我抱起來,動手脫掉我的連身裙,帶點粗魯的替我解下礙事的
胸罩,當兩個渾圓的乳房坦露在你面前時,你不禁發出了深沉的歎息。

  「好美……」

  「傻瓜!你跟偉忠當時的表情一樣啊!」

  我輕佻地一說,更刺激起他的獸性,他像隻饑餓多時的豹狼,一張貪婪的嘴
唇立刻伏在我的櫻桃上拼命吸吮。雖然笨拙的動作令我感到些許痛楚,但這種獨
有的痛楚卻又有如洪流澎湃的熱浪,爲我帶來一點點的快感。

  「啊……不要啊……很酸軟啊……」

  他的嘴巴不斷吸吮我乳頭的同時,他粗壯的指頭亦不斷用力抓捏我的乳房。
他的掌心很熱,很濕,顯示出他的激動,更使他的動作在不覺間帶點粗暴……但
我就正是愛這粗暴。

  「啊……不行了……快些給我……」

  狄文聽到我的呼喚,便把我摧在欄杆上,粗魯的拉下我身上僅有的内褲,便
扶着我雪白的小屁股,把他的肉棒用力插進來。

  「呀……!」

  他豪不憐香惜肉的把整根肉棒都插了進來,使我近乎瘋颠一般對着潻黑的夜
空狂叫了出來。他的肉棒長而上翹,像是設計出來要置我于死地一樣,不停刺激
着我敏感的肉壁,不停頂撞着我興奮的花雷,使我爽得死去活來。

  狄文一面奮力的抽插,一面伸手抓着我晃動的乳房,還不忘問我:

  「是我幹得你爽……還是他幹得你爽……?」

  「不……你……還不如他勇猛……」

  我故意再剌激他,他聽到了真的有點怒了,便用力把我的上身也抱過去,然
後張囗就咬在我的粉頸上。他的力度很大,我痛得眼淚也掉下來,但這又使我産
生了更興奮的感覺.

  「呀……呀……不要……呀……」

  他不斷咬我的頸項和雙肩,雙手更用力的緊握在我的乳房上,十根指頭都掐
了進去。我真的很痛,但又很興奮!

  「快告訴我……是我好?還是他好?」

  我沒有回答他,因爲我的高潮正要到來。他見我不說,便又抱着我的屁股,
更猛烈的抽插着我的小穴。我已失控得狂呼起來,嫩穴的淫水正洶湧而出,被他
的肉棒快速的一進一出下,發出「澲滋……澲滋……」的聲音。

  他持續不斷的狂插着我,使我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來。正也不知道跟他幹了
多久,最後他緊抱着我,便大叫了一聲,滾燙的濃精便猛烈的貫注在我的小穴裡
去。

  狄文終于把軟掉的肉棒拔了出來。我整個人像剛生完孩子一樣虛脫無力,軟
軟的坐在地上。我抱着他站立着的雙腿,把頭靠在他濕漉漉的肉棒上。我不禁愛
上跟狄文造愛的感覺.

  我被他折騰得死去活來,已不知現在已是何時了。還是他扶起了我,替我穿
回衣服,帶我靜靜離開這裡. 臨走前,我們交換了電話号碼,并相約我後天晚上
再來找他。

  # # # # # #

  真愛的告别

  我撘上了狄文後,使我沉醉在他近乎粗暴的性愛之中。我一有時間便走去他
的酒店找他,他都會帶我上天台去,像強暴一樣把我幹得死去活來。

  偉忠已從日本公幹回來,但我似沒有意欲見他,一日複一日的推說要加班工
作,差不多兩星期了,我們仍沒有見過一面。開始時他還以爲我剛升了職,工作
自然較忙,但漸漸地,他也發現了我有異樣,語氣還流露出有點不滿,隻是我仍
好言安慰他,他才沒有再怪責我。

