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206.第二百零六章 大惑不解


第二百零六章 大惑不解

  「肏!」侯龍濤把手裡的手柄扔了出去,往大沙發背上一靠,他又被電腦打死了。

  司徒清影進了自己的辦公室,「你怎麼跑了來?不用開會了?」

  「有比開會更重要的事情。」侯龍濤對女孩勾了勾手指。

  「你又想起什麼壞主意了?」司徒清影側身坐到了男人的腿上,摟著他的肩膀。

  侯龍濤箍著美人的細腰,握住了她的一隻玉手,放到自己的臉上磨擦,「小白虎,我愛你,我答應過你給你幸福,我也一直在盡力…」

  「你得絕症了?」

  「怎麼說話呢?」侯龍濤在女孩的手上輕輕咬了一口。

  「你到底要說什麼啊?」

  「你真是沒情調。」

  「呵呵呵,」司徒清影笑了起來,托住男人的下巴,把舌頭伸進了他嘴裡,讓他吸吮了一陣,「你可真夠可愛的,我也愛你。」

  侯龍濤緊緊的抱住了美人的身體。

  司徒清影在男人的頭頂上吻著,「婆婆媽媽,像個小丫頭,有什麼就直說嘛。」

  「我找到你爸爸了。」侯龍濤能感到女孩的身子猛的抖了一下,如果不是自己抱得緊,她肯定會竄起來的。

  「…」司徒清影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沒感到過分的開心,或是過分的傷感,親生父親這個概念對於她來說就像親生母親一樣的模糊,除了一時的驚訝之外,她並沒有太多的想法。

  侯龍濤放開了女孩,「我答應過幫你找到他的。」

  「我從來沒要求過。」

  「嗯?」侯龍濤皺了皺眉。

  「傻瓜,」司徒清影吻了吻愛人的嘴唇,「謝謝。你是怎麼找到的?」

  「等一會兒再說,我已經讓你媽媽趕過來了,等她到了,一起說。」

  「我怎麼可能等得了?」司徒清影表情「猙獰」的瞪著男人,掐住了他的脖子,「你不知道人有好奇心的?這種事情沒法兒忍的。」

  「噹噹噹」,有人敲了敲門。

  「請進。」

  玉子走了進來。

  「媽。」司徒清影從男人的腿上蹦了下拉,過去拉住了美婦人,一臉的興高采烈,雖然自己對於父親沒有什麼特別深厚的感情,但從過去的對話中,已知道母親對他還是情深意重的,相信今天的消息對母親來說,一定是個天大的喜訊。

  「怎麼了?」玉子看著心愛的女兒,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開心。

  「你還擺什麼臭架子,快說啊。」司徒清影衝著男人一瞪眼。

  侯龍濤站了起來,拉起玉子的一隻手,從西裝的內兜裡掏出一個小香包,放在了她的掌心上。

  玉子低著頭,沒有一點反應。

  「你放心吧,我是媚忍的主人,我批准,沒人干說什麼的。」侯龍濤知道美婦人在想什麼,自己對她的忠心有很深的瞭解,「從今以後,你不再是我的女人了。」

  「撲通」一聲,玉子跪在了地上,低著頭,雙手捧著那個香包,捂在臉上,雙肩劇烈的顫抖著,「嗚嗚」的痛哭了起來。

  侯龍濤掏出手機,撥通了司徒志遠的電話…

  哭了哭過了,笑也笑過了,司徒志遠一家三口算是團圓了,不過他當然沒有人告訴他侯龍濤和玉子的真實關係,他知道了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所以他沒必要知道。

  四個人就在司徒清影的娛樂城的餐廳裡要了個包間,算是團圓飯。

  「龍…龍濤,我不知道該…該怎麼謝你…」司徒志遠握著侯龍濤的手,雙唇微微顫抖,聲音哽咽。

  「沒什麼好謝的,都是陰差陽錯,我並沒做什麼。」

  「你就別謙虛了,」司徒清影坐在愛人的身邊,側身抱住他的一條胳膊,探頭在他的臉上親著,「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勞。」

