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39章◆給犀兒啦


第339章◆給犀兒啦

  猶如飢餓的猛獸一般,直衝著我纖細的脖子咬去。

  師父的鼻息很沈重,一下一下的噴在我的臉上、身上,弄得我一陣陣的發熱,身體空虛的要命。師父牙齒貼著嬌嫩的肌膚卻沒有向下咬,只一下一下的廝磨,我給他弄的又疼又麻,可偏偏身子卻覺得更加的飢渴,終於忍不住扶著了師父的臉頰顫聲說道,「師父……」

  「嗯?」慵懶又性感的聲音彷彿是從胸膛裡發出來的一樣,聽得我身子顫了顫。

  「我……」咬著嘴唇不知道要怎樣表達自己的感受,明知道師父為了我忍著,可是真的好想要。

  誰知道師父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一樣,只微挑起眼簾盯著我壞笑,眼見著那眸光漸漸幽暗起來,彷彿無盡的黑夜一樣,幾乎要將我的靈魂吞噬掉。心突的跳了一下,禁不住咬著手指轉過頭,再看下去恐怕我就忍不住起來撲倒師父了。

  「怎麼不說了,犀兒想要怎樣?」師父捏著我微翹的下巴強迫我轉過頭來,他也向上動了動,眼睛直直的望向我。我只覺得一顆心都被他吊起來,連呼吸都忘了,直到自己把自己憋得夠嗆才回過神來,大口大口的喘息。

  「傻丫頭。」師父捏著我的下唇摩挲,我的下唇本來就有些豐厚,他這樣用手指頭捻動,感覺好像越來越厚,不會讓他捏成豬嘴吧?我連忙搖頭拍打著他的手,剛剛給他弄得口中都是津液,有些竟隨著動作流出來,師父死死的盯著我的嘴,眸光越發的暗,原本捏住嘴唇的食指也緩緩的移動,與中指一起插入了我的嘴巴裡。

  「嗯……」我顫抖著呻吟了一聲,師父的手指順勢進入喉嚨口那裡,嘴裡的津液被擠得流出了很多,我嗚咽一聲,死死的吸住了師父的手指。

  師父歎息著瞇起了眼,喉嚨裡發出滿足的喟歎,「對,就這樣吸。」說罷就開始抽插起我的小嘴。

  好舒服,緊閉的嘴巴被修長的硬硬的手指插入的時候,嬌嫩的壁肉被摩擦而過,柔軟的舌頭,豐潤的雙唇全都被撫慰而過,口中的津液隨著他的摩擦一下一下被帶出來,發出滋滋的聲響。

  閉著眼隨著他的動作發出「嗯……嗯……」的喘息聲,師父高大的身體覆在我的身上,因為顧及著肚子裡的孩子,手臂直著兩側,整個上身懸在上面,只有高挺的雙乳在被弄得搖蕩時,乳尖偶爾會蹭到他的胸膛,過於刺激的感覺叫我每次都嬌喘連連,苦於嘴巴被堵住,所有的響動都被無情的堵在喉嚨裡面。

  師父下身毫不顧忌的死死貼著我赤裸的雙腿,大腿內側能夠明顯的感受到師父身上那個又熱又硬的東西貼著,隨著師父身體的動作一下一下的摩擦著我的身體,教我禁不住心旌蕩漾。

  嘴巴被兩根手指玩弄,下身敏感的大腿內側更有鼓脹的肉棒一下一下的摩擦,整個身子被師父攪弄的天翻地覆一般,我一陣一陣失神,顫抖的右手終於遵從身體的渴望,緩緩向下方探去。

  手掌摩挲著握住那個巨大的東西時,師父竟忍不住呻吟出聲,那樣低沈又性感的聲音帶給我無以言喻的滿足感。於是隨著師父抽插的動作,按著那根肉棒緩緩摩挲按壓起來。

  師父的鼻息聲漸漸有些大了,盯著我的雙眼也越發的暗。一不做二不休,我掙扎著將左手也伸了下去,兩隻手一起摸索著師父的腰帶解開,將右手從褲縫裡探了進去。

  好熱!小手握住肉棒頭的時候,這是第一個感覺。

  那高大的肉棒長長硬硬的貼在師父的小腹上,幾乎有我的小臂那麼長,肉棒頭也粗的要命,當我攥住的時候還不住的晃動,肉棒脹的很厲害,幾乎能夠摸到上面的青筋。知道師父有多麼想要我,所以沒再猶豫,小手緊緊的握著粗大的棒身上下擼動起來。

  師父先是微微詫異,而後給了我一個「我很滿意」的眼神,插在我嘴裡的手指動作更加「深入」,嘴巴也沒有閒著,含住了一側的乳尖,大力的吮吸。

  「唔……」敏感的乳尖帶來的快感叫我禁不住歎息,師父壞心的以牙齒扯住粉頭,向上拉扯,過於刺激的對待叫我禁不住挺身顫抖,小腹一陣瑟縮,流出了大片粘稠灼熱的液體,手上的動作也一下子加重。

  師父開始大口大口吮吸起我的乳房,那樣的感覺好像連乳尖都要被吸下來一樣,細膩的乳肉被含在師父的嘴間,吮吸、拉扯、摩擦,我只覺得身子越來越熱,那兩處的感受越來越明顯。

  身體裡,好像只剩下被玩弄的嘴巴還有乳尖,快樂越堆越高,將幼嫩的身子繃得緊緊的,我終於在師父狠勁咬住紅腫的乳尖頭時,顫抖著到達了高潮。

  兩隻小手無辜的抓住身下的床單,嬌嫩的身體一陣陣的收縮,扭動著的雙腿被師父壞心的拉開,有大量的蜜汁隨著我的動作流淌出來。身下,已經濕了一大片。

  待我終於從高潮中恢復,睜開眼睛的時候,師父一面望著我,一面以大手握著自己的肉棒一下一下的抽動起來。

  「嗯……要師父……」我撅起嘴巴說道,因為剛剛高潮過後沒什麼氣力,是以說出來的聲音嚇人的軟糯。師父手上頓了頓,頗有些意味的看著我。

  「嗯嗯,要嘛!」我抬起小腳,壞心的一下一下蹭著師父的肉囊。

  「小混蛋,待你出了三個月,看師父怎麼玩你!」師父咬牙切齒的看著我,我終於忍不住動了殺手!,起身抓住了粗大的肉棒,抬起眼睛巴巴的望著師父,「要啦,要師父,到這裡。」低下頭看著自己濡濕的下身那裡,師父呼吸一滯,嗓音暗啞,「瞎說,你現在才兩個月。」

  「阿離師父都沒關係呢……」我抓住肉棒晃了晃,撅起小嘴抬頭看著師父,「給犀兒啦,犀兒想要師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