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鱗豈是池中物-227.第二百二十七章 江山美人(上)


第二百二十七章 江山美人(上)

  十個被留在家裡的嬌妻都是如狼似虎,一起去美國的那四個也不甘人後,星期六、星期天兩天,侯龍濤就沒穿過衣服,美人們倒是不斷的變換著著裝。

  四十個小時下來,只能用「銷魂蝕骨」四個字來形容了,如果不是侯龍濤,換了任何一個人,真的就要魂銷骨蝕了……

  薛諾在選星期一的課的時候,特意只選了下午的,到上午十一點才需要離開家。

  侯龍濤把心愛的小媳婦送到了地下停車場裡,那裡停著她的寶來,雖然就算她想開著法拉利上學都是毫無問題的,但對於一個女大學生來說,寶來已經足夠了。

  薛諾挽著愛人的胳膊,樣子甜蜜極了。

  侯龍濤一邊走,一邊低著頭不停的「啄」著女孩的香唇,「我的小寶貝兒又長大了,不能再叫你美少女了,已經是大姑娘了。」

  「不嘛,」薛諾在男人的肩膀上蹭著,像一隻撒嬌的小狗一樣,「我就是你的美少女。」

  「哼哼,我的小心肝兒。」

  「再過幾個月我就不是最小的了,你還會這麼疼我嗎?」

  「我一輩子都這麼疼你。」

  「我相信。」

  「告訴我,學校裡有沒有人追求你?」

  「開始的時候有好多呢,搭訕的、送花兒的、寫情書的,還有大晚上跑到我窗戶底下談吉他的呢。」

  「真的假的?」

  「真的,還唱歌兒呢,你別說,唱的還挺好聽的。」

  「動心了?」

  「絕對沒有。」薛諾彎腰探頭看著男人不爽的表情,「嘻嘻」一笑,「吃醋了?」

  「嗯,不可以啊?」

  「當然可以了,可愛死了。」

  「哼哼,小丫頭。什麼叫開始的時候好多?現在沒有了?」

  「我跟小曦姐姐說過,小曦姐姐告訴清影姐姐了。幾剛走沒幾天,清影姐姐她那天開著大摩托、帶著十幾個騎摩托的人到學校找我,那些人一個個都凶神惡煞的。從那以後,除了正常的交談和學習上的事兒,男生都不敢理我。」

  「哈哈哈,」侯龍濤這下可被逗壞了,「我的小白虎是好樣兒的,回頭得好好兒獎勵她。」

  「學校裡都以為我是黑社會呢,保衛處的人還找我談話,不過特別特別的客氣,就好像是求我別鬧事兒一樣。」薛諾小嘴噘得老高,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來到了車前,侯龍濤幫女孩拉開了車門,「小心開車,有事兒就往家打電話。」

  薛諾並沒有馬上上車,過去緊緊的抱住了男人的脖子,「濤哥,有你在家真好。」

  「在家真好。」

  「你再也別走了,我想你,那滋味兒真的不好受,我好想你的。」

  「我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真的?」薛諾抬起頭來,濕潤的大眼睛裡充滿了企盼。

  「真的。」

  「你保證?」

  「我保證,我跟你拉鉤兒,騙你是小狗兒。」侯龍濤用小拇指勾住了女孩的小指……

  ************

  明處、暗處的危機基本上都已經消除了,無論是東星集團還是分立的東星娛樂公司的運作都已經步入了正軌。

  侯龍濤度過了自打他從美國學成歸來之後最輕鬆的一個星期,每天工作四小時,剩下的時間不是跟哥幾個、老婆們一起娛樂,就是在家大享齊人之福,真是悠哉游哉……

  又是星期一了,侯龍濤來到了自己在東方廣場的巨大辦公室,剛剛坐定,茹嫣就通知他古全智來訪了。

  侯龍濤親自過去把辦公室的門打開了,「古叔叔,來來來,還通報什麼啊?

  推門兒就進唄。」

  「呵呵呵,那怎麼行,」古全智進入了辦公室,「這可是在上市公司主席的辦公室,嘿,夠氣派的。」老狐狸指著牆上掛著的一幅一人多高的升龍圖和一幅猛虎下山圖。

  「哦,對了,您這是第一次到我這兒來,就是幾個哥們兒送的。」

  「最近怎麼樣?有一段兒時間沒跟你聯繫了。」古全智把手包放在大寫字檯上,坐了下來。

  「您抽煙。挺好,沒什麼事兒需要我太操心。」侯龍濤自己也點上煙,他有種感覺,自己的安生日子要告一段落了。

  「一個多星期了,歇夠了嗎?」

  侯龍濤把眼鏡摘下來,閉著眼睛在鼻樑上捏了捏,「您說吧。」

  「許如雲懷孕了?」

  「三哥說的?」

  「嗯。」

  「懷了,三個月了。」

  「你打算怎麼處理?」

  「處理?」侯龍濤奇怪的看著古全智,「什麼叫處理?當然是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了。」

