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牆的天使(下)-003.奶牛養成計劃


(三) 奶牛養成計劃

  一轉眼,兩個月過去了,這段時間裡,芙雅安心呆在家裡休養身體。在梁醫生的藥物調理下,她的身體幾乎恢復如初,圓潤豐滿的乳房還是那麼挺,下體重新長出了陰毛,美麗的小穴經過休養又恢復了彈性。

  她坐在沙發上,品嚐著各種小食,阿梨在房裡照顧著嬰兒,此時的芙雅顯得有點不高興。

  「怎麼,我的大美人又不開心了?」梁醫生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過來,他一把摟住芙雅說,「是不是太久沒做又想了?」

  芙雅瞟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那又能怎麼樣,他最近又忙起來了。」

  「哈哈,大忙人啊。」梁醫生頓了頓說,「不過,今天我是帶個好消息來給你的。」

  「哦。什麼消息?」芙雅好奇地看著他。

  「你上次說過本市有兩家企業被你老公打壓得很慘對不?你那個又瘦又高的朋友聯繫到了,順便還帶上你提到的那個以前跟你搶老公的女人,現在的警察黑道朋友還真是多,神通廣大啊。」

  「他們相信了?」

  「怎麼不相信,我們說捏住了你的把柄,要好好整你一頓,一聽到計劃他們都笑翻了,還說要是能看到你這樣的女人被整慘出多少錢都願意。」

  「他們不會說出去吧?」

  「放心吧,你那些朋友拿著槍在他們面前晃過了,保證一個字都不會透露出去。」

  「那好,下星期一我老公出差兩個星期,時間應該夠了。」

  此時的芙雅臉上笑開了,真有如一朵綻放的桃花,梁醫生不禁看得呆了,半推半就之間,兩人就在沙發上雲雨纏綿。

星期一,就在芙雅的丈夫剛剛提著行李開車離開,梁醫生就來了,他一見芙雅就問:「要走了,準備好了沒。」

  「等等,在準備呢,你們準備怎樣帶我去,綁著去?」

  「阿達說綁了丟後車箱就可以了,這樣真實。」

  「後車箱?就會趁機整我。」芙雅瞪了他一眼。

  「哈哈,你不是喜歡綁起來嗎?這樣真合你意啊。」

  芙雅吩咐了阿梨一些話,早就拉入伙的阿梨順從地點了點頭。

  芙雅來到屋外,早等待在那裡的阿達和瘦高個就把她五花大綁成一個人肉粽子,再用內褲塞上嘴,放進後車箱裡。

  轎車沿著公路走,沒多久來到一個位於市郊的小畜牧場,這裡十分偏僻,靠山環水,唯一的出口是一條公路。

  來到這裡,早已經有一群人在這裡等著了,其中站前排的有兩個中年女人,一個中年男人,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婦。他們看到阿達和瘦高個從車的後尾箱把綁成粽子的芙雅抱出來時都高興異常。

  「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少夫人。」一個中年婦女冷冷地說。

  「賤貨,你還記得我嗎?」那個少婦說道,語氣中充滿了恨意。

  芙雅剛剛被解開繩子,她一看到那少婦就失聲說:「佳文?」

  佳文狠狠地說:「哼,當年你這騷貨搶了我男朋友時我就看出你不是什麼好東西。」

  其實佳文還算漂亮,身材也還不錯,只不過跟芙雅比起來就顯得很一般了。

  「你也別怪我們,你丈夫把我們逼上絕路了,不這樣我們氣不順。」一個中年婦女說道。

  「林夫人,劉夫人,你們也……你們要殺我?」芙雅的聲音中有些顫抖。

  「殺你?然後我們全去蹲大牢?我們才沒這麼笨,不過眼下這法子對你是再好不過了。想起來就解氣,哈哈!」

  「嘿嘿,反正你不敢告訴你老公的,那麼,這兩個星期我們可有得玩了,包你玩了還想玩的。」林夫人有些得意。

  這時,那個中年男人說道:「這裡被包下來兩星期,我就把內容說一下吧,你在這段時間是這裡的奴隸,我們要把你訓練成一頭最會產奶的奶牛,以及最下賤的性奴。」

  「呸,我的奶水是你們喝的嗎?你們只配喝我的洗腳水。」芙雅對著他們大罵,還吐了幾口口水。

  「來呀,把這女人扒光了擠奶,我倒要看看這個大胸裡面有多少臭奶,這麼狂。」劉夫人起了怒。

  幾個男人走過來,強行把芙雅按在地上,脫她的衣服。儘管芙雅一直大力掙扎,但衣服還是很快被脫光了。他們拖過來兩張椅子,橫放著,中間相隔半米左右,芙雅被麻繩緊緊綁在上面,堅挺的乳峰在兩張椅子的間隙中垂下來,無助地晃動著。

  這時,兩個工人打扮的女人走了過來,拿了兩張凳子和木桶,分別坐在芙雅兩側。

  「這是我這裡的擠奶女工,平時專幫奶牛擠奶的,放心,你那兩團肉裡面有多少就能擠多少。」中年男人說道。

  芙雅拚命扭動卻無濟於事,兩個女工熟練地握住芙雅的雙乳擠壓起來,兩股乳汁噴射著飛入下面的木桶。女工熟悉的手法讓芙雅真有了自己是奶牛的想法,看著自己的乳肉在女工的手中變著形狀,噴乳的感覺一陣陣傳入腦海,不知不覺地,淫水滋潤了她的陰部。

