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221.第二百二十一章 浮出水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浮出水面

  星月姐妹也已經看出了美婦人其實是難受得要命,自然要助她一臂之力了,過去把她夾在了中間,「馮潔姐姐,需要我們幫忙嗎?」

  「幫什麼忙兒?不用。」馮潔防禦性的縮了縮身子。

  智姬在左邊,左手抓住了艷熟婦的右手,探頭吻住了她的雙唇,把舌頭插進了她的檀口裡,右手一把捏住了她的豐胸揉了起來。

  慧姬抓住了超級美女軍官的右手,舌頭鑽著她的耳空,左手擠進她的大腿間,在光滑的褲襪上摩挲。

  「嗯…嗯…」馮潔無力的掙扎著,眼睛並沒有因為突如其來的猥褻而睜圓,而是眼簾低垂,明顯是欲拒還迎的態度。

  侯龍濤把馮雲的內褲拉到了她的大腿處,靈活的舌頭在她純粉色的陰唇間滑動,挑動陰核、抽插陰道,還用舌尖擠鑽粉紅色的後庭花。

  「嗯…嗯…老公…」馮雲左右的晃著螓首,大口大口的出著氣,雖然這一段除了例假期間,幾乎天天都和姐妹們「舔盤子」,但還是愛人的舌頭更能讓她熱血沸騰。

  智姬放開了美婦人的乳房,右手插入她的右大腿下,向上一抬。

  與此同時,慧姬把馮潔的左腿也抬了起來。

  姐妹倆架住了大美人的腿彎,把她的身體「對折」了起來,穿著高跟鞋的雙腳舉到了空中,使她的窄裙褪到了她的腰上,把包裹在肉色褲襪和白色蕾絲高腰內褲裡的肥美大屁股露了出來。

  馮潔已經被星月姐妹吻得頭暈腦脹了,對於她們把自己擺成了這麼淫亂的姿勢,根本無法反抗,其實也不想反抗。

  侯龍濤把馮雲的雙腿放了下來,向兩邊劈開,雙手愛撫著她的大腿外側,起身壓住她,吻了吻她的櫻唇,把她臉蛋上的淚珠舔入口中,「云云,美了?」

  「嗯。」馮雲親著男人的臉,「老公,輪到我給你口兒了。」

  「我肏,什麼時候學會這個詞兒的?」

  「清影教我的。」

  「哈哈哈,那你就來吧。」侯龍濤又跪回了地上,轉向了馮潔,愛不釋手的撫摸光滑褲襪下的肥嫩屁股。

  「嗯…」馮潔的身體抽搐了一下,她知道小情人要開始玩弄自己的美臀了。

  「啊…啊…」侯龍濤發出了誇張的讚美聲,鼻子壓住馮潔褲襪下散發著熟女淫香的柔軟陰戶,拚命的「呼呼」吸氣,「真好聞,這味道,太想了。」

  「唔…唔…唔…」馮潔的嫩舌被智姬大力吸吮的幾欲折斷,香津不受控制的從嘴角流出,她想要「虛情假意」的出聲制止男人淫猥的言行都做不到,只能是哆哆嗦嗦的任人褻玩。

  慧姬把美婦人上裝的拉鏈拉開了,把衣服向兩邊打開,將白色的蕾絲胸罩從她高聳的左乳上拉開,含住粉紅色的奶頭吸吮,又去連同罩杯一起揉捏她豐滿的右乳。

  侯龍濤捧著馮潔的大屁股,在口感一流的褲襪上一通猛舔、猛嘬。

  馮潔鑽進男人的雙腿間,躺在了車廂裡,從他的褲子裡掏出了如同鋼鐵般堅硬的巨大陰莖,一邊舔舐、吸吮,一邊揉動他比鵝蛋還要大的睪丸。

  侯龍濤撕咬著美人褲襪,用舌頭頂住蕾絲內褲猛鑽,盡情的撫摸她珠圓玉潤的大腿,還一下一下的向斜下方拱著屁股,用大雞巴幹著馮雲的小嘴。

  侯龍濤慢慢的直起了雙腿,順著大美人的絲襪玉腿往上親吻,脫掉了她的一隻高跟鞋,居高臨下的盯著她,舌頭伸在嘴外,在她的美足上滑動。

  馮潔的星眸朦朧,什麼都看不清楚,但也能感覺到男人火熱的目光,被星月姐妹「按住」的玉體猛的抖了好幾下,「老公…啊…老公…」

  馮雲吐出了男人的大屌,轉頭撥開了姐姐的內褲,把愛液拉成的幾條銀絲挑進嘴裡,牽引著青筋暴突的陽具對準了美婦人水汪汪的粉嫩小淫穴,把冒著熱氣的大龜頭塞進了一張一合的小肉孔裡。

