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222.第二百二十二章 膽大包天


第二百二十二章 膽大包天

  「嫦娥姐姐,想我了?我也想你,想你圓圓的大屁股和一般都抓不過來的巨乳。」侯龍濤邊把智姬壓在身下姦淫,邊用言語對免提電話對面的如雲輕薄猥褻。

  「老公,你什麼時候回來?」如雲的聲音很深情。

  侯龍濤停止了抽插,「你知道的啊。」

  「辦完正事兒就早點兒回來,別在外面瞎逛。」

  「一定的。怎麼了?家裡出事兒了?」

  「沒有啊。」

  「你可不能瞞我。」

  「沒有,都挺好的。」

  「那就好。」侯龍濤放下了電話,總覺得如雲和平時有點不同,但又說不出具體的…

  「你絕對想不到,」屏幕裡的古全智撇著嘴搖著頭,「你絕對想不到田東華的資金是從哪兒來的。」

  「您這可真是廢話,要是能想到,早就跟他攤牌了。」

  「那四十億美金經轉了五家世界級的大銀行,最後才進入GM的帳戶,咱們的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出處找出了,居然是人民銀行。」

  「What!?」

  「不光是這樣,從那個帳戶轉出的不止四十億,而是八十億。」

  「這咱們早就料到了,是誰的帳戶?個人的?企業的?」

  「都不是。」

  「您就別再賣關子了。」

  「政府帳戶,三百億美金的奧運應急儲備資金。」

  「…」侯龍濤張大了嘴巴,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有何感想?」

  「賈…賈琪瘋了?」侯龍濤很容易的就把賈琪奧運籌委會主任的身份跟這件事聯繫到一起了,「怎麼在我印象裡他和田東華的關係並不是那麼…就算他們倆真是父子情深,他…他瘋了?奧運的儲備資金也敢碰?他…他…他…就算他有那個膽子,他有那麼大的能力動那筆錢嗎?」

  「他們倆的感情有多深根本就無關緊要,不過你的後兩個問題算是問到點子上了。」

  「您已經有答案了吧?」侯龍濤從對方臉上奸詐的笑容裡就能得知他是胸有成竹。

  「你有興趣再聽我品評歷史嗎?」

  「太有了。」

  「袁世凱的侄子是靠著九門提督發的家,但可能當初那個九門提督看走了眼,沒有發覺袁世凱侄子的潛力,所以並沒有對他特殊對待,只是讓自己的兒子去他那裡吃白飯。或者,九門提督沒看走眼,只是覺得自己隨時都可以控制袁世凱的侄子,但事情並沒按他想像的那麼發展。」

  「這個九門提督是光緒的人還是慈禧的人?」

  「屬於慈禧的派系。」

  「那他真是看走眼了。」

  「是啊,九門提督開始並不知道袁世凱的侄子是袁世凱的侄子,等一切都明瞭了,陣營的劃分清晰了,你應該可以想像慈禧有多火大吧?簡直就是為對手養了一隻老虎。」

  侯龍濤原來可並不清楚袁世凱的侄子已經完全被慈禧視為敵人了,現在還真有點心虛,「袁世凱的侄子可不是一塵不染,慈禧為什麼一直沒對付他?」

  「怎麼沒有?不過是有人在上面護著他,頂住了所有從正常渠道下來的壓力罷了

  「呼…」侯龍濤做了一個甩汗的動作,「那光緒對付榮祿的法子呢?」

  「袁世凱的侄子是玩兒低層的行家,以己之短攻敵之長嗎?」

  「過獎過獎。」

  「你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兒?」

  「就像布什是美國軍火販子和石油商在政界的代言人之一,袁世凱的侄子是光緒在商界的代言人之一,而且是一個發展很快的代言人,慈禧想要用自己的人取代他,為自己服務?」

  古全智點了點頭。

  「九門提督的兒子一直就是慈禧的人?」

  古全智搖了搖頭。

  「Whatthehell…?」

  「雖然慈禧一系現在處於絕對的劣勢,但他們仍舊想要用自己的人取代光緒所有的代言人,是所有的代言人,並非一開始就特別針對袁世凱的侄子,只不過九門提督的兒子碰巧就站在袁世凱的侄子的對立面上。九門提督的兒子千方百計的想要篡奪袁世凱侄子的家產,九門提督不會完全沒有察覺,於公於私,他都會幫自己兒子一把的,問題就在於怎麼幫。」