  中年男人走過去提起芙雅一條腿,指著她的陰戶說道:「看,這女人真是個騷貨,擠奶擠得下面都濕了!」

  芙雅咬著牙說:「喝吧,要喝我的奶來啊,祝你們通通爛嘴巴。」

  佳文一腳踩在芙雅的屁股上,「誰要喝你的臭奶啦?從你這種爛貨身體裡出來的東西洗腳都勉勉強強。」

  芙雅的奶水被倒在三個盆裡,劉夫人,林夫人和佳文當場就脫下襪子,把腳放在裡面洗,洗完了還吐了口口水進去。

  「喝!」佳文抓住芙雅的臉,不由分說地把奶水往她口裡灌,混合了雜物的奶水充滿了她的口腔,她只得拚命往肚子裡吞,吞不下的就往外噴,不想竟噴了佳文一臉。

  「這賤貨不肯乖乖合作,來啊,打她個皮開肉爛,我就不信她不屈服。」佳文狠狠給了芙雅一個耳括子,說道。

  阿達乾淨阻止她,說:「我說過,凡是會留下痕跡的都不行。」

  「那怎麼辦,一直綁著她?」

  「放心,我有辦法讓這女人甘心做咱們的奴隸。」這時,梁醫生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了。

  「看我的,對賤貨有賤貨的辦法。」

  草棚裡,一個木柱上,芙雅雙手被綁在身後,全身用幾圈麻繩緊緊綁在柱子上,唯獨雙腿卻用麻繩連在隔壁的柱子上,她的陰戶大開著,上面塗了一層白色的藥膏。

  沒多久,芙雅的臉開始起了一層紅暈,乳頭不聽話地變大並高高聳起,緊接著下身不斷滲出水來,她拚命扭動,卻連摩擦一下陰戶都不行。佳文和兩位夫人坐在外面,邊喝茶邊看芙雅痛苦地掙扎。

  「這藥膏好厲害,據說還是超量用了,你們看她那樣子。」佳文說。

  「嗯……嗯……」

  芙雅嘴裡不住得狠狠,拉開的雙腿中間濕漉漉一片,她臉上一片紅暈,四肢徒勞地掙扎著。

  「怎麼樣?想男人了吧?賤貨。」佳文走進芙雅,把一隻手指輕輕放在芙雅的陰部。

  「嗚,我,我要,求你放開我。」

  在強力淫藥的刺激下,迷人的少婦似乎失去了理智。

  「放開你可以,但你要答應好好地配合我們,做好女奴,你會欲生欲死的,嘿嘿……」

  「好,好,要我做什麼都行,放開我!」芙雅幾乎是哭喊著說出這句話。

  佳文叫來了幾個工人,把芙雅搬到外面,綁在一根柱子上。她的雙手貼近柱子綁住,雙腳也高高抬過頭頂,向後傾斜著綁在柱子上,頭部從雙腳中間穿過,這樣,她的下身就向前凸出來,露出那洪水氾濫的陰部。

  「第一個任務,先向這裡的各位大哥介紹你那淫賤的廁洞吧……」

  佳文伸手在芙雅的肉洞裡摸索,「喲……保養得不錯啊,這麼緊!不像一個生了孩子的人嘛。」

  等待在佳文後面的工人們都快要忍不住了,個個胯下都撐起了小帳篷,一雙雙眼睛盯著芙雅的下身。

  等到佳文走開,男人們在芙雅面前排成長隊,依次走上前發洩自己的慾火。

  芙雅望著興奮的男人,大聲喊:「快,用你們的雞巴捅爛賤奴的小穴,狠狠地幹我,干死我!」

  一根根粗大的肉棒在芙雅的淫穴裡抽插,興奮的男人們抓住她的乳房隨意拉扯,芙雅配合地大聲淫叫,淫水混合著精液往地上流下去。佳文和劉、林兩位夫人在旁邊看得前仰後合,「你們看,你們看,我說了她骨子裡就是個騷貨吧,發情的母豬都沒這麼賤!」佳文大聲罵著芙雅的身體。

