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 [6/6] – 941novel修正版


  我走到他的床上躺下來,幻想着他就躺在我的身邊,用他溫暖的身體,包裹
着我驚惶失措的嬌軀,使我再次渴望得到擁抱,渴望得到被愛的滋味。

  正當我還沉醉在幻想的思潮中時,忽然聽到有開門的聲音,吓得我連躲在門
後不敢出來。

  「唔……你的家好精緻啊!想不到你一個人住,地方仍保持得那麽整潔!」

  那聲音似是一個妙齡的女子,想必是偉忠的新女朋友吧!

  「你随便坐下吧!」

  「坐?你帶我上來就隻是坐的嗎?」

  「啊……不要那麽心急吧!唔……」

  我聽見客廳裡正傳來接吻的聲音,我好奇的探頭一看,竟見一個看似二十出
頭的上班女郎,正熱情的吻在偉忠的嘴巴,雙手還開始脫下他的衣服,使我不知
如何是好。

  「不要!不要碰他!他是我的男人啊!」

  我的心很想走出去制止她,但我知道我沒有資格這樣做。我已不是他的女朋
友了,現在還要像小偷般偷偷溜進别人的家,我可以怎樣?

  說時遲那時快,偉忠已被脫得一絲不挂的站在她面前,跨下那雄偉的肉棒,
更掌握在她的手裡.

  「噢……你的……好粗……好大啊!」

  她愛惜的握着他的寶貝,不禁贊歎起來,還用手套弄數下,使偉忠也情不自
禁地回敬她,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來。

  不消一會,兩人已赤條條的相對。那女郎的身材跟我也不遑多樣,隻是乳房
比我小了一碼外,但屁股則更圓更翹,我想偉忠也會喜歡她這類型的女郎。

  果然,偉忠很快便興奮得狂吻着她的身體,從她的耳根吻到粉頸,香肩,再
落到她的乳房上,使她興奮得放聲呻吟起來。

  正當偉忠已按奈不住,把她抱到餐桌上,然後分開她的雙腿,便想把興奮中
的大肉棒插進她的小穴時,她女郎忽然推開他跳到地上來。她走到自己的手袋裡,
拿出一個四方型的小膠袋……啊!那不是避孕套嗎?

  我跟他交往了那麽多年,我就是知道他不愛受到那膠袋子的束縛,但現在的
他,卻乖乖的站在她面前,看着她一點一點的把那小套子套在肉棒上,我的心情
開始往下一沉,準備看着我心愛的寶貝,快要插進别人的小穴裡.

  不一會,偉忠再抱起她放在桌上,然後徐徐的挺動屁股,肉棒便消失在我的
視線上。

  「啊……啊……好粗啊……我受不了啦……」

  那女郎雙眉一戚,囗中不斷喃喃自語,但卻看得出她也很享受似的,盡量張
開雙腿,好讓偉忠可以完全的插進去。

  「噢……很深啊……你插死我了……」

  當肉棒完全放進去後,偉忠便扶着她屁股的兩側,開始挺動強而有力的腰肢。

  「啊……啊……好粗大啊……啊……幹死我了……啊……」

  那女郎興奮的叫聲,聽得我的醋意大發,恨不得馬上就沖過去推開她,奪回
我心愛的寶貝。

  偉忠抽插了一會,那女郎的身體便不停抽搐,最後也忍不住的撐起上身,緊
緊的攬着他大叫:

  「我……受不了啦……我要死了……啊……啊……」

  她就樣的就高潮了。偉忠見她死命的抱着自己,便索性雙手抱起她,朝我這
間睡房走過來。

  怎麽辦?我會被他們發現的!我望了望睡房的四周,便人急智生的走進衣樻
裡躲起來。尤辛我躲得快,偉忠已抱着她走了進來,雙雙便倒在床上。

  「喔……偉忠……她是誰?」

  女郎看見牆上貼滿我的巨畫,便好奇的問他。

  「是誰也沒有關系吧!」

  偉忠一說完,便又再次壓在她身上動起來。

  「噢……不要啊……我……我受不了啊……」

  偉忠沒有理會她,繼續挺動肉棒大幅度的抽送着,很快便又把那女郎推上了
一次高峰。然而偉忠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把女郎翻過來,便又壓着她,朝她
渾圓的風股再發動一輪攻勢。

  「啊……啊……你好強啊……你……你幹死我了……呀……呀……」

  女郎淒勵的呻吟聲,使我又好奇地推開一小點的樻門,窺看着他們的一舉一
動,我才發覺偉忠原來是擡着頭,一直盯着牆上的畫像。

  他……是在想我嗎?是幻想着跟我造愛嗎?