  「九門提督的兒子就會說需要銀子?」

  「對了,需要八十萬兩雪花兒銀,而九門提督正好兒可以染指三百萬兩用於籌辦萬國博覽會的國庫銀。」

  「說明白點兒,」侯龍濤仍舊覺得具體操作起來有點困難,「不可能就這麼把八十萬兩國庫銀轉走私用的,要不然他早就攜款外逃了。」

  「銀子並不真的在他的控制之下,你放心吧,慈禧又不是傻子,這一套運作都是在嚴密的監控之下的,就算是因子到了九門提督兒子的手裡,一樣可以一兩不少的追回來,只不過不干預罷了。而且九門提督的兒子也是聰明人,他知道自己的老子有幾斤幾兩,也就知道自己將來要為什麼人效勞,我相信他也樂於為那些人效勞。萬一要是出了事兒,最終發放令件的是九門提督,具體執行的是他的兒子和國庫的官員,沒有真憑實據可以把慈禧牽連進來。」

  「怎麼可能不出事兒?就算不是咱們有意監視,八十萬兩白銀就這麼沒了,過不了多久肯定就會有人發現的。」

  「沒有人說過那筆錢會永遠的漂在外面,如果我估計得不錯,袁世凱侄子的買賣開始招收新股東的一個星期之內,把些銀子就會轉會國庫。」

  「How?」侯龍濤撓了撓頭,「就為賺差價?九門提督的兒子可是為了搶奪袁世凱侄子的全部家產而來的。」

  「噢,忘了說明,剛才跟你說的都是我根據我自己的知識對於歷史的推斷,除了九門提督挪用國庫銀的那部分,剩下的並不一定百分之百的準確。」

  「我知道,您接著推斷。」

  「九門提督的兒子得到了袁世凱侄子的產業,就可以把這個產業以八十萬兩白銀的價格抵押給某個洋行或是某個、某幾個洋人,然後把那八十外送去填補國庫的漏洞,同時只要他能在一段不短的時間內,連本帶利的跟洋人清賬,他不僅是保留了那份產業的所有權,而且等於是憑空創造了八十萬兩的財富,其實不止八十萬兩,到他還清的時候,可能已經價值幾百萬兩了。」

  「…」侯龍濤皺著眉沉默了幾秒,他還沒完全轉過來呢,「要是這樣的話,豈不是有很多人都可以憑空創造財富了?」

  古全智搖了搖手指,「確實,九門提督和他的兒子不是獨一無二的,但袁世凱的侄子,準確的說是袁世凱侄子的產業卻是獨一無二的。除了這個產業,還有什麼能讓慈禧一系冒這麼大的風險?能讓洋人在九門提督的兒子還沒有霸佔成功的情況下,就答應借八十萬兩白銀給他?」

  「我不明白,既然洋人這麼看好那份產業,他們直接進入就是了,為什麼還要通過九門提督的兒子?」

  「簡單,洋人對於朝廷的派系鬥爭有一定的瞭解,他們直接進入,雖然在主觀上是處於一個中立的立場,但在客觀上是跟慈禧和光緒都不對付。你想想是不是這麼個道理?有樣東西我和你都想要,表面上雖然是風平浪靜,但內裡已經是劍拔弩張了,突然蹦出來第三個人,一邊高喊著『我不參與你們的鬥爭,我保持中立』,一邊伸手把那樣東西的一部分,甚至是整樣東西都拿走了,咱倆能幹嗎?」

