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牆的天使(下)-002.真·產後亂舞


(二) 真·產後亂舞

  市裡最大的醫院裡,芙雅挺著大大的肚子,躺在床上,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坐在她旁邊,一手撫摸著她的大肚子,說:「放心吧,阿芙,這是最好的醫生,不會痛的。」

  「嗯,咱們的寶寶很乖,別擔心。」芙雅回答。

  「放心吧,尊夫人一切都很正常。」一個醫生打扮的人走過來,旁邊跟著幾個護士。

  「我在外面等著,別擔心,阿芙,我愛你。」那男人邊說邊在芙雅額頭親了一口。

  產房裡,那醫生站在芙雅旁邊,護士和助手都在忙著準備器具,他看了看周圍,小聲說:「夫人,小梁交代好了,他要我告訴你一切順利,你能確定今晚有空嗎?」

  「有空的,我丈夫今晚要回去開個會,明天才回來。」儘管臨近生育,芙雅還是顯得那麼輕鬆。

  「好的,那我告訴小梁了。」

  ……

  過了一陣,產房外,一個護士跑出來,「先生,你妻子生了個胖兒子。」

  「真的?」那人聞言大喜,跑進去看妻子和小孩。

  「阿芙,你真了不起。」

  「看,咱們的孩子。」

  「真漂亮,長大一定像你。」

  「男孩子啊,應該像你吧,做大事的人。」

  芙雅停了下,歎了口氣:「可惜今晚你不能陪我。」

  那人在芙雅臉上親了一下,說:「對不起,這會議太重要了,我叫了梁醫生來照顧你,他知道怎麼辦的,對不起,以後有機會一定好好補償你。」

時間一轉,圓圓的明月高懸在空中。

  在自己的單人房裡,芙雅躺在床上睡覺。突然,兩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夫人,準備好了,現在去嗎?」阿達問。

  「阿梨,你要照顧好寶寶,千萬別讓他哭了。」芙雅問。

  「放心吧,夫人,我回照顧好的,你小心,現在身子還虛弱啊。」

  「夫人的身體棒得很呢,我抱去吧,都在那了。」瘦高個說。

  除了阿梨,其他人都離開了房子,小心翼翼地來到醫院位於地下的一間儲藏室裡。

  這是一間存放雜物的房間,雖然地方不大,但是東西不多,顯得很是空曠,但跟重要的是,這裡是地下,關上門後幾乎是隔音的。在一片燈光帶來的炫目過後,芙雅看見房裡滿是人,在儲藏室的中央,擺放了一部攝影機,幾個男人正在那裡調試著什麼。尖嘴男和大鬍子在那裡跟一班人笑著說話。

  一看到芙雅進來,尖嘴男大叫:「大家快歡迎我們美麗的天使!喔不,剛生完孩子的美麗天使!」

  「哈哈。」

  「真的好美啊,真的剛剛生過?」人群一陣騷動。

  芙雅顯得有些興奮,她朝人群揮了揮手,說:「大家好,歡迎你們參加今晚這個影片的拍攝。」

  「夫人好漂亮啊,就是剛生完孩子,下面那洞鬆垮垮包不住我們的棒子,哈哈。」

  「周圍一片哄笑聲,芙雅有些難為情,說:「這個,我不好說,還是梁醫生說吧。」

  梁醫生從人群中走出來,高聲說道:「聽好了,夫人有兩個洞,今晚你們主要干後面那個,至於前面那個,夫人說了,插不了就用手,用拳頭,不用怕,用力揍她。」

  「好,時間有限,現在,美麗產婦的百人斬正式開拍!」尖嘴男大聲說道。

  芙雅坐在地上的一張被子上,當著諸多男人的面,慢慢脫下自己的衣服,寬松的衣服一脫下,火辣的身材在內衣的襯托下放射出迷人的魅力。儘管才剛剛生育,但是除了肚皮上的痕跡和陰戶外,她身上實在沒有什麼缺點,她抬起頭,雙手慢慢伸進胸罩,把那兩個豐滿的乳房掏出來。

  一瞬間,男人們似乎都被迷住了,粉紅的乳頭微微挺立,圓潤的乳體高高上翹,吹彈可破的皮膚與空氣親密接觸。因為一直用藥膏保養,她的乳頭並未因懷孕而變黑。唯有陰部因為剛剛生育而張開著,有些紅腫。

