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211.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使之城(上)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天使之城(上)

  機場外停了十輛巨大的GMCSUV,美輛前面都站著兩、三個凶神惡煞的俄國大壯,如此的興師動眾,Marry大概是真的覺得丟了面子,以此來顯示決心的。

  侯龍濤鑽進了汽車了,「現在就帶我去那家商店。」

  「沒必要,我已經把店主請去了。」Marry點了點司機的肩膀,「開車吧。」

  在不遠的地方,一輛SBC公司的維修車裡,幾個工人正從電腦屏幕上注視著這邊的動靜。

  經過半個多小時的路程,車隊停在了比華利山莊的一幢豪宅前,巨大的庭院裡散落著荷槍實彈的保鏢。

  Marry領著侯龍濤和星月姐妹來到一樓的一間小會客室,打開了電視,「這是那家商店的安全錄像,就是這個人用的你弟弟的信用卡。」

  屏幕裡是一家7-11一類的便利店,一個戴著棒球帽的男人正在從店員的手裡接過一包香煙,並不能看到他的容貌。

  三個保鏢把一老一少兩個印度人或者是巴基斯坦人帶進了屋裡,「Marry小姐,您要的人。」

  「你們看清楚這個人了嗎?」侯龍濤指了指電視。

  那個老頭瞇著眼睛看了看屏幕右上角的時間,「那個時候我不在。」

  「你呢?」

  「是…是我賣煙給那個人的。」那個年輕的有點緊張,正常,被幾個帶傢伙的俄國人挾持,換了誰也得緊張,哪怕是已經說了就是問他們點事,不會傷害他們。

  「你看清他的臉了?」

  「啊…是,看清了。」

  「是右邊那個人嗎?」侯龍濤從西裝的內兜裡掏出了一張自己和文龍的合影。

  「嗯…」

  「你仔細看看。」

  「是,嗯…可能是,這個,我不能肯定,大概是吧。」

  「你不是說你看清楚了嗎?」侯龍濤已經有點上火了。

  「肯定是個中國人,不,不,也許是個日本人,或是韓國人。」

  「什麼?」侯龍濤往前逼了一步,

  「啊…你…你們長的都是一個樣子。」

  「FuckYou!」侯龍濤一腳踢在了那人的肚子上,「你他媽個印度阿三!」

  「濤哥。」星月姐妹把男人拉住了。

  「給他們點錢,讓他們走吧。」Marry向保鏢吩咐了一句。

  「他們的商店在什麼地方?」

  「接近中國城。」

  「肏。」侯龍濤坐到了沙發上,左手的手掌按在腦門上,表情非常的煩躁,其實本來他也沒真的以為能立刻就得到有用的線索,但現實擺在眼前時還是讓人難以接受。

  星月姐妹坐到了男人身邊,咬著他的耳朵,「濤哥,你先別著急,咱們一定會找到文龍的。」

  「嗯。」侯龍濤拍了拍兩位愛妻的大腿,「Marry,你能幫我聯絡一下兒唐人街的中國社團嗎?」

  「我們有能力幫你找到你弟弟。」Marry的話裡帶著那麼一點點的牴觸情緒。

  「你誤會了,我不是不相信你們的能力,可那是我弟弟,如果有可能,我願意全世界的人都幫我一起找他,他的信用卡被人在唐人街使用,那是中國社團的地盤,你們去東戳西戳的,很容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的,我不是說你們怕事兒,只是我現在要你全心全意的幫我找人。如果我真的不信任你,我就已經報警了,你說呢?」侯龍濤還真不是不能報警,只是如果他報了警,那絕對是對俄羅斯黑幫不信任的表現,他們八成會撂挑子的,權衡利弊之後,全力以赴的老毛子跟很有可能會磨洋工的美國警方之間,他還是選了俄國人。

