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34章◆令狐夫人,我來給你把個脈


第334章◆令狐夫人,我來給你把個脈

  一瞬間耳朵裡發出「嗡」的轟鳴聲,我扶著頭後退兩步,一腳踩在跪倒的女子身上,斜斜倒了下去。

  「完了!」心中這樣想著,連忙拼盡全力雙手護住小腹,眼前天地翻轉,我緊緊的閉上眼,卻沒有感到預想中的痛。屬於那個人的熟悉味道將我包圍起來,一下子愣住了,以至於身子被扶正以後仍然保持剛才保護小腹的姿勢。

  「令狐夫人,可是來求醫的?」青巖促狹的聲音成功的讓我清醒過來,我推開他退後一步,死死咬著嘴唇,待到自己感覺到疼了才一字一句的說,「我認錯人了,對不起。」說完轉身就要走。

  「令狐夫人沒有認錯,我確實是左青巖。來人,給夫人看座。素心,你去拿我的藥箱來。」那個玄衣女子答了一聲是,起身去了外間,我這才注意到,除了榻上的小女孩之外,旁邊還站著四個女子,這些女子穿的衣著和剛才在門外見我的一樣,應該是魔教的侍女。不過這些侍女看樣子卻各個身懷武功,難怪兩個師父也有些忌憚。

  「怎麼,難道還要我再說一遍?」青巖聲音冷下去,一邊的女子連忙稱是,剛剛那個女子頗為不情願的請我請到軟塌邊就坐。

  「你們下去吧。」青巖說道,那幾個女生稍有些遲疑,一隻用眼睛偷描著剛剛趕我走的黃衣女子,青巖「嗯?」了一聲,那女子連忙作揖,幾個女孩也一併作揖,隨後出了屋子,臨走的時候那女子說道,「奴婢們就在門外伺候。」

  青巖沒有說話。

  自從我坐在塌邊開始,剛剛喂青巖葡萄吃的女孩眨巴著眼睛看著我。雖然識人不多,但還是能從她清亮的眸子裡看出來,她沒有什麼惡意,因為她看著我的時候一點都不像看著情敵,反而像看著一件好玩的東西一樣,歪著腦袋咕嚕著眼珠打量個不停。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她的目光如此肆無忌憚,雖然青巖對她……十分寵愛,可是我卻討厭不起來她。抬起頭迎著她的目光,只聽得她「咦」了一聲,青巖走到她身邊坐下,她嘀哩咕嚕說了一大串話,邊說邊眨巴著眼睛看向我,青巖聽罷哈哈的笑起來,也用同樣的語言跟她說話,小女孩隨即轉過頭看我,用十分生硬的漢語說道,「你真美。」

  「謝謝。」然後轉頭狠狠的看著坐在她身邊的男人,「左青巖,你這是想讓我死心嗎?」

  「教主,您的藥箱。」叫做素心的玄衣女子將藥箱遞過來,青巖從中拿出了一隻診脈用的墊子放在床榻邊上,說道,「放上來,我看看你的脈象。」

  青巖見我沒動,一伸手把我的手撈上來放在上面,我氣不打一出來,賭氣把手縮回來,卻又被他的大手一把牢牢抓住,「聽話。」

  這一句聽話,我的淚水險些流了下來。

  青巖微涼的手指搭在我的手腕上,閉目聽了一小會兒,說道,「兩個月了,脈象很平穩,戒驕戒躁,不要太操心。」

  在他說話的時候,我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讓自己不要在別人面前像傻瓜一樣哭出來,可是一張嘴,終究還是洩露了有些哽咽的腔調,「家人很照顧我,不需教主操心。」

  青巖臉上的表情變都沒變,看著我的臉說道,「臉色有些不好,昨晚上沒有好好休息吧?我給你開一付方子,讓你的丫鬟去抓三天的藥,每天一副,吃過以後就好了。」

  「別……哭……」笨拙的聲音響起,抬起頭看見坐在青巖身邊的女孩有些難過的看著我,大眼睛裡滿是對我的擔憂。什麼世道啊,弄這麼一個情敵讓人恨都恨不起來。

  「我沒事,只是不喜歡吃藥。」不知道怎麼的,竟然安慰起了她。那女孩連忙看著青巖,青巖又嗚嚕哇啦的說了一通,那女孩恍然大悟的看著我,然後從包裡翻出了幾枚粉色的圓珠子,捧著遞到我的面前,還不停的抬著下巴,一隻手假裝拿起來放到自己嘴巴裡吃。

  「她給你的糖,拿著吧。」青巖接過來拿起腰間掛著的一個香囊,將那幾粒粉色圓球都放在裡面遞給我。

  「教主!」玄衣女子忽然喊了一聲,她目光盯著那個香囊,似乎不想讓他給我。

  「拿著,我給你開的藥不苦,但這東西平常吃對身體極好。」青巖說著,那個女孩眨巴著眼睛連連點頭,示意我收下。按照那個玄衣女子的表情,這裡恐怕是極為珍貴的東西吧,就這樣給我了?

  心中一片苦澀,這樣單純善良的女孩子連我都會喜歡,更何況是男人呢?

  青巖轉身到我右邊的桌子那裡磨墨,寫下了藥方遞給我,說道,「那就不耽誤夫人時間了。」

  「好。」接過藥方,轉身就往外走,卻聽得青巖從身後說道,「藥方上有幾味藥容易與其他藥混淆,記得讓大夫仔細看。」

  我愣了愣沒有回答,而後打著簾子出了臥室,在那幾個女人或疑惑或驚訝的目光下推門離開他的房間。男人果真可以無情到這樣,當著我的面那麼對待其他的女人,給了我這些東西又有什麼用?

  出了門,拿出香囊隨手丟進了草叢裡,拿著藥方的手一鬆,那一張紙就被大風吹的在地上滾了老遠。

  被風一吹,腦子清醒些,才想起自己到底還是忘記問他這教主是怎麼回事,不過現在,已經沒有關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