  「哇,好美啊!」讚歎聲頓時四起。

  似乎是習慣了讚歎聲,芙雅不為所動,自己輕輕撫摸著乳房,玉蔥般的手指輕輕在乳尖周圍打圈,充滿誘惑的眼光掃視著眾人。

  「聽好了,夫人的菊門還沒用過,今天是便宜你們了。不過為了讓夫人舒服些,我們要先在夫人的腸子裡灌一些東西滋潤一下,這些東西就是夫人自己的奶水!」

  「啊!」周圍輕歎聲一片。

  芙雅看看眾人,說:「我今天一直沒吃過東西,現在肚子裡東西不多,一點奶水還是可以的。不過,不過……」

  芙雅有些害羞,一時支吾著,她想了想說:「不過,我現在身子虛弱,沒什麼力氣擠不了奶,你們誰幫我個忙?」

  四周的男人立刻爭相報名,芙雅見狀搖了搖頭說:「我要力氣大的,我這乳房賤,不用力擠不乾淨。」

  「好,一個人力氣不足,每個乳房兩人,你們幾個去,快!」尖嘴男大聲說著。

  四個虎背熊腰的男人圍住了芙雅,他們把芙雅扶起來,讓她四肢著地,這樣一對乳峰就垂在身下晃動。然後,阿達找來了兩個大號的燒杯放在下面。

  「夫人,我們得罪了。」

  那四個男人,每兩人抓住一半乳房,兩隻大手才勉強能握住芙雅的乳房,接觸到這人間尤物,幾個人也是十分喜歡。

  他們等了一會,猛地一用力,芙雅的乳房就像一塊被壓扁的肉餅一樣壓得變了形,芙雅全身一顫,她粉紅的乳尖上立刻噴出兩道乳白的液體,直射入下面的燒杯裡。

  初為人母的她,對於這種乳汁急速噴出乳頭還是第一次體驗,她低頭看著噴乳的乳頭,不自覺地搖動白嫩的大屁股,顯是十分興奮。

  「好多啊,看,都半杯了!」周圍不斷有人起哄,嘲笑聲此起彼伏。

  眼看著乳汁擠得越來越慢,男人的手已經捏住了乳頭在擠干最後的乳汁,芙雅咬著牙說:「旋轉,用力扭啊,想擰衣服那樣,擰乾我的胸部,這樣擠不乾淨的!」

  在她的激勵下,四個男人把她的胸部像扭麻花一樣地扭了幾圈,在粗糙的大手的大力擠壓下,香甜的奶水竟然真的繼續噴出來,芙雅「呀呀」的叫起痛來,雙手緊緊抓住被子。

  一直到乳頭被捏扁都不出一點乳汁為止,兩個燒杯幾乎快滿了。芙雅兩隻大乳房上滿是紅紅的指印,光禿禿的恥戶上濕漉漉的一片,她坐直身子,撫摸著自己的雙乳,頭低低地看著那兩個燒杯。

  「翹起來!」

  尖嘴男在芙雅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芙雅順從地把上身趴在桌子上,屁股高高翹起對著尖嘴男。

  「現在我宣佈今晚的規則……」

  尖嘴男大聲地說:「在夫人的屁眼喝飽奶水後,你們要排隊插夫人的屁眼,一個輪一個!如果誰沒接好讓奶水噴出來就罰誰把噴出來的東西吃下去!如果完成的,按夫人吩咐每人兩百元!」

  「如果小弟弟沒勃起堵不住怎麼辦?」

  「每一個快輪到的人都去夫人那口交,舔大了再去插。」

  「如果舔不大呢?」

  「那說明你沒用,罰!笨蛋!」

  在一片吵鬧聲中,阿達拿了個特大號針筒,在眾人面前吸滿,然後對著芙雅的屁眼注射。芙雅左面放了塊鏡子,在那裡她能看見阿達給自己的屁股注射的場景,她把頭靠在桌子上,臉上滿是歡喜。

  一針,兩針,奶水注完了,芙雅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肚子一陣發脹,還好便意並不強烈,阿達並未拔走針筒,而是用這個針筒堵住屁眼。此時,第一個男人已經在芙雅面前脫下褲子,長長的肉莖在芙雅口中蠕動,享受著滑嫩香舌的服務。

