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牆的天使(大結局)-001


(一)

  奢侈豪華的大房內,柔和的藍色燈光懶洋洋地撒在潔淨的床單上,兩具糾纏在一起的肉體,發出陣陣愉快的呻吟。

  女的看臉蛋大概二十多歲,一臉清純的樣子,但其身材卻是出奇的火辣,白皙的乳峰上黏著點點自己的乳汁,堅挺的乳頭卻還是粉紅色的;男的大概三十多歲,也就個普通人樣子,沒什麼出彩的,尤其是在身下的女人面前。

  隨著喘息聲的加重,血紅的肉棒在淫蕩的小穴裡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大量的泡沫般的物質被連帶出來。女人大力抓住自己的胸部,纖細的手指幾乎要插進柔嫩的肉裡。

  「夫人,你這胸部到現在還有乳汁,不會讓他懷疑麼?少爺都快兩歲了。」

  「怎麼會,他呆得很呢,何況阿梨每天都幫我擠光,到了晚上最多還有一點而已。」

  「哈哈,這樣的老公怎麼能滿足你這小蕩婦呢!」

  「是大淫婦!」那女人更正道。

  「對、對……哈哈……」那男人一激靈,一股精液全部抵著女人的子宮頸射了出去,兩人的身體都是一顫。

  男人在喘息的時候,朝一個一直站在旁邊的女僕模樣的人說:「阿梨,夫人說你昨天把她捆在馬桶上抽打很刺激,今天又有什麼新花樣啊。」

  聽到這話,身下的女人掄起小拳頭不滿地捶了他一下。

  女僕臉無表情地說:「那對夫人來說太小意思了。好了,你們爽完了吧,該輪到夫人陪我去看電視了。」

  「陪你看電視?」男人有點不理解。

  「嗯,沙發不夠軟,我讓夫人給我坐一下,順便幫我舔舔腳趾,幾天沒洗過了。」

  「阿梨,你……又不洗腳,明擺著欺負我嘛……」女人說這些話的時候臉蛋有些發紅,顯然是想起了以前的事。

  「嗯,對了,夫人,上次你不是說喜歡被吸塵器吸光奶水麼,最近家裡添了一部新型的,待會去試試吧。」

  「嗯,嗯……」女人顯是十分期待。

  當天下午,芙雅正趴在阿梨身下幫她舔屁眼時,梁醫生闖了進來,似乎是早已見慣了,也不理會阿梨,逕直說:「夫人,聽說你過幾天要去日本?」

  芙雅在阿梨屁股下說:「嗯,他要去談筆大生意,可能要一個月,所以順便帶我去。」

  「對方是那個山田吧,傳言說那傢伙有喜歡女奴的癖好,夫人,你不會又是想?……」

  「嗯,到時看情況咯,要是可能的話還麻煩梁醫生你,嘻嘻……」

日本最大的海港,橫濱,東京的外港,年輕的夫人芙雅跟著她的『呆』老公來到這個對外貿易發達的城市。

  剛下飛機,明叫山田的男子就來迎接了,那人四十左右年紀,身材不高,是那種讓人看了不舒服的模樣。這樣的人身上穿得倒是十分得體,頗有富商風範。

  那人看到芙雅身邊的男子,滿臉笑容地上前握手,但他的眼光掃過芙雅身上時明顯停頓了一下,這一停頓平常人不易察覺,但跟他眼光對接的芙雅倒是十分清楚。此時的她穿著普通的商務裝,頭髮也紮了起來,但碩大的前胸還是不可避免地挺了起來,隱隱中透著一股強大的誘惑力。

  在一番介紹後,山田領著他們一行人來到一所位於海邊的別墅裡。

  「山田先生真是好生活啊,這種望見海的好房子實在少見……」男人滿口稱贊。

  山田高興地回答了幾句,但他的眼光還是時不時掃過芙雅身上。

  芙雅跟在自己的丈夫身邊,不敢做出過分的事,對於射過來的眼光她都盡量避開。

  洽談在餐桌上就進行了,一談到生意,那個日本人可是出奇地認真,一時雙方有些僵持不下。

  飽餐過後,日本人邀請他的客人來到會客室,繼續他們的商討,涉及到龐大的金額誰都不敢掉以輕心。

  芙雅和梁醫生一行人在對方的邀請下參觀著這所別墅。梁醫生此時做為私人醫生也經常跟著他們走,因為那男人相信他老婆在產後身體一直有些弱。

  早就看慣豪宅的芙雅在參觀時顯得漫不經心,剛才跟日本人的幾次眼光碰撞隱隱提示她這裡有什麼事會發生。

  帶路的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長得蠻清秀的,她看見芙雅有些心不在焉,問道:「夫人,您家裡必定也很漂亮吧?」

