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31章◆婚期定


第331章◆婚期定

  到了正午十分,原定的前三組比試全部結束,東方彧起身宣佈上半場結束的時候,青巖有意無意跟溫離師父說道,「可惜,我魔教的人也想參加一下中原武林的盛會呢。」

  所有火燒屁股、早就準備走人都僵住了。我的心也一下子懸到嗓子眼,他帶來的那些女子心狠手辣、武功高強,單憑一隻花就能殺死古橋派的掌門人,如果出來跟場上的人比武,那可真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

  溫離師父沈吟了一下剛要開口,青巖挑挑眉道,「說笑的。」隨後便笑著拉溫離師父一齊走在人群前面。

  令狐沛和綠水和我一起下了主席台,假扮成侍衛表哥的溫涯師父早已等在了一邊,待我下來台階以後立即迎上來,站在我身邊低聲說道,「事出蹊蹺,犀兒不要著急,我找機會去找他問清楚。」

  「他現在,究竟是怎麼回事還不清楚,不如讓溫離師父去吧。」

  「看來犀兒還沒有亂了方寸,很好。」溫涯師父笑著拍了拍我的手背,我抬頭看著他癟癟嘴,「原來師父實在考驗我有沒有嚇傻啊。」

  「傻丫頭,」師父笑笑,「別擔心,一切有我們,知道嗎?」

  「嗯。」點點頭,心裡的恐懼終於被驅散了,是啊,有師父在的話,真的沒什麼可擔心的啊!可是忽然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宇文他……」

  師父面上的笑容淡了淡,「這個,還要找青巖問個清楚。」

  雖然有些擔心,但是為了肚子裡的寶寶,還是乖乖的吃了午飯。這次心中不像溫離師父那次一樣害怕了,因為兩個師父都在身邊,而我,心中也相信青巖對我的愛,即便是真的有什麼,到時候再擔心還來得及。師父有一句話說道很對,「不管什麼事情,可以解決的根本不用擔心,不可以解決的,擔心也沒有用。」

  席間大家談起魔教的事情,我才知道這個教派在很久以前的關外是一個非常有名望的教派,原名叫摩耶教,因教派信仰與中原人不同,令武林人士稱奇,才被稱為「魔教」。後來魔教勢力極其壯大,一度有很多中原武林人士加入,「魔教」這個名字在中原叫響,他們自己也這樣自稱起來。

  在我大昌立國之前忽然間發生變故,整個教派一下子銷聲匿跡,直到現在。至於這個神秘的教派到底是怎樣壯大、怎樣消失又怎樣重出江湖,在場的沒人可以說清楚。

  溫離師父整個中午都沒有出現,令狐沛手下打探到的消息,中午他與青巖、東方彧三人一起吃的飯,究竟說了什麼不得而知。但是我和溫涯師父都知道,東方彧在的話,溫離師父是不會談到我的事情的。

  出於對我的安全考慮,下午大家一致要求我留在屋子裡沒有出去。而喜歡帥哥喜歡到不要命的綠水則跟著令狐沛去看青巖那位「活神仙一般的美男」(她的原話)。

  溫涯師父讓自己的手下代替他坐在掌門位置,整個下午也陪在我的身邊。因為有些擔心我太過憂慮,溫涯師父飯後跟我說了一會兒話,開解了一番才哄著我睡了午覺。午覺醒來我們閒來無事,就著令狐沛跟張同輝兩個人下的一盤殘棋下了一會兒,棋還沒下完呢令狐沛就回來了。

  原來因為上午魔教出現的事情,下午竟有兩個人臨時退出了比賽,剩下的四個人重新分組,這次對陣的都是高手,也算速戰速決,東方玨勝了黛絲麗,另外兩位御宗選手決出了一位進入下一輪。

  據善於觀察帥哥的綠水說,下午青巖就在那邊看了一小會兒,隨後就推說沒有意思,提前退出了,他走了以後大家才算鬆了口氣。

  聽到這些的時候溫涯師父隨意的把手裡的棋子扔在棋喝裡,「我看魔教人到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這些武林人士也該長長記性了。」

  「師父的意思是?」我看師父臉色不好,一時摸不清他的想法。

  「這些年中原武林一派和氣,門派之間明爭暗鬥雖有,可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你且看看這些所謂的高手,如果不限制參賽人數,前十名鐵定都是我御宗的人。」

  「那樣不好嗎?」我問。

  「養尊處優慣了,各個都成了酒囊飯袋,外敵一旦來襲就如同一盤散沙,今天左青巖來的還算客氣,沒有多殺人,也沒有強硬加入武林大會,否則的話,我們這些人豈不是臉都丟盡了。」師父說罷歎道,「中原武林,也該亂一亂了。」

  「哈哈,上官兄所言極是!令狐佩服佩服!」一邊的令狐沛倒遇到知己一般的握了師父的手,我無語的看著這兩個人,被綠水悄悄的拉到一邊說著八卦。

  原來東方莊主十分體貼的青巖尊為了上賓,並請他搬到了東方府的後院,也就是我們住的這裡面住。綠水打聽了一下,就住在靠西的房間,與溫離師父的地方正對著。說到我跟師父對視了一下,難道青巖早有準備,住到這裡是想要與我聯繫?

  整個下午我們都在等著溫離師父的消息,結果溫離師父沒等到,倒是等到了東方家的官家。官家請令狐沛上前面議事,待他回來以後宣佈了又一個無比勁爆的消息,溫離師父與東方小姐九月初六完婚。

  「九月初六?」綠水掰著手指頭算了算,「不就是三天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