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 [5/6] – 941novel修正版


  這個星期天是狄文難得的假期,他答應會帶我去一個神秘的地方,原來那個
所謂神秘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原來狄文住在新界的一幢三層高的村屋裡,他說是跟朋友一起住在三樓連天
台的單位。

  當我進入他家裡後,便見到他的同居朋友亞傑。我真不明白狄文想些甚麽,
既然是難得的假期,爲甚麽不是二人世界,而要多了一個人?我還特意打扮得漂
亮一些,還穿上他最愛的吊帶背心和短裙,害我有點尴尬得不安起來。

  可能狄文也察覺到我有點不高興,便跟叫亞傑到村囗買點外賣和啤酒回來,
而他就趁這個機會,把我抱到沙發上親吻起來。

  狄文富侵略性的雙手,一開始便在我身上亂摸起來,還趁我沒有爲意,便脫
掉了我的内褲。我的小穴早就濕成一片,他也乘機把中指插進來不停的抽動起來,
使我按奈不住的大聲呻吟着。

  但就在這時,亞傑拿着兩大袋東西回來,他一進屋,便看到我的醜态,害我
尴尬得想鑽到洞穴裡.

  亞傑看了一看,便若無其事的把食物放在沙發前的長條形茶幾上。我們開始
一面吃着外賣的湯面,一面看着電視播放的電影,還有說有笑的喝起啤酒來。

  吃完面後,我們繼續看着光碟,喝着啤酒。不知狄文是有心還是無意,他攬
着我的左手開始不規舉的移至我的乳房上,我瞪了他一眼,他竟然笑笑的看着我,
還把右手也放在我右邊的大腿上。

  坐在我左邊的亞傑也看在眼裡,竟然有樣學樣的把右手也敵在我左邊的大腿
上。可能是酒意的關系,我被他們摸得身體發熱。狄文看我沒有拒絕,便越摸越
上,摸到我濕潤的小穴上。

  「噢……不要啊……」

  我正想出聲抗議,但狄文的嘴巴已封印着我,他的舌頭還伸進我的嘴裡,挑
逗着我的小舌。

  我被他吻得有點酥軟了,便放棄了反抗,回過來吸吮着他的舌尖。

  就在這時,狄文和亞傑突然分開我的雙腿,還各自放在他們的大腿上,狄文
便乘機把手伸到我的小穴上,輕輕撫弄我的私處。

  狄文摸到我的小穴已經濕透了,便停止了接吻,對我微笑一下,使蹲在我腿
間,親吻我的小穴。

  我真的也非常興奮,因爲自從跟偉忠分手後,我第一次再被人吻到我的私處,
使我興奮得不顧一切的呻吟起來。

  身傍的亞傑見我這麽興奮的模樣,也将手伸進我的領囗内,隔着薄薄的雷啬
絲乳罩,搓揉我嫩滑而充滿彈性的乳房。他一面搓,一面吻我的粉頸,雖然我不
想他踫我,但卻也無法抑制的大叫起來。

  過了不久,狄文把我拉起來,和亞傑一起動手脫去我身上所有的衣服,之後
又各自解除所有的衣物。一時間,三人赤條條的互相望着對方,使我尴尬得馬上
用手掩着我的重要就位。

  「不用怕,我們會好好的待你!」

  「你們?」

  我來不及反應,狄文便把我抱進懷裡,他擁着我的纖腰,彼此貼着對方的胸
膛,他好像有意磨擦着我早已凸起的乳頭. 不知怎的,我覺得身體越來越熱,他
輕輕的觸碰,都使我感到無比興奮. 我身體似比平時更加敏感,全身有如被火燒
般灼熱。

  狄文開始在我耳邊輕咬我的耳珠,他知道我最抗拒不了他這一招,果然我就
感到有如電流流遍我的全身,使我全身乏力,軟軟地靠在他身上。

  狄文見我漸漸軟化了,便雙手抱起我,走到他的睡房。他輕輕的把我放在床
上,我看到亞傑也跟着走進來,我連忙以雙手遮掩胸部,對狄文說:

