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40章◆被插哭了


第340章◆被插哭了

  微暗的帳子裡面,赤身裸體的我手握著師父的肉棒,抬起眼睛幽怨又渴望的看著他的臉。師父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柔和似水的目光漸漸的暗了下來,中間那點亮光卻越來越盛,待到他嘴角微微挑起的時候我就知道,成了,師父終於肯就範──嗚嗚嗚,怎麼反倒弄得我像勾搭男人的色中惡魔似的。

  嬌小的身子被師父扶著放倒,他猶覺得不放心,將一個軟枕放在我的腰下嗎,大手握住一邊的小腿抬起來,扯得下身大大的敞開,我難耐的哼了一聲,咬著唇濕漉漉的看著他。

  「小騷貨,這麼想被師父插,嗯?」師父的壞笑著看我,另外一隻大手已經來到身下,罩著整個花丘不輕不重的搓弄。

  被淫水打濕的花穴早就空虛的要命,師父卻是個極刁鑽的,看似隨意的搓弄,實則次次都鉗制到我敏感的地方。五指在下,每次向上提的時候,中指有意無意的加大力道,摳進小花瓣中間那水嫩敏感的縫隙,手掌也死死按壓住上面,敏感到極點的珍珠即便被大花瓣死死的包裹在裡面,這樣的力道和角度也委實受不了。是以錯弄了不到兩下,我就禁不住纏著身子開始呻吟起來。

  「嗯……師、師父……犀兒……唔……」師父的力道越來越大,我幾乎無法成句,又不敢大叫,只能隨著他的動作咬碎銀牙。

  「怎麼,受不住了,要師父插你?」師父說話的時候聲音沈得要命,顫巍巍的抬起長睫,果然,那肉棒已經紫硬挺立,比起剛才已然脹大了一圈。

  「要,嗯……師父……快……」沒有被鉗制的小腿因為下身的酥麻快意扭動,師父眸光一暗,拉著我的腿抬到一邊,傾身下來。

  「呆會要是不舒服就喊停。」他眼睛望著我,我打眼看去,他的額頭竟已經微微閃著些汗珠,為了我這樣的隱忍,我又怎能不知?只得嬌聲答了一聲,「嗯,師父。」

  「好好好……」這第三個好字還未落下,我邊哽住喉嚨哼了一聲,熱熱的肉棒已經頂在了小穴口上。心下一顫,已經有蜜水迫不及待的洩露出來,因為小口被微微撐開,一下子都激在肉棒頭上,師父哼了一聲,隨便邊促狹道,「這麼急,連插都沒插就流出來這麼多,真是浪的要命。」

  「師父……嗯……」喘息著想要辯解,卻偏因為師父的肉棒在下面不輕不重的抵住旋轉按壓,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下身倒一波波的流淌出蜜汁,像是用行動證明師父的話沒有錯。

  一個存著力道緩緩圖之,一個顫著身子咬牙承受,一時間帳子裡不聞其他聲音,只有我們兩個人沈重的喘息。我看這樣下去恐怕大師父的午覺都要睡醒了,終於還是紅著臉掙扎著按師父的手掌,說道,「師父……再大些力氣……犀兒那裡好癢……」

  師父抬頭看我,眼中情慾大盛,握著我的大手一下緊了緊,我吃痛哼了一聲,還沒等反應過來,只聽得「噗哧」一聲,師父粗大的肉棒頭插進了小穴裡面,兩個人幾乎同時鬆了口氣。

  空蕩許久的身子終於被心愛的男人充滿,那樣大,那樣硬,熱熱的脹脹的將細嫩撐開,四壁連同肉棒皆是剛才分泌出的蜜汁浸潤的滑膩,快樂倏的脹滿身體,我滿足的歎息一聲,下身竟這樣就收縮起來。

  「小騷貨,才剛插進來就要到了嗎?我還沒玩呢,想叫師父懲罰你是不是?」師父握著我的小腿死死向裡一按,我仰頭幾乎尖叫出聲,撞到了……小穴口被師父的肉棒撞到了。

  徹骨的酥麻將我全身顫抖,師父的肉棒卻緩慢的抽出,剛剛還被粗大撐到極限的肉壁一下子失去快樂,我本能的歎息一聲,可這「唉」字還沒全然出口,那粗大卻再一次撞了進來,「呃……啊……」我死死的抓住身下的傳單,纏著身子呻吟出聲,一不小心呻吟聲音有點大,我嚇得身子一緊,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背。

  「唔……小東西,才插了你兩下就夾得這樣緊,師父愈發的想懲罰你。」師父邊說著邊再次退出來,我哽著喉嚨胡亂的搖晃腦袋,太……太大了……上次跟他們兩個一起做的時候,溫離師父控制力道,一直沒有插到這麼深,溫涯師父一下撞到小口上,比原先敏感幾倍不止的身子怎能承受這樣的力道,是以三兩下後就有些要到,小穴一下一下死命的收縮,身子一遍一遍的泛起酥麻的漣漪,除了咬著牙不讓自己叫出來,什麼都做不了。

  偏偏溫涯師父十分有耐心,插得又重又緩慢,我終於忍不住,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