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38章◆爽不爽?


第338章◆爽不爽?

  「師父!」溫暖的薄唇印在額頭,促狹的目光那樣望著我,竟讓我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什麼師父,叫表哥。」溫涯師父低頭看我。可是叫表哥的話,感覺好奇怪。我不安的扭了扭身子,一雙眼盈盈的望向師父,「師父明明不是表哥啊,而且感覺怪怪的呀,師父,不叫可以麼?」

  「不叫表哥,就叫夫君好了。」師父話鋒一轉,一雙眼亮晶晶的笑望著我,原來這才是他想要的啊。

  「夫君」這個詞一出,我的臉頓時紅透,師父眼定定的看了我一會兒,待我都被他餓狼般的眼神看得瑟縮時竟開口說道,「犀兒這番羞澀的樣子真真叫為夫垂涎欲滴,若不是你有了身孕,為師現在一定把你扔到床上,狠狠的插哭你。」

  「師父!」我給他這番話說得羞得要命,邊叫邊捂著眼睛,「師父好壞,犀兒不理你了。」

  溫涯師父聽我言罷便笑了起來,隨後大踏步的將我抱進裡屋放在床上。身下一軟,離開師父的懷抱,我便睜開眼睛打量著左右,這屋子雖不算豪華,裝修也算精緻,尤其是身下床褥鋪的軟綿綿,坐在上面都陷下去一些。師父雙臂撐在我身子兩側,眼睛灼灼的看著我,「別只顧左右不敢看我,這些日子成天價聽你叫那令狐沛相公,為師早就醋了,待到哪天離開這邊,非要找個風涼地方結結實實的打他一頓出氣。」

  師父英俊的面孔上竟有一些淡淡的孩子氣,好像自己心愛的東西給人搶了的孩子一樣,我聞言不由得想笑,卻被師父幽怨的瞪了一眼,「你還笑。」

  我連忙斂了神色,說道,「我才沒有。」

  「小丫頭,還敢狡辯,一雙眼睛都彎了,打量為師看不出來呢。」師父手臂微曲,灼灼的目光又逼近了些,又道,「叫一聲夫君。」

  我張了張嘴,看著師父的臉孔卻如何也張不開嘴,最後搖了搖師父的胳膊,說道,「人家不好意思啦。」

  「那你叫令狐沛叫的那麼順嘴。」溫涯師父酸溜溜的說道。

  「他是假的啊,真的、真的就不好意思了嘛。」我撅起嘴巴看著師父,「師父老是欺負犀兒,犀兒不依啦。」

  「小丫頭紅口白牙說謊話,師父是怎樣教你的,嗯?」師父這句話字面嚴厲,可是語氣上卻全然不符,他越說頭越低,越說語速越慢,待到那個「嗯」字出口時,貼著耳朵發出的低沈的嗓音已將我的一顆心吊了起來。

  師父的鼻息已漸沈重,而我已經隨著他的動作幾乎貼在床上,胸口也隨著愈發沈重的呼吸起伏起來。師父一手探到我的背後一手伸到我的膝下將我半抱半拖弄到床中間,隨後一揮手將兩側的床簾弄下,自己也上了床。

  略有些暗的大床上,我和師父均是急促著鼻息,師父俯身在我上面,大手探到我的嘴間,撫摸著我的雙唇,我被他綿綿的目光看得失了魂魄一般,話也不會說了,只是隨著他的動作呼吸越來越重。

  大手離開嘴唇,轉而緩緩向下,拂過脖頸時,輕柔又飽含情慾的接觸讓我禁不住躥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師父的手並未做停留,向下到了衣領那裡,長指靈巧的將罩衣上的帶子拉開,隨後大手沿著脖頸處細膩的肌膚便探了進去。

  「嗯……」曖昧的氛圍將身子的敏感度吊了起來,略微粗糙手掌一觸到衣服下面的肌膚,我便忍不住呻吟出聲,師父的大手在胸前左右撫摸,我硬咬著嘴唇還是沒出息的呻吟了好幾聲。

  「犀兒有孕了以後倒愈發的敏感,叫為師想忍也忍不住。」師父眼睛望著我,嘴裡說出綿綿的情話,大手卻向下走去,之間摩挲到我一側的乳尖捏住,我胡亂的抓住師父的衣襟閉眼呻吟,卻顧及到現在是在客棧,只敢小聲的叫,師父的喘息愈發重了。「小丫頭,叫得這樣隱忍,叫為師愈發的想蹂躪你。」

  「嗯,師父……」師父的手指微微使力,開始緩慢的揉搓起來。我禁不住挺起胸,小腹下面一陣熱流湧動,就這樣被師父弄濕了。

  「爽不爽,嗯?」師父低頭貼著我的臉頰說著,我給他弄得呼吸凌亂不知所以,小手死死的抓著他的衣裳閉眼呻吟,雙腿也在這樣的快感中胡亂的蹬著,太過瞭解我的敏感,師父三兩下便將我弄得身子綿軟。身子在他的揉弄下不停的顫抖,連腳心都癢的要命,更不要提下身處早已氾濫成災。

  「我……啊……」乳尖被手指提起來,我禁不住上身猛地上揚,又重重落下,咬唇死死的咬住才將後面的尖叫吞了下去。

  「說謊的話,為師可要懲罰你。」溫涯師父挑眉望著我,我知道他向來說一不二,只得側頭喘息著說道,「很,很舒服,啊……呃……」乳尖又被提起來,我抬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太多了!

  「師父問你,爽不爽?」他一雙眼睛灼灼的望著我,略暗的室內仿若沾水的星子一樣璀璨,我終是敗下陣來,在他的搓弄下纏著聲音說道,「爽……嗯……很爽……」

  「乖乖,你知不知道,這張小嘴說出如此浪蕩的話時,好看的要命?」師父說罷便低頭含住了我的嘴唇,以牙齒輕輕咬住豐盈的唇瓣咬弄,大手也毫不猶豫的抓住乳房抓弄,兩根指頭將有些腫痛的乳尖夾在中間,隨著動作一下一下的擠,只叫我全身酥麻不堪,忍不住開口呻吟。

  聲音全部叫師父吞到了肚子裡,小舌被他的雙唇含住大力的吮吸起來,舌頭被吮得又疼又麻,卻在疼痛中夾雜著無以倫比的快感。我呻吟著抱起他的脖子,隨著他的動作輾轉角度,讓他的嘴巴更深的佔有我。

  直到我有些喘不過氣的時候,師父終於捨得放開我,我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師父卻還是不滿足的以舌尖舔了舔晶亮的唇,然後便如同飢餓的猛獸一般,再次埋下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