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牆的天使(上)-003.蠕動的天使


 (三) 蠕動的天使

  眼看天色漸黑,運動過後的眾人坐在周圍的石凳上休息,冷風肆虐的山頂上只有芙雅幾個人,芙雅抹了抹汗,說道:「看來天黑了,不如去我家吃個飯再走吧。」

  有了上次的經歷,這次叫阿達他們可打起了退堂鼓,阿達說道:「那太不好意思了,又要去麻煩夫人你。」

  「有什麼所謂,我家就我一個人。」

  「夫人,你丈夫呢?不回來?」瘦高個說。

  「他啊。」

  芙雅歎了口氣,「結婚不久就去辦什麼跨國分公司,要一年多才回來,我可不想跟去那,他呀,就一個工作狂。」

  「不說了,走吧,待會吃飯時再聊好不。」

  經不住芙雅盛情的邀請,阿達一行人又來到了那座熟悉的別墅,燈光還是那麼明亮,芙雅的魅力如舊,可他們心裡都蒙上了一層說不出的感覺。

  「隨便坐啊,我先去洗個澡再來,食物都在餐廳的桌上了,你們先吃吧。」

  「啊,好。」

  幾個人還是有些尷尬,來到餐廳裡坐下。

  阿達掃了他們一眼,示意說道:「她還不知道呢,我們要自然點,別這麼緊張。」

  瘦高個說:「要不我們灌醉她,再來一次?」

  鬍鬚男隨即敲了一下瘦高個的腦袋,「你小子找死啊。」

  「你們吵什麼呢?」

  一個銀鈴般的聲音傳來,芙雅裹著一條杏黃的浴巾走了進來,濕漉的長髮披在肩上,散發著熱氣。

  「沒……沒什麼,我們在說大鬍子的廚藝也沒這些菜好,他就生氣了,哈哈哈……」阿達慌忙打圓場。

  「哦,他會煮菜?」芙雅好奇地問。

  「大鬍子是一家餐廳的大廚。」

  「這樣啊,那以後有機會要嘗嘗你的菜,早知道今天就讓你煮了。」芙雅笑了起來。

  「不,不,我只會做些普通菜,小餐廳而已,也不是我一個廚師。」大鬍子有些不好意思。

  飯桌上,一切如舊,阿達他們好像又忘記了上一次的事,眼看魚肉都快吃完了,芙雅突然問了句,「我想問你們一個問題哦,上次,你們在我這吃飯時我喝醉了是不,後來呢,後來怎麼了?我都不記得了。」