  侯龍濤一感到自己被濕熱緊湊的體腔蜜肉包裹住了,就用力的一挺臀部,使自己進入到美女身體的最深處。

  「啊…」馮潔發出了一聲充滿歡愉的「卑鳴」,白眼都翻了起來。

  星月姐妹停止了對美婦人的玩弄,拉著馮雲坐到車廂的另一面,抱在一起吻了起來。

  侯龍濤捏住美人的兩個腿彎,跪到座椅上,大開大拓肏著她的屄縫,弄得愛液四漸,「咕嘰咕嘰」做響。

  「天啊!啊…啊…老公…唔唔唔…」馮潔的雙手不再抓撓男人的後背了,而是摀住了自己的臉,雙肩的聳動也不再是完全的和被抽插的節奏吻合了。

  剛開始侯龍濤並沒有在意,自己的三個老婆有一高潮就哭鼻子的可愛「習慣」,他已經習以為常了,所以仍舊是如同下山的猛虎般的肏屄,可不一會他就發現毛病了,馮潔不光是在流眼淚,而且是在「唔唔」的哭泣。

  侯龍濤減緩了抽插的頻率和力量,怕自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弄疼了心愛的女軍官,他壓下上身,拉開美人的雙手,只見她真的是淚流滿面,趕緊吻了吻她的雙唇,舔著她的淚水,「大寶貝兒,好姐姐,我弄疼你了?不舒服嗎?」

  「不…不是…」馮潔抹了一把眼淚,抱住了男人的脖子,吻著他的雙唇,「太…太爽了…太舒服了…嗯…怎麼會這麼…這麼爽?從來沒這麼興奮過…」

  「真的?」

  「嗯…」馮潔吮著男人的舌頭,「為什麼高潮會這麼強?」

  「太想我了吧?」侯龍濤揉著美人的一雙乳峰,輕擰著她的奶頭。

  「想,天天都想…」

  「寶貝兒。」侯龍濤的屁股又猛的做起了活塞運動。

  另一邊,智姬坐在座椅上,兩條長腿大大的分開,螓首後仰,雙手按摩著自己的球狀乳房,「嗯嗯」的哼個不停。

  馮雲跪在地上,嘬著智姬的小穴,舌頭在她嬌嫩的陰唇間攪動。

  慧姬跪在馮雲的後面,抱著她的圓滾堅實的屁股舔舐,纖細的手指摳挖著她的陰道。

  侯龍濤一邊搞著美婦人的小穴,一邊順著座椅慢慢向三個女孩的位置移蹭,在不知不覺中就轉了半圈了。

  馮潔已經是失魂落魄了,二十幾分鐘被愛人的大雞巴不停的抽插,真的是洩得連身在何處都想不起來了,只以為是騰雲駕霧了。

  慧姬一看男人從馮潔的屄縫裡抽出了肉棒,趕忙過去接替他的位置,為大姐姐口交起來。

  侯龍濤跪到馮雲的屁股後,雙手掰開她圓圓的臀瓣,右手的大拇指擠進她的肛門裡,筆直的陰莖一點點的深入她緊窄的體腔,「怎麼樣?感覺到它的存在了嗎?」

  「啊啊啊…」馮雲抬起頭,緊閉著眼睛,顫聲呻吟著,唇上還沾著智姬的清澈愛液,「當…當…當然能感…感覺到…啊…啊…這麼燙…嗯…慢了…啊…填滿了…啊…啊…插到肚子…肚子裡了…嗯…」