  「那他們現在是選定立場了?這豈不是很不聰明?洋人從來都是站在強者一方的。」

  「首先,強弱並不分明,雖然光緒一系連打了幾個漂亮仗,但慈禧一系的勢力根深蒂固,並不真的處於下風;其次,在這件事兒上,光緒一系是守方,守方獲勝是不會創造太多的即得利益的,而攻方獲勝,利益就要重新分配。你忘了?上次袁世凱的侄子能成功方倒榮祿,就有這方面的因素。還有一個因素,九門提督的兒子主動聯絡了洋人。」

  「好,我就當你說的全都正確,現在怎麼辦?」侯龍濤知道自己現在沒有太多的決策權。

  「一切順其自然。」

  「袁世凱的侄子到什麼時候才可以跟九門提督的兒子好好兒聊聊?」

  「迫不及待了?」

  「我的老婆們都在等我回家呢。」侯龍濤打開扔在桌上的錢包,看了看裡面那張從不離身的照片,是十四位愛妻在泳池邊的合影…

  雖然今天是星期六,如雲還是一個人來到了國貿大廈,昨晚和在北京的姐妹們一起痛痛快快的大哭了好幾個小時,真有點心力交瘁,到現在還沒完全緩過來呢。

  高貴的美女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坐進了巨大的轉椅裡,打開了寫字檯上一個鎖著的抽屜,從裡面取出了一摞文件,放進了旁邊的碎紙機裡…

  星期一早上從八點之後時候,應邀而來的中外媒體的記者陸續進入了佈置成簽約會場的東星總部的大會議室,足有二百多人,分別來自一百五十多家報紙、雜誌和電視台。

  在另一間辦公室裡,滿頭大汗的劉南跟身在美國的侯龍濤取得裡聯繫,焦急的向他通報了蘇棧被抓的情況,一旁坐著略顯憂慮的MichaelSha。

  「GM總部已經授權Sha先生取代蘇棧,作為全權代表,你看是不是應該把簽約的事情推後?」

  「…」

  「對,媒體的人都到了。」

  「…」

  「好,我明白了。」劉南放下了電話,轉向了MichaelSha,面部表情已經恢復了平靜,「OK,只要能代表GM,誰簽都是一樣的。」

  九點整的時候,劉南和MichaelSha在東星與GM的股權轉讓協議上簽了字…

  田東華一早起來就開始瀏覽紐約各大報紙的金融板塊,他每翻閱一份,臉上的表情就更加凝重一分,「這怎麼可能?太不合理了,嗯…怎麼會?不對啊。」

  「怎麼了?」今天是石純收錢的日子,所以他從昨晚開始就跟田東華在一起。

  「所有的報紙都隻字未提東星和GM合作的事兒,這是不可能的。」田東華又開始重新翻看已經瀏覽過的報紙,生怕是自己不小心,漏掉了要找的消息。

  「不是不到十小時之前剛簽的嗎?沒準兒發稿沒這麼快呢。」

  「不可能,這麼大的事兒不可能不趕著發的,哪怕真是過了印刷時間,也會增發號外的,怎麼可能這麼無聲無息的呢?」田東華拉過了一旁的筆記本電腦,開始在網上查找。

  「那個叫什麼什麼Sha的不是已經來電話了嗎?你也看見簽字會場的實時傳輸的畫面了,有什麼好擔心的?」

  田東華懶得再跟石純廢話,不耐煩的一揮手,本來他確實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事情已經是水到渠成了,但現在各個媒體卻無聲無息,非常的不合理。

  「消息沒出來,不至於高開得那麼多,還能少花點兒錢呢。」石純還覺得自己挺聰明的。

  「我他媽會在乎那點兒錢?」田東華鄙夷的扔下一句,「你先出去吧。」

  「得得得,那你自己瞎琢磨吧。」石純叼著煙離開了房間。

  田東華合上了筆記本電腦,網上的各大新聞網站也都沒有消息,就連東星和GM自己的網站上都沒有,GM不在自己的網站發是很正常的,可東星也這麼「守口如瓶」就有點不對勁了。