  來到這的工人只有十幾個,沒多久就全在芙雅穴裡射了精,經過這番激烈的抽插,芙雅的藥力也過得差不多了,吊在那裡喘著氣,整個小穴裡全是白色的精液,還不斷滴下來。……

  在一間土製的小屋子裡,芙雅跪在地上,望著坐著的三人,眼神有點驚恐。

  佳文首先發話:「你現在是我們的奴隸了,那麼新奴隸夫人對主人有什麼表示?做得好我們就收下你,不好就拖出去再餵藥。」

  劉夫人跟著說:「對,對……表示一下,要讓我開心,知道嗎?」

  一直沒說話的林夫人有點不好意思,她望著芙雅,一時也想不出說什麼。

  「林夫人,請你抓住我的腳踝。」芙雅看到林夫人不好意思,自己倒先開口了,同時還把雙腿伸到林夫人面前。

  林夫人不明所以,但仍照做了,她坐在椅子上,握住芙雅高高抬起的秀腿,而芙雅自己則背靠著地面。

  「林夫人,你的高跟鞋多漂亮啊,可惜有點髒,把鞋跟放賤奴雙腿中間這個洞洗洗吧。」

  林夫人身體有些發福,一雙胖腳穿著褐色的高跟鞋,她聞言隨即把腳往芙雅的陰部踩下去,長長的鞋跟插入柔嫩的陰道。

  「嗯,動一下,讓賤奴裡面的肉擦乾淨鞋跟。」

  看著林夫人踩住芙雅陰部的爽勁,沒多久,劉夫人就急著問:「那我呢?」

  「劉夫人,賤奴起不來了,不如您脫下內褲,光屁股坐到我臉上,我幫你舔乾淨屁眼好嗎?」

  「好啊,想不到這麼漂亮的女人竟要幫我舔屁股。」劉夫人穿著裙子,她脫了內褲就要坐下去。

  「慢著,她們你都服侍,那我呢?」佳文問道。

  「佳文啊……我們認識很久了吧,我知道你看我的胸部不爽,不如你脫了襪子,我用胸部夾你的腳掌好嗎,你一定很想踩扁我的胸部吧?」

  「好啊,你這騷狐狸仗著自己奶大到處勾引男人,說起這個我就有氣。」

  劉夫人依言坐了下去,肥大的屁股正對著芙雅的臉,她伸出舌頭,對準眼前的屁眼舔弄起來。劉夫人癢得不斷扭動屁股,整個人坐在芙雅臉上扭來扭去,屁眼也在芙雅的臉上來回摩擦。

  佳文這邊,芙雅雙手壓著自己的雙乳,把佳文的腳掌夾在中間磨蹭。佳文看著這對白淨的奶子就生氣,腳趾頭趁著摩擦不斷猛夾乳肉。

  就在她們玩得不亦樂乎時,梁醫生跟瘦高個走了進來,他們揮揮手讓她們先停下。

  梁醫生走近芙雅,拿出一隻小號的針筒,「這是美國進口的新產品,市面上還沒有的試驗產品,注射進你的乳房後能大大促進你的乳汁分泌;換句話說,天天注射這個你就是一頭產奶動物,哈哈。」

  說完他就把針平均注射進芙雅的雙乳,針量不多,可芙雅隱隱感到一絲莫名的興奮,變成奶牛,那該有多下賤啊,想著想著,她偷偷地笑了出來。

  「愣哪裡啊,還沒完呢,繼續!」佳文踢了芙雅一下。

  中午,廣場上的一根木樁上,芙雅雙手被反扭著綁在背後,幾根結實的麻繩圍繞她的身體把她捆在木樁上。兩根繩子分別由乳房的上部和下部穿過,緊緊地勒進肉裡;漲大的乳房像個氣球似的掛在胸前,挺立的乳尖上有幾滴乳汁滲了出來。

  兩個男工人站在芙雅前面,兩人手裡都拿著皮質的趕馬鞭,站在原地等待後面的人的命令。

  「我們的奶牛小姐很飢渴啊,你們看她那兩台產奶機都迫不及待了,對於這樣的奶牛一般是要打一頓以示懲戒的。」一個中年男人大聲說,很明顯,此人就是畜牧場場主。

  兩個工人中,一個戴著鴨舌帽的說:「老闆,這奶牛的皮太薄,打壞了怎麼辦?」

  佳文笑著接過話說:「容易,給她上點油就不會有事了。」

  說完,她拿著一碗油脂走到芙雅面前,伸手彈了彈她鼓脹的乳頭,「怎樣?小賤貨,抹哪裡?」

  芙雅臉帶狐媚地說:「哪裡?佳文姐你不是最恨我的胸部麼,當然是打那裡啊,再說了,奶子裡面有奶水,好打些。」

  「好!果然是個賤貨,這麼快就學會討好主人了。」

  佳文說完話就把碗裡的油脂塗抹在芙雅的乳房上,厚厚的一層油脂讓芙雅的乳房看起來十分光滑。

  鞭打開始了,鴨舌帽首先動手,飛舞的鞭子抽在芙雅的乳房上,發出一聲很清脆的響聲。她豐滿的乳房被猛地撞飛,隨即又拉了回來,一聲輕哼從嘴裡吐出來。工人們不敢怠慢,鼓足力氣狠狠地鞭打,似乎要把兩個氣球似的乳房打爆。

  芙雅「呀、呀」地大聲叫出來,乳頭隨著鞭打慢慢流出乳汁,黏在鞭子上。

  鴨舌帽的手法比較準,每次都是對準了乳頭打,而另一個就是亂打。

  敏感到部位受到極大的刺激,芙雅在痛苦中感到強烈的快感,嫩嫩的陰唇上濕漉漉的,因為淫藥的效力還有殘留,此時的她還有很強的慾望。

  儘管被麻繩緊緊捆住,她還是努力挺起胸部,迎接鞭子的打擊。

  「嗯……嗯……啊……」芙雅的叫聲中充滿了愉悅,隨著鞭打的繼續,一條水流從陰部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看……這女人被打奶子還會高潮,真夠賤的!」劉夫人首先發現了這個情況,指著芙雅的大腿說。