  這句話把芙雅拉回現實,她一驚,隨即又笑著說:「哪裡,你們這裡能看到海真是太美了,哦,對了,你的漢語很好啊,幾乎聽不出口音。」

  「是嗎,我在中國留過學。」被誇獎,女孩也有些高興。「喜歡的話不妨在這裡住多幾天啊,山田先生很喜歡客人的。」

  「看你打扮好像不是這裡的女傭吧,不知道怎麼稱呼?」梁醫生插口道。

  「我是山田先生的助手,你們可以叫我美子。」美子還是十分客氣。

  「美子小姐,請問這間房是幹什麼的啊,好豪華的門。」芙雅指著一扇關起來的大門說。

  「這,這個,是山田先生的私人臥室,平時不讓人進去的。」被問及這間房子,美子好像有點支吾。

  「哦,山田先生可真會享受。」梁醫生一邊說一邊注視著美子,她臉上的表情說明她對此有所隱瞞。

  「我們去外面看看吧,這房子外面是個大花園,漂亮著呢。」美子趕緊移開話題。

  這樣,在外面一行人參觀別墅的同時,房子裡激烈的談判也在進行著。到了晚上,那男人一臉不快地首先出了來,跟著其它人也出了來,除了日本方的人。看來,談判進行得不怎麼順利。