  「後來?沒什麼啊,我們留了張便條就走了。」阿達笑了笑說。

  「怎麼,沒什麼事發生嗎?」芙雅問。

  「沒有啊,能有什麼事?」

  「也許我忘記說了,我這屋子有防盜器,周圍都有些微型攝像頭的。」

  說到這裡,芙雅的臉上彷彿罩上了一層冰霜。

  空氣,似乎也凝結在這一刻,時光也似乎凍住了一下,「啊……這、這個、這……不……沒……我們……」

  阿達他們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來,濃密的汗珠從額頭上不斷滲出來。

  芙雅望著他們不說話,臉上冷冷的沒什麼表情。阿達他們都低下頭不敢去看她,此刻這個充滿魅力的女人似乎變得無比可怕。

  又過了一會,芙雅噗哧一笑:「看你們,都嚇成什麼樣了,這房子只有我一個人,你們還怕我吃了你們啊。」

  要是平常地女人,阿達他們盡可顯出男人的氣概,可眼前這個女人高貴的氣質讓他們感到什麼壓抑,這樣一說更是無法回話。

  「你們啊,可真夠膽小的,不是沒脫我衣服麼,怕什麼,我只是問問,沒說要怎麼樣哦。」

  望了望呆若木雞的阿達他們,芙雅笑了笑說:「你們其實人不錯的,那種情況都沒脫我衣服,再說當時你們也喝了酒。」

  難道不計較了麼?阿達他們望著芙雅,這個美艷的少婦,滿腦子疑問卻說不出口。

  「你們幾人,結了婚沒啊?」芙雅突然這麼問。

  「大鬍子有老婆了,其他幾個人都沒有,就達哥有女朋友。」瘦高個如實說道。

  「哦,大鬍子,你碰我的身體被你老婆知道了沒事嗎?」

  「她很放得開的,只要不是養二奶就好,嘿嘿。」大鬍子得意地說。

  「去,上次把你打到阿媽都不認識的人是誰,還放得開呢。」尖嘴男人諷刺他。

  你想死麼,大鬍子瞪了他一眼。

  「嘻嘻……」芙雅抿嘴偷笑。

  「嗯,不過,你們畢竟碰了我,這事怎麼解決?」芙雅說道。

  「這個,夫人,要錢的話我們幾個都是窮人啊,實在是……」

  「錢?我要錢幹什麼,我這兒的錢一輩子都花不完。」芙雅不以為然。

  「這樣吧,我問你們幾個問題,你們不准笑哦。」

  芙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你們也碰過我身體了,我就明問吧,你們都做過男女那事吧,是什麼感覺啊,真的那麼舒服嗎?」

  「這個問題,難道夫人你不知道嗎?」阿達說。

  芙雅臉上起了點紅暈,「其實我不清楚的,我和老公的蜜月才幾天,他就因為那事被叫出國了,我們只有幾次經驗,每次我都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就完了。」

  「夫人,你還沒高潮過吧。」阿達試探著說。

  芙雅搖了搖頭,「沒,不過,不過,我自己摸的時候高潮過。前幾天被你們搞了下,奇怪所以問問,那種事,真的那麼舒服嗎?」

  當著芙雅這個清麗脫俗,傾國傾城的美人兒,阿達他們做夢也不敢談這種問題,現在被這麼一問,幾個人也結巴起來,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個所以然。看著他們幾個不好意思起來,芙雅笑著說:「怎麼上次那麼大膽,這次都沒膽了?我也是女人啊,也有情有欲的人,你們別那麼拘束麼。」

  「這樣吧,你們不是教我打球麼,現在你們再教我做那事,我就不追究了,好嗎,嘻嘻。」

  此刻的芙雅猶如一個羞澀的小女孩,卻又風情萬種,誘人無比。

  陪美人做愛,這樣的好事他們是做夢也想不到的,況且芙雅這樣說了更是無法推脫,芙雅一個女人,丈夫常年不歸,這樣絕好的機會去哪找呢。饒是阿達幾個人不是無恥之徒,面對女人的誘惑也無法不動心。

  何況,這還美其名曰:「教……」

  阿達幾個人跟著芙雅來到她的臥室,燈光明亮的房裡放著一張雙人大床,幾件內衣褲隨便扔在上面,兩枕頭隨意擺放。

  芙雅不好意思地說:「這是我平時休息的地方,沒怎麼收拾過。」說完,回頭看見幾個男人都愣著站在門口,幾雙眼睛不斷在芙雅身上掃視,胯下的帳篷似乎要把褲子漲破。

  「怎麼,這裡不好嗎?我跟老公都是在這裡的……」

  「不,不……這房間很漂亮啊。不過……不過……我們真能與夫人你幹那個嗎?」阿達支支吾吾地說。

  「嘻嘻……你們幾個真是好人,我看男人大多像餓狼,可沒這麼膽小,我們只是玩玩啊,有什麼關係,我不說,你們的老婆女朋友怎麼知道,你們不說,我老公也不知道啊。難不成,我就那麼討人厭麼,願意給人都沒人碰我。」說著說著,芙雅眼圈竟有些紅起來。