  侯龍濤彎腰攥住了美人柔軟的豐乳,捏啊揉啊,臀部搖晃著,使肉棒在她的陰道裡胡亂的磨擦…

  侯龍濤每邊的手臂夾著兩個美女的胳膊,把她們拉進了浴室裡,「來來來,我給你們脫衣服。」他說著就去拉扯馮雲的連衣裙。

  女人們一陣嘻笑,脫得赤條條的走下了按摩浴池。

  侯龍濤坐在馮氏姐妹的中間,摟著她們香噴噴的身體,雙腳抬起來,磨蹭著對面星月姐妹的滑嫩的長腿,他親了親馮潔的臉蛋,「給玉倩打個電話吧。」

  「沒用的,她不開機,只有在給我打的時候才開,」馮潔把自己的拉過來,掏出全球通的手機,遞給男人,「你願意試就試試。」

  「嗯。」侯龍濤站了起來,坐到上面一層,攬著美婦人的後腦,正好可以把雞巴插進她嘴裡,然後才撥通了玉倩的手機,如果她開著機,看到來電顯示的是母親的號碼,也許會接呢。

  「怎麼樣?」馮潔舔著攥在手中的大肉棒,抬眼看著男人。

  侯龍濤皺著眉搖了搖頭,把手機放下了,「沒開機,這個小丫頭,能生這麼長時間的氣,唉…」

  「知道就好,你下次就多遷就遷就她。」馮雲探頭在男人的腹肌上親著。

  「居然這麼說我?全世界大概就你一個人打過她,你卻來教訓我遷就她?哈哈。」侯龍濤愛撫著兩位美女的秀髮,面帶微笑的望著星月姐妹。

  星月姐妹站起來走到男人身前,一左一右的扶住他的肩膀,和他輪流接吻。

  放在一邊的手機突然「叮叮咚咚」的響了起來。

  侯龍濤抓起電話看了一樣,屏幕上顯示的名字竟然是玉倩,「玉倩!是玉倩!」他按下了接聽鍵,「倩妹妹,我愛你,別掛,我想死了你了。」他都不給對方說話的機會,上來就是一通表白,他是真的想讓任性的小妻子趕緊回到自己身邊。

  「濤…濤哥哥?」玉倩明顯是沒料到接電話的會是侯龍濤,她這一聲呼喚裡除了驚訝,還摻雜著無比的依戀和委屈。

  「倩妹妹…」侯龍濤從女孩剛才的語氣裡就已經知道她不再生自己的氣了。

  「怎麼會是你!?我討厭你!」玉倩突然大叫了起來,「我恨你!我不要跟你的說話!讓我媽接!」

  「玉倩…」

  「讓我媽接,要不然我就掛了!」

  「別,別掛,你聽我說…玉倩,玉倩。」侯龍濤無奈的把手機從耳邊拿開了。

  四位美人已經都站了起來,看著眉頭緊鎖的男人。

  手機的鈴聲又響了,侯龍濤看了一眼屏幕,向馮潔遞了過去。

  「小倩。」

  「媽,不是說了不要你來美國嗎?怎麼還是跑了來?」

  「當然是擔心你了,你一個人我怎麼放心得下?丫頭啊,你到底在什麼地方?別再鬧了,有什麼你就都跟龍濤當面說清楚,好不好?」

  「我不。」

  「我要他向你道歉還不行嗎?」

  「不行,誰稀罕他的道歉?你們不用擔心我,有好多人陪著我呢。」

  「我和你小表姨萬里迢迢的跑來找你,你怎麼也得見我們啊。」

  「又不光是來找我。」

  「你這孩子…」

  「不用見了,我再玩兒個十幾天就回北京,北京見不就完了。」

  「那你開著手機好不好?」

  「不,那會被他煩死的,我想你了就給你打。好了,好了,我朋友在叫我了,先這樣兒吧,ByeBye。」

  「誒…唉…真拿她沒辦法…」馮潔搖了搖頭,把電話放在了浴池旁…

  東星集團正式在美國上市的日子一天天的臨近了,那天是十月十一日,星期一,也是預定的東星集團全權代表劉南與GM公司代表JerrySu簽署價值接近四是億美金的股權轉讓協議的日子。

  十月五日星期二的時候,侯龍濤接到了司徒志遠從北京打來的電話,他一直在利用自己GM投資集團VP的身份對GM的帳戶進行監控,在這一天,他發現有三十七億五千萬美圓轉入了帳戶裡。

