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216.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雨欲來


第二百一十六章 山雨欲來

  「你真的不適合當殺手。」侯龍濤把手伸到腦後,在削音器上撥拉了一下。

  「哼哼,怎麼知道是我?」一個短髮美女從男人的身後繞了出來,正是唐蕊。

  「你剛來吧?客廳和臥室裡還留著你的香味呢。」

  「比你們早進來三分鐘吧。」唐蕊把槍放在了洗手台上,轉到男人正面,攬住他的脖子,墊起光著的腳丫,和他接起吻來。

  「我還沒找到我弟弟呢。」

  「不斷的挑逗自己,不斷的誘發自己的慾望,然後壓制再壓制,忍耐再忍耐,一點一點的提高期望值,等到真正爆發的時候,一定會美妙無比的。」唐蕊轉身走到浴缸前,關上了出水口,把自己身上的浴巾撤掉了,露出雪白的背影,腰肢纖細,屁股圓滾翹挺,雙腿筆直修長,她坐進了浴缸裡。

  「你的期望值在不斷升高,萬一我達不到呢?」侯龍濤坐到了浴缸的邊緣上。

  「我知道你能達到的,你忘了你曾經在我的瞄準鏡下生活過一段時間嗎?」唐蕊把一條玉腿伸出浴缸外,一隻嬌嫩的小腳丫蹬在了男人的胸口上。

  「對,差點兒忘了,你是千里眼。」侯龍濤握住美女的腳丫親了一口,「今天你看到什麼了?」

  「什麼也沒有,沒有人先把你弟弟從地下室帶出來。」

  「搞不清楚他到底要幹什麼。」

  「一定是想利用你弟弟來對付你。」

  「這我還能不知道?」

  「只要三口龍惺還沒向你發難,你弟弟就應該還有命在。」

  「那缺胳膊少腿兒也不行啊。」

  「可那已經超出了你能控制的範圍,光在這抓耳撓腮有什麼用?」唐蕊仰頭枕在了浴缸的邊上,她倒是挺輕鬆的。

  「唉,你是事不關己不勞心啊。」侯龍濤站起來點上煙,坐進了角落裡的一個沙發裡,這裡雖然是浴室,但設備很齊全。

  「也不能這麼說啊,至少我希望你早點找到他。」

  「哼。」侯龍濤苦笑著搖了搖頭,「對了,你跟唐河山有關係嗎?」

  「怎麼會這麼問?」唐蕊笑嘻嘻的望著男人。

  「我上次去跟他談的時候,在那個飯館兒裡,我就覺得我聞見你的香味兒了,只不過特別的淡,我就以為是我的錯覺,沒深究。現在想來,他姓唐,你也姓唐,再加上那香味兒,我不知道,就是瞎聯繫。」

  「他是我父親。」唐蕊雖然不會主動的說出自己和龍虎堂的關係,但既然人家問起了,也沒必要隱瞞。

  「你父親?那他都是…你為什麼還要…」

  「黑社會老大?沒什麼好忌諱的,我的兩個哥哥都在幫我爸爸,但我不願意參與我家的生意,平常我也不會往龍虎堂的地盤兒跑的。那天我是特意跑去看你的,前一天晚上才聽說你要去。」

  「我真榮幸。」

  「呵呵呵,知道就好。我曾經在CIA受過訓,七年的魔鬼訓練,哼哼。」唐蕊並沒有計劃要給男人講自己的過去,但跟他在一起的時候,總有點不能自已的感覺,告訴他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也沒什麼。

  侯龍濤沒有出聲,他決定不提任何的問題,因為不知道什麼樣的問題會越限,乾脆就安靜的讓女人說,只聽她覺得可以講的。

  「我爺爺和二爺都是軍統的校級軍官,屬於少壯派的。四九年的時候,他們到了台灣,很快又都被派到美國,到CIA受訓。我爺爺一直留在CIA,我二爺後來潛入大陸,被抓住槍斃了。」