  「你要在出生證明上簽字嗎?」

  「當然了,」侯龍濤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孩子是我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十四個女人跟你有公開的關係,雖然我不肯定,但我估計你還有沒公開的關係,這麼多的女人,我是問你打算怎麼處理跟她們的關係,不單指許如雲一個人。」

  「為什麼突然說起這個話題。」

  「不是突然說起,是已經到了不能再迴避的時候。」

  「Justforonce,please,咱們開門見山的說話,行嗎?」侯龍濤突然發覺,經過上一個星期的休養,自己的心境好像發生了一點變化,對於古全智的說話方式不再像以前那樣感冒了。

  「好,一切都有一個開始的地方,下一屆北京市人大換屆選舉的時候,應該有一份兒。」

  「OK?」

  「男女關係是政治生命的最大殺手,你可以有無數的情婦,只要保密工作做得好。但中國是一夫一妻制,如果你要結婚的話,你也許要結婚,我的意思是張玉倩或者馮雲,我個人比較傾向於馮雲,夠開門見山了嗎?」古全智盯著對面的小伙子,明顯是現在就要他給答覆。

  自從上次曲艷提起婚姻的問題,侯龍濤就不止一次的認真思考過,他覺得娶哪一個都是自己的福氣,但娶哪一個都對其餘的人不公平,他從來沒有想出過一個答案來,又自我安慰說,事情還沒到必須解決的地步,可現在看來是到了必須要有所決定的時候了。

  古全智看對方半天都沒有反應,略微有點失望的搖了搖頭,「你需要多長時間?他們不會無限期的等你的。」

  「誰們?」

  「他們。」古全智向上轉了轉眼珠。

  「明天吧。」

  「好,我並不是給你施加壓力,所有的決定都要建立在你自願的基礎上。」

  古全智站了起來。

  侯龍濤起身送了客,回到辦公桌後,坐進轉椅裡,轉身望著窗外,他這一坐就是整整一天,連午飯也沒吃,也沒跟茹嫣一起回家。

  「四哥,你幹嘛呢?」文龍推開門,把腦袋從門縫鑽了進來。

  「嗯?」侯龍濤回過神來,「你今天不是說不來的嗎?」

  「給你送飯啊。」文龍舉起手裡的兩個麥當勞的大外賣袋。

  「幾點了?」侯龍濤看了眼表,快七點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的?」

  「茹嫣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來看看你,她說古叔叔上午找過你,然後你就有點不對勁了,她說怕是咱們男人間的事兒,就沒冒冒失失的問你,不過又擔心你,我這不就來了,我勞累命啊。」

  「肏,對,您老最苦了。出去吃吧。」

  兩個小伙子出了大廈,在台階上坐了下來,邊抽煙邊大嚼起美國配方製作的垃圾食品,秋天的傍晚是很適合室外活動的。

  「古叔叔找你幹嘛啊?」文龍往嘴裡塞了好幾根薯條。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侯龍濤嘬了一口可樂。

  「講吧。」

  「在一個小城裡,有一對非常相愛的年輕的戀人,每次兩個人一起吃飯,如果有魚的話,那個男的的第一筷子肯定是去把魚眼睛夾出來放進女人的碗裡。那個女人根本就不喜歡吃魚眼睛……」

  「就沒人吃魚眼睛的。」

  「大部分人都不吃,但她堅持了很長時間不說什麼,後來實在是忍不了了,就問她男朋友,為什麼要把魚眼睛給她吃。男的說了,從小最疼他的人就是他奶奶,每次吃魚的時候,他奶奶就會把魚眼睛給他,說能補腦明目。他就在潛意識裡形成了一個觀念,你要是特別疼一個人,就把魚眼睛給他。」

  「嗯,OK,這個故事什麼意思?」

  「還他媽沒完呢。他們的收入算都不算多,但很穩定,生活得很平淡,可是那個女人很有雄心壯志,她不甘心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她想出去闖蕩。那個男的卻很滿足於現狀,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愛人會那麼的不知足。男人不願意、也不能放棄他在他所生長的地方所擁有的一切,女人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夢想。兩個人雖然相愛,但在這點上達不成共識,最終分手了。男人繼續他在小城裡平淡安寧的生活,女人去了遠方的大城市。」

  文龍把一顆煙塞進了侯龍濤嘴裡,「你丫真他媽是個娘們兒,連這種故事也能講得出來。」

  「滾。一轉眼,十年過去了,那個女人成了成功的商人,她的企業在國內可以成為行業龍頭,她終於可以衣錦還鄉了。那個男人請她到家裡吃飯,做了一條大鯉魚。女人看著魚,突然想起了魚眼睛,這些年來她不知道參加了多少宴會、酒席,不知道吃了多少條魚,但卻從來也沒有人給她夾魚眼睛。男人夾了一塊魚身上嘴滑最嫩的肉放進女人的碗裡,然後把魚眼睛夾給了自己的妻子。」

