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226.第二百二十六章 美不勝收


第二百二十六章 美不勝收

  「雜種!」侯龍濤從側面揪住了田東華的頭髮,把他的頭拉得向後仰,連續在他臉上砸了好幾下。

  田東華放開了玉倩,仰面摔倒在地上。

  「咳咳…」玉倩跪在地上,捏著自己的脖子拚命的咳嗽。

  「小倩。」馮潔差點沒嚇死,過去把女兒抱住了。

  馮雲可是勃然大怒,衝上去和文龍一起猛「踩」田東華。

  侯龍濤把玉倩拉出了地下室,「你怎麼樣?沒事兒吧?」

  「濤哥哥…」玉倩淚流滿面的抱住男人,「留他一命吧。」

  侯龍濤把女孩的眼淚拭去,他現在才發現,自己這個任性的小公主其實是非常非常重感情的,心腸也軟得很,完全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答應你,我把他交給俄國人,他們會處理的。」

  「他們會怎麼樣?」

  「反正不要他的命就是了。」侯龍濤拉著美人向樓上走去。

  馮潔雖然對於武力解決問題沒什麼興趣,但她必竟也算是看著田東華長大的,看他被「慘無人道」的毆打,還是勸了兩句。

  馮雲可就沒有她姐姐和外甥女那麼心軟了,她還想著也動手了,「姐,你別在這兒添亂了,上樓去看看玉倩吧。」

  馮潔對於這個提議自然是沒有異議,她上了三樓,推門進入了主臥室,只有侯龍濤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抽煙,「小倩呢?」

  「她去洗澡了,剛才有點兒血漸到她身上了。」侯龍濤把煙掐了,「把門關上。」

  「你怎麼沒…?」馮潔沒把話說完。

  「等你啊。」侯龍濤起身慢慢的向美婦人逼了過去,他手裡攥著兩根黑色的布帶,臉上帶著淫邪的笑容。

  「你…你幹什麼啊?別鬧。」馮潔向後退了一步,靠在了關著的門上。

  侯龍濤掐住了女人的腰,低頭強吻住她的小嘴。

  「嗯…嗯…」馮潔掙開了男人的嘴巴,雙手推著他的胳膊,但卻無法擺脫他的糾纏,「別這樣,真的,別這樣,小倩會看到的。」

  「她知道咱們的事情。」侯龍濤解開了女人的外衣和襯衫,從她的身上扒了下去,展現出包裹在黑色蕾絲鑲邊的吊帶連體透明內衣裡的傲人乳峰,然後又往上揪著她的窄裙。

  「小雲跟我說了,」馮潔扭動著腰肢,試圖阻止裙子向上的趨勢,但好像並不成功,「她知道也不行啊,不可以的。」

  「沒事兒的,她這澡一洗起來,沒有三刻鐘、一小時的完不了。」侯龍濤把女人的裙子拉到了起來,兩條帶蕾絲花邊的性感黑色吊帶襪全露了出來,映襯著白皙細嫩的大腿,讓人慾念徒增。

  「這…這…不好吧?萬一…」馮潔的意志明顯鬆動了很多,有愛人的手掌在自己的臀腿上愛撫,唇舌在自己的脖頸上舔吻,很難集中精力的。

  侯龍濤用身體將美婦人頂在門上,把黑布帶舉到了她面前。

  「幹什麼?」

  「你說呢?」侯龍濤用布帶遮住了女人的眼鏡,在她腦後打了個結。

  「我不要這樣…」馮潔抬起手來想要把蒙眼布拉開。

  「別這麼掃興,」侯龍濤抓住了女人的雙手,把它們並在一起,捆在了身前,「會很刺激的。」

  「隨你怎麼樣吧。」馮潔很輕易的就投降了,她把螓首枕在了男人的肩上,放棄般的吐出一口香氣。

  侯龍濤把女人窄裙的拉鏈拉開了,使它無聲的滑落到地上。

  馮潔邁出了裙子在地上形成的圓圈,黑色的漆皮高跟鞋閃爍著性感的光茫,她這身裝束完全就是用於挑逗男人慾望的「性服」。

  侯龍濤抱著美人性感豐滿的成熟玉體,用自己的身子頂著她、擠著她、蹭著她、磨著她,雙手揉著她的大屁股,拉著她的臀瓣,唇舌飢渴的在她白嫩柔滑的肌膚上胡亂的舔舐著,「你是個身份高貴的美熟女,被我這個小流氓兒、小地痞、小無賴俘獲了,我要用你美妙的身體滿足我一切的變態慾望,我要盡情的凌辱你,用我胯下的大雞巴插穿你,好姐姐,我要肏得你精神恍惚,我要幹得你魂飛天外,我要搞得你欲仙欲死。」

