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208.第二百零八章 政經一體(下)


第二百零八章 政經一體(下)

  「輸給他了,真是輸給他了,」侯龍濤搖著頭坐回沙發上,「如果不是他們陰差陽錯的找司徒志遠來當替罪羊,我這次的虧是吃定了,天時、地利、人和都在我這邊,結果還是輸給他。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至今也沒弄明白他是如何識破文龍的。他媽的,輸給他了。」

  「哼哼,也不能這麼說,」古全智讓年輕人自言自語了一陣,「為什麼總會有人在最關鍵的時刻提醒你?成大事者都要有天向的,也就是說有運氣,都要有貴人相助,你什麼時候見過一個倒霉蛋兒自己一個人就成就大業的?」

  「嗯…」侯龍濤還在那運氣呢,「為什麼要我繼續跟他們談?既然都已經這樣兒了,我不跟他玩兒了。」

  「咱們並沒有把事情都弄明白呢,咱們一直在假設田東華有足夠的資金實施他的計劃,那可是小八十億美金啊,他從哪兒弄這筆錢?」

  「哪兒?」

  「我在問你啊。」

  「我怎麼知道?您不知道嗎?」

  古全智搖了搖頭,「最關鍵的問題咱們還沒想通啊。」

  「MichaelSha的老頭兒和GM各出一半兒?不對啊,司徒志遠說GM沒有這筆預算。那就是MichaelSha的老頭兒一個人全出?」

  「憑什麼啊?」古全智一歪腦袋,「他也拿不出這麼大一筆資金。而且要是田東華都用別人的資金,他撐死了得個百分之二、三的股份作為佣金,他會甘心嗎?」

  「也許是被我逼的沒轍了吧,大概他也能猜到我不久就會一腳把他踹開,相對於一無所有,百分之二、三的東星股份可是巨額收入啊。」

  「嗯…不大可能,還是已經明瞭的那些事實,GM沒有這筆錢,要是別人要買,比如洛克希德,嗯…」古全智瞇著眼睛,盯著天花板,「美國的軍火公司,嗯…它也許需要藉著GM的名義,不過八十億的現金,我看它拿不出來,而且對於它來說,控股東星並沒有什麼實質意義。另一方面,洛克希德跟美國政府走得太近,它如果真是這麼處心積慮的控股一家中國公司,咱們的政府雖然不能爭回控股權,也有可能要成為大股東,參與公司決策,它等於是給自己找了不必要的麻煩。」他搖了搖頭,「不會是洛克希德的。」

  「你讓我繼續談判,是想看看他到底從哪兒弄錢?」

  「你不好奇嗎?」

  「要光是為了這個,綁了MichaelSha一問就行了。」

  「胡說什麼?還綁了?你以為他是你家門口兒賣煙的小販啊?」古全智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再說他也不一定知道,如果我是田東華,我決不會把這個秘密告訴任何人的,更別提一個跟我只有利益關係的人了。」

  「我知道綁了田東華也沒用,他光是為了折磨我,死也不會滿足我的好奇心的。」

  「呵呵,這你倒想得挺明白的。」

  「您說賈琪有沒有可能知道?」

  「就算他知道,你怎麼問他?本來我還真想過向他施加壓力,但目的不是讓他交待,而是為了讓他警告田東華,不要生事。但我的好奇心強迫我不那麼做。

  要是換成現在這個問題,真是沒法兒問,更別提施加壓力了,他又什麼都沒幹,而且也是身居要職的人,他和田東華到底關係如何也沒人能說清楚。」

  「還有一個人可以問。」侯龍濤突然想起一個人來。

  「誰?」

  「張玉強。」

  「他?他算多大一根兒蔥啊?田東華絕不會跟他交底的。」

  「田東華怎麼能確保國安局的人扣留司徒志遠?我想就是通過張玉強,哪怕張玉強真的不知道資金的問題,他也可以證明咱們的猜想。」

  「你不怕打草驚蛇?」

  「我有信心讓草不動。」

  「好,你看著辦吧。」

  「嘶…」侯龍濤好像又想起了什麼,「我把談判繼續下去,怎麼就能看出他的錢是從哪兒來的呢?」

  「你忘了?GM還沒有買你股份的那筆錢呢,咱們又有司徒志遠這個內線,為了不讓他有所懷疑,不到最後一刻,GM是不會削減他的權力的,一旦GM收到了那筆錢,他一定能夠查到出處的。」

