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牆的天使(上)-002.迷途的天使


 (二) 迷途的天使

  「達哥,我們,只是看,只是看看,沒關係吧?」瘦高個說話都有些不靈活了。

  「先……先看看她是不是真睡了。」阿達頭腦還算清醒,沒被慾望沖暈了頭腦。

  鬍鬚男走上前去,伸出手指在芙雅臉上碰了幾下。

  「好像真的睡著了哇。」鬍鬚男明顯醉了,說話也特別大聲起來。

  「是嗎?」

  阿達大著膽子把芙雅的手抓在手中,捏了捏,芙雅手掌上溫暖的感覺傳到阿達的手上,這讓他十分享受,畢竟,這是個他們垂涎已久的美人兒,能摸到手簡直像做夢一樣。

  過了一會,看到捏著的手沒有任何反應,瘦高個大膽地把手放到芙雅的大腿上摸了一下,「我們,看看她穿什麼內衣好不好?」瘦高個喉嚨頭好像有東西梗住似的,說話都不清晰了。

  一夥人把芙雅抬到客廳裡的長沙發上,平放下來。芙雅依舊沉睡著,彷彿對外界的變動毫無知覺,長長睫毛下雙眼輕輕合著,清麗的面容上滿是酒醉後的紅暈,薄薄的櫻唇微微張開,露出裡面整齊的牙齒。

  瘦高個顫抖著把手伸到芙雅胸前,「這,這個,達哥,我們摸一下,只是摸一下沒關係吧。」

  阿達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摸,摸吧,就摸一摸而已,她又不知道,不會有什麼事的。」

  燥熱的手,在清麗絕倫的佳人身上摸索著,柔軟而又充滿了彈性的肉體在手的擠壓下微微顫動。芙雅豐滿的胸部此刻被幾個人的手撫摸著,黑乎乎的手指,隔著衣服不斷地插進柔軟的乳肉裡。神秘的三角地帶,性感的內褲,此刻被隔著裙子的手推著在毛上面摩擦。

  做夢?意外?這是一個甚至夢裡地不敢想的事,從第一次看到芙雅開始,他們幾個就從沒想過自己還能有機會如此近距離的觸摸她的身體。美女溫暖的體溫讓他們的慾火越燃越旺。

  「嗯……」芙雅迷迷糊糊中呻吟了一下,嚇得他們馬上縮回手去,場面頓時是死一般的寧靜。

  過了一會兒看到芙雅沒什麼動靜,瘦高個又大膽地伸手過去摸了大腿一下,見沒事,他大著膽子脫下芙雅的運動鞋,「不如,我們看看她衣服下長得怎麼樣吧,反正只是看看,只要別做什麼,她不會知道的。」

  「嗯……」

  阿達嚥了嚥口水,輕輕地脫下芙雅的襪子,一雙完美的玉足頓時在眾人的眼光中一覽無遺。儘管運動了很久,但嬌巧的腳還是那麼有魅力。

  鬍鬚男湊過去親了一口,「哇,這女人的腳好大味!想不到這麼美的人腳也是臭的。」

  所有人都笑起來,一邊玩弄芙雅的腿部一邊解開她剩下的衣物。

  上衣被捲起來,首先露出來的是芙雅白皙的細腰,再後面,一個大號的乳白色胸罩露了出來,可以看到裡面罩著的是一對白嫩豐滿的乳房,估計有F罩。

  「揭開嗎?達哥。」那個尖嘴男人望著芙雅,吞了吞口水,雙手放在了胸罩上。

  幾個人對望了一下,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畢竟,這行為太過於大膽,萬一芙雅突然醒過來的話。

  黑色胸罩被輕輕抬上了一點,嫩白的乳房露了一點出來,粉紅的乳暈隱隱可見,就算見不到乳頭,驚人的誘惑力依然足夠征服所有男人。阿達他們的褲子裡馬上撐起四個小帳篷。芙雅作為女人的驕傲在四個男人面前含羞地展示著,而她好像毫無知覺,依舊沉睡著。

