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37章◆聖女的死亡詛咒


第337章◆聖女的死亡詛咒

  「我師祖二十歲那年,十六歲的聖女從樓蘭國達到魔教,接替上一輩的聖女。師祖曾經留下詩作描述聖女,詩我沒背下來,只品得那聖女長得極美,且為人善良敦厚,聰慧可人,可以說,品行相貌皆超過魔教內的女子。按照魔教和樓蘭的約定,為了使碧玉羅盤的能量發展到最大,聖女要保持身體的極度純潔,待到新的聖女來接替時,再重返樓蘭與皇室結親。

  可是誰知道就因為這位聖女的美貌聰慧,已經與四大護法之中唯一女護法有婚約的魔教教主竟然愛上了她,教主對她日夜思念,兩人互有情愫,最後相許終身。教主最終將事情挑明要與女護法解除婚約,並且甘願放棄教主的位置娶聖女為妻,甚至與她暗通款曲,有了孩子。這事情被女護法知道,女護法為人陰毒且武功高強,她表面上答應魔教教主,背後卻夥同在在魔教中頗有勢力的族人,她暗中使計乎殺死聖女,因有族人告密而失敗被擒。

  女護法的族人被驅逐,她也按照教規,因謀害聖女被處以火刑。當時我師祖也在場,據說行刑的時候十分恐怖,她厲聲發出詛咒,詛咒聖女和她的子子孫孫,永遠得不到最愛的人,一生不能情有獨鍾,詛咒她們顛沛流離無處安身,詛咒那個聖女靈魂不得超生,生生世世看著子孫為她所害,除非樓蘭國滅、羅布泊枯、魔教分崩,否則永世不得翻身。」

  我聽著大師父的描述不由得渾身發冷,腦海中想到那烈火中燃燒的女子聲嘶力竭的詛咒,而且她詛咒的正是我的祖先,也包括我。

  「大師父,我聽著好嚇人。」我拍著胸口說。

  「乖乖,不怕,我在你身邊,有什麼好怕的。」溫涯師父坐在身邊,大手拉住我冰涼的手攥在手心裡,大師父歎了一口氣說道,「據說那位女護法也是奇女子,族人是薩滿族的法師,薩滿族的毒咒非常可怕,尤其是以自己的死亡發出的毒咒。」

  「那,她詛咒的東西都成真了嗎?」我又迫不及待的問道。

  「唉……」大師父長歎一口氣,「聖女眼見著那位女護法死在自己面前萬念俱灰,也沒有臉回樓蘭,留信以後悄悄離開了魔教。她後來獨自隱居在一個地方。不過稀奇的是,她離開之後不久,碧玉羅盤就憑空消失了,魔教的教眾紛紛傳說,說消失之前看到過一隻五彩斑斕的青鳥出現。」

  「那個青鳥?」

  「是的,就是你見到的那個,」大師父鄭重說道,「若不是親耳聽說青鳥的事情,我還一直以為關於師祖的事情只是一個傳說。」

  他又接著說道,「青鳥把碧玉羅盤帶到了聖女手中,那時候聖女已經生下了女兒,碧玉羅盤必須傳給聖女,所以她的女兒,也就理所應當的成為了後來的聖女。」

  「可是大師父,有個地方我覺得有點奇怪,」我撓了撓頭,「既然聖女偷偷隱居,那您是怎麼知道的?」

  「唉,孽緣啊。我那的師祖對她也情有獨鍾,當年偷偷的跟著她離開魔教,到了隱居的地方,與她為鄰七年之久。直到後來她遇到了自己的心上人方才落寞離開,而後到大昌國自立門戶,收了徒兒。」

  「那薩滿法師的詛咒呢?」我看著大師父默然不語,心中急著知道詛咒的事情,連忙問他。

  「後來,魔教的教主突然失蹤,魔教衰落,羅布泊已成沙海,樓蘭國也消失在茫茫沙漠中,所以,我覺得有詛咒也該解除了吧。」大師父捋捋鬍子。

  「可是大師父,魔教不是已經出來了嗎?」我苦著臉說道。

  「啊這個……」大師父打了個飽嗝,說道,「她的詛咒也不一定能成真啊。」

  「師父,我記得宮廷史書中記載聖女救大昌的事情,那聖女和當初的魔教聖女是什麼關係?」溫涯師父忽然傾身問道,這也是我想知道的事情。

  「那個,就是她的女兒。」大師父說道,「我聽我師尊說到過,師祖在秘錄中提及,那個女孩與聖女相貌極其相似不說,名字也跟當年他離開時見到的那個小女孩一樣,而且她捨目拯救大昌的時候,青鳥曾經出現過。」

  「那個詛咒,我怎麼覺得是真的。」想起之前聽青巖說的那些史實,「聖女最後不也沒有跟最愛的人一起,而是獨自離開隱居了嗎?她確實沒有情有獨鍾,後來嫁給了一同去那裡的人,才生下的我先祖。而且我的母親,她也是一樣,愛著一個男人,卻嫁給了我的父皇,沒有情有獨鍾,且一生顛沛流離。我也……」

  溫涯師父緊緊抓住我的手說,「犀兒不要瞎說,師父永遠在你身邊,你不會失去我,也不會失去其他任何人。」

  大師父嘖了一聲,「你們小輩在我老人家面前卿卿我我成何體統,想說私房話還不去另外找間房,老頭子困了,待睡個午覺再與你們細聊。」

  「好,那師父休息,我與犀兒稍後再來伺候您。」師父躬了躬身,拉著我一同走出房間,到了這一層的盡頭那間房。

  剛剛進了門便一把抱起了我,我小聲尖叫,一把摟住了他的脖子,師父低頭吻我說道,「犀兒受驚了,表哥來替你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