  「哈哈,好!停下,看來我們的奶牛下面也癢癢了。」牧場主大笑著說。

  芙雅臉紅紅地說:「能不能,先幫我擠擠,好脹。」

  「沒問題,不過要邊打邊擠,好不?」佳文說。

  芙雅幾乎是倒立著,她的雙腿各有一人抱住,高高地抬起,大張著,露出那濕透的陰部。她的上半身自肚皮開始向地平面傾斜,油膩的胸部靠著一張長凳,乳房垂在空中。

  兩個女擠奶工坐在旁邊,手裡拿著一個小桶。其中一個是二十左右的女子,看見芙雅晃動的雙乳,少女臉上起了一片紅暈,有點不好意思去抓乳房。

  「別怕,就當我是奶牛好了,要是不習慣,就拿塊布給我罩上。」芙雅看著她說。

  「嗯……」少女羞答答地點點頭,隨手拿了塊髒兮兮的布就包在芙雅的乳房上。

  還沒等擠奶工擠出奶水,鞭子已經落在芙雅大開著的大腿中間,一陣疼痛讓芙雅的身子猛地發抖。擠奶工熟練的手法也隨之在芙雅身上施展了,兩股奶水射向身下的小桶。

  光看著芙雅受虐不夠,劉,林兩位夫人自己動手捏芙雅的大腿,佳文在擠奶那裡看著,還幫力氣較小的少女擠奶,她故意用上指甲,不斷地刺進芙雅的乳房裡。

  「這女人的奶水真多啊,看,簡直就像一頭奶牛嘛。」牧場主大聲說。

  一旁看著的梁醫生說:「那是新藥的藥力厲害,我們的小奶牛會越來越多奶的。」

  說完周圍的人都大笑起來。

  擠空了乳房,芙雅的陰部也被打得紅腫,她躺在屋子裡,四肢都被捆在柱子上。梁醫生蹲在旁邊,手裡拿著些藥膏塗抹在芙雅的乳房和陰部。

  「這是混合了傷藥和催淫藥的藥膏,你放心,明天這些地方都會好的,只是腫了些,沒什麼事的。」梁醫生邊塗邊說。

  「嘻嘻,放心啦,我很好,其實不上藥也沒事。」芙雅嬉笑著說。

  「我就知道你這小淫娃還沒滿足。」梁醫生在她臉上捏了一下。

  晚上,一間燈火通明的屋子裡,牧場主和佳文她們在一起吃飯,芙雅坐在地上看著他們吃飯。

  梁醫生拿著一個盆子,裡面裝滿了黏稠的液體。佳文問道:「這些是給她吃的?」

  「對……」

  梁醫生說,「她現在的身體一直在加速產奶,要是不喝這些營養液身體會撐不住的。」

  「哦,那麼就這樣喝嗎?」牧場主問。

  「當然,你想加點什麼也是可以的。」

  「嗯,我有辦法了,小奶牛,過來。」牧場主朝芙雅招招手。

  他拉開自己的褲子,把黏稠的液體抹在自己的肉棒上,說:「來,幫我舔乾淨。」

  牧場主的肉棒黑乎乎的,還沒靠近就聞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也不知多久沒洗了。

  芙雅聞了聞,張口含住龜頭,細細地舔上面的液體。看到芙雅這麼順從,周圍幾個也掏出自己的肉棒,輪著叫芙雅過去舔弄。

  芙雅爬來爬去,在男人的肉棒中間穿梭,好不容易把最後一根肉棒也舔乾淨了,盆裡卻還剩很多,她爬到佳文面前剛想說什麼。佳文有點憤怒地說:「滾!別想用你的臭口水來碰我,別以為自己長得美就了不起。」

  芙雅委屈地說:「文姐,這些東西好糊,好難吃下去啊,你幫我稀薄一下好嗎?」

  「怎麼做?」佳文奇怪地問。

  「你往裡面撒泡尿,我就喝得下去了。」說這話時芙雅的身子微微發抖,臉也紅紅的。

  「噗哧……」佳文摀住自己的嘴不笑出來,她拿過盆子就往外面走,回來時盆子裡黃燦燦的滿是尿液。

  「喝,敢剩下一點就要你好看!」佳文把盆子往芙雅手裡一塞。

  芙雅看著佳文,顫抖著手拿起盆子,慢慢地往嘴裡倒。帶著刺鼻臭氣的尿液和營養液混合在一起進入了她的身體,她的乳頭又變得堅挺了。

  看著芙雅喝完營養液,梁醫生說:「今晚,我們的小奶牛就睡在牛棚裡,每隔兩個小時就擠一次奶,6小時給她喝一次營養液,明天早上再換戲法玩。」

  「當然,要是有人想去牛棚裡干小奶牛也可以。」牧場主說。

  當晚,全身赤裸的芙雅睡在牛棚裡的草堆上,她腳踝上戴著一個警用手銬,連在牛棚的柱子上。幾個擠奶工輪流過來擠奶,男工人趁著空隙過來發洩,女人們也過來看看熱鬧。

  由於藥力的關係,芙雅的乳房不用多久就變得鼓脹,奶水像無盡似的被擠出來。

  半夜四點,睡夢中的芙雅感到臉上有一隻手,她睜開眼睛一看,是那個二十歲左右的少女擠奶工。她臉上紅紅的,看著芙雅,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說:「時間……時間到了,擠……擠……」看著裸體的芙雅她好像尷尬極了。