  侯龍濤做了一個深表遺憾的表情。

  「不必,我從來也沒見過他,就是知道有那麼一個人罷了。」唐蕊聳了聳肩,「受我爺爺的影響,我爸爸干了差不多十年的警察,覺得沒意思,改行搞社團了,弄得還挺紅火。我和我兩個哥哥都是在美國出生的,但我父母都很重視對我們進行中國文化的灌輸,不光要學中文,還得讀很多有關中國的書籍。哼哼,那會真是恨死他們了。」

  「小孩兒嘛,玩兒心重,可以理解。」侯龍濤想起了小時候家裡人逼自己學彈琴、學英語時的感覺,很能明白美人說的是什麼。

  「隨著兩個哥哥的長大成人,他們很正常的開始接觸家裡的生意,他們也沒什麼怨言,可能是男人天生就都想當黑社會吧。我從十歲開始,整天想的就是能脫離家族的約束,特別是我母親去世後。九零年的時候,我十三歲,那時候美國政府特別熱衷於對中國進行和平演變,甚至是不和平的演變,CIA成立了一個秘密的Project,挑選華人少年進行特訓,機會成熟的時候派回大陸進行諜報和暗殺。」

  「那也算是新的啊?」侯龍濤還是沒能戰勝自己的好奇心,「那軍統和CIA不是一直都有這種Project嗎?」

  「沒有從小就培養的,這次CIA是下了大本錢,要培養出真正的精英來。我爺爺對我爸爸是失望之極,可怎麼說都是兒子,還是獨子,也沒辦法。他知道我在家裡不開心,雖然他已經退休了,但在局裡還是有不少朋友的,他問我想不想加入那個Project。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只要能離開家。我爺爺推薦我進了CIA,一訓就是七年,叫我殺人機器一點也不過分。不過呢…」唐蕊說到這,臉上出現了一絲狡黠的笑容。

  「怎麼了?」

  「你忘了我為什麼削尖了腦袋要離開家了?」

  「你的逆反心理很強,尤其是不願意讓人控制你的思想。」

  「你真是善解人意。」唐蕊沖男人努了努嘴,「那些美國教官越是把中國妖魔化,我就越喜歡中國,當然了,我對GONGCHANDANG是一點好感都沒有的。」

  「為什麼?」

  「因為它極不尊重人權。」

  「怎麼個極不尊重人權了?」

  「就說計劃生育吧,強迫婦女墮胎,生育權是一個婦女最基本的權力。」唐蕊的這個觀念代表了大部分美國人的想法。

  「生存權和生育權哪個更重要?我想是生存權吧?」

  唐蕊點了點頭。

  「中國現在已經是十三億人了,如果不是計劃生育,起碼要再加五億上去,上哪兒去找那麼多的糧食、那麼大的空間養活十八億人?人口爆炸只有一個解決方法,對外擴張。你能想像一個擁有十八億人口的國家發動侵略戰爭的後果嗎?你能想像那會對這個世界帶來何其巨大的災難嗎?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不僅給了中國人自己一條活路,也是WorldWarIII至今沒有爆發的主要原因。」侯龍濤出口成章,因為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說這些話了,他上大學的時候曾經在SpeechClass上就中國的人權狀況為題演講過,其中就有計劃生育,「倒是美國人,好像是五、六十年代的中國人,把多生作為光榮,電視裡也不斷的宣傳,美國沒多一個新生兒,就會有七個貧困國家的新生兒餓死。沒有任何權力是可以完全凌駕於其它一切之上的,包括人權。」