  那女郎被偉忠瘋狂的抽送了一會,也不知得到了多少次高潮,然而偉忠卻似
有用不完的體力,依然昂着頭,擺着腰,全根全根的狠插着她的小穴。女郎沒好
氣的回頭看他,方發覺他的異樣,原來他正望着牆上的我,默默的流下淚來。

  「你……幹嗎……?」

  女郎扭一扭腰,讓肉棒脫了出來,然後趴過去看着他,溫柔地撫着他的臉問:

  「是否因爲她?」

  偉忠抹去臉上的淚水,垂下頭輕輕的說:

  「對不起……」

  女郎似也心軟了,便跨坐在他上,把他的頭抱到胸前,一面輕撫他,一面安
慰他說:

  「她是你的女朋友?」

  「嗯……」

  「分了手?」

  「嗯……」

  「你……還很愛她?」

  偉忠垂下頭沒有回答。那女郎見偉忠已沒有了性趣,便站起身來跟他說:

  「原本跟你造愛是很享受的,但你既然放不下這個包袱,那還是改天再來吧!」

  說完,便走出房間,在地上拿起衣服穿上,然後就俏俏的走了。

  我看見偉新獨自鑽進被窩裡飲泣,我的心痛得快要死掉似的,真想走出去抱
着他大哭一場,但我實在不敢,真的不敢再去面對他,要求他跟我一起再續情緣。

  我強忍着淚水,不敢發出半點聲響,但不知如何,我衣袋裡的手提電話竟在
這時響起來……

  # # # # # #

  感情的結局

  「是誰?」

  一直躲在衣樻裡的我,沒料到被手提電話暴露了自己的行蹤,害怕得我全身
發抖,不知如何是好。就在這時,衣樻的門給打開了,一絲不挂的偉忠就站在我
面前。

  「老婆你……」

  “老婆?”他竟然還這樣叫我?我倆相對無言,大家的淚水都奪框而出,不
知如何的便擁在一起。偉忠把我從衣樻裡抱了出來,我跟本不用解釋甚麽,咀巴
都已被他的熱唇封印起來。

  他的吻是熱情而又帶着饑渴,他的嘴唇像嬰兒哺奶般吸吮着我,舌頭也不停
伸過來追纏着我的香舌,使我有一種天旋地轉般暈眩。

  當他的嘴唇移到我的粉頸時,我已被他弄得呼吸急喘起來。他的嘴巴本來就
足已使我死去活來,但今天的他,卻又跟以往不同。他一面伸手解脫我的衣服,
嘴巴便揍上那個地方不停吸吮,不停舔弄,很快,我便一絲不挂的站在他面前。

  我全身已酥軟無力的倒在床沿,偉忠便跪在地上,分開我垂在床沿的雙腿,
一面輕吻,一面愛撫,從大腿到腳趾,差不多都沾滿他的唾液。

  「啊……老公……好酸啊……」

  我也不知爲何會有勇氣這樣叫他,但他好像對我微笑一下,便又更落力的吻
下去,使我也興奮得更酥浪起來。不過,我還未回過神來,他便吻到我的小穴上。

  「啊……老公……啊……啊……」

  我真的很興奮!我失落了很久的感覺又回來了!才剛碰上他的嘴巴,我的小
穴便像抉堤般澒瀉出大量的淫水,還在他飛舞的舌頭下,發出響亮的潺潺水聲。

  「啊……老公……啊……不要啊……我……我不行了……」

  果然,我的高潮很快便來了,但不是一次,而是接二連三的到來。我被他弄
大叫起來,一次,兩次,三次,連喉嚨也差點便叫不出聲來。

  「老……老公……不要再弄了……我……我要你……我的寶貝……」

  偉忠明白我的意思,便趴起身來,抓着我的雙腿,讓他那硬如鋼鐵般的大肉
棒插進來。

  「喔……」

  肉棒彷如燒紅的鐵柱,狠狠的烙在我幼嫩的肉壁上,還一進一出的重覆着這
個動作,使我再也無法忍受下去,很快便又得了一次高潮!