  男人起身在屋裡來回踱著步,他知道這件事一定有蹊蹺,但就是認不准問題出在哪裡,而且事情到了這一步,成敗在此一舉,不能優柔寡斷,該拼就得拼,只能往前衝。

  田東華抓起手機,撥通了MichaelSha的電話,「你在幹什麼?」

  「明天就回美國了,東星的人請送行飯。」

  「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嗎?」

  「可疑的地方?什麼可疑的地方?」

  「你有沒有感到東星的人有不同尋常或是不該有的舉動,或者過分親切、過分冷淡的舉動?」

  「沒有啊。」MichaelSha都被問傻了,「出什麼事了?」

  「為什麼連一條兒簽約的報道都沒有?」

  「什麼意思?」雖然對方的話非常的明確,但MichaelSha就好像不明白似的,不是他的理解能力差,而是太不可思議了。

  「你自己上網看看,沒有一家媒體對簽約的事情進行了報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這…昨天簽約的時候有差不多二百個記者參加啊,我這就給紐約時報駐北京的辦事處打電話。」

  田東華看了一眼表,「來不及了,侯龍濤已經在樓下等我了,我們馬上就要去紐約股票交易所了,你一會兒就找不到我了。你告訴我,那份合同有問題嗎?」

  「沒問題,律師團仔細的檢查過。」

  「OK,只要合同沒問題,侯龍濤就沒什麼花招兒可玩兒。」田東華放下了電話…

  在北京的MichaelSha也開始有點擔心了,雖然他的賭注沒有田東華那麼大,但好歹也是一大筆錢呢。

  老美剛想給紐約時報的駐京辦事處打電話,包房的門就開了,大胖和劉南走了出來,「唉唉唉,Sha先生,怎麼跑出來了?快快快,大家都等你說祝酒詞呢。」

  「我先打個電話。」

  「唉呀,打什麼電話啊?先吃飯,先吃飯,快來,快來。」劉南一把搶過了MichaelSha的手機,從右邊架住了他。

  大胖也過去把老外架住了,將他弄進了包房…

  「資金有問題嗎?」田東華站在電梯裡,抓緊最後的一點時間,試圖最大限度的打消自己的疑慮。

  「什麼問題?有什麼問題?出什麼事兒了?」對面的人好像比這邊還緊張。

  「我在問你,你那邊有沒有什麼問題。」

  「沒有啊,有什麼事情你一定要告訴我啊。」

  「沒事兒。」田東華掛斷了電話,走出了電梯,「昏庸無能。」他邊罵邊出了酒店,鑽進了停在台階下的一輛黑色加長林肯裡,「侯總,左總。」

  車裡坐著西服革履的侯龍濤和左魏,「田總,準備好了嗎?緊不緊張?」

  「呵呵,沒什麼好準備的,也沒什麼好緊張的,侯總才是主角嘛。」田東華從小冰箱裡取出一瓶礦泉水,潤濕了發乾的雙唇,「侯總,你緊不緊張?」

  「世界聞名的紐約股票交易所啊,能在那兒敲鐘,多大的榮譽啊,」侯龍濤低垂著眼皮,擺弄著手裡那一疊嶄新的百圓美鈔,「你覺得有應該緊張嗎?」

  「多少都會有點兒吧?」

  「還真沒有,」侯龍濤揚起了頭,「要是不在乎,就不會緊張,我就真的不在乎。」

  「咱們侯總不同常人啊,他在乎的東西現在大部分人都不在乎,而大部分人在乎的東西,他好像又都不在乎。」

  「你說這是好還是不好呢?田總。」

  「左總說的我也覺出來了,至於好不好,這是人生觀的問題,每個人都不一樣,沒有一個標準可以比對,也就談不上好不好。」

  「哈哈哈,好一套外交辭令啊。」

  「也不能算是外交辭令吧。」田東華打了個哈哈,「林總怎麼樣了?」

  「還是老樣子。」

  「醫生還是不能確定他什麼時候能醒?」

  「這種事兒怎麼確定啊?那植物人不還是一分鐘就醒是他,二十年才醒還是他,唉…」侯龍濤長歎了一聲,「我弟弟啊。」