  「好吧,我幫你安排。」Marry走過來和男人接了個吻…

  第二天中午,侯龍濤和星月姐妹在Marry和另外一群保鏢的陪同下來到了唐人街附近的一個三層停車場的頂層。

  過了沒幾分鐘,一輛大奔馳開了上來,司機下車拉開了車門。

  「去吧,」Marry親了親侯龍濤,「有什麼情況就打我的手機。」

  「放心吧。」侯龍濤和星月姐妹鑽進了奔馳裡。

  大奔開了三個街區,停在了一家古色古香的中國式餐館前。

  侯龍濤跟著幾個中國保鏢來到了餐館的二樓,剛一上樓,他突然停住了腳步,一股淡淡的香味飄進了他的鼻子裡,這種香味是他一輩子也不可能忘記的,但那只是隱隱約約的,一點都不真切。

  「怎麼了?」智姬從後面跟了上來,拉了拉左顧右盼的男人。

  「你聞見了嗎?」

  「什麼?」

  侯龍濤又用力的抽了抽鼻子,確實沒有什麼特殊的味道,也許是自己的錯覺,「沒什麼。」

  「請進吧。」保鏢把一間單間的房門打開了。

  屋子裡的圓桌上擺著一籠一籠午茶點心,幾個五、六十歲的老頭正在那裡聊天,他們看到了侯龍濤他們,停止了談話,「請坐吧。」

  雙方都不需要做什麼介紹了,Marry已經把今天與會的幾個人的情況透露給了侯龍濤,管事的就是正中間的那個叫唐河山的白頭髮老頭,他是南加州最大的華人地下組織龍虎堂的總扛把子,剩下的幾個都是跟他一起打天下的老夥計。

  龍虎堂那邊自然也對侯龍濤做了一定的瞭解。

  「侯先生有何貴幹?」唐河山身邊的另一個老頭先開腔了,老大當然是不能上來就發言的。

  「叫我龍濤,且不管在座諸位是不是前輩,至少都是我的長輩。」侯龍濤最善於用表情表達自己的心情,他現在的表情非常的謙恭,連眼神都是。

  「好,」老頭點了點頭,對面這個年輕人有年輕人該有的樣子,「龍濤,有什麼需要我們這些老傢伙幫忙的?」

  「客氣話我就不多說了,」侯龍濤把文龍和Tina的照片放在了轉盤上,「這是我弟弟…」他把自己的來意說了一遍。

  「如果你要找人,應該去雇私人偵探,或者找警方,我們是不做這門生意的,而且你是俄羅斯黑手黨的人,我們和他們可是素無來往的。」

  侯龍濤明白對方確實沒有理由要幫助自己,「唐人街是各位的地方,無論是出於尊重還是形式所迫,我只能找各位幫忙兒,如果各位願意幫我,找得到找不到我弟弟,我都會感恩戴德,如果能找到我弟弟,我願意把這當成一筆買賣,有錢掙何樂而不為?」

  「還是那句話,我們是龍虎堂,不是私家偵探社。」

  侯龍濤伸出了一根手指,「如果我不是怕把綁匪比的狗急跳牆,我早就把話傳開了,但我現在只跟您幾位說,一千萬,美金,您幾位如果幫我找到他,一千萬。」

  「你親弟弟?」唐河山終於開口了,其實他已經知道文龍和侯龍濤不是親兄弟,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我親弟弟。」

  「我們不承諾任何事情。」

  「我明白。」

  「那就請回吧。」

  「謝謝諸位。」侯龍濤起身很恭敬的一點頭,領著雙胞胎美女離開了。

  三個人剛一出飯館的大門,一輛藍色的福特轎車就斜著擋在了那輛大奔前面,車上下來了兩個穿西服的白人,亮出了警徽,「我是FBI探員Glen,這是探員Long,侯龍濤先生嗎?」