  「啊…」馮潔帶著顫音呻吟著,她的腿直打晃,男人這一番話說得她呼吸困難,子宮猛跳,險些就一屁股坐到地上了,「求你…別這樣…別這樣對我…」

  「我就是要這樣。」侯龍濤把女人翻了個人,掏出老二,鑲進她的臀溝裡,將她壓在門上拚命拱著,左手摸著她晶瑩剔透的大腿,右手撥開內衣的襠部,兩根手指送進了她的體內攪動。

  「天…天啊…」馮潔就過頭來,把粉嫩的舌頭伸出口外,「啊…啊…啊…你…太…太壞了…摳死我了…摳死我了…」

  侯龍濤一口含住了美人的舌頭,用力的吸吮著,左手把勒在她深深屁股縫的蕾絲布條拉了出來,卡在圓滾的左臀峰上,右手撤出她的陰道,將手指上沾滿的女性體液沫在自己的龜頭上,然後向上一推肉棒,半根粗大的陽具就被有吸力的小穴嘬了進去。

  馮潔向後一拱屁股,把整根大雞巴都吞進了自己的身體裡,她失去了視覺,其它的感覺就更靈敏了,都能覺出自己柔嫩的陰道內壁被火熱的男根燙化了,「插…插到肚子裡了…」

  「你就來吧,我大美人兒。」侯龍濤抓住了美熟女的兩顆飽漲球乳,「挑」著她離開了房門,退到窗前的椅子邊,緩緩的坐了進去,「你來肏我吧,用你的屄肏我。」

  「啊…啊…」馮潔起落著白嫩肥大的屁股,用緊湊的屄縫套動男人的大肉棒。

  侯龍濤靠進了椅子裡,望著美人超級性感的背影,那純粉色的肉縫和肛門實在是太養眼了,「好個尤物。」

  「累…累死了…」馮潔的雙手綁在一起,不能撐著腿借力,自然非常的消耗體力,她已經是香汗淋漓了。

  侯龍濤掐住了女人的細腰,幫助她抬落美臀,把她艷麗的陰唇肏得翻進翻出。

  馮潔不受自己控制的呻吟著,她的蒙眼布已經被她的淚水浸透了,一次強烈過一次的高潮讓她有種騰雲駕霧的錯覺。

  浴室的門打開了,只圍著一條大白毛巾的玉倩走了出來,她的長髮亂蓬蓬的紮在腦後,臉上還帶著浴後的紅暈,可愛的很。

  女孩剛一出來就注意到了屋裡的情況,臉蛋更紅了,她有點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原地,她從來沒見過母親如此淫美的樣子。