  回到下榻的旅館裡,芙雅的丈夫獨自來到梁醫生的房間裡。

  「老闆,談判不成功嗎?」梁醫生見那男人滿臉的不快,首先問了出來。

  「唉。」男人歎了口氣,拍著梁醫生的肩膀說,「倒不是不成功,但是我們的價位對方怎麼都不能接受,現在暫時是鬧僵了。」

  梁醫生倒了杯酒給那人,走到窗前看著下面車水不息的馬路,半響不說話。

  見此情景,那人也不急,慢慢在後面等著。

  過了良久,梁醫生才慢慢說:「傳聞中的那件事,我認為應該是真的。」

  「嗯,我想也是如此,他的眼光總是往阿芙看過來,明顯是那種人。」

  「那麼,真的要按備用方案做嗎?老闆。」

  男人半響沒反應,顯然內心有著激烈的鬥爭,他想了想,問:「你覺得呢?她會喜歡不?」

  「老闆,要我照直說的話,夫人應該是很喜歡的,問題是你能接受嗎?」

  「這麼說,這樣做能行了?」男人直直瞪著他的眼睛。

  梁醫生默認地點了點頭。

  「記住,不能讓她知道這是我的決定,這樣對我們雙方都好。」

  梁醫生一口喝乾了手中的酒,點了點頭。

  次日,芙雅的丈夫臨時說有急事去下美國,這邊的談判交給助手。因為簽證問題也帶不上芙雅。只好吩咐她先留在這邊的旅館裡,想回國的話可以自己先回去。

  事情來得突然,芙雅也不好說什麼,她這個丈夫來個突然出遠門也是司空見慣的了。兩人草草說了些告別的話就分開了。

  回到旅館,芙雅的房間裡,梁醫生抱住芙雅,往她臉上親了一口,手不知不覺地已經摸上了她那豐碩的胸部。

  「你就那麼急嘛?才幾天沒摸就這麼個猴急樣了?」芙雅一邊說一邊把對方的手按緊貼住自己的乳房。

  「還敢說我,看你下面濕成什麼樣了,小蕩婦。」

  「是,大淫婦,記住咯。」

  「哈哈,我就喜歡你這騷樣。」

  一番雲雨過後,梁醫生撫摸著她的頭髮,輕輕地說:「他這麼一去起碼要半個月左右,你有什麼打算。」

  「嗯,這個嘛,暫時還沒有,不過我想我還是在日本等他吧,這裡的生意不是還要談麼。」

  「這裡的生意,唉,暫時是陷入僵局咯。」

  似乎是早已知道的事,芙雅也沒什麼反應。

  「梁醫生看著她半響不說話,等了好久才試探著說:「你一直想為自己的先生做些什麼對不?」

  「我是想,可我對這種生意中的事一點也不瞭解。」

  「那麼,我現在有個計劃可能可以幫助到這筆協議的簽訂,你要聽聽不?」

  「什麼,你有主意幹嘛不告訴我老公,跟我說幹嘛?」

  「因為,這計劃你有關。你還記得今天參觀時那間封閉的門麼,傳言中山田是個十分喜歡女奴的人。」梁醫生湊近芙雅的耳邊說,「而且,我懷疑他養了很多女奴在別墅裡。」

  芙雅臉上一紅,「這,這樣啊,那跟生意又有什麼關係?」

  緊貼著她的乳房的梁醫生可以感覺到女人的心突然跳得很厲害。

  「傻瓜,如果他這麼喜歡女奴,你去跟他做個秘密交易,讓他把協議答應了不就行了。女奴裡有你這樣身份地位同時也有這樣相貌的絕對是極品。

  芙雅望著他良久,突然一笑,一拳捶了過來,「你這壞蛋,這種主意虧你想得出來。要是他過後翻臉不認帳呢?」

  「我的大美人,你找人玩還要錢呢,何況這個是個免費的?」梁醫生捏住她粉紅的乳頭,舔了下上面的乳汁。

  「那好吧,你安排一下,小心些哦。」

  「放心吧,我安排的什麼時候出過事了?」

隔天,豪華的別墅裡,梁醫生和芙雅兩人悄悄來到這,梁醫生和山田獨自到會議室裡談了一下。

  芙雅和美子在外面的沙發裡坐著聊天。美子羨慕地看著芙雅,「夫人的身材真好啊,您丈夫真有福氣。」

  芙雅笑了笑,沒說什麼。

  梁醫生和山田在房間裡談了很久,出來時,山田一雙眼睛把芙雅全身上下都掃了個遍。

  芙雅不知道那計劃是否能順利,被他看得渾身不舒服。這時,梁醫生朝她使了個眼色,意思是已經談好。

  山田跟美子耳語了幾句,美子頓時一臉驚訝。他示意芙雅等人跟他一起走,沒說什麼。

  來到那間封閉的房門前面,美子拿出鑰匙打開了,一行人來到裡面。這間房子裡面比外面看起來大多了,而且兩邊靠牆的地方還有兩道門,顯然裡面別有洞天。

  空蕩蕩的大房子裡,此刻除了進來的人之外一個人都沒有。孤零零的幾張桌子和沙發放在地上,顯得尤其冷清。

  進來的人分散在沙發上坐下,山田故意挨著芙雅坐下,一雙手已經握住芙雅的一隻手搓弄。他瞪著芙雅說:「夫人,您是認真的?」

  芙雅微微點了下頭,算是默認了。

  「夫人您認識什麼是女奴嗎?要做好心理準備的。」美子插口道。

  「為什麼不先試一下呢?」芙雅微笑著。

  「既然這樣,我們也就別浪費時間,先檢查一下夫人的身體資本吧,你們兩個,懂做吧。」山田朝他的兩個保鏢揮了揮手。

  兩個保鏢依言領著芙雅來到場地中央,從外套開始,他們把芙雅的衣服一件件脫了下來。

  芙雅順從地站在那裡,她已不是剛結婚時那個純情女孩了,經歷過這麼多事後,對於這種當眾暴露她是很不以為然的。此刻的她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倒是對於今後半個月的經歷有著強烈的期待。更何況這次還套上了幫忙生意的名義,更是毫無負擔了。

  衣服很快脫光了,隨著胸罩和內褲兩道最後的屏障的消失,芙雅的肉體毫無遮擋地展現在山田等人的面前,這是一具極美的軀體,美得讓你無法相信這個身體曾經產下過後代,尤其那兩粒挺立的乳頭,粉紅粉紅的十分可愛,一點痕跡都沒有。

  一個保鏢輕輕拍了芙雅的乳房幾下,隨即又捏了把,大聲說:「老闆,這小妞的大奶彈性很好。」

  另一個保鏢撥開她的陰毛,伸手捏了捏陰唇,說:「面也不錯,很飽滿,肉的顏色不錯,老闆,這女人應該很耐操。」

  山田明顯很滿意自己這個新女奴,他上下打量了很久,說:「硬件不錯,但是軟件怎麼樣就不知道了,這樣吧,我們來……」

  山田話沒說完就被芙雅打斷了,她指著自己的乳房說:「你的手下不夠專業啊,看……」

  隨著雙手的積壓,兩道奶箭從芙雅的指縫中射了出來,一直噴到地上。由於從起床起一直沒擠奶,此時她兩個乳房脹鼓鼓地十分不舒服,趕緊趁機擠了些出來。

  看看沙發上看著的山田,明顯是驚喜不已,他拍拍手,讓保鏢把芙雅帶到面起,張口含住她的乳頭吸了一下,喉嚨裡故意發出很大的水聲。

  被這個陌生的日本人含住乳頭,芙雅不禁沒有一絲厭惡,反倒是蠻享受這種感覺,男人口裡溫暖的感覺讓她的乳尖變得堅挺起來,她輕輕捏住另一個乳頭,把奶水擠在手心裡喂旁邊的兩個保鏢。

  「嗯,想不到夫人的奶水也是一流的,好喝!」山田滿口稱讚。

  「這樣吧,我和美子來考考夫人的軟件怎麼樣,你幫美子口交,我來試試你的小穴,怎麼樣?」山田建議道。

  「可以啊!」對於一般的性交,芙雅早已是無所謂的態度。

  美子很快就脫下了自己的內褲,把毛茸茸的下體對著芙雅,坐在沙發上。山田也脫了了自己的內褲,隱藏在下面的肉棒出奇地粗大,血紅血紅的,明顯是個老手了。

  芙雅也不介意,順從地趴在美子面前,伸出活嫩的舌頭,去舔那黑乎乎的下身,別看美子人長得秀美,下身不知是不是上次爽完沒洗,一股味兒十分難聞,黑呼呼的毛髮上面似乎殘留著上次的精液。