  「怎麼查?對面兒的銀行是不會透露這些信息的。」

  「誰要他們透露了?過幾天我讓你見幾個人,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古全智走過來拍了拍侯龍濤的肩膀…

  ************

  張玉強本來在爺爺奶奶家住得挺開心的,結果小表姨和妹妹都搬了出去,突然覺得自己也不應該再住在那裡了,好歹自己也是個高級警官,又是一群狐朋狗友的領頭人,連個自己的窩都沒有就太丟面子了,他剛剛在外面買了一套房子。

  這兩天馮潔一直在忙著幫兒子搬家,大部分傢俱什麼的都已經弄好了,現在就剩下整理衣服了,怎麼說也是自己的骨肉,當媽的當然會盡心盡力的照顧了。

  馮潔剛把米飯做上,外面的門鈴就響了,「忘帶鑰匙了?」她邊走邊說了一句,看這時間,應該是兒子下班回來了呢。

  美婦人把圍裙解了下來,拉開了大門,外面站著的不是張玉強,而是面帶微笑的侯龍濤。

  「嗯。」馮潔稍稍的一愣。

  「你兒子在嗎?」

  「玉強?他…他還沒回來呢。」馮潔是真沒想到小情人會在這裡出現。

  侯龍濤一步跨進了屋裡,揮手把身後的大門撞上了,一把將美人攬到身前緊緊的抱住,叼住她性感的嘴巴瘋狂的吸吮了起來。

  「嗯…嗯…」馮潔的上身向後仰,雙手扶著男人的頭,如同陶醉般的閉上了眼睛,被他強行親吻的感覺真是相當的好。

  侯龍濤在女人雪白的脖子上舔著,兩手隔著綠色的軍服裙猛揉她的大屁股,「好棒。」

  「天啊…老…老公…啊…老公…」馮潔抱著男人的腦袋,呼吸急促,下身向他的跨下頂著,「別…別…別這樣…小…啊…啊…小強要…要回來…」

  侯龍濤捏著美熟女的豐臀,把她從地上舉了起來,向前一衝,和她一起栽倒在大沙發上,雙手往上捋著她的裙子。

  「唉呀!」馮潔輕輕的蹬著腿,拍打著男人的後背,她是真的想拒絕,但又怕弄疼了心愛的小老公,「老公…別…真的…別…」

  侯龍濤坐了起來,把美人拉進懷裡,吻了吻她的額頭,「不想我啊?」

  「當然想了,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今天晚上饒不了你,哼哼。」侯龍濤放開了女人,站起來整了整衣服。

  馮潔也開始整理自己,「你跑到這兒來幹什麼?」

  「玉倩告訴我你兒子現在每天都回這兒。」

  「你真是找小強?什麼事兒啊?」馮潔給男人倒來了一杯水。

  「啪」,侯龍濤在美女圓翹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討厭。」馮潔推了男人的額頭一下。