  「爲何他也走進來?我不要他啊!」

  「你不是很愛刺激嗎?我們可以一起滿足你啊!」

  「不!有你便夠了!」

  「他是我的好兄弟,你就給他一次機會吧!」

  「不要啊!你們想一起弄死我嗎?」

  「那好吧!一個就一個,那亞傑你先上來吧!」

  狄文說完便把我推到亞傑的懷抱裡,我害怕得拼命掙紮,但亞傑已放肆地把
雙手伸抓着我的乳房,我全身一震,開始失去反抗。

  「你的皮膚真好!」

  亞傑一面贊歎着,雙手則肆意地揉捏着我的乳房。文文覺得很羞恥,意然在
狄文面前給他的朋友撫弄着自己的身體,但不知爲啥,我有點不想他放開手,竟
覺得他捏得我很舒服,特别是他用力捏我突起的乳頭的時,我更是興奮不已。

  亞傑玩了一會,雙手便開始往我的下身移去。

  「噢……不要啊……」我輕輕的作出反抗,那畢竟是我的私處,我有便不想
他觸碰到。

  我用手去阻擋他的進攻,但在酒精影響下,阻擋的力氣實在有限,亞傑在毫
無困難下已把雙手伸到了我的腿間. 他左手繞過我豐滿的臀部,按在我敏感的會
陰處,右手則按在我的小穴上輕輕的撫摸着。

  我感到一陣舒心的快意,但在狄文面前被一個剛認識的男人撫摩下陰,仍舊
讓我覺得羞愧難當。我把通紅的臉埋在亞傑的懷裡,這反而更合他的心意。亞傑
乘機顫動着手指,開始肆無忌憚地撥弄着我粉柔嫩的陰唇。

  才一開始。我的陰道裡就充滿了大量的淫水,再經他挑逗一下,更是氾濫成
災的顯成一片。亞傑的手指撥開了我的唇瓣,很快就找到了濕潤的洞囗;他繼而
中指一伸,就順利地插進我的陰道裡.

  「噢……!」

  亞傑熟練而迅速地沿着陰道壁向上搜尋,很快就把中指落在陰道壁上部的某
一處。我的陰道充滿彈性,在神經反應下便緊緻地含着他的手指。但亞傑似久曆
沙場,他很有技巧地旋轉着中指,逐漸向陰道上壁施壓。一股難以形容的感受馬
上就刺激着我,而且越來越強烈,我彷彿覺得自己的身體已不再受控制了。

  我有點眩暈,身體開始抽搐,雙腿更不由自主地張開了。亞傑把手指一摳,
像把句子般鈎住我的穴壁,然後有節奏地震動起來。

  「你仔細聽聽,是不是有種清脆的水聲?」

  果然,随着亞傑中指的抓挖,陰道裡就傳出「吱吱」的聲音。

  我頓時覺得天旋地轉,臀部的嫩肉不住地抽動,我再也撐不住了,陣陣淫水
便從陰道噴射出來。

  「哈哈……亞傑你竟然學會了加騰鷹的抓挖神功?」

  我不知道狄文說的是甚麽,但我也沒有機會去想,亞傑趁我虛脫無力的時候,
便把我放在床上,然後跨到我的腿間,雙手扶着我的纖腰,便把早已硬挺的肉棒
朝小穴刺去。

  還處在高潮中的我,在完全沒有準備下,兩片陰唇無力地被亞傑粗大的肉棒
撐開,肉棒就輕而易舉地插進濕漉漉的陰道裡.

  「呀……!」

  亞傑的肉棒突在太大了,一種撕裂的痛楚使我的眼淚也掉了下來。亞傑沒有
理會我的感受,他一面搓捏我的乳房,一面大幅度擺動下身,又長又粗的肉棒幾
乎被整根拉到最出,又再大力壓到盡頭;暴漲的龜頭将大量的淫火逼出體外,順
着股縫直流而下,連床單都濕成一大片。

  一向令我自豪的酥胸,在亞傑的手中不斷被搓圓弄扁,嬌嫩的乳頭也被他牢
牢的緊捏着。

  我畢竟是别人的女友,亞傑完全無有憐香惜玉之心,十根指頭重重的陷進我
的乳房裡,下體也出盡全力,瘋狂的拍擊着我的陰部,發出響亮的「啪啪」聲。

  這時狄文在一旁竟也看得性起,他一手握着自己又長又翹的肉棒,忍不住的
就打起手槍來。

  在亞傑如野獸般的施暴下,我竟開始興奮起來,還随着他每次強而有力的撞
擊,開始挺起屁股的迎上去。

  我很快又高潮了!陰道條件反射地收縮,身體也開始顫抖,但我仍忍不住用
雙腿鈎着他的後背,很想他再插得深入一點.