  「我是。」

  「請你跟我們回局裡協助調查。」

  「協助調查?」侯龍濤皺了皺眉,「關於什麼?」

  「有組織犯罪,請吧。」

  「我被逮捕了嗎?」

  「當然沒有,」探員當然知道對方這麼問的意思,「但我們強烈建議你跟我們回去。」

  「怎麼個強烈建議法兒?」

  「侯先生這次來美國是來處理公司上市的事情吧?如果有媒體知道你在司法上出了問題…」

  「什麼問題?」

  「那就要到局裡再說了。」

  「你是在威脅我?」

  「當然不是,只是強烈建議。」

  「出什麼事了?」剛才一直和侯龍濤說話的那個老頭走了出來,因為有人向他通報了外面發生的事。

  「與你無關。」Glen把手舉到了老頭的臉前,「侯先生,要不要跟我們走?」

  「也罷,我就去見識一下兒美國警察局的審訊室。」

  「我們跟他去。」星月姐妹一起向前上了一步。

  兩個警察對望了一眼,Long聳了聳肩,「隨你們的便。」

  侯龍濤沖老頭點了點頭,鑽進了警車裡…

  「坐下,」Long把侯龍濤帶進了FBI洛杉磯分局的一間問訊室,他的語調並不客氣,「你為什麼會來洛杉磯啊?」

  「你還沒告訴我找我協助調查什麼案子呢。」

  「現在是我在詢問你。」

  「我以前是在洛杉磯上過學,趁著這次來美國,就回來看看,就算是旅遊吧。」

  「沒有那麼簡單吧?」

  「什麼意思?」

  Long把文件夾打開了,將十幾張大像片甩到了侯龍濤面前,就是他剛到洛杉磯時,在機場的情形。

  侯龍濤拿起一張照片看了看,又扔回了桌子上,「So?」

  Long轉到了侯龍濤這邊,點著照片上的Marry,「這個女人是誰啊?」

  「明知故問?」

  「啪」,Long的雙手重重的砸在了鐵桌上,「侯龍濤,你注意你的態度,你的麻煩可不小,我勸你老老實實的跟我們合作。」

  侯龍濤很奇怪的盯著面前的FBI探員,「態度好一點兒應該是你,我是來協助你們調查的中國公民,你憑什麼衝我吼啊?」

  「沒必要這麼敵對,」Glen推門走了進來,把手裡的咖啡送到侯龍濤面前,「咱們就是閒聊,這個女人是你的僱主?」

  「你們誤會了,Idonotworkforher。Ijustfuckher。」

  「哈哈哈,你是她男朋友?」

  「我不是她男朋友,我只是肏她罷了。」

  「你一定清楚她是做什麼的吧?」

  「你們找我到底要幹什麼?」侯龍濤有點不耐煩了。

  「我們查過你的資料了,你的底非常乾淨。」

  「我還是億萬富翁呢。」

  「對對,但是美國的法律是不會為有錢人開綠燈的。」

  「哈哈哈,」侯龍濤差點沒把鼻涕噴出來,「我知道大部分的中國移民和中國遊客都抱著一種息事寧人和忍讓的思想,所以當美國警方找麻煩的時候,都會無條件的配合,甚至是受了不公正的待遇也不會吭一聲。不過這次你們找錯人了,如果你們不立刻跟我說清找我來的用意,我就要離開了。」

  「你別囂張啊,」Long又竄起來了,「我們有權扣留你四十八小時forquestioning。」

  「Questioningforwhat?」侯龍濤也站了起來,「我現在問的就是這個,你要是說不清楚,你哪兒來的權力扣留我?」

  「大家都別這麼大火氣,冷靜一下。」Glen拍了拍侯龍濤的肩膀,遞給他一根煙,這GoodCopBadCop的把戲玩得爐火純青,「這個Marry是契落剋夫的女兒,也是契落剋夫在美國的代理人,你不要看她年紀輕輕,又貌美如花,她可是一個十足的女魔頭。」

  「Whogiveaflyingfuck?」

  「侯先生,你和這些人攪合在一起,對你的社會形象可非常不好啊。」

  「據我所知,契落剋夫是個合法商人,經營進出口生意,他的女兒是美國分公司的總裁,我們之間是正常的生意來往。嗯,」侯龍濤運了運氣,他真是沒心情跟這些FBI廢話,「美國警察都是這麼沒效率的嗎?我的時間非常的寶貴,你們到底有沒有實質的問題要問?」