  「不,不……夫人這麼漂亮,這房間又那麼華麗,我們怕,怕弄髒了啊。」

  「嗯,沒所謂,我就喜歡你們身上有汗味,弄髒沒關係的,我這裡房間多著呢,再說,我會叫人上門幫我洗的。」

  阿達他們來到床前,慢慢幫芙雅脫下身上杏黃的浴巾,芙雅凹凸有致的美軀頓時映入眼簾,豐滿的胸部罩著一個白色的乳罩,乳白的內褲隱隱遮蓋著神秘的三角區,纖細的腰肢似乎吹彈可破。

  「這些也要脫掉的吧?」

  芙雅說,在這種事面前,芙雅跟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無異。

  在房間裡古典歐洲吊燈的照耀下,芙雅最後的兩個屏障完全被去除了,粉紅色的乳頭第一次暴露在這麼多男人的視線下,碩大的乳房在空氣中違反萬有引力地挺立著,雪白的大腿試圖掩蓋住那神秘的區域,小口微張,眼裡滿是期望,嬌巧的玉腳在床上不安分的摩擦,似乎在猶豫著什麼。

  「你們也脫啊,我都給你們看了,你們還不給我看?」

  「啊。」

  阿達幾人看得癡了,眼前這女人完美無瑕的身體彷彿黏住了他們的眼球,轉動不得,聽到芙雅的話更無猶豫,一個個脫下了身上的衣裳,四根脹大的血紅棒子立刻挺立在空氣中,一股混合了汗水和其它什麼的味道也頓時瀰漫在空氣中。芙雅似乎很享受,仰面躺在床上,雙腳一曲一直,靜靜等待著。

  阿達首先上前,用自己充滿汗水的雙手握起了芙雅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自己脹大的龜頭即在芙雅的肉穴上摩擦,飢渴的舌頭不斷地舔架在自己身上的芙雅的腿。

  大鬍子和尖嘴男人各抓住芙雅一隻乳房,含住芙雅粉紅的乳尖舔弄,瘦高個扒在床上,和自己夢寐以求的美人親吻。

  「好大的奶子,我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大又堅挺的乳房,第一次看見粉紅色的乳頭,哈哈!」

  大鬍子一邊誇獎芙雅的乳房一邊用雙手把芙雅的乳房像棉花一樣的揉弄。嘴裡還不斷地吸芙雅的乳頭,好像要把乳房裡的味道給吸出來。

  「真的好大,你們看,我一隻手都抓不出。」

  尖嘴男明顯較有經驗,一條靈活的舌頭圍繞芙雅的乳暈打圈圈,不時刺激一下那小巧的乳頭。

  芙雅第一次把身體給老公之外的男人看,本來已有些羞澀了,聽到他們這樣評論不禁羞紅了臉,可惜臉被瘦高個不停地亂吻,根本無法說話,只感覺到自己的乳尖慢慢變硬,挺立起來,幾乎未經人事的下體被陌生的肉棒親吻,一種異樣的感覺湧上心頭,不知道為什麼,她從心底喜歡上了這種偷情的感覺。

  「你們,覺得我這身體怎麼樣?」趁瘦高個吻她肩膀的間隙,她問道。

  「好,又美又香。」正在按摩芙雅陰蒂的阿達說。

  「夫人你的奶子真是大啊,我這樣摸你喜歡嗎?」大鬍子變吸別說。

  「嗯……我……我喜歡……不過最好大力些,剛才咬乳頭的感覺……嗯……啊……」

  芙雅的身體開始對男人的玩弄做出了反應。另一邊,瘦高個輕輕咬住芙雅的乳頭,用牙齒摩擦,這敏感部位一下次放出強大的電流刺激芙雅的腦海。

  「夫人,我就這樣插進去嗎?有沒個套子給我用用?」阿達把他的肉棒放在洞口摩擦著。

  「嗯?什麼意思?什麼是套子?」芙雅好奇地問。

  「啊,不,沒什麼,我只是怕夫人你會懷孕而已。」阿達想:原來芙雅真的對這方面沒瞭解。

  「這個啊,不怕,我有最好的私人醫生,插吧……」

  說到最後兩個字,芙雅臉上一熱,對一個認識不久的男人說出這兩個字,以前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火熱的肉棒探入肉洞的感覺讓芙雅不自然地抬高小腹,阿達插入後開始不緊不慢地抽插,如少女般的肉壁緊緊包著男人的肉棒,滑溜的內部讓肉棒感到無比舒服。胸部傳來的感覺讓她從心底興奮起來。