  此刻,酒精的刺激再加上自己難耐的慾火,他們幾個已不去考慮那麼多了,芙雅的裙子也被掀起來,白色的內褲守衛著芙雅最後的一絲秘密,那個神秘的三角區。瘦高個伸手戳了戳芙雅的陰部,見芙雅沒醒過來,便大著膽子,把舌頭伸到芙雅的內褲上,如蜻蜓點水般地探了探。

  這時,半掩的芙雅散發著炫目的春光,這讓他們無法自制,一雙雙手不斷在芙雅身上摸索……想大力摸一下又怕弄醒她。

  芙雅熟睡的臉龐依舊,豐滿的胸部隨著均勻的呼吸上下起伏,白色的內褲上因為男人的舌頭而有了一點濕痕,勻稱修長的玉腿暴露在空氣中。

  儘管芙雅運動過後身上有一股汗味,但如此驚世駭俗的美貌足以掩蓋那些許不足,他們不時伸出舌頭舔弄芙雅的身體,汗水干了的污漬在此刻就如同天下第一美味。

  禁不住刺激,鬍鬚男第一個脫下褲子,掏出自己的肉棒在芙雅身上摩擦,露出的龜頭把芙雅身上的汗水據為己有。其他人也相繼掏出膨脹已久的肉棒摩擦芙雅的身體,龜頭上分泌出來的黏液不斷隨著摩擦黏附到芙雅細膩白皙的皮膚上,血紅的肉棒不斷親吻芙雅白嫩的嬌軀。

  過了十分鐘左右,客廳裡,侵犯仍舊在繼續,最可怕的後果,眼看著就要發生,美麗的貴少婦即將在沉睡狀態下被四個男人輪姦。

  突然,正在摩擦芙雅乳房的阿達渾身一激靈,一股火燙的精液噴射到芙雅露出的乳房上,形成一條小流,隨即又朝著芙雅的肚皮流去。也許是射精讓他恢復了理智,阿達一愣,隨即用手堵住了精液的下流。

  這時,沉睡中的芙雅蠕動了一下,好像醒了一點。

  幾個人嚇了一大跳,阿達冷靜了一下,馬上叫其他人拿些紙來,把芙雅身上的痕跡擦拭乾淨再輕輕穿回衣物。忙完一切,他們把芙雅依舊放在那沙發上不敢動,阿達留了張便條說明他們因為芙雅酒醉而把她抱到沙發上,然後,幾個人匆匆離開芙雅家。

 晚上,城裡的一家酒吧裡,阿達他們圍坐在一張桌子上,點了幾支啤酒,幾個人邊喝邊聊著。

  「達哥,我們這樣做不會被她發現吧?」瘦高個有點忐忑不安。

  「你還敢說,最先脫她衣服的就是你。」鬍鬚男瞪了他一眼。

  「你他媽的還不是最先掏出那玩意的,憑什麼說我。」兩人之間好像有了些火藥味。

  「別吵了!」阿達制止住他們,「事情都做了,後悔也沒用。」

  他吐了一口煙,「再說我們也沒真的做了,應該沒留下什麼痕跡吧,就算她有什麼懷疑也沒證據的。」

  「嗯。」

  幾個人都點了點頭。

  雖說他們嘴上自信芙雅醒來之後什麼都不會知道,但畢竟心裡有鬼,在經過那別墅的時候總是加快腳步,生怕芙雅突然出來。

  過了幾天沒,好像真的沒什麼事,芙雅也沒什麼動靜,他們幾個也沒聽到什麼風吹草動。這天下午,他們依舊在山頂打球,這時,那個熟悉的白色身影又出現了。

  芙雅笑著走過去說能不能一起打球,看她的表情,彷彿對發生過的事一無所知。

  阿達幾個人見沒什麼事,也樂意和這位美人兒一起打球,芙雅燦爛的笑容如舊,事情,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