  「肏,有媳婦兒了?跟你丫一個操行,想她媽通吃啊。」

  「你丫閉嘴吧。」侯龍濤推了文龍一把,「那個女人一下兒就放聲痛哭了起來,她知道今後也不會再有人給自己夾魚眼睛了。她一瞬間明白了,自己贏了全世界,卻失去了生命中最珍貴的東西。」

  「完了?」

  「完了。」

  「這種故事你丫也編得出來?」

  「不是我編的,是從《讀者》上看的,大致就是那麼個意思,有些細節記不清了。」

  「這跟古叔叔找你有什麼關係?」

  「他想讓我參選下一屆的北京市人大代表。」

  「哦,」文龍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你怎麼決定的?」

  「世界不過如此,如果我想擁有它,我就可以擁有它,我知道我有那樣的能力,有那樣的機會。」侯龍濤站了起來,轉身望著被夕陽照得金碧輝煌的東方廣場,一陣秋風吹過,天上的雲團翻滾,正是下班時間,熙熙攘攘的白領們從他的身邊經過……

  第二百二十七章完

  (另:下面是我設想的第一種大結局,第二種大結局還沒到時候。)

  在洛杉磯一幢二層小樓二樓的一間小臥室裡,侯龍濤坐在電腦前,望著屏幕裡的Word文檔發呆,實在是很難給自己殫精竭慮創作了四年多的小說一個精彩絕倫的結尾。

  「咚咚」,有人敲了敲半掩著的房門。

  「請進。」

  一個長的還算不錯的中國少婦進了屋裡,她穿著一件短袖衫、一條黑色的短裙,還有一件連身的白色圍裙,「別悶在屋裡了,下去吧,馬上就要吃飯了。」

  「哦,知道了,吳老他們回來了?」

  「快了,剛才打電話回來了,高速上堵車,不過一會兒也就回來了。」

  「我就說吧,今天晚上是長週末結束,車肯定多,要回來就早點兒。」

  「對對,你聰明。」

  「誒……」侯龍濤突然想起了什麼,「吳老他們帶著你那倆孩子去迪斯尼樂園了,那家裡豈不是一直就只有咱們兩個人?」

  「是啊,你這才琢磨過來啊?」少婦很淫媚的一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傻還是聰明。」