  「我們希望你能跟我們合作。」

  「Whatthe…」侯龍濤緊皺了眉頭,不可置信的望著對方,「你們就這麼找我?就這麼直接找我?要我給你們做臥底?是你傻啊還是我傻啊?」

  詢問室的門打開了,一個老一點的黑人偵探領著兩個白人進來了,星月姐妹就站在門外。

  「我們是侯龍濤先生的代理律師。」一個白人先說話了。

  「兩個都是?」

  「都是,」黑人偵探點了點頭,「僱主不同罷了,前後腳進來的。」

  「來的正好兒,」侯龍濤站了起來,把煙掐滅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這就帶我走吧。」他扭頭看著Glen,「沒問題吧?」

  兩個偵探都沒說話,顯然不是很開心。

  侯龍濤整了整西服,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我都說了這麼把他找來除了打草驚蛇,一點其它的作用都起不到。」Glen把文件夾扔在了會議室的桌子上。

  「繼續盯著他,」黑人警官在侯龍濤的照片上點了點,「他是咱們唯一可能的突破口了。」

  又有幾個探員走進了會議室,看來是要開案情分析一類的會議。

  「現在開始了,」那個黑人偵探整了整衣服,「咱們這一組人被指派調查契落剋夫家族已經有三年多了,不僅沒有任何成績,還失去了三名成員。我知道作為行動組組長,我不應該說這種推卸責任的話,但事實是咱們的對手太狡猾,沒有給咱們留下任何的線索,我沒有任何理由相信這種情況在未來會有什麼本質性的改變。」

  一屋子的男男女女都低著頭,默不作聲,這個話題實在是很深沉重。

  「咱們面對的這個俄羅斯黑手黨是一個密不透風的組織,背後還有可能有俄羅斯政府的支持,咱們連滲透的機會都沒有,但是現在,終於有一個可能的突破口出現了。」黑人警探指了指侯龍濤的照片,「從Marry對這個中國人的重視程度來看,他極有可能已經接觸了契落剋夫家族的核心,對於契落剋夫家族的犯罪事實有比較清楚的瞭解。雖然咱們對他並不真的是一清二楚,但可以斷言,他就是那個最薄弱的環節。」

  「侯龍濤跟契落剋夫家族有幾十億美金的生意,Marry當然會重視他了,並不能證明他知道什麼重要的情報。」有探員發表了不同的意見。

  「你說的有道理,但今天呢?他代表契落剋夫家族去跟龍虎堂見面,你們告訴我,契落剋夫家族和龍虎堂有什麼矛盾或者是共同利益嗎?」

  「毒品。」

  「Thereyougo。根據剛剛收到的可靠線報,龍虎堂接受了侯龍濤一樁一千萬美元的生意,一千萬美元,如果是毒品,有份的人都是終身監禁,如果不是毒品,還有什麼能值一千萬美元?」

  一屋子的人都開始點頭。

  「Marry當然知道咱們在監視她,可她卻明目張膽的讓侯龍濤幫她去聯絡,為什麼?因為她自信,她不把咱們放在眼裡,她覺得她的計劃萬無一失。咱們今天把侯龍濤找來,並非真的指望從他那裡得到什麼,就是要打亂Marry的計劃。沒有人知道咱們跟侯龍濤說了些什麼,如果以前Marry對他是絕對的信任,現在那種信任已經不可能存在了。侯龍濤也不會毫無感覺的,他不是傻瓜,他不會不知道在毒品生意上失去了俄羅斯黑幫的信任會是一個什麼下場。接下來就看咱們的功夫了,他的企業很成功,這是咱們把他爭取過來的大好條件。」