  「哼,不跟你說這些無聊的問題了。嗯…」唐蕊從浴缸裡站了起來,走入淋浴間裡,把身上的泡沫都沖掉了。

  侯龍濤看著女人柔順婀娜的身體,老二早就撐了帳篷了,但要他現在用心的去做愛,他還真做不到,「那就說點兒別的,你接著說CIA的事兒吧。」

  「不想說了,改天吧。」唐蕊穿上了自己的小內褲。

  「你不會就是來我這兒洗澡的吧?」

  「不可以嗎?不可以只是來看看你嗎?我以為咱們是好朋友呢。」

  「當然可以,咱們當然是好朋友。」侯龍濤起來扶住女人的雙肩,在她額頭上親了親。

  「哼哼,我來是為了告訴你,龍虎堂和三口組之間存在著非常尖銳的矛盾,如果在你剷除三口龍惺的過程中有什麼需要龍虎堂幫忙的,我父親他們會支持你的。」

  「你不是不參與你家的生意嗎?」

  「我父親知道今天咱們會碰面,我不過是替他帶話罷了。」

  「龍虎堂和三口組有什麼矛盾?」侯龍濤幫女人把奶罩的掛鉤扣上了。

  「你的好奇心還真是強啊,」唐蕊拍了拍男人的臉蛋,穿上了牛仔褲,緊繃的布料使她圓滾的臀部曲線畢露,「Curiositykillsthecat。」

  「什麼都不知道死得更快,傻死的。再說憑我現在的身份,知道的多一點兒並不危險。」

  「好好,你是大人物。」唐蕊用翹翹的屁股拱了男人一下,「龍虎堂的主要活動區域就是唐人街和周邊地帶,根基非常的牢固,地盤上都沒有其它幫派活動。龍虎堂不是小匪幫,是很有組織的大企業,所以成員都被禁止在街上出售毒品,不管是大麻還是海洛因,都是只進行大筆的批發。這樣一來,唐人街上的大批散客就必須要走出唐人街去找貨,但然不方便,也不安全。如果有人能在唐人街提供散貨,價格略為額高一點,顧客也不會在意的。」

  「三口龍惺想要擠進唐人街?」

  「這麼明顯嗎?」

  「不算太難猜。」

  「他想佔領唐人街的市場,當然會和龍虎堂發生磨擦,雙方都有人受傷。他退出去了一段時間,大概最近覺得時機成熟了,設了條借刀殺人的計。三口組找了一幫中國人幫他們在唐人街兜售毒品,不過這次不再像上次那樣,上次會躲避警方,強硬對抗龍虎堂,這次那些中國人一見龍虎堂的人就快速的撤走,但只是假裝躲避警方,擺明了就是要警方知道有中國人開始在唐人街上販賣毒品了。」

  「引警方對付龍虎堂。」侯龍濤知道美國警方也不是傻子,當然能查出那些人不是龍虎堂的手下,但警方為難黑社會,需要的只是個借口,而三口龍惺就是在提供這個借口。

  「哼,三口組在洛杉磯警察局裡挺有勢力的,」唐蕊撇了撇嘴,「幸虧龍虎堂也不是吃素的,才在這幾天將來自警方的騷擾擋了回去。我們查過了,那些中國人是三聯幫的,三聯幫並沒有在美國發展,是三口組特意從台灣找來的。」

  「不會是因為你父親和三口組的矛盾導致你討厭日本人,然後才有了你和我吧?」

  「你也太小看我了。」唐蕊把放在盥洗台上的手槍拿了起來,用一根手指挑著旋轉…

  這幾天紐約一直在斷斷續續的下雨,像是要把這座犯罪之都的污垢都沖刷乾淨似的。

  天已經黑了,田東華慢慢的走出了酒店的大門,他沒有打傘,任憑骯髒的雨水撒落在自己的頭上和上千美金的高檔西服上。

  男人漫無目的的走到了街角處,他低著頭,根本就沒注意到人行橫道的指示燈顯示的是一隻紅手,就在他剛把腳邁出馬路牙子的一刻,一輛出租車鳴著笛從他的身前呼嘯而過。

  「啊!」田東華輕輕的驚叫了一聲,一屁股坐倒在人行道上,他抬起了頭,眼睛紅紅的,臉上都是水,也不知道是淚還是雨,他的下嘴唇被上牙咬出了一道很深的傷口,有血在不斷的湧出。