  馮潔看不見,聽力可一點沒問題,知道女兒已經站在自己面前了,「啊…啊…小倩…啊…不要看…不要看…啊…不要看媽媽…啊…啊…啊…」她嘴上這麼說,屁股卻搖擺得更厲害了。

  「別聽她的,聽我的,」侯龍濤沖女孩招了招手,「過來啊,寶貝兒。」

  「不…不…不要過來…小倩…啊…啊…不要…」

  玉倩一轉身,向房門走去,拉開就想往外走。

  馮雲帶著星月姐妹正好來到門口,把女孩堵住了,「你…你上哪兒去啊?圍著條毛巾就往外跑?」

  「把她給我抓回來。」侯龍濤說著就站了起來,把美熟女抱到一張圓桌前,將她轉成與自己面前對面,抬起她的一條美腿,扛在自己的肩上,然後才從正面再次插入。

  馮潔能完成這個高難度動作全仗著她的芭蕾舞功底,根本就是在空中縱向的大劈叉。

  侯龍濤壓下上身,一邊肏干美女的小穴,一邊和她熱烈的接著吻。

  「你們讓我走吧。」玉倩被星月姐妹給架了起來,身上的毛巾脫落了,露出了美輪美奐的赤裸嬌軀。

  「有什麼可不好意思的?」馮雲在外甥女圓督督的粉臀上拍了一巴掌。

  侯龍濤又把馮潔翻了個身,從後面幹著她的屄縫,「啪啪」的撞著她的屁股,空出雙臂,一把將玉倩摟到了身邊,托起她尖尖的下頜,把舌頭插進她的小嘴裡。

  「天啊…」馮潔能感到玉倩細滑的玉腿和自己的大腿貼在了一起,她的大腦裡是一片空白,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只知道將大屁股向後猛烈的頂撞,使男人的大雞巴更深的插入自己的身體裡。

  「你要去哪兒啊?我的倩妹妹。」侯龍濤左手捏著女孩的屁股,右手握著她的乳房。

  玉倩知道自己跑不了了,乾脆把眼睛一閉,既不回答,也不去看母親的媚相,雙臂攬住男人的脖子,親吻著他的嘴唇。

  侯龍濤在女孩滑不留手的柔肌嫩膚上愛撫著,用嘴唇推動她的臉頰,「看看,看啊。」

  玉倩睜開了眼睛,只見愛人粗長雄壯的男性象徵正一次又一次的進出母親粉嫩的陰門,每一下強力的貫穿都會從她的體腔裡飛濺出晶瑩的愛液,都會造成柔軟臀肉的美妙顫動,「啊…」

  「漂亮吧?」侯龍濤狠狠的挺了兩下屁股,使馮潔發出了更加「淒慘」的呻吟。

  「你壞死了,」玉倩知道愛人是在成心「虐待」母親,「你不要這樣。」

  侯龍濤抓住女孩的一隻手,將她的一根手指放進口中潤濕,然後引導著它戳進了身前美婦人微微張開的嫩粉色屁眼裡。

  「啊!我不要!」玉倩的一個指節已經進入了母親的肛門裡,她才意識到到底是怎麼回事,急忙輕輕的向後撤著手,「這…這不好…」

  「別怕。」侯龍濤的左手從後面伸到玉倩的翹臀下面,手指滑開她熱膩的大陰唇,插進了濕潤的陰小肉洞裡,右手抓著她的小手,用力向下一壓,把一整根纖纖玉指都捅進了美婦人的後庭裡,立刻就感到她的陰道一陣激烈的收縮,「你媽媽可是很有感覺呢,又高潮了。」

  「啊…啊…」馮潔癱在桌子上,一攤透明的津液聚積在她的檀口邊,她知道自己的女兒在幹什麼,她知道自己的愛人想幹什麼,她的思想是一分為二的,既想接收又想抗拒,但她的肉體只有一個反應,那就是無條件的、完全的接受。

  「人渣…色狼…大色狼…」玉倩邊咒罵著男人,邊親吻他,邊在他的胸肌上撫摸,她什麼都不顧了,只想跟心上人一起追求無尚的肉體愉悅。

  侯龍濤更是得寸進尺了,他咬著女孩甜甜的耳朵,「倩妹妹,我想用你媽媽的屁股,你幫我好不好?」

  「不…不…」玉倩迷亂的搖著頭。

  「求求你了,讓我插你媽媽的大屁股吧。」

  「她…會不舒服的…」

  「不會的,不是第一次了,搞你媽媽的屁股可爽了。」

  玉倩把手指從美婦人溫熱的屁眼裡拔了出來,低下頭,讓唾液從口中滴落到她的臀縫裡。

  唾液順著馮潔屁股的曲線自然的聚積到了她形如菊花的美肛門裡,侯龍濤把大雞巴從她的屄縫裡退了出來。

  玉倩握住了沾滿自己母親體液的陽具,把龜頭頂在了她的屁眼上,小心翼翼的往裡面推擠…

  房間沒有窗戶,四面都是純白的軟牆,一個中國男子坐在一張床上,身上穿著一件具束服,他的眼神很呆滯,嘴裡唸唸有詞,但並沒有發出人類可以識別的聲音。

  突然間,男人的眼裡充滿了光彩,臉上也全是自信,他從床上蹦了下來,「我是侯龍濤,我執掌東星集團,我是世界首富,我是黑社會的龍頭,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總理,再過兩年,我就是國家主席、軍委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哈哈哈。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哈哈哈…」