  芙雅笑著說:「是來擠奶的吧,時間到了。」

  她自己趴在草堆上,把胸部靠近女孩的雙手,「來吧,我開始發脹了。」

  女孩雙手握住芙雅的乳房才剛剛好握住,卻怎麼也出不了力,一來這裡只有兩人,氣氛不對,兩來芙雅的乳房沒布罩著,她竟不敢擠了。

  芙雅歎了一口氣,說:「這樣吧,咱們換個方法擠。」

  芙雅把自己的胸部靠在木凳上,讓豐滿的乳房平放在上面,她用手臂夾住雙乳,手指把乳頭往下扳對準下面的小桶。

  「來,你踩上去,慢慢壓。」

  「我,我,不敢踩。」看著裸露的雙乳,少女的臉上一陣發燙。

  「嗯,把你的外套蓋在上面踩行不。」芙雅又提了個意見。

  少女想了一下,把自己的布質外衣放在芙雅的乳房上,然後抬起腳準備踩下去。

  「等等,先脫鞋,你想踩髒自己的外套啊。」芙雅笑瞇瞇地說。

  「嗯……嗯……」

  少女脫了自己的鞋子和襪子,把一隻光滑白嫩的腳放在衣服上,試探著往下壓,軟綿綿的感覺讓她有些猶豫。

  「別怕,你大力些,痛我會說的。」

  在少女的腳踩下,一股白色的乳汁射入下面的小桶,芙雅調整著自己的雙乳讓其總是處於少女的腳下。

  沒多久,乳汁就不射出來了,芙雅皺了皺眉頭說:「你太輕了,這樣吧,你坐上來壓。」

  「啊!」少女一聲驚叫,她遲疑了一下,還是坐了上去。

  渾身的壓力壓在雙乳上,芙雅的乳汁像失控的洪水般噴射出來,她笑著問:「還好吧,什麼感覺?」

  「軟軟的,比沙發軟。」少女回答。

  「就是嘛,嘻嘻,來,你扭一下,這樣擠得快。」芙雅一臉的狐媚。

  擠光了奶水,少女提著桶想要走,可想想又停下,等了一會,她問:「我、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問吧。」

  「我還沒體驗過這個,咱們女人下面是不是真的那麼好啊,裡面是長什麼樣的?」

  「啊!」這回輪到芙雅不好意思了,「怎麼樣嘛,要不,你自己看看我的好嗎?」

  「好啊。」少女蹲在芙雅面前,把手伸向她的下部。

  「你用手撐開看裡面,我生過孩子的不怕,你還是處女可別這樣做。」芙雅抓住少女的手,把她的手指放在陰唇上。

  少女把手指插進去,摸了摸,兩隻手用力把芙雅的陰部扒開,然後把頭伸到跟前仔細觀察。

  少女扒開的力氣不小,芙雅一陣疼痛,她咬住牙不說話。少女的手指在裡面摸索,良久都不拔出來,芙雅的下身已是濕漉漉的一片。

  又搞了一陣,芙雅的陰部噴出一股淫水,剛好噴在少女的臉上,「啊!」

  驚訝的少女臉上發燙,拿了桶匆匆忙忙離開,芙雅摸著自己吹潮的下身,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

隔天,牧場裡的一個土場上。佳文和劉,林兩位夫人坐在椅子上,品嚐著新鮮的牛奶。芙雅坐在一個大圓盆裡,幾個女工正在幫她洗澡,梁醫生在旁邊準備催乳的針劑,等她洗完澡打針。

  「阿文,今天有什麼玩的?」劉夫人問道。

  「對、對,想多些辦法,昨天真是經常,想想就舒服。」林夫人接著問。

  佳文儼然已是她們三個的頭兒了,她說:「等會兒,保證精彩,不過不是我想的,都是咱們老闆想的。」

  「哈哈,過獎,我這粗人平時好看片,方法自然也多些。」牧場主大笑道。

  洗完澡,打完針,牧場主帶著眾人來到一個豬圈邊,那裡有一頭大花豬和六只小豬,分隔在兩個地方。

  「本來我這裡不養豬的,這回有人要求就去買了幾隻,看,為了我們的小奶牛,這些豬從買回來就沒洗過澡。」牧場主指著裡面說。

  「要讓她,跟豬那樣?」劉夫人問。

  「不,更好玩的。」

  梁醫生拿著一個瓶子,將裡面的液體塗了點在芙雅的乳頭上。他邊塗邊說:「這些液體有豬的氣味,塗了這個小豬才會靠近你。」

  兩個工人架著芙雅進了去,她趴在地上,望著六隻小豬,豐滿的乳房就垂在身體下面。

  「這些小豬從昨晚起就沒餵過東西,去餵飽它們!」牧場主說。

  芙雅紅著臉,在眾目睽睽下爬向小豬。

  聞到氣味的小豬歡快地跑到芙雅下面,搶著含住芙雅的乳頭。

  「嗯……」恥辱和乳頭的刺激讓芙雅輕哼了出來,六隻小豬在她身下搶著喝奶,外面圍觀的人不斷笑出來,還有人拿著相機拍照。

  佳文大聲說:「大家看吶,我們的大美人在當母豬了。

  乳頭只有兩個,搶不到乳頭的小豬用嘴在芙雅身上亂哄,芙雅忍著癢,身體微微扭動著,小豬的口水已經黏在她的皮膚上。乳頭在豬嘴裡噴乳的感覺比起平常更增添了幾分刺激,看到自己的乳暈整個含在豬嘴裡,芙雅把身體往下面壓了壓,想是要把乳房再壓進去一點。