  「無所謂什麼功勞不功勞,有個好結局就行了,大家最終能在一起,比什麼都強。」

  「對對,能在一起就比什麼都強。」司徒志遠握住了玉子的手,扭頭望著她。

  玉子衝著男人微微一笑,低下了頭,竟然有點靦腆,她等這天等得太久了。

  「司徒叔叔,咱們現在基本上已經可以算是一家人了,雖然我這個人做生意並不怎麼講原則,但我知道您是很正直的,現在看來,您必須要退出談判了。」

  「你說得對,」司徒志遠點了點頭,「我今晚就會向Michael說明的,他的能力足可以勝任談判代表的職責的。」

  「如果我問您GM的談判策略,是不是也有違您的原則呢?」

  「龍濤,按理說,你的任何要求我都不應該拒絕的…」

  「那你就告訴他好了。」玉子把頭靠在了司徒志遠的肩膀上。

  「這…」

  「您也不用為難,我不問就是了。其實GM的談判策略是什麼樣的,我沒必要知道,我只知道我給出的價錢很合理。既然合理,我就一定會堅持,算是以不變應萬變。」

  「雖然我作為GM的僱員,不能跟你討論GM的談判策略,但我作為你女朋友的父親,我想我還是可以跟你說說我的疑惑的。」

  「你們真是的,一起吃頓飯還要談公事兒。」司徒清影不滿的在愛人的腰間捅了一下。

  「別鬧。」侯龍濤抓住了女孩的手,司徒志遠的用詞引起了他的興趣,「司徒叔叔,您接著說。」

  「如果咱們雙方的最終達成了協議,那怕真的是以五千萬成交,那也是一個十二億五千萬的合同,就算是對於GM來說,這也不是一筆小生意。這個數目的合同,在進行實質談判之前,至少要用兩、三個月的時間進行深入的市場調查、研究對手。但這次負責東星事務的團隊組建的非常倉促,我是一個月之前才接到通知的,根本沒有時間做充分的準備。」

  「也許是因為東星的情況並不複雜呢?相對於那些摸爬滾打多年的大企業,我們還只是個新生兒,不論是內部組成還是外部環境,都處於一個相對單純的階段,會不會是這個原因?」

  「有可能,」司徒志遠接過了玉子抵來的茶水,「但那並不是最主要的。我被提升為VP剛剛沒多久,這是我接手的第一筆大生意,所以從我本身來講,我是非常重視的,在加上準備的時間並不充裕,我自己在下面做了很多功課,不光是關於東星集團,也包括我們自己的準備情況,力圖做到知己知彼。」

  「GM的內部有問題?」侯龍濤已經聽出些端倪來了。

  「十幾億、幾十億的美金對於誰來說都不是說拿就能拿得出來的。據我瞭解的情況,GM並沒有這筆預算,不僅如此,我沒能找到任何關於這個項目的文件,其他幾個GMIG的VP都不知道有這個項目。」

  「嗯?」侯龍濤的眉頭皺了起來。

  「這些問題我都問過Michael,他說這些都不是我該考慮的問題,我的職責就是爭取低價收購。」

  「你問他?為什麼他會知道的比你多?」侯龍濤一直以為MichaelSha只是司徒志遠的助手。

  「代表團裡所有的成員,除了我和我的秘書是GMIG的之外,剩下的都是市場部的人,整件事都是由市場部運作的,這也是我的疑惑之一。」

  「嗯…」侯龍濤站了起來,叼上一顆煙,圍著桌子轉著圈。

  「你幹什麼啊?」在男人繞回來的時候,司徒清影把他抓住了,「坐下,繞的我頭都暈了。」

  侯龍濤坐回椅子上,手放在了女孩的大腿上,「那個MichaelSha是個什麼來頭兒?」

  「他是市場部VP裡的一把手兒,雖然他在GM的資歷沒有我深,但他身居要職的時間卻比我長,自從從普林斯頓拿到MBA後,他就進入管理層了。」

  「普林斯頓的MBA?」侯龍濤靠到了椅背上,「那是哪年?」

  「九八或是九九吧,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

  侯龍濤瞇著眼算了算,MichaelSha和田東華有可能認識,但要說這次GM對東星的收購是田東華的意思,又實在是說不通,GM更不可能是在為田東華進行收購,很難把這兩者聯繫到一起。