  男人並沒有爬起來,而是就這麼坐在地上,雙手抱住了頭,「嗚嗚」的哭了起來。

  良久之後,田東華才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掏出了手機,撥通了洛杉磯的電話,「我要五個人。」他的臉上已經沒有了痛苦的表情…

  侯龍濤又接到了馮潔打來的電話,「玉倩又給你打電話了嗎?」

  「昨晚上剛打了一次。你還沒能跟她聯繫上啊?」

  「那個丫頭真是要了我的命了,每次打她手機都是全球呼。你有沒有幫我問她啊?」

  「當然問了,她就是說還在生你的氣。」

  「有沒有說她在什麼地方啊?」

  「她不肯說啊,大概是知道你神通廣大,說白了還是故意躲著你。」

  「唉,她也真是太不體諒我了。」

  「小倩是比較任性,再讓她自己靜兩天吧。」

  「也只能這樣了。」

  「不管怎麼樣,至少知道她現在平安無事,等你把眼前的事兒忙完了在好好兒哄她吧。」

  「是啊,是啊。你和云云的簽證怎麼樣了?」

  「還在辦,小雲的好說,我是軍人護照,雖然各個部門都開綠燈,但手續一項也不能少,有點兒繁瑣,時間會稍微長一點兒,但也快了。」馮潔一提起來美國,大概是想到了能和小情人無拘無束的親熱,聲音都變得有點興奮了…

  拉斯維加斯的一所醫院的住院處裡,入夜後,只有幾個護士在值班。

  頂樓的一間雙人病房裡躺著兩個女病人,靠裡那張病床上的是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外面的是個金髮美女,也就二十多歲,胸口處的薄被下有高高的突起,兩個人都是表情平和,處於類似於熟睡的狀態。

  一個男人推門進入了病房,反身關上了門,站在金髮美女的床前,低頭望著她,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推了推。

  女人連反應都沒有,更別提醒過來了。

  男人抬起手,在女人的臉上抽了個打嘴巴。

  清脆的響聲過後,金髮美女的身體歪了一點,頭扭向了裡側,但仍舊是昏睡不醒,臉上也沒有痛苦的表情。

  男人黑邊眼鏡後的雙眼中露出了兇惡的光芒,居高臨下,一拳狠狠的砸在女人小腹上。

  金髮美女的上身和雙腿都被打得向中間對折了一下,但男人的手一拿開,她的頭就落回了枕頭上。

  「嗯…」男人緊皺著眉頭,重重的出了口氣,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金髮美女因為被打了那兩下,身體產生了活動,薄被已經再不像先前那樣嚴絲合縫的蓋在身上了,而是退到了胸口下,病號服胸前的扣子也開了,露出雪白的乳肉和深深的乳溝。

  這些自然都沒能逃過男人的眼睛,他瞇起了眼睛,雙手隔著病號服用力的握住了女人的雙乳,粗野的揉動,有把她的衣服完全解開,裡面沒有乳罩,很方便的就可以對她圓球般的大奶子進行狂猛的抓捏。

  金髮美女的表情仍舊沒有變化,就好像根本不知道有人在猥褻自己的身體一樣。

  男人揪住了兩顆硬立的紅色乳頭,用力的捻,然後再往上拉,把她的球乳扽成了橢圓形,一鬆手,使它們在她胸前跳動,反反覆覆的好幾次。

  男人的眼裡儘是戲虐的神采,他左右開弓,開始在金髮美女的大奶子上抽打,「哩啪啦」的響聲在病房裡迴盪著。

  女人原本雪白的乳房已經被打得通紅了,男人才住手,他爬上床,含住了美女的一顆奶頭,死命的吸吮,右手伸進了她寬鬆的病號褲裡,裡面沒有內褲,直接就摸到了頂出包皮外的陰蒂。