  又過了一個星期,偉忠堅持要我出來見他。原本我是約了狄文的,但仍依約
到旺角找他。

  偉忠遠遠見到我,便興奮得跑上來抱住我。

  「老婆……我好挂念你啊!」

  「傻瓜!我巳是啊!」

  「我帶你去一個也方吧!」

  「是那裡呢?」

  「不要問,你去到便會知!」

  他拖着我走過一條又一條熱鬧的街道,突然轉身走進一座全新的住宅大堂。
我奇怪的問他:

  「你幹嗎帶我來這裡啊?」

  「待會你便知道了!」

  我們走出了電梯,隻見他拿出一串門匙,待門一打開,他們拉着我走入去。

  「你已經是這間屋的女主人了!」

  「這是……」

  「是我兩星期前買下的,我見你一直浸有時間跟我商量,我就拿主意買下。
由于這裡隻賣剩這個示範單位,故所有家俬和電器都齊備了,尚欠的便隻是一個
女主人!」

  我傻傻的呆站着,想不到一向多鬼主意的他,竟幹出這樣大的事情,一時間
我也不知可以說些甚麽?

  「老婆,你太感動了是嗎?」

  「我……」

  未待我反應,他又像天真的孩子般拖着我四處觀看,最後到了睡房時,他情
深的抱着我說:

  「以後我們也有自己的地方,不需要再到酒店了!」

  「酒店」這兩個字,使我更愧對偉忠,但他已高興的抱着我撫摸起來,還開
始動手去脫掉我身上的衣服。

  「偉忠……」

  我還未說出心裡的說話,我便被脫得一絲不挂。他也開始脫去身上的衣物,
一根我熟悉的大肉棒便出現在我眼前。

  「老婆……我好想要啊!」

  偉忠把我抱到床上,分開我的兩腿,粗硬火燙的肉棒便頂在我的小穴上。他
鬥大的龜頭在我的肉縫上磨擦了一會,便急不及待的插了進來。

  「啊……」

  這不是我興奮的呻吟,而是我太突然的感歎. 他溫柔的吻我,大肉棒也開始
有節奏的抽送,但我就是興奮不了,因爲我覺得對不起他,我沒有資格做這間屋
的女主人。

  他仍是溫柔的弄着我,還在我耳邊柔柔的說:「我愛你!我要你做我真真正
正的老婆!」

  「不要!」

  我沖囗而出的反應,伴随兩行淚珠也落在白色的枕頭上。他停止了所有動作,
撐起上身看着我說:

  「老婆……你怎麽了?」

  「我……沒有資格去當你的老婆……嗚……嗚……」

  我一面飲泣,一面說出我跟公司同事,趙先生,與及狄文的一切,我感覺他
的身體開始發抖,插在小穴的肉棒也變軟了,最後,數滴淚水也從他的臉上滴下
來,我也心痛得大哭起來。

  軟掉了的肉棒終于也滑了出來,仿彿我倆的關系也由這一刻開始便終結了。
他仍流着淚,不發一言的站起來,從地上拾起衣服穿回身上,然後回頭看了我一
眼,便離開了這個新居。

  關門聲響起來時,我也阻止不了我的眼淚,我開始失控的痛哭。我開始後悔
我的所作所爲,開始責備自己一手破壞了這段美好的感情。我痛恨自己,覺得自
己已再沒有資格去擁有幸福。

  我無力的走下床,穿回衣服,之後在屋子裡走了一圈,再拿出我桃紅色的唇
膏,在睡房的大鏡前寫下最後的數個字——

  「老公,對不起!我永遠愛你!」

  我離開了偉忠的新居後,隻覺茫然若失。我又走到狄文的酒店,跑上了天台,
跟他哭訴我已跟偉忠分手了。他沒有多加安慰我,反而動手脫去我的内褲,拉起
我的裙子,便拿出他長長的肉棒,刺進我那空虛的小穴裡.

  一如過往的,他又像強暴般幹着我,但我好像失去了靈魂般,沒有得到興奮
的感覺. 我隻知道在這一刻,我便隻有狄文會在我身邊,成爲我心靈和肉體上唯
一的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