  有人把帶氣味的液體沾了點在芙雅的陰部,搶不到乳頭的小豬開始圍著陰部起哄,甚至輕輕地咬她的陰唇,芙雅的下身像觸電一般地抖動,雙腿叉得越來越開,晶瑩的淫水流進了小豬的嘴裡。

  終於,芙雅在嬉笑聲中餵了六隻小豬,堅挺的乳頭被吸得紅紅的,看著圍著她睡的小豬,她摸了摸的乳房,笑了笑說:「還有嗎?人家這裡還有奶哦。」

  「放心吧,剩下的奶水也有用的,來,把她帶到大豬那。」農場主說。

  大花豬不知道多久沒有洗澡,身上髒兮兮的,還黏有些豬糞,一靠近就聞到一股難聞到氣味。

  「去,用你的奶水幫它洗屁股,要洗乾淨些。」農場主說。

  「嗯。」

  芙雅應了一聲,順從地爬過去,掀起花豬的尾巴看了看。這豬體型不小,此時慵懶地在地上躺著,芙雅抓它的尾巴也沒反應。

  它的屁股十分髒,有些豬糞黏在上面,芙雅握住自己的乳房往花豬屁股上擠了點奶,用手抹了一會,伸出自己舌頭在上面舔起來,儘管奶水洗過的屁眼乾淨了些,但異味還是相當重。看到芙雅主動幫花豬舔屁股,圍觀的人群騷動了,佳文等三人紛紛投來鄙夷的目光。

  意識到芙雅發情,梁醫生趕緊出來圓場:「哈哈……我給她的藥膏裡有催淫藥,怎麼樣,這藥棒吧。」

  芙雅一邊舔著花豬的屁眼,一邊把手指放在自己陰部自慰,一邊喘息著一邊把花豬的垢物吞下肚子。她把乳汁噴在屁眼上,然後自己又舔乾淨,如此彷彿舒服的花豬不停地搖著尾巴。

  「賤貨,你的豬老公香吧。」興奮的鴨舌帽大聲說。

  「嗯。」

  芙雅把整個臉都埋在花豬的屁眼裡磨蹭,沉醉在性慾中的她早已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了。

  牧場主拿著一大盆營養液,一下子全倒在花豬身上,再抹了幾下,說:「奶牛小姐,麻煩你幫你老公清潔下身子吧,順便吃頓飯,哈哈……」

  「嗯。」芙雅應了一下,整個人抱著花豬,滑嫩的舌頭在它身上遊走。花豬身上混合了垢物的營養液被芙雅舔進嘴裡,惡臭的氣味在她身邊纏繞。可她渾然不覺似的,只是沉醉在裡面,她自己豐滿的雙峰在花豬粗糙長毛的皮膚上摩擦,整個上半身幾乎都伏在花豬的身上,咋一看還以為是她在跟花豬尾交呢。

  「夠了,拖出來,既然她這麼淫蕩,我們這裡還有幾匹馬在發情,就讓她去滿足馬兒吧。」牧場主叫了幾個人過來。

  差不多中午了,佳文和兩位夫人來到馬棚,滿身精液的芙雅躺在地上喘氣,兩匹馬站在旁邊擺動著尾巴。巨大的馬鞭要插入是不可能的,因此芙雅用乳房夾用舌頭舔好不容易才讓兩匹馬射出來,旁邊站著的工人如此解釋。

  下午,牧場的草地上,芙雅跪在地上,佳文雙腳在她的雙乳間摩擦,她說:「聽好了,我們決定你以後的生活就是這樣:早上起床就先打兩十下屁股,然後洗澡,打針,去幫你的豬老公洗身體順便吃早餐,再餵飽你的豬寶寶。還有就是看看哪隻牛或馬,羊什麼的發清了就去幫忙取精液。