  後面的山田抱住芙雅的腰部,沒有什麼前奏,一用力就插了進去。還好芙雅之前的小穴已經是濕漉漉的,倒也不痛。

  芙雅幾乎整個臉都埋在美子的陰毛裡,添弄得十分賣力,舌頭幾乎都要伸進美子的陰道裡了。山田在後面猛烈抽送,手也沒閒置,不停地撥弄她的陰蒂,大量的水隨著肉棒的抽送冒了出來,整個小穴呈現出一種興奮的顏色。

  芙雅感到高潮一股股從下身傳上來,自己的敏感位置幾乎都被刺激到了,興奮使她整個下身都隨著扭動起來,雙腿緊張地抵住地面,不斷晃動的雙乳上,兩顆乳頭已經是又尖又挺了。

  反過來看美子方面,在芙雅的添弄下到是沒什麼起色,只是臉色有些紅暈,穴口冒出了一些淫水而已。儘管芙雅十分賣力,連毛髮上難聞的味道她都貪婪地不斷吸進鼻孔,陰唇被舔得濕漉漉的。

  芙雅憑著自己的美貌,向來是別人玩弄她的,沒人會計較這樣一個美女的技術怎麼樣,她一直是有些被動的,現在她舔幾下還要呻吟一下,下面的刺激讓她有點不能自制了。而美子明顯也是個老手,十分善於克制自己的興奮度,對於芙雅的添弄反應只是一般。

  沒過多久,山田腰一緊,一股火燙的精液射在芙雅的子宮頸上,伴隨著精液的刺激大量的淫水也冒了出來,芙雅被插到高潮了。

  山田示意芙雅停下添弄,摸著她的乳房說:「很遺憾,夫人,你的軟件是,不合格,雖然你的硬件是優秀,但要做女奴你還不及格。」

  芙雅帶著高潮的餘韻,把臉靠在美子的腿上,說:「那你要我怎麼辦?我們不是都說好了麼。」

  「哈哈,放心,我們的協議還會繼續的,不過,我要先瞭解一下看看怎麼玩弄好點而已。」山田在芙雅的臉上親了一下,大笑起來。

  「美子,像夫人這樣的身份還是先磨磨一下比較好吧。」山田對著美子說。

  美子撫摸著芙雅的臉頰,「你決定吧,那她讓我來訓練嗎?」

  「不用那麼急,先挫挫銳氣,像這樣的貴夫人不挫一下很難訓練好的。」山田一手托住芙雅的乳房,手掌一握道:「哇,這對乳房真是寶貝,一隻手都握不住的東西不知能產出多少奶汁,估計夫人自己在街上擺個攤位賣乳汁都會發財,哈哈。」

  芙雅羞得臉紅紅的,不過,對於這個男人她還是蠻期待的,剛才讓她那麼快就高潮的技術實在少見。而對於美子,她打心底喜歡這個清秀的女孩,她發現光舔弄這個女孩的下身她就會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要是讓這個女孩把我吊起來鞭打。」她想著想著,下面不禁又濕了出來。

  「看,夫人好像又要了,多任性啊,美子,你要好好挫挫她,快去做吧,讓她明白女奴最重要的是聽話!」山田把自己的手指黏了一點淫液,舉起來對眾人說。

  「是的,好久沒女奴試過了,看來今天夫人是有福氣了。」美子狐媚地說。此時的她,臉上掛上了與清秀外貌不相稱的淫蕩。

  芙雅抱著美子的大腿親了幾下,「你們可要狠點,你們知道的,大胸部的女人感覺都遲鈍些的。」她嘴上只是輕輕地說,其實她心裡一直幻想著對方把她吊起來當眾打爛乳房的情景。

  「要是能當著那些商界人士的面打爛我就好了。」她這樣想著。

  美子出去忙活了一下,回來說:「家僕的處理已經完成,不知情的人都讓他們放假了,現在這屋子都是安全的。」

  「好的,那麼,讓我們看出好戲……嗯,夫人?」山田把芙雅的頭按在自己下身讓她舔弄著自己的肉棒。

  芙雅笑著點點頭說:「你可要讓美子狠些呀。」

  「放心,曾經有女奴被我打得不敢做奴的……」美子拖著芙雅就走,直直往客廳走去。

  客廳裡,兩個身穿女僕裝的少女已經在那裡等候了,擺放在她們隔壁的,是一台形狀怪異的履帶車,看樣子是由其它機器拼湊而成的。

  芙雅興奮地看著這輛車,上面特殊的結構對於經驗豐富的她來說並不是那麼神秘。這時的她已是全身赤裸,堅挺的乳尖很高興地暴露在空氣中,兩滴乳汁由於剛才的淫亂而垂在乳頭上,下身茂密的陰毛濕漉漉的,黏著不少精液。

  看到這個早幾天見過的高貴夫人現在一絲不掛地跟在美子後面,兩個女僕的臉上露出些許驚訝的表情。

  美子領著芙雅,對著那兩人吩咐了一下。雖然用的是日語,但對於曾經在日本居住的芙雅來說,聽懂是毫無問題的。

  依照美子吩咐,那兩個女僕把芙雅按在履帶機上,把她身體的各個部位都一一綁緊。她被面向下地放在機器上,雙腿併攏扣緊在機器的一個翹起的支架上,雙手扭到背後,由一根繩子緊緊捆住固定在扶手上。