  侯龍濤立即給古全智打了電話,得知他找來的那些高手已經開始工作了,不會耽誤事的。

  侯龍濤接著又撥通了張玉強的手機。

  「喂,」張玉強的聲調裡帶著十足的管腔和傲慢,「哪位?」

  「大舅子,最近在辦什麼大案啊?」侯龍濤已經在心裡叫了好幾聲乾兒子了。

  「唉喲,妹夫,」張玉強的語氣立刻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怎麼招?」

  「一切都按事先說好的那樣兒,快到日子裡,你沒問題吧?」

  「放心吧,招呼我都已經打好了,都是我的老朋友了。」

  「那就好。」

  「你什麼時候回北京啊?」

  「最少再過半個月,怎麼了?」

  「沒事兒,等你回來了,我介紹幾個朋友給你認識,哥兒幾個找地兒樂樂。」

  「行啊,到時候再看吧。」侯龍濤放下了電話,他以前還真沒想到過張玉強有一天會這麼溫順的對自己搖頭擺尾…

  十月八日星期五上午,劉南和司徒志遠簽署了對於GM在轉讓東星股權上進行限制的協議,巨大的會議室裡只有雙方的代表和職員,一個媒體的代表都沒有,這是一次秘密簽約。

  工作餐過後,GM的代表團回到了他們下榻的酒店。

  一行人剛剛走下他們的專車,三個穿西裝的年輕人下了不遠處的一輛AudiA6,迎了上來,他們的個頭都差不多,長相也顯得精明幹練,「請問哪位是蘇棧先生?」他們用的是英語,其實他們也早就知道誰是誰,但這麼問完全是走形式、出於禮貌、公式化。

  「我是,」司徒志遠上了半步,「幾位是…?」

  三個人同時把工作證亮了出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局,我們想請蘇先生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一樁陳年舊案。」

  「怎麼回事啊?」

  「國安局的,相當於FBI吧?」

  一群美國人已經開始竊竊私語了。

  司徒志遠皺了皺眉,「什麼陳年舊案?」

  「現在我們不便說明,跟我們回去之後就會知道了。」

  「這叫什麼話?我為什麼要跟你們走?」

  「蘇先生,我們可以恭恭敬敬的請你回去,也可以…」

  「也可以怎麼樣!?」司徒志遠有點生氣了,「我是美國公民,你們就算要抓我,也要先說出個所以然來。」

  「蘇先生,或者說,司徒先生,你想現在就在這裡鬧嗎?你美國公民的身份並不能改變什麼,我們在正式扣押你之後才有必要通知美國大使館。」

  「出什麼事了?」MichaelSha湊了過來,「他是我們GM的高級行政人員,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蘇先生,你看…你是不是配合一下兒我們的工作?」

  「好,我跟你們走一趟。」司徒志遠顯出一副不願意在這裡把事情說清楚的樣子。

  「很好,我們的車就在那邊,請吧。」

  「這…這…你跟他們走?」MichaelSha拉住了司徒志遠的胳膊。

  「幫我通知大使館,也通知一下東星的人,他們很有路子的。」

  「我會的。」

  「咱們早去早回。」三個年輕人一前兩後的夾著司徒志遠向Audi走去。

  MichaelSha目送著四個人上了車,他才不急著通知美國大使館呢,為了保險起見,星期一再通知也不遲,至於東星那邊,那就更沒有通知的必要了…

  如雲上午受邀請,去郊區的一個開發區轉了轉,午飯後就讓月玲一個人回辦公室,自己則直接回夾家了。

  這個點上,姐妹們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只有何莉萍和茹嫣兩個人在,如雲跟她倆打了聲招呼,就把自己關進了臥室裡。