  男人的陰莖在面前晃動,芙雅時而含入嘴裡,時而伸出舌頭舔弄,眾人看著她熟練的口交技巧都是驚訝不已,更想不到這貴婦舔弄時臉上滿是陶醉的神情,她微微張開眼睛,絲毫不計較陰莖上的異味。

  很快,那個男人勃起了,他來到芙雅的屁股那,隨著針筒的拔出一下子把龜頭塞進屁眼裡。

  「嗯……有點痛……」芙雅突出口中的肉棒,呻吟了一下。

  後面的男人可不解風情,他雙手抓住芙雅的兩邊屁股,腰肢用力抽送起來,還故意把身體撞擊在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音。

  芙雅臉上的痛苦神情只持續了一會兒,很快就被愉悅取代,「嗯……啊……原來肉棒在屁股裡的感覺這麼好的,好淫蕩,好丟臉!」芙雅邊享受抽插邊囈語著。

  還沒輪上的男人就蹲在芙雅的腳邊,把自己的手指插到芙雅的陰道裡摸索。

  因為剛生孩子的關係,此刻芙雅的陰道顯得有些松,男人的手很快就整個伸進去了。

  「哇,裡面捏拳頭都可以啊,我還是第一次把手伸到女人這裡,還是這麼漂亮的女人,感覺真好,哈哈。等等,我的手好像碰到什麼東西了,還有個洞。」摸她陰道的男人大叫道。

  「那是夫人的子宮口,你把手指伸進去試試,不怕的,這樣的機會不多,一般女人這裡都很緊。」梁醫生不失時機地說。

  那男人聞言隨即把一根手指插進芙雅的子宮裡,子宮被插入的感覺讓芙雅渾身一顫,她扭動著下身企圖把手指拔出來,可男人的手指就像黏在裡面似的。

  看到芙雅難堪的樣子,他索性把手在裡面旋轉起來,拳頭和手指給予陰道和子宮巨大的刺激,芙雅的鼻息漸漸加重,雙腿越分越開,整個下身被陰莖和手掌搞得不斷扭動,煞是好看,淫水像崩堤的洪水一樣從淫穴裡流出,順著男人的手臂流下來。

  口裡舔著男人的陰莖,充滿自己奶水的屁眼不斷被肉棒抽插,陰戶在男人的手中好像玩具一樣玩弄,芙雅口裡發出「嗚嗚」的呻吟,眼神漸漸迷離,臉上紅紅的一片,細密的汗珠從全身滲出來,碩大的雙乳隨著身體而不停晃動。

  尖嘴男忙著叫人排好隊,阿達專門叫攝像機給芙雅被玩弄的地方來個特寫。

  其餘的男人即圍著芙雅站成一個圈,不時有口哨聲吹起。

  積壓在芙雅肚子裡的精液越來越多,每一次射精都會增強她的飽漲感,肛門又紅又腫,每次有陰莖抽出來都不可避免地帶出大量精液。

  甚至,有人乾脆抓住芙雅的雙手,藉著手臂的拉力,一次次地狠狠把她往自己撞擊,男人的睪丸幾乎都要進了去,芙雅的雙乳在身體下面猛烈地甩動,不斷撞擊在身體上。

  「九十!快成功了,加油啊!」尖嘴男大叫著。

  芙雅也數不清楚自己洩了多少次身,粗暴的拳頭依舊在下身肆虐,甚至有人故意在裡面捏她的嫩肉,讓她疼得渾身發抖。玩弄她下體的男人都把沾上的淫水抹在她的乳房上,兩個白嫩的乳房此刻塗滿了淫水,亮晶晶地。

  「九十九!一百!」

  隨著最後一個男人在屁股裡射精,這出鬧劇暫告結束,芙雅喘著粗氣趴在桌子上休息,嘴裡的精液混合著口水在口角流出來,紅腫的屁眼裡被塞上了一隻襪子防止精液流出來。本來剛生產完體力不好的她這會兒只剩下躺著的力氣了。