  做好了基本的固定工作,芙雅的上身微微向上挺起,凸顯出那豐滿的胸部。履帶車的車身並不長,車板只能到她的腰部,至於她的胸部以上,就只能伸出車身停在半空了。

  履帶車的車板離地很近,以至芙雅挺立的乳頭已經抵住冰冷的大理石地面,兩滴乳汁也順從地黏在地面上,十分顯眼。

  這個姿勢不但羞辱,而且十分不舒服,芙雅想扭動一下身體,一個女僕伸手在她屁股上重重打了一巴掌,命令她別動,接著,另一個女僕把車身上的一條皮帶圍著芙雅的腰綁緊,又把車身後面的一根人工陽具插進芙雅的穴裡。她們做著這些就像對象是個木頭一樣簡單,芙雅也任由擺佈,不做任何反抗。

  準備工作完畢,一個身材高大些的女僕脫掉鞋子,把自己穿著白色絲襪的雙腳站到芙雅的後背上。跟著,一腳踩在芙雅的屁股上,另一隻腳緊緊壓住芙雅的上身,迫使她把自己的雙乳緊緊貼住地面。

  芙雅哼了一聲,說:「美子。」

  「嗯,怎麼,還沒開始就反悔了?……」美子輕蔑地說著,伸出腳踩住她的肩部。

  「不,你們要讓我用奶子拖地板麼,我的奶子太滑,黏不住髒東西,能不能弄些黏液給我,我怕擦不乾淨。」芙雅說話的時候有些喘氣,對於淫虐她是越來越興奮了。

  「沒問題,你這個提議倒是很有意思,你等一下。」美子愉快地答應了。

  沒等多久,美子拿著一瓶潤滑油來了,她們三人把芙雅的身子向上抬了抬,把黏稠的液體抹了厚厚的一層在芙雅的乳房上。滑膩的液體和乳房被撫摸的感覺讓芙雅有些興奮,她扭動著被固定的下半身,好讓那根陽具在裡面動一下。

  「你們,嗯,記住在我的奶頭要抹多一些。」

  「怎麼,這裡很癢?」美子把芙雅的乳頭捏在手指縫中。

  「不,我那裡有個乳孔,那裡、那裡能藏多些髒東西。」芙雅有些害羞。

  「想不到夫人還是個天生的奴隸胚子,你們聽明白沒,待會踩重些,對夫人客氣她可是會不高興的,山田先生可是很好客的。」

  一切都準備完後,一個女僕站到芙雅的身體上,一腳踩在屁股上,另一隻腳依然把她黏乎乎的雙峰按緊在地面上。另一個女僕在另一邊抓住護手,開動履帶車,拖著走。

  身體上的女僕幾乎把自己的重量都壓在她上半身上了,豐滿的雙峰在地面上被壓成兩團肉餅,冰涼的感覺透過乳房穿進身體裡。

  隨著履帶車的移動,芙雅在地面上拖出兩條長長的痕跡,鮮甜的乳汁不斷分泌出來,隨即又被乳房散開舖在地面上,跟灰塵同流合污。

  車身後面的陽具是跟履帶聯動的,車一開動那陽具就開始不停地轉動,由於屁股上有人踩住,芙雅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陰道緊緊壓在陽具上,每一次轉動都好像要撕裂她的陰道似的,強烈的刺激不斷湧來。

  被這樣虐待倒還沒什麼,但沿路的女僕都好奇地看著這個女人,等她們意識到她就是上次來參觀的夫人時,隨即又一臉的不屑。

  巨大的恥辱不斷衝擊著芙雅,幫助她達到性愛的巔峰,不知不覺中,貼住地面的胸部已是一片火熱,潤滑油已經不見,就看到兩條細細的乳汁帶,白皙的乳體上,黑乎乎地黏了不少灰塵和雜物。

  美子乾脆也站到車上,一隻腳踩住她的頭部讓芙雅的臉靠近地面,芙雅順從地伸出舌頭舔自己流出來的兩條乳汁帶,也不管這些乳汁混合了灰塵等污物。

  將這個高貴美麗的夫人踩在腳下,讓她自以為傲的臉蛋貼在地板上,看到她豐碩的雙峰摩擦著地面,美子也是十分享受。縱觀周圍的僕人,都是既驚訝又鄙夷,但她們明顯是經歷過這種事情,只是站著指指點點。

  拖車的女僕故意往過道上走,因為這些地方的地面更髒。她拖著芙雅就好像平時用吸塵器打掃一樣自然,雖說事實上捆住的芙雅也的確很像一把掃帚。

  臥室、過道、客廳、書房,甚至到了廚房,芙雅的乳房在地面上刮遍了這所房子,乳汁也被擠光,後面旋轉的陽具上滿是她白花花的液體。還好這所房子經常打掃,地面都很光滑,這才沒傷到她柔嫩的皮膚。