  男人不斷的大呼小叫,一直持續了好幾個小時,然後一頭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咱們還有機會再見面嗎?」

  「只要咱們都活著,什麼都是有可能的。」

  「上次你就是這麼跟我說的。」

  「上次你就是這麼問的。」

  「那為什麼回答還是一樣的呢?」

  「你想要不一樣的回答?」

  「嗯。」

  「我知道你在哪裡,你知道我在哪裡,你是大忙人,我不指望、也不希望你來找我,如果有必要見面,我會去找你的。」

  「那咱們就後會有期了。」

  「後會有期。」…

  薛諾望著那個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走進了大門,小嘴一扁,立刻就變得眼淚汪汪的了。

  侯龍濤環視了一圈客廳裡的站著的幾個美女,什麼也沒說,他們已經用眼神進行了交流,相思之情現在不必言明,自有私下互訴的機會。

  薛諾抹了一把眼淚,朝男人迎了上去,她知道自己不該這樣的,但實在是忍不住了,再忍一分鐘,她都懷疑自己會死掉。

  侯龍濤一把將美少女擁進了懷裡,吻著她的頭頂,「我的小寶貝。」

  薛諾死死的拉著男人的衣服,就好像一鬆手他就又會跑掉一樣。

  「想我嗎?」

  薛諾都沒說話,只是合著雙眸,依偎在愛人的懷裡,拚命的聞著他身上的味道。

  「不想我?那想它嗎?」侯龍濤把美少女的一隻玉手按在了自己的褲襠處。

  「你討厭。」薛諾立刻就破涕為笑了,在男人的胸口上捶了一下。

  「怎麼了?不光我想你,它也想你得很呢。」侯龍濤又看了看其他的愛妻,「它也想你們,想得都快爆炸了。」

  「死德行。」

  「真夠貧的。」

  「你的嘴就沒有把門兒的?」

  男人的淫言浪語引來了眾美女的一陣笑罵。

  「小云云呢?」

  「她在臥室等你呢,」何莉萍過來把女兒拉開了,「還不快去。」

  「對對,你快去看看如雲姐姐。」薛諾推了推男人。

  「怎麼了?」侯龍濤看著幾個美妻奇怪的表情,心裡「咯」一下,他知道如雲是不會給自己搞特殊的,她沒出來迎自己,那一定是有很嚴重的原因的,「小云云生病了?」

  「是啊,她是生病了,」司徒清影輕輕在男人背上打了一拳,「還不快去?」

  女孩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更讓侯龍濤摸不著頭腦了,他快步向二樓走去,剛拐過樓梯拐角就聽到了星月姐妹她們驚喜的尖叫,他趕緊從樓梯上探出頭來,「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你怎麼又回來了?」陳倩衝著男人一皺眉,「快去啊。」

  「你們叫什麼?」

  「沒什麼,快去吧你。」馮雲揮了揮手,但怎麼努力也抹不掉臉上的笑容。

  侯龍濤有種一頭霧水的感覺,他撓著頭敲了敲如雲臥室的門,推門進了屋。

  「回來了?」如雲側臥在大床上,奶白色的鑲花綢緞長睡袍包裹著她的身體,一側的下擺不經意的掀開著,露出一整條肉色的吊襪美腿。

  「你生病了嗎?」侯龍濤向床邊走了過去。

  「生什麼病?」如雲翻身下了床,把睡袍向兩邊打開了,讓它順著自己的雙臂滑落到地上,肉色的鏤空蕾絲胸罩只能包住乳房的下半部分,其餘雪白的乳肉都暴露在空氣中,跟乳罩配套的內褲和吊襪圈誘人遐思。