  「中午吃飯後就來這裡幫工人們消消火,晚上讓你休息但還要擠奶……哦,還有就是豬寶寶一餓了就要喂,就算你在跟工人性交也一樣。這樣一個星期,懂不?」

  芙雅點點頭,她的下身,早已是濕漉漉一片……

淫亂的生活過了一個星期,這天早上,芙雅站在牧場主面前,一絲不掛。牧場主伸手捏了一下芙雅的乳頭,一股乳汁隨即噴了出來。

  「嗯,咱們的奶牛長大了,哈哈。」他笑道。

  「什麼嘛,把人家搞成這樣。」芙雅埋怨道。

  「放心,我們沒惡意的,只要你配合,過了這兩個星期就沒事了,以後不打針身體也不會這麼多奶的,最多是比普通人多些哈哈。」梁醫生笑道。

  「那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幹什麼?」佳文問。

  「哈哈,我們養出奶牛就是要她去工作啊。剛好我朋友有間飯店在偷偷出售女人的乳汁,就讓我們的小奶牛去那找份工作吧。」農場主說。

  一夥人乘著車,來到城郊的一間路邊飯店,進了門就直往後面走去。

  今天的芙雅穿著整齊,不瞭解內情的人準會懷疑是哪個公司的美女職員跑來吃飯了。不過觀察的人可能會注意到這個女人身穿的白色襯衣在乳房的部位有兩點濕了。

  這是間小飯店,路過的客人居多,常有熟客或慕名而來的客人來點人乳汁,這是這家店的小秘密。

  飯店的後面挺大,這時一個鬍鬚濃密的中年人走了出來,牧場主跟他耳語了幾句後就把芙雅退給他。他掃視了芙雅一遍,突然把手伸進芙雅的衣服,找到乳頭捏了一下,看到手上的乳汁液,點了點頭,摸著芙雅的臉說:「這女人欠了你們很多錢嗎?這種整法我都沒見過,這麼狠?不會把警察惹來吧?」

  「這個你別管,我們付錢你照做就是,放心不會有事的,這女人已經被我們訓練過了;再說,就她那身份保管事後一個字也不敢提的。」梁醫生穿著黑色夾克,儼然是個老大樣。

  芙雅朝他嘟嘟嘴,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她掃視了一下飯店裡面,客人不多,這時一個大漢在喝著一杯飲料,杯子是黑色的,不過從他嘴唇上黏到的液體可以判斷出這正是店裡的特產人乳汁。想到自己的乳汁要流進這種人的肚子裡,她微微咬著嘴唇,臉上一陣發燙。

  那人應了一聲,隨後領著他們來到後面一間小房子裡。這是間封閉的小屋,窗都用黑紙糊了,只有一個小門作為進出口。屋裡擺著三套座椅,三個人工吸奶器放在桌面上。

  屋子裡有三個婦女,都是生完孩子的,胸前鼓脹脹的,明顯有奶水。那個胡須男指著芙雅對三個婦女說:「這位女士是來替你們工作五天的,這五天裡全部的奶水都由她供應,你們的任務就是從她身上擠奶。記住要用手,必要時才用一下工具,至於你們的奶可以讓她幫你們吸。

  「當然,遊戲是有規則的,這位女士要打催乳針才有足夠的奶,你們要用這個工具吸她下身的水,然後我根據吸了多少再給你們多少藥劑,至於吃飯就喝調好的營養液好了。」說完他拿了一根棒子出來,這是個電動的棒子,上面密密麻麻地分佈著小孔,想必就是從這裡吸淫水的,下面有一個小孔可以倒出淫水。

  「如果這件事做好了大大有賞,沒有的話嘛。」他頓了頓說,「你們就給我做雞去,別忘了你們都是簽了協議的。」

  那三個女人明顯是很怕這男人,鬥雞似地爭相點頭。

  「嗯,不錯,就是這樣,這女人賤得很,不用跟她客氣。」牧場主說。

  「那我們沒得看了?」佳文問。

  「看?也沒多少東西看,你有空就來看看好了。」

  鬍鬚男說,「好了,要營業了,你們快準備。」

  那三個女人土裡土氣的,看模樣是農家人,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來到這裡賣奶水。當看到芙雅的樣貌時,她們先是一驚,誰都不相信這樣的美貌少婦會來賣奶水,聽到擠奶的方式時更是驚得呆了。

  她們商量了一下,幾個人一起動手把芙雅的衣服慢慢脫光,看著她那誘人的身體,一個梳長辮的女人說:「這樣的身體來賣奶水可惜了,我們女人看了都會心動的好樣貌糟蹋了。」

  她憐惜地用手托著芙雅的乳房說,「這乳頭紅紅的,不像是生過孩子的女人,你怎麼……」

  芙雅朝著她們微笑著說:「我有私人醫生照料所以沒變色,你們放心,他們只是玩一下,不會怎樣的。」

  「我們就這樣擠奶?」一個女人問。

  「這樣,把我放在桌子上,然後……」芙雅邊說邊比劃著,就好像要擠奶的人跟她不相干似的。

  聽完她的方法,三個女人點點頭,一個女人架著她把她的身體向下放在桌子上,豐滿的乳房剛好垂在桌子邊緣,乳頭對準地上的兩個漏斗;剩下的兩個女人用雙手握住一隻乳房,大力一擠,兩股乳箭就脫離乳體射進了漏斗,流進下面的容器。

  芙雅的乳房在女人的手裡猛烈地變著形狀,乳汁不斷射到漏斗裡,長辮女人拿著吸水棒在芙雅的下體抽插,大概是不好意思做這種事,長辮女人把頭轉到別處不去看她。

  芙雅可不管這個,她雙腿夾住長辮女人,翹起的小腿迎合著節奏把女人的身體往自己的方向勾;每次插入都會讓她的屁股向上抬起一點,顯然插得十分深。

  「嗯……啊……啊……哇!……」芙雅淫蕩地叫出聲來。

  胸部噴奶的感覺真是太爽了。她這樣想著,原本充滿自己乳房的乳汁在擠壓下向下面的小桶轉移,一股奶香在空氣中瀰漫。因為害怕懲罰,擠奶的兩個女人可是絲毫沒有省力,各種手法都用上了,嫩白的乳肉在她們的手中變化著形狀。