  美子的一隻腳踩在芙雅頭上,她甚至可以聞到美子腳上的味道,被這個清秀女孩踩在腳下讓芙雅莫名地興奮,這一刻,她甚至希望自己能永遠被美子踩在腳下,從一個人人尊敬的大企業家夫人變成一個腳下奴隸,而踩住她的人不久前還對她十分尊敬,熱情地招待過她,這種巨大的變化讓芙雅十分享受。

  到達那間特殊的房間了,山田滿臉笑容地等在那裡,看到芙雅這樣狼狽地被拖進來,不禁開心地大笑起來。他大力吐了口唾液在地上,美子見狀指揮著履帶車往那個地方推去。芙雅無奈而又興奮地看著那灘唾液黏上自己的胸部,然後又被分散成一片,不知道有多少已經黏在了自己的乳孔上。

  「這女人還聽話吧?」山田問。

  「何止聽話,這看似高貴的女人不知有多爽快呢,真是個天生的奴隸料。」美子不屑地說。

  那兩個女僕把芙雅解開,扶著她站起來,拔出後面的陽具時芙雅心中一陣失落。

  看到芙雅那兩團黑呼呼的肉,山田大笑了一陣,笑夠了才問:「我的新奴隸好像很爽啊,怎麼,你好像沒玩夠啊。」

  芙雅抬起頭,一雙眼睛充滿狐媚,她甩了一下披肩的長髮,說:「當然了,我還可以玩的。」

  「你是奴隸,是奴隸!懂不?說話時要記住你的身份。美子,看來她還沒吸取教訓,這樣吧,讓我們的新奴隸幫這裡的全部僕人舔腳掌,讓她記住自己的身份,行不?」山田問。

  沒等美子回答,芙雅就插嘴道:「那,給我點水喝行不?」

  「怎麼,口渴了?剛才你喝了自己不少奶水的。」美子道。

  「不,是給我點水可以漱一下口,我怕舔腳的時候把你們的腳弄髒了,最好讓我舔一人就喝點水吧。」芙雅慢慢地說。她可以感覺到自己侮辱自己時心中的強烈興奮。

  這個要求馬上被同意了,美子帶著赤裸的芙雅來到客廳裡,這時別墅裡的僕人都已經來了,就集合在客廳裡。

  美子盈盈坐在沙發上,舒服地翹起一條腿,看著芙雅不說話。

  芙雅蹲在地上,對望了一下後,在地面上爬了過去。她慢慢地幫美子脫去鞋子、襪子。美子的一雙腳玲瓏精緻,白玉般的皮膚,十分漂亮,芙雅握住一隻腳掌,張口含住腳趾,滑嫩的舌頭開始靈活地在她的腳趾縫裡遊走。穿了一天的鞋子,美子的腳也不可避免地有些異味,芙雅毫不計較,那種味道對她來說能大大激發自己的慾望。

  「舔乾淨些!」美子另一隻穿著鞋子的腳放在芙雅黑乎乎的胸部上摩擦,那顆粉紅的乳頭包裹在眾多的垢物中,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了。

  黏上了美子腳味的唾液,芙雅都大口大口地嚥下去,她的臉紅紅的明顯很興奮。就在她仔細地清潔完美子的腳時,一個女僕遞給她一杯水,她喝了一口,吞了下去。這時,第兩個人坐在那了,也學著美子那樣伸出腳。

  芙雅微笑著,幫對方脫掉了鞋子,張口開始舔弄。女僕一個接一個地來讓芙雅舔腳趾,各種味道都有,強烈味道的腳汗不斷進入芙雅的身體。當著這些人的面吞下對方的腳汗,芙雅有種特別興奮的感覺。

  不知是誰先發現的,芙雅的下身開始流出晶瑩的淫液,一滴滴滴到地上,她舔地也越加賣力了,秀美的臉龐近乎要貼在對方的腳底上。

  「喜歡這種味道嗎?來,該去見見你的姐妹了。」看到芙雅把所有女僕的腳掌都舔了個遍,美子領著她回到那間特殊的房子裡。

  山田在裡面的地面上摸索了一下,打開一道暗門,美子帶著芙雅來到下面。這是一個龐大的地下室,看樣子可能有上面的別墅那麼大,也不清楚是怎麼建造的。

  地下室裡燈光也很明亮,在地下室的一間大房子裡,放著五個鐵籠子,五個赤身裸體的女人待在裡面。都是很年輕的,身材樣貌都不錯,雖說比起芙雅來還是差些,但也都是美女。

  美子把她們都放出來,幾個女人看著這個新來的女人,都驚於她的美貌和身上的污痕,一時都站在那裡不動。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芙雅小姐,你們的新夥伴。惠子,你先把她帶到那邊洗一下身體,我慢慢給你們介紹。」美子吩咐著。

  叫惠子的女人應聲來帶了芙雅去清洗,美子即在那裡向她們介紹著芙雅,在聽到芙雅的身份時幾個女人都是吃驚不已。

  一番介紹後,惠子也領著芙雅回來了,洗乾淨的芙雅更是透出一種強大的誘惑力,連五個女人中長得最標緻的香織也相形見絀。五個女人站在那裡不知道說什麼,還是惠子先說出來:「美子姐,不是說不添加了麼,怎麼還有新的?」