  「諾諾她們說你生病了。」

  「她們胡說的。」如雲貼到了男人的身上,送上了香唇。

  侯龍濤嘬了半天美人的舌頭,實在是太香嫩可口了,「你真的沒事兒?」

  「沒事兒啊。」如雲舔著男人的臉、脖子,解開了他的襯衫,舔他的胸口,吸吮他的乳頭,親吻他的腹肌,「老公,把你的大雞巴餵給我吧。」

  「你想要它?」侯龍濤左手托住愛妻的下頜,右手攥著自己的老二,輕輕的抽打她美的無與倫比的臉頰。

  「嗯,」如雲雙手捧著發燙的肉棍子,用滑嫩的臉蛋在上面來回磨擦,五框眼鏡下那陶醉的神情顯得既高貴又淫蕩,「老公,我想死你了。」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知道,就像我想你一樣的想我。」如雲用舌頭托住了大龜頭,抬眼望著愛人。

  「哦…」侯龍濤抱住了美熟女的螓首,把陰莖慢慢的往她的口腔裡推擠。

  如雲的雙手全面的「照顧」著愛人下體所有敏感的部位,同時拚命用喉嚨滿足著他的慾望。

  侯龍濤一把將美女拉了起來,抓住她豐滿的臀峰,把她提離了地面,向前一衝,把她壓在了床上,稍稍調整了一下屁股的位置,開始狂烈的抽插。

  一上來就這麼猛,如雲立刻就被肏得翻起了白眼,「啊…老公…啊…」

  侯龍濤拚命的嘬著美婦人的香舌,大力揉捏著她的雙乳,臀部瘋狂的在她的絲襪美腿間聳動。

  如雲雪白的肌膚泛起了美妙的紅暈,兩隻玉手撕撤著他的襯衫,抓撓著他的虎背。

  侯龍濤只在美妻緊窄的小穴裡飛快的進出了一百五十多次,就覺得背上一麻,腦袋裡一陣美妙無比的眩暈,大量的精液決堤而出,衝進了她的陰道最深處,「啊…嫦娥姐姐…」

  「老公…」如雲張著性感的嘴巴,調整著呼吸,把一股股的香氣噴到男人的臉上。

  「小云云,呼…」侯龍濤開始用舌頭鑽女人的耳孔,「對不起啊,這麼快就…我太想你了。」

  「小傻瓜,」如雲愛戀的撫著男人的臉頰,「我舒服極了。」

  「咱們再來,我把這一段時間欠你的一次全還清。」侯龍濤說著就要換姿勢,一隻手按在了美婦人的小肚子上。

  「老公…」如雲按住了男人的手,拉著他在自己的小腹上撫摸,「別用力,小心壓壞了咱們的小寶寶。」

  「What?」侯龍濤聽見愛妻說的話了,也明白字面上是什麼意思,但大腦一時之間就是轉不過來。

  「小寶寶。」如雲的眼裡已經有淚光了。

  「小寶寶?什麼小寶寶?誰的小寶寶?」

  「當然是咱們的小寶寶了。」

  「嗯?」

  「傻乎乎的,」如雲在男人緊鎖的眉頭上吻了吻,「老公,我懷孕了,我懷了咱們的小寶寶。」

  侯龍濤從床上爬了起來,「你懷孕了?」

  「我懷孕了。」如雲也站了起來,摘下眼鏡,偎進了男人的懷裡,讓眼淚把他的胸口潤濕。

  「How?」

  「我不知道。」

  「AmIthemanorwhat?」

  「Youaretheman。」如雲感到男人的身體在輕微的顫抖。

  侯龍濤放開了美人溫暖的身軀,轉身走到沙發前坐下,掏出顆煙點上,猛抽了兩口,在煙缸裡將煙捻滅,然後又起身抱住女人親了好幾下,放開她之後又上了陽台,雙手攥住桃木的扶手,雙臂因為過於用力而抖動,這麼待了十幾秒,又返回屋裡抱住她再親再吻,蹲下去把耳朵貼在她的小腹上,聽了半天,起來挫著手在屋裡轉圈。

  如雲微笑著看著年輕的愛人像一隻沒頭蒼蠅一樣上下亂竄,她知道當一個人過於開心、興奮的時候,暫時的失去語言能力是很正常的。

  侯龍濤回到了愛妻的面前,拉住她的雙手,「我愛你。」

  「老公…謝謝你…」如雲抱住了男人的腰,埋首於他的頸項間,自己是完全屬於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