  「你覺得有什麼問題嗎?」司徒志遠看到侯龍濤表情凝重,本能的感到他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我看您還是暫時不要把咱們的關係告訴MichaelSha了。」

  「為什麼?」

  「我們公司的常務總經理正在紐約處理上市的事宜…」侯龍濤把自己和田東華的關係簡單的說了一遍,「雖然他很可能跟這次的談判沒有任何關係,但我就是有點兒不踏實,我不想讓MichaelSha知道我知道您的想法。」

  「可我不能再繼續作為你的談判對手了,如果不對Michael說實話,我用什麼理由呢?」

  「這不用擔心,我會處理的。」侯龍濤仍舊是雙眉緊鎖…

  晚上10:00多的時候,MichaelSha撥通了紐約的電話,「那個老東西出事了。」

  「怎麼了?」

  「他在街邊的小店吃了不乾淨的東西,食物中毒,被送進醫院了,說是要留院觀察,看樣子是不能再主持會議了。」

  「嗯…」對面的人沉默了幾秒鐘,「無所謂了,你主持吧,應該不會有問題的,但你一定要讓他參加會議,最後讓他簽字就是了。」

  「怎麼讓他參加?」

  「他在哪所醫院?」

  「最開始是友誼醫院,後來侯龍濤聽說了,就在他穩定下來之後把他轉到順天堂去了。」

  「那就沒問題,順天堂的高級病房都是CyberFriendly的,開網絡會議就是了,他要沒精力說話,讓他看著就是了。」

  「OK。不過侯龍濤那邊沒有一點讓步的意思,我沒有信心說動他。」

  「不要緊,你把剩餘的時間用掉就是了。」

  「我會的。」MichaelSha把電話掛斷了…

  又是兩天的你來我往,什麼實質性的問題都沒解決,只不過是GM同意把價錢提高到一億兩千萬,但東星這邊還是非常的不滿意,不到一億五千萬絕不鬆口。

  侯龍濤仍舊沒能把司徒志遠所提到的幾個疑點想明白,他必須找明白人問問了。

  「你要把四分之一的股份賣給GM?」古全智抱著胳膊,皺著眉,很不高興的看著桌子對面的年輕人。

  「是啊,有什麼不可以嗎?」侯龍濤有點不明白古全智的反應。

  「這麼重要的決定,你怎麼沒跟我說過?這麼大的一筆生意,為什麼外界都沒有報導?」

  「您這一段兒不是一直在南邊兒爭一塊兒地皮嘛,我就沒打擾您,反正不是什麼生死攸關的事兒。保密是GM的要求,我也不想太早就聲張出去,免得萬一談不成,別人還以為GM認為東星實力不濟呢。」

  古全智靠進了大轉椅裡,「你先說你的問題吧。」

  侯龍濤把疑點說了一遍,「不得到一個合理的答案,我心裡不踏實。」

  「你向GM公司求證了嗎?」

  「當然了,我發了傳真,電話也打過了,都確認了有這麼一支代表團。」

  「是什麼人?」

  「傳真是GMIG的人給回的,我的電話直接打到一個ViceChairman那兒了,至於是不是他本人,那我就無從知曉了。」

  「GM沒有這筆資金,GM不想讓外界知道這次談判,錯誤的部門在負責這次談判,真正主持談判的是那個叫Michael的人,他和田東華有可能有關係,你覺得這些會是巧合嗎?」