  尖嘴男伸手抬高芙雅的一條腿,對著攝像師說:「快,給這個大開著的地方來給特寫。」

  「就這樣完了啊?」圍觀中有人不滿了。

  「夫人剛生完孩子就被我們干翻,你還想怎麼樣啊。」有人反駁。

  「都安靜下來。」尖嘴男大聲說,「都聽我說,夫人是很累了,不過喝點東西補補就沒事了。」

  說完,他拿出一條又細又長的透明塑料管,把連著橡膠吸盤的一頭塞進芙雅的屁眼裡,然後把另一頭給芙雅含著。

  「吃吧,夫人,這是您和我們的精華啊。」

  芙雅看看周圍,狠下心吸了起來。只見一道淺褐色的液體從屁眼裡出來,順著管來到芙雅的嘴裡。芙雅的嘴唇一沾到那種液體,眉頭就皺了起來,顯然味道十分不好。

  圍觀的人都大笑著,攝像機馬上對準了這一鏡頭,給了她一個臉部特寫。

  有人把鏡子移動了下位置,好讓芙雅看見她自己吸自己屁眼的樣子,幾個男人在梁醫生的指導下,雙手按住芙雅的腰肢施壓,把她腸道裡的液體加速推了出來。

  「呃,喝完了,接下來還有什麼啊?」芙雅故作歡喜地問,幾滴褐色的液體從她嘴角流了出來。

  「夫人,要不咱們再來一次?」有人大聲問道。

  芙雅皺了皺眉頭說:「還要啊,我都快被你們干死了,換個花樣吧。」她眼珠子轉了轉,說:「這樣吧,你們想不想看看我包住男人肉棒的地方?」

  「不止看過,我們都摸過了哈哈。」

  芙雅眨眨眼睛,「不是這樣看哦,裡面黑乎乎你們看得清嗎?這樣吧……」

  她嚥了口口水,似乎在斟酌應不應該說,過了一會兒,她鼓起勇氣說:「其實,其實我一直幻想著下面被人像豬腸子一樣拉出來看會是什麼感覺,趁著我現在下面沒那麼緊,所以……」

  芙雅越說頭越低,到最後的聲音好像蚊子似的。

  「這個有什麼問題,我們幫夫人完成這個夢想好嗎!」尖嘴男大聲說。

  梁醫生見狀拿出來個橡膠工具,那是一個棒狀的工具,仔細一看,棒頭滿是吸盤,手柄處還有個開關,他說:「用這個,保證讓你爽得像隻豬一樣。」

  芙雅被正面放在被子上,大腿被兩個男人拉開,手和上身都被按住。對於即將到來的懲罰,她渾身微微顫抖,又是害怕又是興奮。

  工具由一個強壯的男人來用,他把棒子插進芙雅的陰戶,按下開關,在梁醫生的指示下慢慢抽出來。剛開始或許沒什麼,過了一會就見芙雅渾身顫抖,劇烈的疼痛和致命的快感雙重來襲,她想大聲叫,一個男人卻用布塞住了她的嘴。

  慢慢地,一截粉紅色的肉隨著橡膠棒出來了,上面可見到女人陰道特有的褶皺。大概拉了兩公分左右,梁醫生就喊停了。

  尖嘴男喊著攝像師過來拍特寫,梁醫生拿著一支玻璃棒點著芙雅的陰道給眾人講解,還讓人用手指摸索。女人最敏感的地方被這樣侵犯,芙雅下身一陣陣劇烈的興奮,淫水從陰道壁上分泌出來,黏在男人的手上。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了,大家對著夫人的肉腸子吐個口水當紀念吧。」看到芙雅虛弱的身體幾乎要暈過去,阿達忙宣佈結束。

  「好,大家吐多點,往女人這裡吐口水可是第一次,哈哈……」

在芙雅的單人房裡,阿達和幾個哥們扶著芙雅,趁著沒人溜回房間。裡面,阿梨正抱著寶寶餵奶呢。

  「好髒,哇,她的下面怎麼了?」

  「噓,別吵,天快亮了,趕緊收拾一下,沒事的,梁醫生全程都看著。」

  病床上,剛剛瘋狂完的芙雅閉目休息,她老公果然一大早就過來了,看到妻子在睡覺,寶寶也安然無事,他坐在床邊,理了理妻子的長髮,親了一口。

  躲在門外的梁醫生和阿達嚇出一身冷汗。

  「呼,差一點就來不及了,真早!」阿達抹了抹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