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32章◆神秘的青巖


第332章◆神秘的青巖

  「三天後……」我跟溫涯師父面面相覷,明明跟溫離師父商量好盡量推遲婚禮時間,怎麼忽然決定提前了呢?

  令狐沛見我們發呆的樣子,擔心我難過,連忙說道,「據我看來倒不是溫宗主要定的日期,倒是那東方彧,他好像自打魔教教主來了以後就很擔心。那個教主不是說要喝溫離的喜酒嗎,我看他是急著趕緊把喜事辦了,把魔教那個瘟神送走。」

  「這……」我無語凝噎,青巖啊青巖,你到底幫忙來還是搗亂來的!

  這夜令狐沛和綠水睡下以後,我換上夜行衣,悄悄放了一點迷煙,按照跟師父約好的時間出了屋子,溫涯師父已經等在了門前的花叢旁邊了。

  兩個人一起悄悄的去了溫離師父的屋子,剛到門口他就打開了門,看來早就等我們了。

  為免其他人注意,屋子裡面只點著一隻如豆的油燈,溫離師父拉著我的手將我帶到裡屋坐下,溫涯師父在門口等了一會兒,隨後進來說道,「沒有人跟過來。」

  溫離師父點點頭,說道,「大哥,我摸不透青巖的底。」

  「意思是,不知是敵是友?」溫涯師父問道。

  「嗯,他這個身份我真沒想到,他隱藏的太好了。」溫離師父說道,「大哥,你記得之前他跟我們提起過自己的身世嗎?」

  「我只知道他是隱宗門下的人,後來見到他跟犀兒在一起,我也曾懷疑過他的身份,直到他因為犀兒中箭身亡……再次見面時他已經在桃源昏迷三年,自那以後朝夕相處看他十分淡然,我就沒有再懷疑過什麼。」

  「他是隱宗宗主的兒子,還有,」我忽然想到,「之前那個抓住我的混蛋耶律禎跟我說過,要不是我,青巖的未來不可限量,還說我不知道青巖為我放棄了多少東西,當時我沒想到他竟是這樣一個身份。」

  「你是說那個人?」溫涯師父說道,「我記得他的裝束非常華貴,好像是……」

  「他自稱小侯爺。」我看著師父,「但是我在大昌並沒有聽說過姓耶律的侯爺。」

  「我去派人查一查,他的姓倒像是契丹族皇室姓氏,可魔教是西域那邊的,這個青巖,果然不簡單啊。」溫涯師父感歎道。

  「我今天想跟他私下談,可是東方彧一直呆在我們身邊,而且,」溫離師父面色有些鬱鬱,「他今天突然當著青巖的面說三天後成親。」

  「這個老匹夫,到底想做什麼?」溫涯師父手指頭無意識的敲著桌子,「西域,樓蘭,魔教……」然後猛地抬頭看著溫離師父,「阿離,我像是要請七闕大司命來一趟的時候了。」

  溫離師父點點頭,「大司命就在晉西分舵,我稍後飛鴿傳書給他。」

  「這麼巧?」

  「我也覺得有些巧合,我來前他跟我說夜觀星相,發現天罡星有異動,正位在西方,之後就帶了他的幾個弟子一起到了晉西分舵。」

  「這樣。之前說的那五百弟子呢?」溫涯師父又道。

  「在路上,三天後到達。」溫離師父又道。

  「師父,七闕大司命是誰啊,我怎麼沒聽說過他?」

  溫涯師父認真想了想,答道,「因為他是個神棍。」

  「神棍?」我詫異的看看他,他一副就是這樣的表情,然後溫離師父也一臉我也搞不清楚的樣,我無語,「那師父為什麼要找他來?」

  「因為他的師父,是師承原魔教高手的人。」

  「啊,這樣。」我點點頭,「既然他是神棍,為什麼還能當御宗的大司命?」

  「他救過你的師爺、我們爹的命,後來就封了他個大司命的閒職,自我記事起他每日閒來無事就觀觀星、卜卜卦,也沒做過其他的事情。」

  「難怪師父說他是神棍了。」

  「可是這次西邊異動的事情,倒是有些蹊蹺,阿離,看來我們的大司命可能真知道點什麼。」溫涯師父說道。

  溫離師父面色如水,我知道他也跟溫涯師父一樣想,五百弟子在趕來的路上,看來御宗這次完全是有備而來。那麼青巖呢?

  「師父,青巖今天有跟你說過什麼特別的事情,或者暗示你嗎?」我問溫離師父。

  「沒有,他今天很奇怪,好像變了一個人。」溫離師父說道。

  變了一個人,我心中一跳,看來大家都是這樣感覺的。咬了咬牙又問,「那他,有沒有問起我?」

  師父看了看我,搖搖頭,「這就是我覺得最奇怪的地方,按照他以往對你的心思,這次說什麼也會想方設法找機會問我,可是他什麼都沒問。」

  「他一定是生氣了。」我心忽忽悠悠的落下來,心中澀然,「我沒有告訴他就獨自離開桃源,他肯定很生氣。」

  「犀兒,我跟他一起離開桃源的,至少在他離開我去龍鱗樓之前,他一直在擔心你,到處找你,看得出來絕不是假的。」溫涯師父拍拍我的手說道。

  「那麼在龍鱗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溫離師父自言自語。

  「恐怕只有宇文知道了,而宇文的行蹤,我想可以由犀兒問一下桃源的人。宇文在路上一定會跟桃源的人聯絡,看看他有沒有留下什麼去向的消息。」溫涯師父看看我。

  「好。」我點點頭,作為桃源的聖女,我知道桃源分舵在外的聯繫方式,也有權調用這些信息。

  「那今天就這樣,犀兒你千萬不要急知道嗎?」溫涯師父摸摸我的頭,「要知道,師父永遠會在這裡陪著你。」

  「嗯,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