  「我找他談點兒公事兒。」

  「他知道你來嗎?」

  「不知道,我這是突然襲擊。」侯龍濤怕如果自己事先先約了張玉強,他會告訴田東華,雖然這種可能性並不是特別大,但謹慎一點總是沒有壞處的。

  「幹什麼弄得跟審查似的?到底什麼事兒啊?」

  「放心吧,是好事兒。」侯龍濤拉住女人的手親了一下。

  馮潔聽到有人用鑰匙開門的聲音,趕忙退開了兩步,坐進一邊的小沙發裡。

  張玉強推門進了屋,看到了客廳裡的男人,他的移動停頓了一下,然後才繼續自己的動作,「侯龍濤?你怎麼在這兒?」他的語氣並不友好。

  「咱們找個地方聊聊吧。」侯龍濤站了起來。

  「就在這兒說吧,」馮潔也站了起來,她能感到兩個小伙子之間存在的敵對情緒,「我飯都做好了,邊吃邊聊多好,別出去了。」

  「你自己吃吧。」張玉強轉身就又向外走去。

  侯龍濤在馮潔的美臀上重重的捏了一把,也跟了出去。

  兩個人在附近找了一家不起眼的新疆飯館,他們一到,立刻就有烤好的串和板筋送了上來,本來是給其他顧客烤的,當然是先緊著警察同志了。

  「小王八蛋,」張玉強抓起一串肉就吃上了,「我沒去找你,你他媽倒來找我了。」

  侯龍濤又跟夥計要了幾樣菜,什麼羊蠍子、大盤雞一類的,他點上煙,陰沉沉的看著對面的警痞,「張玉強,別張嘴就這麼不客氣,我今天可是看在玉倩、馮雲和你母親的面上,來給你指一條明路的。」

  「給我指條明路?」張玉強吐出一塊嚼不爛的肉筋,「你給我指條明路?你他媽以為你是誰啊?」

  「哼哼哼,」侯龍濤往嘴裡扒拉著炒片,「幹嘛對我這麼不友好?我可是你未來的妹夫加表姨夫,咱們是一家人。」

  「你他媽的,」張玉強揮手將侯龍濤手裡的煙頭打飛,雖然不能真的動他,但也要表明自己的極度憤怒,「你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兒牛什麼屄啊?哼,你丫最好求神拜佛讓我小表姨一直罩著你,只要是她不得意你了,你丫呢…哼哼。」

  「唉…」侯龍濤歎了口氣,但明顯不是感懷自己的身世,而是在嘲笑對方的智力低下,「你何必要跟自己過不去呢?」

  「我怎麼跟自己過不去了?」張玉強咬了一口「吱吱」冒油的大腰子。

  「我說馮雲一輩子都是我的,你又該這個那個的,我說她至少在未來的半年內都會跟我一條戰線,你沒意見吧?」

  「是又怎麼樣?」

  「實話實說吧,我和田東華的矛盾已經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很快就會一決生死,是到了你表明立場、選擇陣營的時候了。」侯龍濤夾了一口新疆菜。

  「什麼他媽水火不相容?」

  「我跟你說說,」侯龍濤把自己和田東華的過節簡要的說了一遍,「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他覺得他能夠取代我。」

  「我很願意他取代你,」張玉強以前還真不知道田東華和侯龍濤的梁子有這麼深,「至少他是我的朋友。」

  「哈哈哈哈,」侯龍濤鄙夷的笑了起來,「你們是朋友?張玉強,你是個聰明人,不能和拖自己後腿的人做朋友。我們現在已經識破了田東華的小伎倆,他最終的命運已經定了,你還非要跟他綁在一起?」

  「你們兩個鬥你們的,關我屁事兒?你到底要幹什麼就直說。」張玉強是絕對的勢利小人,對於「朋友」這兩個字有著不同於普通人的定義,在沒弄明白對方的意圖和話語的真偽之前,還是擺出一種中立的姿態為妙。

  「也許現在還跟你沒什麼太大的關係,但很快就要有了。據我們推測,過不了多久田東華就會要你幫他做事兒了,你會怎麼答覆他?」

  「做什麼事兒?」

  「現在,」侯龍濤用一根手指點了點桌子,另一隻手扔開了一根釬子,「他具體要你幹什麼並不重要,肯定是你力所能及的,重要的是你幫不幫他,你是幫他還是幫我。」

  張玉強邊啃著一根羊蠍子邊抬眼盯著對面的「斯文敗類」,「你說我應該幫誰?」

  「我早說了,你是聰明人,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的。我有政、軍、商三界的支持,我對地下秩序有極大的影響,」侯龍濤嘴上說張玉強聰明,心裡卻明白他是頭傲慢的蠢驢,自己最好還是把道道都劃出來,「我的經濟實力雄厚非常,我跟國際上的大財團和大社團有良好的關係。田東華有什麼?我需要有人在警界支持我,你要想真的有自己的一片天,你也需要有一個我這樣的人支持你,上次在燕郊你向我表達的不也是這麼一個意思嗎?你有我想要的東西,我有你想要的東西,何樂而不為呢?」