  「這個雖然也是女奴,不過,主人說了,她不是主人的女奴,而是你們的女奴。」

  「啊!?」幾個人都有些驚訝,畢竟她們早就習慣了被人奴役,自己有奴隸還是第一次。

  「好了,閒話少說,今天的任務有些特殊,我來安排一下。」美子說。

  「首先,惠子,你先把她們四個的手綁緊,待會我幫你綁。」美子指著角落的一堆繩子說。

  五個女人很快都被綁緊了,她們都奇怪地望著美子,因為往常這種時候的任務都是性交訓練的。

  美子從角落裡搬出一台機器,在那裡忙了一下,又拿來五個各式型號的鐵胸罩,幫五個女人一一戴上。一看到這個鐵胸罩,五個女人眼中都閃過一絲恐懼,明顯這個器具對她們來說有著痛苦的記憶。

  美子把五個胸罩上的電線都插在一台機器上,然後把那台機器上的一個胸罩拿過來給芙雅戴上。她自言自語道:「這台機器主人設計好很久了,就是一直沒機會用,找不到合適的噴乳奴隸。」

  「明白怎麼回事嗎?」美子對著她們說:「你們都不能用手和口,只能用你們的屁股或者陰部去那邊的機器提取糊狀食物,然後餵給我們的新奴隸吃,如果她吃得好了,她胸前的胸罩就會被慢慢吸出奶汁,如果一段時間沒有奶汁,你們的胸罩就會通電,明白不?」

  五個女人都點點頭,怨恨地看著芙雅。這時,芙雅說:「等等,那要是我沒奶汁,我的主人被電,我沒事嗎?」

  「你的也會通電的。」

  「那不行嘛,她們被電,我怎麼能同樣呢,怎麼說也要加強我的電壓吧。」芙雅想到這種刺激的感覺,下身又變得濕潤起來。

  「不行,已經是36V了,再高會受傷的。」

  「那我被電的時間要是她們的兩倍,好不?」

  「行,夫人你真是個賤貨。」

  「不,那樣不行。」一個女奴插口道。

  「真央,你有意見?」

  叫真央的女奴說:「那要是她存心要被電不吃東西怎麼辦?」

  「嗯,這是個問題。」美子思索了一下,拿來一根鋼製的假陽具,插進芙雅的陰道裡,上面連帶的皮帶緊緊綁住她的下身,把陽具固定在裡面,陽具的另一頭連著一條電線,連到一台盒子狀的東西上。

  美子指著陽具,說:「按鈕在那邊,要是她不聽話你們就狠狠電她,不用客氣。好了,還有問題沒?我要開動機器了。」

  「美子。」芙雅有點緊張。

  美子望著她,說:「怎麼了,不敢做了?」

  芙雅搖搖頭,說:「不,你能不能,把我下面這根電棒插深一點,還沒碰到子宮,我想也電下那裡。」

  「沒問題,看來夫人您今晚有得爽了,嘻嘻。」美子忍住笑把電棒又重新綁了一遍。

  機器開動了,美子回去那間房間跟山田一起看攝像。

  地下室裡,機器已經在計數了,紅紅的數字在不斷減少。惠子首先把自己那個大屁股湊到食物灌裝機上,黏糊糊的食物隨即灌了進去,她舒服地哼了一聲,捂著自己的屁股跑了過來,伸到芙雅面前。

  儘管這五個女人經常灌腸,屁股裡也沒什麼大便,但從裡面出來的東西本來就給人一種不乾淨的看法。芙雅紅著臉,張口含住她的屁眼,吸了一下,大量的食物灌進嘴裡,來不及嚥下去的都從嘴角出來了。

  先不說食物的味道怎麼樣,但是食物上帶著的異味直衝入芙雅的鼻孔,黏在她的舌頭上,這讓芙雅又是羞辱又是興奮。一想到自己的胸部要把這些骯髒的食物變成鮮甜的奶汁,芙雅不禁發出幾聲呻吟。在家習慣了阿梨的虐待,現在她對各種虐待手段都有十分的適應力。

  「惠子姐的屁股真大,芙雅妹可能一下就被餵飽了。」名叫悅子的女人站在旁邊說,她也堵著自己的屁眼,看樣子也是裝了食物的。她的胸部是五人中最大的,但是臉蛋就差些了。

  「放心,這女人的胸部比你還大些,不多吃些怎麼能出奶呢。」惠子捏了一把芙雅的奶子,看著那充滿彈性的乳肉上下蕩漾,不禁發出一聲讚歎。

  「這樣麼?來,吃吃我的。」悅子微笑著把自己的屁股伸到芙雅的面前。

  芙雅雙手扶住悅子的屁股,一臉享受地把自己的臉整個埋在悅子屁股縫裡,黏糊糊的食物一下子就灌進她的嘴裡,這種感覺讓芙雅覺得對方是在自己的嘴裡排泄,巨大的羞辱不斷刺激著她的身體。