  「您說不是巧合?」

  「你要覺得是巧合,你也不會來找我了。」

  「可是這些事情能達到一個什麼目的呢?我是怎麼也想不出來,我的頭都要炸了。」侯龍濤在腦袋兩側揮舞著雙手,可以說是呲牙咧嘴了。

  「答案當然不會是明擺著的了,我也不能馬上就得出個結論,你給我點兒時間,讓我仔細考慮考慮。」

  「那也只能這樣兒了。」侯龍濤起身告辭了,要說不失望是假的,但他也知道這題有點難…

  侯龍濤摘下眼鏡,閉上眼,仰頭捏著自己的鼻樑,桌上放著一堆談判記錄,他已經看了好幾遍了,想從其中看出些端倪來,卻是毫無所獲。

  如雲穿著肉色的華麗綢緞長睡袍,端著一杯冰鎮西瓜汁,走進了書房,「有沒有點兒頭緒?」

  何莉萍跟在如雲身後,她的淺藍色睡袍是緊身的低胸露肩洋裝式的,上面佈滿了性感的蕾絲和玫瑰花繡紋,胸前的兩團美肉擠在一起,惹火的要命,本來今晚就該是她和薛諾「點燈」的日子。

  侯龍濤把眼鏡又戴上了,沮喪的搖了搖頭,「她們都在幹嘛呢?」

  如雲走到男人的右邊,把飲料放在他面前,左臂搭在了轉椅高高的椅背上,身子也靠在了上面,「小雲在教她們防身術呢。」

  「防身術?」侯龍濤大大的喝了一口西瓜汁,沁人心脾,他做了一個一條眉毛高一條眉毛低的怪表情,「幹什麼?」

  「大概是用來打你吧。」何莉萍站在男人的左邊,把夾在煙灰缸上的香煙掐滅了,「不抽就別燒著。」

  侯龍濤摟住了何莉萍成熟的身體,把她拉到自己的雙腿間,雙手扶住她寬寬的骨盆,一雙賊眼上下的瞄著她的誘人的身軀,故意把呼吸放沉重,「她們要打老公,你們兩個都不知道制止?該怎麼罰你們?」他說著扭頭色色的瞟了一眼如雲。

  「別看我,萍姐才是老大嘛。」如雲把男人男人的臉推開了。

  「說得對啊,」侯龍濤摸著何莉萍的大腿外側,把她的蕾絲窄裙推到了她的細腰上,她裡面根本就是真空,恥毛稀疏的陰戶一覽無餘,「應該好好兒的懲罰這個大姐姐,轉過身去。」

  「我可告訴你啊,」何莉萍舔了舔微微發乾的紅唇,把身體轉了過去,「你覺得是懲罰,我可覺得是享受。」

  「哈哈哈,」侯龍濤大笑了起來,自己的老婆都是越來越會說話了,面前這種蜂腰美臀對視覺有著極大的刺激,他的左手抓住了一瓣柔軟的屁股蛋,右手的中食二指並在一起豎了起來,「噗哧」一聲鑽進了美人下體的小開口裡。

  「啊…」何莉萍撐著書桌,身體向上竄了一下,身體裡的異物開始活動,磨蹭著敏感嬌嫩的子宮,使一波一波的甜美快感傳遍全身。

  「真夠漂亮的。」如雲反手在何莉萍的右臀瓣上輕輕的拍打著,「啪啪」的聲音悅耳之極,嫩肉的顫動更是養眼。

  侯龍濤一邊猛摳著何莉萍的屄縫,一邊扭過頭,咬住了如雲的睡袍。

  如雲會意的把睡袍從身上褪了下去,裡面只穿著一條白色的蕾絲內褲,那一對圓滾的巨乳傲然挺立。

  侯龍濤啃著嫦娥姐姐香噴噴的乳房,雙手都更加用力了,摳得何莉萍淫叫連連。

  如雲左手托著自己的奶子,餵進男人的嘴裡,右手不再拍打何莉萍的屁股,改成了用力的揉捏,時不時的還去捅她的小屁眼。

  何莉萍被玩得渾身發顫,美麗的大屁股縮緊了,她墊著腳尖,回頭盯著愛人,「龍濤…老公…我…不…不行了…啊…」

  侯龍濤站了起來,吻著何莉萍的香肩,左手捏住了她的一顆大奶子,右手拚命的挖了起來。

  「啊啊啊啊…」美婦人的歡叫已經沒有了間隙。

  侯龍濤埋頭埋頭猛摳著,直到女人大叫了一聲「老公」,陰精盡出了,他才向後一蹦,坐回了轉椅上,微微的喘著氣,「哈哈哈,莉萍兒,爽了嗎?」

  何莉萍跪在地上,雙腿還在不停的發抖,雙手扒著桌沿,「呼呼」的喘著氣。

  侯龍濤拍了拍如雲的豐臀,「上去。」

  如雲臉上掛著嫵媚的笑容,斜眼盯著男人,坐在了書桌上,雙腿大開,兩腳架在桌沿上,自己撥開內褲,指頭揉動著勃起的陰核,舌頭伸出口外慢慢的舔著嘴唇,衝他勾了勾手指,「來啊,啊…老公…我要…」她的聲音別提有多媚了。