  「玩兒我?」侯龍濤把大褲衩退到了小腿上。

  「別胡鬧了。」少婦轉身就要出屋。

  「你上哪兒去啊?」侯龍濤竄了起來,從後面抱住了女人,雙手抓在了她的胸口處。

  「別鬧。」

  「我沒鬧啊。」侯龍濤騰出一隻手來,把女人短裙的後擺掀了起來,把她的內褲拉到了圓鼓鼓的屁股蛋下面。

  「唉呀,你別鬧了。」少婦扶住了寫字檯的邊緣,皺起柳眉抱怨著,但修長的雙腿卻分開到了適合男人進入的寬度。

  侯龍濤把女人的短袖衫從短裙裡揪了出來,左手從下擺伸了進去,抓住了一顆柔軟的奶子,又捏又揉,右手托住她小饅頭一樣的陰戶,用手掌用力搓動。

  「真的,別鬧了。」

  「別鬧了?」侯龍濤把右手舉到了女人的面前,上面有一灘透明的體液。

  「這……這是正常的生理反應,不代表我不想讓你住手。」

  「住手?你住嘴吧。」侯龍濤摀住了女人的小嘴,左手掏出了硬梆梆的肉棍子,一挺屁股,插進了她的穴眼裡。

  「啊啊啊……」少婦歡愉的呻吟了起來,再也沒有半點要拒絕的意思。

  侯龍濤掐著女人的腰,就這麼站著肏她。

  少婦不時的回過頭來跟小伙子接著吻,用肥大的屁股往他的下體上拱撞,使大雞巴進入的更深。

  侯龍濤埋頭苦幹著,雙手攥著女人的乳房,一個勁的向前猛烈的撞擊,享受陰道對自己的包裹,「我……我要射在你屄裡。」

  「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啊……今天不……不安全……啊……

  啊……」少婦被嚇得渾身一抖,連子宮都痙攣起來了。

  「那就射在你嘴裡。」

  「啊……啊……」

  「快回答,快。」

  「好……好……嘴裡……射在我嘴裡……啊……啊……」

  侯龍濤猛的把老二從女人水汪汪紅艷肉穴裡拔了出來,左手在她的肩膀上一按。

  少婦轉過身來,靠著寫字檯蹲了下去,張開了小嘴巴。

  侯龍濤本想把膨脹到極點的雞巴塞進女人的嘴裡再射的,但剛舉到她面前的時候就忍不住了,狂噴而出。

  「啊!」少婦驚叫了一聲,想要躲避,但頭已被男人的大手按住了,扭動不得,只得任由大量的白濁精液噴灑在自己臉上。

  「哦……」侯龍濤等最後一滴濃精都射了出來,才把半硬不軟老二送進她的嘴裡,「愛琳姐,弄乾淨點兒。」

  「嗯……」少婦用口舌把精心的清理起陽具。

  「媽咪。」

  「媽咪。」

  樓下突然傳來了小女孩的叫聲。

  兩個剛剛苟且完的男女都是一驚。

  少婦緊張的站了起來,整理著衣服。「怕什麼?」侯龍濤惡作劇般的把女人的小內褲脫到了她的腳踝處。

  「你真是……你真是……」少婦只得把腳從內褲裡邁了出來,從紙盒裡抓了幾張面巾,邊擦著臉上的精液邊向樓下迎了下去。

  「嘿嘿嘿。」侯龍濤淫笑著彎腰撿起地上的內褲,揣進了兜裡,想等一會在飯桌下面還給女人,看她到時候是什麼表情。

  侯龍濤回到寫字檯前,想要把一直開著的Word文檔關上,眼角的餘光瞟到了桌上放著那張自己前天買的彩票。

  「喲,都忘了對了。OK,let『ssee。」侯龍濤自言自語的打開了加州六合彩的官方網站,「Whatthe……」

  侯龍濤面對的網頁上是昨天開獎的結果,三千六百萬美元的獎金,全加州只賣出了一張頭獎彩票,他的視線反反覆覆在屏幕和桌上的那張紙片之間移動,還找出紙筆來一遍又一遍的寫著那組數字。

  「砰」,侯龍濤用腦門在桌面上砸了一下,然後閉著眼睛靜坐了好幾分鐘,他又站了起來,把自己的那張獎券放進了錢包裡,「愛琳姐,你上來一趟。」

  沒有回音。

  「愛琳姐!」侯龍濤來到了走廊裡,衝著樓下撤著嗓門就吼,「你上來一下兒!」

  「下來吃飯啊。」少婦的聲音從廚房裡傳了出來了。

  「你上來一下兒。」

  「幹什麼啊?」少婦走了出來,她已經把圍裙脫了。

  「你上來一下兒。」侯龍濤招了招手。

  「怎麼了?」少婦皺著眉朝樓上走了。

  侯龍濤先進了屋,隱身在門邊,等女人一進屋,立刻從後面緊緊的抱住了她的腰,一腳把門踢關上了。

  「你幹什麼啊?」少婦輕微的扭動著身體。

  「當然是干你了。」侯龍濤把女人的雙腳提離了地面,將她臉朝下的壓在床上,撩起了她的裙子,裡面本來就是真空的,小穴還是水汪汪的呢,毫不費力的就再次插入了。

  「啊啊啊……你……你……你……啊啊……你發什麼……發什麼瘋啊……啊啊……好有力……」

  侯龍濤把女人的內褲從兜裡掏了出來,塞進了她嘴裡,「老老實實的挨肏,別廢話。」

  「嗯嗯嗯嗯……」少婦對於男人的態度有所不滿,但被奸得實在是爽,也顧不得別的了。

  侯龍濤真是牟足了勁的幹,抽插的越來越猛烈,「我要見你老公。」

  「嗯嗯……」少婦把自己的內褲從嘴里拉了出來,「什麼?啊……啊……」

  「我要見你老公。」

  「干……幹什麼……啊……嗯……啊……」

  「放心吧,不是關於咱們的事兒。」侯龍濤又在女人突翹的屁股上狠撞了兩下……

  侯龍濤是公派回國,所以IIC給他買的是公務艙的機票,美國公司是不允許員工升級公司購買的機票的,他只好又單買了一張頭等艙的機票。

  其實,侯龍濤並非一個浪費的人,花錢更不是大手大腳,但他還是買了這張票,他自己都有點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侯龍濤在靠窗戶的椅子上坐了一會,一個染金髮的中國女孩坐在了他身邊。

  女孩的臉蛋很嬌美,穿著一件短背心,小巧的肚臍眼露在外面,乳房不是很大,但卻很挺拔,在衣內擠出一條不深不淺的乳溝,下身穿著一條很短的小白裙子,短到幾乎連內褲都快露出來了,兩條修長白嫩的玉腿裸露著,一雙高跟涼鞋很可愛。

  「張玉倩?」侯龍濤不很肯定的問了一句。

  「你是……?」女孩扭回頭來,驚訝的望著男人,「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咱們認識嗎?」

  侯龍濤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