  Glen有點不解的搖了搖頭,「Marry為什麼會要他做中間人?他有那麼大的企業,為什麼要摻和到毒品裡來?」

  「嗯,這個問題我就簡單的說吧,」黑人警探自信的拍了拍胸脯,「我曾經研究過多年的中國文化、中國人的意識形態和中國的社會現實,我可以說是一個中國問題專家。中國人不僅奸詐,更多疑,他們不相信其它種族的人,如果Marry垂涎唐人街的毒品市場,想要分一杯羹,她必須找一個中國人去跟龍虎堂接觸。但龍虎堂又不是超級市場,誰想見經理都可以,侯龍濤這種背景乾淨的富商就成了最佳人選。而且找他比較安全,侯龍濤是中國公民,他不參與正式的交易,只負責跟雙方牽線搭橋、傳遞消息,他的公司上市之後,他就會離開美國,警方再想找他都不可能了。」

  「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那可能的原因可就多了,中國人貪財好色,比較好收買,我剛才忘了說這點了?你們沒見過Marry嗎?侯龍濤自己也說了,他肏過Marry。要是Marry以自己作為美人計的餌,相信沒有幾個人能不上鉤吧?或者是用錢收買,或者是用中止雙方的幾十億的買賣相威脅,或者乾脆就是以暴力逼迫,總之可能的原因太多了。」

  「那咱們下一步怎麼辦?」

  「緊緊的盯著他,哪怕是他開車並線不打燈一類的小毛病,你們也要記錄下來,騷擾他,逼他就範。」黑人警探把拳頭砸在了侯龍濤的像片上…

  侯龍濤半躺在大SUV的後座上,把手伸進了Marry的上衣裡,揉著她的大奶子,右手摟著她的頭,往自己跨間按,「嗯…用力。」

  「FBI找你幹什麼?」Marry捧著男人巨大的龍根猛舔著,那裡蘊含的力量能讓所有的女人骨麻筋軟。

  「沒什麼具體的,」侯龍濤把女人緊硬的奶頭按進了柔軟的乳房裡,「就是問我和你的關係,要我跟他們合作。」

  「合作?合作什麼?」Marry叼著男人的龜頭,雙手伸到自己的裙子裡,把紅色的T-Back小內褲脫了下來,用它在男人的臉上擦蹭。

  「不知道,根本就沒說,大概是要我收集你的犯罪證據一類的吧。」侯龍濤從上衣兜裡取出一個避孕套交給含著自己老二的女人。

  「為什麼會找你?就這麼找你?很不合理啊。」Marry邊嘀咕著邊給面前火熱的陰莖戴上了橡膠套。

  侯龍濤抓著女人的乳房,把她的身子拉正了,「大概是想讓你對我產生懷疑吧。」

  「懷疑你?你又什麼都不知道,我有什麼好懷疑的?」Marry深深的吸了口氣,臉上帶著桃紅色的甜美表情,緩緩的把大屁股坐了下去,讓大肉棒慢慢的將自己的填滿,插到自己的小腹深處,「啊…Darling…」

  「也許他們以為我知道什麼呢,或者他們就是傻屄也不一定。」侯龍濤嘬住了金髮美人的一顆酥乳,把她的裙子撩了起來,雙手用力的攥著她白花花的臀瓣,開始抬、按她的屁股…

  「好的,謝謝你。」唐河山把手機收了起來,「老劉來的電話,他找的律師說侯龍濤已經離開了FBI,沒什麼事情。」他第二句話是對著身邊的一個短髮的華裔美女說的。

  「是嗎?」那個女人漫不經心的看著車窗外飛速而過的景色,「那好啊。您打算幫他嗎?」

  「你為什麼關心起這件事來了?你不是不願意參與社團的事情嗎?」

  「就是隨便問問。」

  「回來幫爸爸吧,破記者有什麼好當的?」

  「哼哼,」美女一笑,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再說吧。您要幫他嗎?」

  「你想我幫他嗎?」

  「跟我沒關係。」

  「一千萬的酬勞,對誰都有吸引力,我會安排幾個人去的。」

  「幾個人?」

  「是啊,跟三口組的問題托到現在還沒有個了結,不能分散太多力量的。」

  「噢。」

  「別說他了,這次去意大利玩得開心嗎?」

  「不是玩,是公事。」

  「呵呵,當記者就是有機會到處跑,又是日本又是歐洲的。」

  「那是工作啊。」美女又是淡淡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