  過了半天,佳文和兩位夫人坐在飯店的一個角落裡,看著幾個客人品著芙雅的乳汁,心裡說不出的暢快。

  可沒多久,一個客人怒了,叫來服務員罵道:「老子叫的呢?怎麼還沒來,多久了!」

  服務員陪著笑臉說了很多好話,急忙進去找經理。佳文三人聞言趕緊來到後面的小房子裡,只見那三個女人握著芙雅的乳房,擠得滿頭大汗,原本白嫩的乳房上滿是紅紅的手指印。

  一個女人給了芙雅一耳光:「賤貨,這麼快就沒奶了。」

  另一個女人說:「都怪阿麗只搞到這麼少的水,藥不夠啊。」

  長辮女人抗議道:「什麼不夠啊,她就這麼點水,我已經很大力了。」

  芙雅委屈地說:「你們只是這樣插能有多少水啊,我說了要粗魯點的。」

  鬍鬚男鐵青著臉說:「還敢頂嘴,你們用自己的奶水先頂上,待會把這女人吊起來打。」

  芙雅反而噗哧一笑:「早這樣說不定奶水就夠了!」

  平息了顧客的抗議,鬍鬚男從外面叫來兩個小伙子,把芙雅放在桌子要打屁股。

  芙雅不動聲色,那兩個小伙子揚起手掌,鼓足了勁往她屁股上扇,打得她的屁股肉猛顫,三個女人則在旁邊偷笑。

  「一十九,兩十,好,停!」鬍鬚男數著,「要是還有顧客這樣說,下回你們四個一起打。」

  這時一直在旁觀的佳文說話了:「老闆,你這樣打不大公平哦。」

  「怎麼說?」鬍鬚男眼都沒抬。

  「她犯事的是兩隻奶子,怎麼打她的屁股呢?要我說就應該用皮帶抽胸部兩十下才對,以後再犯也別打別人,就把她喝的營養液混上尿就行了,省得她借口奶水太濃出不來。」

  「好,看不出你這小妞兒挺會折磨人的嘛。」鬍鬚男翹起了大拇指。

  聽到鬍鬚男的安排,兩個小伙子把芙雅翻了過來,兩人分站兩邊用自己的皮帶抽打她的胸部。芙雅口裡「呀、呀」地叫著,可臉上紅紅的滿是愉悅之情,手也不去遮擋胸部,任由乳房被抽得「啪啪」響。

  她張開雙腿,大腿中間的肉洞很快濕潤起來,劉夫人很快發現了這個情況:「你們看,這女人打奶子也會興奮!」

  長辮女人趕緊拿了吸水棒上去,其他人都哈哈大笑,兩個小伙子也越打越大力,留在乳房上的紅痕也越來越多。

  晚上,一間狹小的房間內,辛苦了一天的三個女人躺在三張床上睡覺,芙雅累得躺在地上,她剛剛幫三個女人洗完腳。過了不久她又起身,拿起幫三人洗過腳的熱水,按規則,她還要去鬍鬚男那裡當面把洗腳水潑在自己身上,然後才能睡覺……

五天過去了,芙雅在飯店進行最後一天的工作。佳文和梁醫生等幾人來到房間裡探望芙雅,只見三個女人把她放在地上毒打,長辮女人把腳踩在芙雅的陰部上,其她兩人用指甲捏芙雅的乳房,都忙得滿頭大汗。

  「不用擠奶嗎?」佳文問。

  「剛剛擠完,這女人真賤,打得她越厲害下面的水越多,這幾天每天都要打幾次。」踩著芙雅的女人說。

  「我把相片拿給老公看了,他說真是大快人心吶,這女人以後都沒臉見老公了哈哈。」林夫人說。

  「對,對,一想到那可惡的男人以後要用這麼個臭洞就解氣。」劉夫人附和道,「要怪,就怪你男人做事太絕了。」

  「可惜才兩個星期。」佳文咬著嘴唇狠狠地說。

  「沒關係,我們也是出口氣,以後還有機會的,慢慢來,急什麼!」梁醫生說。

  晚上,芙雅位於市內的豪宅裡,美麗的女主人坐在床上,修長的雙腿在被單上來回滑動,一件睡衣披在身上,半露的酥胸上傷痕纍纍。

  芙雅摸著身旁梁醫生的肩膀說:「這次真是辛苦你了。」

  梁醫生邊抹藥邊說:「哪裡哪裡,能讓我的小寶貝高興什麼都行,再說,您給我的報酬可不低呢!」

  芙雅臉露笑容,趁勢把男人的頭按在自己的胸前,「你說,那四個鄉下佬能不能相信呢?」

  「有什麼不能的,你不是跟他們老相好了嗎?對於他們來說有錢又有色,出去玩一次給的錢夠一年工資了吧,舉報一點好處都沒,又不是真傻。」梁醫生彈了一下芙雅的乳頭說。

  「就是,那我們下次還可以?」芙雅說。

  「別管那麼多了,我好餓啊。奶牛小姐,我要……」

  梁醫生摟著芙雅倒在床上,張口含住了整個乳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