  「不會有事兒的。」

  「我相信。」侯龍濤胸有成竹的看著田東華…

  「噹噹噹」,侯龍濤在一群老外的掌聲中敲響了紐約股票交易所的開盤小鐘。

  東星的股票高開高走,一路上漲,到下午閉市的時候,侯龍濤的個人資產已經憑空增長了百分之七點三,他一直跟左魏和田東華在VIP包房裡,通過電腦和網絡關注了股價的變化。

  「一會兒咱們去帝國大廈撮一頓啊,我請。」

  「廢話,當然是你請了,半天就淨賺了一億多美金,還他媽讓我們請你啊?」

  「你們去吧,」田東華站了起來,「我要先回酒店了。」

  「幹嘛這麼掃興啊?」

  「我昨晚就沒睡好,特別累,有點兒不舒服,我就不去了。」

  「不去就不去吧,」侯龍濤走到了田東華的面前,離他近得不能再近了,面帶微笑的盯著他的眼睛,兩人的鼻尖都快碰到一起了,「上市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你是該好好兒休息一下兒了。謝謝你這段時間以來的辛勤工作,回去吧,好好兒休息,好好兒休息,徹底的放鬆一下兒。」

  「好。」田東華向後退了一步,瞇起眼睛,跟侯龍濤對視了五秒左右,然後才轉身離開。

  「你這樣就能逼他就犯了?」左魏遞給侯龍濤一根煙,打著了打火機。

  「應該是沒問題。」侯龍濤用一隻手護住火,桔黃色的火焰把他陰沉的臉龐照亮了。

  田東華出了VIP包間,越想侯龍濤的表情、話語,越覺得不對,他知道自己的利用價值已經不多了,難不成對方是要卸磨殺驢了?

  在交易所外,那頭標誌性的大銅牛旁邊有四個亞洲男子正在聊天,看到田東華出來後,停止了對話,分散開向他靠近。

  田東華立刻就發覺了那些人的異動,撒腿就跑。

  「田先生,田先生,咱們談談,別走啊,就是談談。」四個人邊喊也都邊跑了起來。

  田東華才不會停下來呢,他跑到了馬路邊上,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

  那四個人的吉普就停在馬路邊上,他們也上了車,可能是追人心切,剛啟動就和側後方開上來的一輛車撞上了。

  田東華扭頭通過後車窗裡看到了後面的事故,他長長的出了口氣,靠回座椅裡。

  出租車開了沒兩分鐘,田東華的手機就響了。

  「田總,走得這麼快啊?」

  「呵呵,侯總,剛才是你讓人請我嗎?真不好意思,我不是說了我不舒服,今晚就不去了嘛。」

  「田東華,咱們別再做遊戲了。」

  「也好,侯龍濤,我也不想再玩兒下去了。」

  「找個地方坐下來談談吧,咱們相處的說短也不算短了,該是做個了結的時候了。具體地點我讓你定,不過我只給你兩天時間,兩天過後,我就要開始找你了。」

  「好吧,你等我通知。對了,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控制著一切,處於絕對有利的地位,覺得自己贏定了?」

  「我是身家幾十億美金的上市公司主席,我是白道兒上炙手可熱的紅人兒,我是黑道兒上一手遮天的巨無霸。哼哼哼,你說我是不是有資本感覺這麼良好呢?」

  「夜郎自大。」

  「哈哈哈哈,田東華啊,田東華,你是普林斯頓的MBA,大市長的兒子,卻被我這麼一個在馬路邊兒上打群架打大的小痞子玩弄於鼓掌之間,有何感想啊?」

  「你會知道的。」田東華狠狠的把手機合上了,他發覺自己的手都在發抖,侯龍濤輕蔑的語氣簡直就像是把一把尖刀插進他的身體裡一樣…

  編者話:肯定會有人提出田東華不讓MichaelSha給紐約時報打電話,是不合理的。有人能解釋出為什麼田東華要那樣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