  隨著抽插的繼續,不知不覺的,芙雅雙腿搭在阿達後背,緊緊抱住,讓男人的每一次下降都更加有力,更加深入。阿達不失時機地用手按壓芙雅的陰蒂,強大的刺激讓女人的肉體慢慢趨向高潮。

  「嗯……好漲,你插得好深……啊……嗯……好舒服……」芙雅發出愉悅的呻吟。

  雙乳在兩個男人的手中不斷變形,她忘情地把舌頭伸到男人的嘴裡與對方交織在一起。結婚以來,這樣愉快的經驗還是第一次。敏感的下身不斷分泌出淫蕩的液體,隨著男人的抽插流出,黏在雙方的陰毛上。

  「嗯……大力些,我的奶子,好像越大力越舒服,你們大力些,嗯……好舒服,原來做愛這麼舒服,達哥,你大力些插,插,插爛我的臭穴。」

  刺激,性慾已經充滿了芙雅的腦海,此時此刻她已經忘記了自己作為人妻的身份了吧。

  阿達感到龜頭被一股滾燙的液體衝擊,一激靈,大股同樣滾燙的精液往肉洞深處噴射而去。

  「達,你讓開,輪到我了。」大鬍子推開剛射精的阿達,把自己飢渴已久的肉棒一下子捅進了芙雅的陰道。

  「夫人剛高潮,你急什麼?」阿達別說邊去推大鬍子。

  芙雅見狀說:「沒關係,讓他插吧,我還好舒服!」

  大鬍子一插進去就大力地抽插,兩人的下身不斷地碰撞,發出「啪啪」的聲音,「哇,夫人你這裡好像處女啊,比我老婆結婚時還緊。」

  芙雅也不回答,只是用腳抱住大鬍子,享受著每一次抽插。

  尖嘴男乾脆坐到芙雅身上,雙手握住那兩團大白肉,包住自己火熱的肉棒,也抽插起來。

  「呀,我這裡也可以插啊!」芙雅驚奇地看著尖嘴男跟自己乳交。

  「做愛的花樣還多著呢,夫人有興趣的話我們慢慢教你。」尖嘴男看著自己的肉棒消失在乳房的包圍中,說道。

  「我老公可不會這些,嗯,他還沒讓我這麼舒服過!」芙雅說。

  那邊,大鬍子的猛烈抽插激烈地刺激著芙雅的下身,每一次抽出都有液體飛濺出來,隨著兩人的反應越來越大,大鬍子緊隨阿達在同一個地方射出了自己的精華。

  「夫人從小就是富人家吧,你這腳好嫩,應該是很少走路吧?」那邊把玩著芙雅腳趾的阿達邊吻邊問道。

  「是啊。嗯……你們……這次的事別說出去好嗎?」

  「我們是夫人的朋友,怎麼可能會說出去?」後面的大鬍子越插越快,看來就快射了,每一次插進都帶著「滋滋」的水聲。她的陰蒂因為興奮而變得又硬又大,整個陰唇顯現出一種興奮的顏色。芙雅閉目享受,不是發出幾下輕哼。