  或許食物裡混合著些許糞便,但芙雅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她只想著自己要做個下賤的奴隸,只配給下賤的女奴舔屁股,讓自己成為對方的排泄物處理機。

  「清香,香織,真央,你們準備好了沒?」惠子叫著剩下的三個人,她們正在機器旁排隊灌裝,一個探頭插進她們的身體,源源不斷地把糊狀的食物送了進去,赤褐色的食物遠遠看起來就像是美女們在進行排泄倒流一樣。

  清香首先完成了她自己的灌裝,她盈盈地走到芙雅面前,示意芙雅自己躺在地上,然後自己雙腿叉開站在芙雅的身體上面,雙手一放,大量的食物呈條狀地往下落,逕直落向芙雅的臉部。

  芙雅有點措手不及,不少食物濺在臉上沒有吃進去。看到芙雅的臉部被搞得一團遭,清香開心地笑了起來。

  「清香姐,幹嘛欺負她啊,看她多可憐!」年紀最小、長得也最清純的香織說著,她用自己白嫩的腳掌幫芙雅擦乾淨臉部,然後嘻嘻笑著把屁股對準芙雅的臉部坐了下去。那褐色的小屁眼剛好對準芙雅的口部。

  別看香織長得非常漂亮,皮膚也很好,她屁股上的味道卻是幾個人中最難聞的,帶著強烈臭氣的食物不斷湧入芙雅的嘴裡,不過對於這種味道芙雅倒是沒什麼反感,相反地她對自己能親吻到這麼可愛的少女的屁股感到十分興奮,她大力地呼吸著以能把這股屬於香織的味道留在自己的身體裡。

  由於芙雅吸得十分賣力,香織真有些要排泄的感覺,她掩飾著自己的難堪,把一對白嫩的腳放在芙雅身上磨蹭。

  意識到香織的狀況,真央一把撞開她,自己蹲了下去,說:「輪到我了啦,你們都用臭哄哄的地方餵她,看我給她些美味吧。」

  真央蹲下身子,把自己的陰戶對準芙雅的嘴巴。真央的下體長得十分可愛,天生光禿禿的沒毛,肥厚的陰唇包裹著性感的嫩肉,顏色也不錯。這時,她的陰戶裡有些褐色的食物露了出來,明顯是把食物灌裝到陰道裡去了。

  芙雅用自己淡紅色的嘴唇包住真央的陰戶,吸了幾下,大量混合著真央淫液的食物就通通轉移到了她的口中。看著這個美麗的下身,芙雅吸光食物後還忘情地把舌頭伸到她的陰道裡,去感覺那裡面的味道。

  「美子姐說得沒錯,這新來的真夠騷的。」看到芙雅在舔真央的陰道,惠子對著其她人說。

  真央的臉上有些興奮,但她很快就意識到自己快被芙雅弄高潮了,她很快站起來並且往芙雅的臉上踩了一下。

  芙雅有些失落,這時她已經很飽了,奶水暫時也還沒有,她望著她們,說:「賤奴能不能幫主人們清潔一下腳掌?」儘管她的日語很生硬,但是日常交流還是勉強可以的。

  看到這裡,外面看監視的美子對山田說:「主人,你看,這女人學得好快,果然有很強的奴隸天賦。」

  山田點了點頭:「嗯,看來,過幾天可以帶她去做一些普通女奴不敢做的事情。」

  地下室的淫亂還在繼續著,因為嫌她的嘴髒,五個女人讓芙雅用她的陰部幫五人的腳底擦了一遍,然後借口不舒服又把她著實電了一通,電得她都差點失禁了。

  惠子緊張地說:「時間快到了,這女人要是還沒奶水我們可就……」

  「看,好像有東西被吸出來了!」真央叫道。

  芙雅被罩住的胸部外的導管裡出現了一些乳白色的液體,當這些液體進入那部機器時,紅色的數字重置了。

  五個女奴鬆了口氣,在惠子的指揮下,又去裝填食物以準備下一次餵食,就那倒計時的時間,到晚上規定的休息時間起碼也要喂多三、四次。而為了快點消耗芙雅的體力讓她能吃多些,她們還要不停地折騰她,氣極了就把怒氣都發洩在她身上,電擊她的陰道和子宮。

  芙雅下身不斷傳來強烈的快感,幾次電擊差點讓她尿出來,淫水早已經在地上積滿了一灘。肚皮因為吃了過多的東西而微微突起。

  這樣的遊戲一直持續到晚上,芙雅豐滿的雙峰再也不出奶了,儘管幾個女奴用腳踩她的臉部和下身,但是終究於事無補,就在幾人都被電擊得大喊起來時,美子進來結束了這場鬧劇。

  當晚,芙雅沒有得到其她女奴的待遇在籠子裡睡覺,而是要睡在女奴們的專用廁所裡睡覺,因為她是女奴中的女奴,而這,才是她開始交易的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