  何莉萍和茹嫣都是很細膩的人,一下就感覺到了「嫦娥仙子」的反常,她們等了五、六分鐘,就「闖」進了如雲的房間。

  「你有什麼心事兒啊?」何莉萍坐到如雲身邊。

  「沒什麼。」

  「瞞不了我們的,龍濤不在,你有什麼就要告訴我們。」

  「萍姐,真的沒什麼。」如雲站起來,把襯衫脫了下來,又開始脫短裙,想要換上舒適的衣著。

  「雲姐,」茹嫣把一件綢子的長袍從壁櫥裡取了出來,遞給如雲,「我知道你有什麼事兒。」

  「你知道?什麼事兒?」

  「今天是八號,是你和濤哥兩年之約到期的日子。」

  「對對,」何莉萍恍然大悟,「如雲,是不是因為這個?」

  「雲姐,濤哥再過不到三天就是上市公司的主席了,他在黑道一手遮天,又是被重點培養的紅頂商人,你就不能寬限他幾天?不會這麼絕吧?」

  「唉喲,」如雲拍了拍自己的腦門,「你要不提起來,我都忘記了。是今天,不過今天不是最後期限,我答應他補他一個星期的,他讓我非常的滿意。」

  「真的嗎?」茹嫣是最護老公的一個。

  「哼哼,」如雲笑著搖了搖頭,她從迷你保險櫃裡取出了一個黑色的密碼箱,放在了床上,「你們自己看吧。」

  何莉萍她們都知道箱子裡裝的是侯龍濤挪用公款的證據,打開一看,裡面卻是空空如也的,「這…」

  「半年以前裡面就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雲姐,」茹嫣笑嘻嘻的抱住了如雲,在她臉上親了好幾口,「就知道你捨不得哥哥的。」

  「你知道?知道剛才還那麼緊張?」

  「那主要是擔心你啊,雲姐,你到底有什麼不對啊?」

  「唉…」如雲離開茹嫣,做到了床沿上,表情有點迷惘,有點舉棋不定。

  「如雲,」何莉萍跟著坐到了如雲身邊,「還有什麼事兒不能跟我們說嗎?從來沒見你這麼猶豫過。你這樣真的很讓我們擔心啊。」

  「我…」如雲一幅很難說出口的樣子,「我來晚了。」

  「什麼來晚了?」

  「那個。」如雲抿了抿嘴。

  「例假。」

  「嗯,晚了一個多月了。」

  「這…」何莉萍和茹嫣互望了一眼,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如果要是換了別的女人,月經遲到一個星期就會想到有可能是由於懷孕所導致的,但如雲不同。

  「會不會是最近工作太累了?」

  「我不知道。」

  「那…那我去買盒試紙吧?」茹嫣覺得自己說這話並不是非常的合適,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如雲是怎麼回事。

  「不用。」如雲從自己的小皮包裡掏出了一盒,扔在床上。

  「那就試試吧。」

  「我…我不敢…」如雲扭頭望著何莉萍,她的表情就真的像是一個全無主見、不經世事的小女孩一樣,眼中的那種患得患失的神采真真切切。

  「不可能不試的,你自己知道。」

  「萍姐,我…我真的怕。」

  「我陪你去洗手間。」

  「不…」如雲站了起來,深深的吸了口氣,慢慢的向浴室走去,「不用,我…我自己可以。」

  何莉萍和茹嫣在洗手間外默不做聲的等了很久,雖然只有十幾分鐘,卻好像是過了好幾年一樣。

  何莉萍走到了浴室外,輕輕的敲了敲門,「如雲。」

  沒有人回答。

  「如雲,我們能進來嗎?」

  還是沒有人回答。

  何莉萍看了一眼茹嫣。

  茹嫣點了點頭。

  何莉萍一擰門把手,浴室的門打開了一條縫,並沒有上鎖。

  如雲坐在地上,背靠矮櫃,抱著雙腿,臉埋在雙臂間。

  「雲姐,雲姐。」茹嫣跑過去,蹲在如雲身邊,扶住她的肩膀。

  「怎麼了,如雲?你別嚇我們。」

  如雲抬起了頭,臉上滿是淚水,她舉起了手裡的測孕棒,「變藍了,變藍了…」她剛一說完,就放聲痛哭了起來。

  何莉萍和茹嫣都沒用過測孕棒,也不知道藍色是什麼意思,趕緊抓起矮櫃上的盒子,看了看說明書。

  「雲姐…」茹嫣跪在了地上,緊緊的抱住了如雲,和她一起哭了起來。

  何莉萍也蹲了下去,撫摸著如雲的秀髮,她的眼圈也已經是紅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