  芙雅順從地按壓自己的胸部,夾緊尖嘴男的肉棒,看著龜頭在自己的乳縫中不斷進出,流出來的液體黏在自己白嫩的乳房上。

  「那就好,反正我老公不喜歡這個,你們可以來找我玩,我第一次知道這種事這麼舒服,都沒人告訴過我。」

  「夫人,你想不想試試口交?」瘦高個問道。

  「什麼叫口交?」芙雅瞪大了眼睛問。

  阿達尷尬地解釋道:「就是……就是把我們的肉棒含在嘴裡,像吃冰棍那樣兒。」

  「嗯,試試,你們說怎麼做?」

  瘦高個和尖嘴男扶著芙雅轉了個身,想隻狗一樣的趴著,圓滑的屁股向上挺起,朝向男人的下身,兩顆大乳房此刻垂在身體下面,隨著身體的晃動而大幅度擺動。

  尖嘴男雙手抓緊了芙雅的屁股,把自己依舊挺立的大雞巴整根插進那令人流連忘返的肉洞裡,一聲舒服的讚歎隨即從他嘴裡發出。他大力拍了一下芙雅的屁股,看著顫動的肉說:「夫人,這樣插是不是更舒服?」

  芙雅還沒響應,瘦高個的肉棒已經伸到她臉前,上面刺鼻的氣味已經鑽入她的鼻孔,看起來黏乎乎的、「夫人,你輕輕含住我這裡,記住別用牙齒。」

  「啊!」

  芙雅小心地張開嘴,在淫慾的誘惑下,她順從地把肉棒慢慢吸進口裡,粉紅的櫻唇圍著肉棒形成一個圈,肉棒上的氣味頓時充滿整個口腔,黏液馬上混合進口水裡,不過含住肉棒讓芙雅感到十分的刺激,陌生的氣味刺激讓她不禁沒有惡心,反而有點莫名的興奮。

  瘦高個護住芙雅的臉,利用腰力一前一後地抽送,芙雅柔軟的舌頭不時在龜頭上面滑過,雖然芙雅沒什麼技術,但俏美的外貌讓瘦高個從心底興奮,抽插也越來越大力,陰囊上的陰毛不時撞擊到芙雅的臉部,濃密的毛不時伸到芙雅的鼻孔裡,羞辱的感覺讓她全身發熱,接觸床的部分已經滲出了汗水。

  這床邊剛好有個鏡子,芙雅藉著餘光看到自己被男人前後夾插的淫蕩樣子,不禁臉上一紅,對她來說,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但是現在,除了淫慾,她不去想其它的。

  後面的尖嘴男俯身抓住芙雅搖擺的大乳房,盡了力氣地抽插,每一下插入都整根沒入裡面,強烈的刺激讓兩人都興奮不已。前面的肉棒也是大力的插入,似乎每一次都插到喉嚨口。

  幾乎是在同時,前後兩人同時爆出漿液,火熱的液體一起進入芙雅的身體。

  嘴裡一股腥味襲來,隨著瘦高個抽出自己的肉棒,黏稠的精液從她的口角流了出來,「吃下去,口交完要吞下去。」瘦高個不失時機地說。

  黏稠的精液,吞下去的感覺確實不怎麼好,但是屈辱的感覺讓她心裡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

  芙雅曲著腿坐在床上喘氣,肉穴裡面飽滿的精液和淫水不斷流出來,黏在床上。堅挺的乳頭仍然是那麼硬,臉上滿是高潮後的余暈和愉悅的表情。

  當晚,阿達他們在芙雅的房裡一直呆到十點多,初嘗高潮的芙雅留下了他們的聯繫方式,一場紅杏出場,在幾番雲雨後就結束了。

  淡藍色的燈光下,芙雅單獨在自己的房間裡,剛剛高潮完的身體留有餘韻。

  玉蔥般的手指,伸到那黏乎乎的下體,把黏到的液體伸進嘴裡品嚐,面前的電視正在回放方纔的激烈戰鬥,淫蕩的聲音在房裡迴盪。

  「嘻嘻,原來做愛的感覺真是這麼爽的,那幫傻小子。」

  芙雅不知不覺地說出,嘴裡在舔手裡的黏液,另一隻手已經不安分地伸進了迷人的肉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