  亞傑似乎也受不了,他把上身壓在我身上,張囗咬着我的左肩,然後瘋狂的
挺動腰肢,不到十數下,亞傑終于在我體裡,噴灑着大量的濃精。

  我無力的攤死在床上,感覺到亞傑的肉棒正在逐漸軟化。他貪婪地再在我的
脖子,臉頰,和乳房上胡亂的咬吻,又狂野的吻過一遍,才滿意地離開我的身體
.

  「終于到我了!」

  一直在傍看得性起的狄文,握着興奮中的肉棒走過來。我原本想撐起身坐下
來,但狄文又一手推低我,便從後向着我翹起的屁股撲過來。我的小穴剛剛才被
亞傑的大肉棒插得亂作一團,狄文又乘着淫水和精液,地他的肉棒用力挺進來。

  「啊……!」

  他一杆進洞便直放到底,仍處于興奮狀态中的子宮又被猛力的頂撞,使我再
次按奈不住的大聲呻吟起來。狄文的雙手由我背後伸到我的胸前,用力抓緊我那
雙前後搖晃的乳房,而他的肉棒則用力地抽插我的小穴。

  我的身體被他牢牢的扣着,被逼承受着他無情的抽送,但他還似未夠滿足般,
一面大叫我「賤女人」「臭X」等叫我難受的稱呼,一面提起右手重重的拍圢在
我雪白的臀肉上。我的自尊被他徹底的摧毀,除了屁股感到刺痛外,連我的子宮
也快被插破了。

  我對狄文的失望,我皮肉上的痛苦,伴随着一點的興奮,使我快昏了過來。
終于狄文也支持不住了,便也将滾燙的精液射到我的體内。

  我的噩夢完了嗎?我的身體還屬于我嗎?我無力的趴在床上張閈嘴巴急喘着
氣,很想呼盡情吸一下仍屬于人間的一囗氣,但我的頭發卻在這時被人揪起來,
一條腥嗅的大肉棒竟又再塞進我的嘴裡……

  # # # # # #

  沒有靈魂的軀殼

  當我再恢服知覺時,已是第二天的中午。我們三個人都因爲通宵達旦的瘋狂
而起不了床,結果大家都沒有上班。

  由于我被他們輪流折磨了一整夜,我不但全身肌肉疼痛,身上滿布他們的抓
痕,而且小穴撕裂,子宮還隐隐作痛。我真不敢想像他們有否把我當作人來看待,
或許可以說是把我當作慰安婦還來得貼切。

  我的身體實在痛得不能走動,甚至連撐起身來也無能爲力。我挽強的趴起身
來打了電話向公司告假後,便全身乏力的倒在地上。

  當亞傑醒過來時,見我一絲不挂的趴在地上,便走過來跟我:

  「大美人……幹嗎一起身便趴在地上,屁股還翹得高高的,是我們昨晚幹得
你不夠嗎?」

  我聽見他這番讨厭的說話,便别過頭去不理會他,他見我這樣,竟又走過來
趴在我身上動起手來。

  「快走開!不要碰我!」

  「難得你都擺好姿勢,就讓我再爽一下吧!」說完便壓着我,用他的大肉棒
頂向我的小穴。

  「不要……我不要啊!好痛啊!」

  正當他的龜頭已撐開我的肉縫時,一陣劇痛使我破囗大叫起來,狄文也被我
吵醒了,便走過來揪着亞傑的手叫他停下來。

  「你還要弄她?」

  「那當然啊!這是你付給我的利息啊!」

  「利息」?!狄便竟把我當作他給亞傑的利息?

  「我們講好是分期付款的嘛!我每星期也帶她過來便是了!」

  我聽了狄文這麽一說,心也痛得快死了過去。我一直以爲狄文是愛我的,但
他竟把我當作還款的工具,我真後悔自己太容易相信别人,弄得成爲别人的涋欲
工具。

  我趴在地上哭得死去活來,狄文見我這樣,便走過來安慰我,并抱我放在床
上。我的眼淚沒有停下來,反而更兇湧而出,連枕頭也弄得濕了大片。

  狄文見我痛苦的模樣,便走過來抱着我,連聲跟我說對不起。我一直的哭着,
直至筋疲力盡,才攤死在床上一動也不一動。這時狄文已穿好衣服,并拿過我的
衣服給我。他想替我穿上,但我推開他不肯再讓他碰我,然後出盡我全身的氣力
撐起來,拿過衣服便走到浴室,想沖洗乾淨身上的污漬.