  「你說呢?」

  「對對,你和田東華是朋…」

  「不是這個原因。」張玉強把一根煙遞到了侯龍濤面前。

  「噢,玉倩?」侯龍濤接過了煙,這個姓張的小子比自己想的還要沒義氣,「我明白,當哥哥的嘛。不過你想想,我會虧待她嗎?你還不知道你妹妹?比鬼都精,只有她耍我的份兒。」

  「哼哼,那小丫頭是挺厲害的。我警告你啊,妹夫,別再讓她哭著回家找我告你的狀。」

  「不會的。」

  張玉強幫侯龍濤把煙點上了…

  ************

  馮潔等兒子回了家,問清了確實是沒什麼事之後才離開,她要去樓層的中段去坐電梯。

  「嗨!」

  「啊!」馮潔剛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被男人的聲音嚇了一跳,扭頭一看,侯龍濤正面帶著微笑的靠在牆上,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唉喲,差點兒犯了心臟病。」

  侯龍濤伸臂抓住了女人的右手,把她猛的拉到自己的身前,雙手直接爬上了她的圓滾臀峰,「說了今晚要你好看,不會以為我是在開玩笑吧?」

  「你真是的,快放開我啊,好老公,」馮潔邊輕輕的掙扎邊左右看著,這要是讓人看見可不得了,「跟你走就是了。」

  「那就來吧。」侯龍濤頂著美婦人就往樓梯間裡走。

  「去哪兒啊?不坐電梯啊?啊!」馮潔在男人開始把自己的裙子往上揪的時候才明白過味來,「幹什麼啊?就在這兒啊?」

  侯龍濤已經把美人推到了樓梯的中段,將裙子捋到了她的腰上,昏黃的燈光照射在她雪白性感的大腿上。

  「別…別…別胡鬧,」馮潔想要掙脫男人的糾纏,但自己被他死死的頂在牆上,雖然在用力的推著他的肩膀,但就好像是推在一塊堅硬的大石頭上一樣,紋絲不動,「你真是…真是要了命了…別…別…」

  侯龍濤根本不顧美女的「哀求」,在她的臉上、脖子上狂親猛舔,她的小內褲別進了她的大腿叉裡,一隻手搓著她小饅頭一般的陰戶,另一手往外掏著自己的老二。

  「有人來了怎麼辦?要是…要是有人來了…怎麼…怎麼辦?千萬別,不要…

  不要…別…」馮潔是真的害怕,但同時她胸中又有著一股莫名的興奮,興奮得她直一陣一陣的犯暈,她知道自己的下身已經淫水氾濫了,這實在是太刺激了,這幾個月以來自己受的刺激簡直比前四十多年的總和還要多幾百倍。

  「這裡是十六層,哪兒會有人來?」侯龍濤用腿把女人的兩條腿分開了,雙手捏住了她柔軟的屁股蛋。

  「呼…呼…呼…會…會…會被人…被人聽到的…呼…」馮潔已經不反抗了,反而抱住了男人的頭。

  「你不叫就不會有人聽到了。」侯龍濤含住了美熟女的小嘴,在她的香口中猛攪她的舌頭。

  「唔唔唔…」馮潔扭動著豐滿的身子,不過並不是在抗拒,完全是高漲的性慾沒有得到滿足的表現。

  侯龍濤捏著女人的豐臀往上一提。

  馮潔借勢躥了起來,雙腿箍住了男人的虎腰。

  侯龍濤扶住女人的大屁股,在自己往上挺臀的同時往下一壓,把自己跨下的粗長「凶器」「無情」的捅進了她的身體裡,開始飛快的聳動。

  馮潔的身體被撞擊得一下一下的上竄,她拚命的咬住男人的衣領,強迫自己不發出歡樂的呻吟,但她所得到的快感和刺激並沒有因此而減弱,嬌嫩的下體被一次又一次刺穿的感覺使她熱淚迸流…