  我空虛的心靈終于得到充實,那是充滿愛的力量,使我舍不得的緊抱着他的
臀肉,讓他深深的陷進我的體内。可能我真的太肉緊了,我的小穴不停的收縮和
蠕動,我清礎的感覺到肉棒在裡面不停的顫動。我知道他也快不行了,便對他說:

  「老公……不要忍着……射出來……全部射進裡面吧!」

  偉忠聽我這麽一說,便鼓起最後的一股勁,奮力的挺動了十多遍,便在我的
小穴深處,噴注出大量又濃又燙的精液來。

  噴射完一度又一度濃精的肉棒,似未有軟下來的意思,仍舊硬如鐵石般插在
我的小穴裡. 偉忠已伏下來擁着我,面頰緊貼着我的粉頸. 他深沉而急速的呼吸,
從鼻子呼出一股股的暖氣,使我感到一絲絲的安全感。我終于明白,我需要的正
他是這份濃濃的愛意。這刻又彷彿回到重前,再次享受着跟他激情過後的餘韻。

  一會兒後,偉忠柔柔的在我耳邊說:

  「老婆……不要再離開我好嗎?」

  「老公我……」

  「忘記以前的一切,再跟我一起好嗎?」

  「老公……」

  我感動的哭了出來,但我顫動的嘴唇,很快又被他深情的熱吻給安撫下來。
他的吻又再撩起了我的欲火,尤其他的火棒也開始蠢蠢欲動,使我再也忍不住的
跟他說:

  「讓我吻它……」

  偉忠聽我這樣說,便站起身來,讓我跪在他跟前,我急不及待的便握着他的
肉捧含在嘴裡. 我不斷的吸吮,偉忠就不斷的呻吟,我看出他也很享受我爲他這
樣服務,甚至忍不住又把我推向床邊,向着我翹起的屁股狠狠狠的插進來。

  這一晚,我們樂此不疲的不停造愛,即使已倦得睡着了,又會在迷迷糊糊間
趴到對方身上再動起來。房間一直充斥着我倆身體的撞擊聲,以及我們歡愉的呻
吟聲。

  第二天一早,我首先醒過來,看着身邊的偉忠仍睡得很甜,我本應覺得很幸
福的,但當一想到亞傑拿我的裸照來要協我跟他歡好,我的心便馬上一沉,眼框
裡的淚水便滾滾而下,直流到粉紅色的枕頭上。

  「老婆……你怎樣了?」

  「我……沒有甚麽……」

  我的嘴巴雖這樣說,但眼淚卻一發不可收拾的湧出來。我終于鼓起最大的勇
氣,把我跟狄文和亞傑的事情告訴他。我沒有期望他會原諒我,也不敢想他會怎
樣看我,但他隻是沉默的想了一會,便叫我帶他去亞傑那裡. 我害怕亞傑會傷害
他,我不答應,但他就保證會平安無事,我隻好答應他,便跟他起床準備出去。

  我如約的到了亞傑的家中,才按了門鈴,便見亞傑隻穿着内褲走出來應門.

  「我的小天使終于也來了,快進來吧!」

  亞傑想伸手來抱着我,偉忠就在這時沖過來,一腳把他踢到地上,然後抽着
他的手臂拖進屋裡,一輪拳打腳踢,便把亞傑打得一動也不一動的縮在一傍。

  想不到偉忠平時一表私文,兇起來晴竟可以把比他更高大的亞傑打得一仆一
碌的倒地不起。偉忠見亞傑已無力反抗,便走到他的房間,取走了他的手提電話
摔到地上,然後拿起台上的煙灰舡,重重的把電話打個破碎,還順手拿起工具,
拆開他的電腦,把裡面的硬盤拆出來取走,臨行前還走過來抽起亞傑說:

  「你再敢打我老婆一點主意,下一次便把你打得像你的手提電話一樣粉碎!」

  偉忠臨走還重重的踢他數腳,使他直抱着頭叫痛。偉忠重袋裡拿出一部數碼
相機,拍下他那可憐的模樣,便拖着我走了。

  在回家的途上,我沒有講過半句話,直至經過一間金鋪門前,他突然拖着我
走了進去,跟售貨員說:

  「我想買介指!」

  「老公……你……」

  「老婆……我要你嫁給我!」

  我呆呆的站着,不知如何回答,但我的眼淚又再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