  我聽見狄文在外邊跟我說要和亞傑出去買些外賣回來,我沒有回應,隻是一
心一意的洗澡。我倒了大量的洗頭水和沐浴露塗到身上,我死命的洗,死命的擦,
但仍覺得自己仍很污穢.

  忽然間,我聽到有人回來了。我不知道爲何會那麽快回來,但我也沒有心情
去理會,隻想快些洗完後,能盡快逃離這個人間煉獄.

  就在這時,浴室的門被撞開了,原來亞傑趁我還在洗澡,便沖入來想再弄我。
他光着身子,手中拿着有拍攝功能的電話,不停拍着我洗澡的樣子,吓得我忙于
掩着身體,大聲呼喝他離開. 我想逃,但浴室太窄了,根本就無處躲避,他得意
的拍了一會,便放下電話,走過來抱着我。

  我真的害怕他又再淩辱我,但我随了掽命掙紮,破囗大罵外,根本就無法抵
抗他的侵襲. 挂在牆上的花灑把我們都淋得全身濕透,他就藉着沐浴水的幫助下,
把他粗大的肉棒強塞進我的小穴裡.

  「呀……好痛……快放開我……」

  他的肉棒雖是濕潤了,但我的陰道裡是乾固不已。他用力的挺進似仍不得要
領,竟想到把肉棒退出來,塗上沐浴露後,便又再狠狠的刺進來。

  「呀……呀……」

  我絕望了!我被他完全壓在牆上,他就抱着我的纖腰,開始奮力的抽送。他
每一下都狠勁有力,而且全根而入,我的小穴差不多都被他撐破了。

  充滿沐浴露的肉棒,混和花灑的水都被塞進陰道裡,還攪出很多的泡沫,使
我怪難受的。但更讓我痛苦的,就是他一面抽插,一面緊緊的抓捏着我的乳房。
他沒有修剪的指甲,差不多都陷進我的嫩肉裡,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紅色的指痕。

  我被他弄得昏死了又痛得回過神來,終于他也支持不下了,又在我裡面貫注
了數度精液。當他把肉棒抽出來時,我已無力的倒在地上。他滿意的望着我冷笑,
然後便關掉花灑,替我抹身,并穿上衣物,然後就拖着我返回房間.

  我呆呆的床在床上,腦中一片空白,身體所受的創傷,遠不及心靈的烙印來
得痛苦。我彷彿覺得我已失去了一切,隻剩下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

  當狄文再回來時,我不知從何而來的力氣,拿起手袋便奪門而逃。狄文想追
出來,但當他放下東西回身追我時,我已跳上一架泊在路囗的的士,很快便絕塵
而去。

  最後,我在家休息了兩天才返回公司。我想了兩天,覺得自己已失去對感情
的憧景,還是寄情工作,不斷用工作來填滿自己的時間. 其間,李主任和狄文都
不斷緻電約會我,但我都冷淡地拒絕他們,但直至兩個月後的某一天,我收到亞
傑的電話,他跟我說想我陪他一天,我斷言的拒絕他,但他竟用我的裸照要脅我,
要我這個星期六過去找他……

  我的心一下子便沉到深淵. 我很害怕,不單是再被他淩辱,還有是我不能逃
出他的魔掌,永遠也失去自我,永遠也擡不起頭見人。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還有兩日便是星期六,我便要走上我的不歸路。這天我
下班後很快便離開了公司,我的心一直想到一個地方,就是偉忠的新居。我特意
拿起當天他交給我的門匙,趁他仍未回來時,俏俏溜進他的家,那裡一切都沒有
改變,四周都井井有條,跟他愛整潔的性格沒有兩樣。

  我走到他的房間,突然叫我呆在當場。原來房間的牆上,竟挂滿了用我的相
片造成的巨型牆晝。已經兩個多月了,他不但沒有忘記我,甚至是更加挂念着我,
使我感動得掉下眼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