  等到金髮美女的奶子基本恢復了正常的顏色,男人就從她的褲子裡抽出右手,在此對她的酥胸進行虐待,發力的在嬌嫩嫩的乳肉上掐捏,造成了一塊塊的瘀青。

  男人坐手攥著女人的右乳,左手把她的褲子扒了下去,回過身,跪在她身邊,左手撐開她肥嫩的陰唇,右手的兩根手指輕鬆的插入了已經是淫液充足的陰道裡。

  金髮美女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遭受性侵犯,表情始終祥和的很。

  男人的手指開始劇烈的活動,在女人的身體裡發出了「咕嘰咕嘰」的淫聲,大量的體液從她的小穴裡飛濺而出。

  「騷屄。」男人抽出手甩了甩,仍舊有淫汁順著他的手指滴落到美女的大腿上。

  男人把手上的分泌物抹在了女人的臉上,脫掉了褲子,從錢包裡取出一個避孕套,套在了體積驚人的陽具上,把她那兩條修長的雙腿分別抗在了肩膀上,雙手抓住柔軟的豐滿乳房,屁股往前一拱,「嘶」的一聲,粗長的陰莖盡根沒入了她的屄縫裡。

  「臭娘們兒,肏飯了你。」男人惡狠狠的咬著牙,一上來就是狂風驟雨般的抽插,大雞巴無情的蹂躪著美人嬌嫩的小穴,每次進入都是運足了力氣,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對子宮的強硬撞擊。

  金髮美女的乳峰隨著男人激烈的肏干而晃動,身下的病床也搖晃的厲害,「咯吱咯吱」的就像是要散架了一樣。

  男人把這個白人大妞翻了個身,她的背上赫然有四處傷疤,其中的一個正在心臟的部位。

  但男人可不管這些,他把金髮美女又鼓又翹的兩瓣屁股蛋掰開了,露出水汪汪的紅潤小穴,繼續狂亂的捅刺她。

  男人揪住美女金黃色的長髮,把她的螓首向後就起,使她的上身也向後折,不再把乳房壓在身下,方便自己揉捏。

  這個打炮的姿勢有點費力,男人一下沒調整好,大肉棒從陰道裡脫了出來,他翻身下馬,將女人的腰掛在床沿上,雙腿擺成跪姿,然後把枕頭扔在地上,自己跪上去,左手抓著她的臀封,右手握著沾滿淫水的大雞巴,擠進了緊小的屁眼裡。

  歐美女人不光屄比東方女性的寬大,後庭也沒有那麼的緊湊,又有大量的淫水做潤滑,搞起來並不怎麼費勁,再加上男人身強體壯,不顧對方的感受,一樣是肏得激烈非常。

  男人玩了一會後庭花,又改為正常的性交,從美女的屁股後面狂搞她,深度和力度都只有增加沒有減少,「我他媽肏死你,我他媽非把你肏醒了不可。」

  雖然男人在叫囂著,但金髮美女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任憑他在自己的身體裡進出,任憑他用自己青春豐滿的身體發洩性慾、怨氣和仇恨。

  男人越肏越快,越干越狠,他咬著牙,閉著眼,開始拍打美女的大白屁股,他知道自己快到極限了,他不知道的是,由於這次自己搞的實在是太激烈了,持續的時間有有點長,避孕套已經破裂了,退到了陰莖的中段,現在完全是龜頭在直接撞擊子宮。

  「啊…啊…啊…」男人發出了一連串的低吼,寬闊的後背產生了間歇性的抖動,大量火燙的精液從馬眼噴湧而出,猛烈的擊打在金髮美女的陰道深處,快速的將她注滿。

  男人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慢慢的把雞巴從女人的身體裡退了出來,驚訝的發現有大量的精液從她的屄縫裡往外冒。

  「肏他媽的。」男人把裹在老二上殘破避孕套揪下來扔在了一邊,將女人軟塌塌的身子翻過來,一邊揉她的奶子一邊掐開她的嘴巴,把大肉棒捅了進去。

  「嗯…」金髮美女突然出了一聲,眉頭也皺了起來。

  「啊!」男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下了一跳,向後一竄,腳下一迾趄,又退了幾步,「咚」的一聲,重重的撞在了房門上。

  「怎麼了!?」有人把門推開了,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頂級東方美女衝了進來,護在了男人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