  「哼哼哼,好一個又美又騷嫦娥姐姐。」侯龍濤把轉椅向著桌子拉了一點,雙手托住如雲的大腿,哈下腰,伸長的舌頭貼在了她膩滑的陰唇上,往上一挑,鑽進了水汪汪的小穴裡,「嘻溜嘻溜」的舔了起來,像是小貓在從小碗裡舔水一樣。

  「啊…啊…」如雲躺倒在書桌上,仰著頭,閉著眼睛,雙手揉著自己的球形豪乳,陰唇被男人含在口中吸吮的感覺讓她發出了腔調淫媚的呻吟,「老公…啊…啊…」

  何莉萍跪著轉過了身來,下半身都鑽在桌子下,眼前就是男人劈開的雙腿,寬鬆的大短褲上有一塊巨大的凸起,就如同希臘神話裡天馬的那根獨角一般,唯一可做的就是伸手將它握住。

  侯龍濤覺出了跨間美女的動作,把屁股抬了抬,方便她把自己的短褲脫了下去。

  何莉萍把火熱的陰莖壓到男人的小腹上,粉嫩的舌頭舔著睪丸和陰莖的根部。

  侯龍濤騰出一隻手,伸到下面抓住了何莉萍滿漲的胸脯,邊嘬著如雲的美穴邊含含糊糊的吩咐了一句,「用奶子。」

  何莉萍已經和這個小伙子是「老夫老妻」了,就算他嘴裡含著別的女人的乳房,也能知道他在說些什麼。

  美艷的熟婦把自己豐滿巨大的雙乳從內衣裡掏了出來,兩條胳膊架在男人的大腿上,雙手向中間擠壓著柔軟的奶子,將直立的大雞巴包裹住了。

  「嗯…」侯龍濤滿意的哼了一聲,又開始專心致志的為如雲口交,她的屄縫火熱柔膩,還會向外「噴灑」甘美的蜜汁,讓人難以捨棄。

  何莉萍捧著自己的一對大奶子,細嫩的乳肉磨擦著陰莖,低頭含著蘑菇狀的龜頭,用舌頭細心的呵護愛人的性器。

  「啊…老公…嘶…」如雲緊緊的咬著銀牙,吸著涼氣,四根手指用力的捻著自己的奶頭,屁股一下一下的縮緊。

  侯龍濤用舌頭挑撥著「眼鏡美女」陰唇頂端的那顆小肉粒,越動越快,右手的給她來了一個「二指禪」,飛速的捅著她蜜壺般的女陰,左手抱住了何莉萍的螓首,猛的一挺屁股。

  「嗯…嗯…」何莉萍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顫動著,兩條柳葉眉死死的擰到了一起。

  「啊…」如雲歡快的大叫了一聲,渾身的美肉都抖了起來了,雙腳撐著桌沿,縮緊的豐臀抬了起來,久久沒有落下去。

  連在一起的三個人保持著這個姿勢,就像是時間突然凝固了似的,三十多秒之後才從僵硬恢復了柔軟。

  侯龍濤托著何莉萍的乳方,把她扶了起來,抱住她的大屁股,臉頰埋進她的奶子裡,深深的吸著氣,真是享受,「嗯…」

  如雲從桌子上下來了,把何莉萍的玉面扭向自己,將從她口邊溢出的精液吃進了肚裡。

  「老婆…」侯龍濤一展胳膊,把如雲也抱住了,雙手從後面伸進了兩條深深的臀縫中,輪流扣挖著四個小洞洞。

  兩個成熟的美艷婦人同時呻吟了起來,被這個小流氓調戲褻玩是一件很愜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