  ************

  文龍天天在美國就是購物、打炮,大把大把的花錢,反正有四哥報銷一半,真是過得逍遙自在,這幾天左魏還幫他在海邊租了一幢別墅,讓他玩得更開心,不過他還是會每隔兩、三天就向田東華抱怨一次侯龍濤的卑鄙無恥或是訴說自己對玉倩的思念。

  這天晚上天上的雲層很厚,又沒有風,一點月光都透不出來。

  在文龍的別墅對面,隔著一條挺寬的馬路,有一幢三層的高級公寓樓,三個俄羅斯大漢在二層的一套房間裡打著撲克。

  窗口處放著一個望遠鏡一樣的東西,旁邊的一個液晶屏幕上有兩個重疊在一起的紅色人形,不住的抖動。

  牆上跟樓下大門的對講器響了起來。

  一個大壯過去按下了電鈕,「Yes?」

  「206的比薩。」

  「上來吧。」男人把大門按開了。

  另外一個大壯起身從錢包裡取出了錢,把房門打開了,準備付錢。

  一個穿著比薩餅店制服的小個子亞洲人端著一個保溫袋從樓梯那拐了出來,來到房間的門口,左手捏住袋子的底端,右手伸進去,像是要把盒子揪出來,但他拿出來的卻是一把帶消音器的手槍。

  三個俄羅斯人連哼都沒哼,每人的眉心處就多了一個小血窟窿。

  又有五個亞洲人出現了,兩人一個,架著三具屍體下了樓,把他們扔進了一輛灰色的道奇公羊裡。

  三個人回到樓上收拾東西,另外三個人向馬路對面的別墅走去。

  不一會,公寓房間裡的屏幕上又多了三個紅色的人形。

  ************

  「爽。」文龍從美麗的金髮女郎豐滿的裸體上翻了下來,邊揉她的乳房邊叼上根煙。

  Tina幫男人把煙點燃了。

  「砰」的一聲,臥室的門被撞開了,三個小個子亞洲人舉著槍衝了進來。

  「啊!」Tina驚叫一聲,用被單裹住了自己的身體。

  「Shutthefuckup!」一個人用槍對準了女人的腦袋,惡狠狠的說了一句。

  文龍連動都沒來得及動,一個消音器已經頂在了他的腦門上,「林文龍?」

  這人的中文很生硬。

  「我是。」文龍知道否認也沒什麼用。

  「起來。」

  文龍從床上下了地,「你們是什麼人?」

  第三個沒拿槍的男人站在靠窗戶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裡多了一個針管,他一步跨到文龍的背後,勒住了他的脖子。

  「幹什麼!?」文龍只是出於本能的晃了晃身子,並沒有真的想反抗。

  「別動,合作一點。」一把槍又頂在了文龍的頭上。

  文龍身後的那個人把針頭從他脖梗子的側後方紮了進去,針管裡的液體慢慢的消失了。

  「嗯…」文龍只掙扎了一下,身子就變得軟綿綿的了。

  「啊!」Tina又驚叫了一聲。

  「你想他死嗎?」一個男人一把將女人身上的被單揪了下來,只見她的雙腿間正有精液在往外流,「哼哼。」

  「幹什麼?你們要幹什麼?」Tina恐懼的往後縮著身子。

  「問你想不想他死?」

  「不…不想。」

  「不想就別報警,」那個男人從上衣兜裡掏出一個信封,扔在女人高聳入雲的大奶子上,「等你醒了,把這個交給你的支那老闆,再讓他交給他的老闆。」

  「什麼?」Tina一是沒明白對方說的「支那」是什麼意思,也沒明白「等你醒了」的含義。

  「等你醒了。」男人反手在女人的臉上撩了一拳,把她打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