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41章◆又一次潮吹


第341章◆又一次潮吹

  「怎麼了,犀兒?」師父連忙停下動作,低頭擦著我的淚。

  我搖了搖頭,抓著他的手,臉上一陣陣的發燒。竟然這樣幾下就被弄哭,也太丟人了。可師父這一停下來,剛剛的感覺漸漸又平復了,我知道師父擔心我難受,可身子又空的要命,只得捂臉如實說道,「剛剛師父那樣慢的折磨人家,人家就想哭啊……」

  「你……」自指縫間看見師父那副無語的面孔很是心虛,於是扭著身子哼哼,「師父動一動啦,這樣很難受啊。」一面壞心的縮了縮下身,師父身子隨之猛的一動,喉嚨中發出一聲讓我幾乎酥了骨頭的喘息,隨後竟兩手抓住了我的雙腿向兩邊一拉,肉棒猛地插了進去。

  突如其來的刺激讓我低聲尖叫,師父的肉棒已經插到了小穴深處的子宮口邊,還壞心的攪在裡面,一下一下的輕輕磨著那片嫩肉,我咬著牙仰頭顫抖,手指死死的抓住床褥,兩隻腳的腳指頭都無辜的蜷縮起來,好癢,身子裡面好像有很多人在撓著癢癢,舒服的要命,卻想要更多。

  師父似乎知道我的心意,見我嬌喘連連幾欲飲泣,緩慢的將肉棒抽了出去。

  突然而至的空虛讓緊緊吊著的心緩緩放下,還沒等松過氣,肉棒再一次插了進來,我躬身顫抖,在師父肉棒頭的廝磨之下顫抖著呻吟,師父的動作雖輕卻搔到最癢處,弄得我好是舒服。

  粗大的肉棒一次一次搗入緊致多汁的小穴中,將我分泌出的汁液噗嗤噗哧的擠出來,飽滿的肉囊隨著動作撞擊在高抬起的小屁股上,發出「啪啪」的淫靡聲響。

  三兩次過後我就有些不行了,身子一陣陣的開始顫抖,小穴也開始猛烈的收縮起來,我咬著自己的手指頭胡亂的說著,「師父……快些……大力些……」

  「小騷貨,這樣還不夠嗎,還想要師父插到你子宮裡去嗎?」師父捏著我的腿向上一抬,這個角度讓肉棒撞擊到上側的內壁,致命的快感叫我幾乎大叫出聲,死死的忍耐讓身子繃得更緊,快感也越發的強烈。

  「要……嗯嗯……要呀……」身體中的快樂叫我幾乎失去理智,一手掙扎著胡亂的抓著師父鉗制右腿的大手,嘴裡說道「師父……求你……」可卻不知道,到底要求他做什麼。

  懷孕以後的身子日漸敏感,多次不曾歡愛的身體如同飢餓的猛獸,恨不得被師父插進骨裡肉裡,將我的身體生生吞下腹去,這樣的感受,卻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想要的話,犀兒可以自己來啊。」師父放下我的右腿拉住了我的手,扯著我來到自己的下身那裡,嬌嫩的手指被強迫著在自己的私密──兩個人交合的下方胡亂的摸了一把,隨後便被他送到一處,按壓著胡亂的攪弄幾下,「還記得這裡有多麼舒服嗎,嗯?想要的話自己插進去。」

  師父好壞……手指按的不是別處,是高高翹起的小屁股中間的菊穴那裡,細密緊致的褶皺被手指弄得有些緊張,現在已經隨著小穴的頻率開始收縮起來。

  師父也不著急,一下一下不緊不慢的玩弄著我的小穴,因為動作實在太慢,身子給他攪得又快樂又痛苦,恨不得他能夠狠狠的插入,可是他偏偏什麼都不做,還壞心的看著我。

  「師父……好壞……呀!」珍珠被師父按住了!

  「想不想要,嗯?小陰蒂想不想要師父玩弄?」師父按著那裡動也不動,下身的動作卻越發的慢了,只一味在肉穴中碾磨攪動,弄得那裡水聲滋滋,好不淫亂。

  「要啊……要呢……」我胡亂的搖著頭,一頭青絲隨著動作發出颯颯的聲音,灑了滿床。

  「小犀兒都快要當娘了還這麼浪,我這樣一插進去我們的寶貝都看到了,你還要我插嗎,嗯?」師父一隻手鉗制著最敏感的那處,一隻手壞心的揉弄著我腿上滑膩的肌膚,說出讓我臉紅心跳到極點的話。

  這樣的比喻太淫蕩了,我胡亂搖著頭不說話,感覺身子在他的手下幾乎化成一灘水。

  「插進去,自己插進去我就給你。」按著珍珠的手指微動,蝕骨的快樂叫我仰頭喘息,下身縮得更加厲害。不行了,受不了了……我咬牙循著那塊地方,將中指死死的向內按去,因為蜜汁的滋潤,菊穴濕的要命,纖細的手指上也均是潤滑的蜜汁,只是菊穴收縮的實在厲害,我一隻手弄得都有些麻了,才將將擠進了不到半個指節。

  「小浪貨,自己插自己好玩麼?看看你有多浪,想不想看到自己的手指頭插進自己屁眼裡,嗯?」師父說著話,將我的身子向上一推,我尖叫一聲顫抖著到了高潮,手指頭,手指頭插進去了!

  自己的手指頭被小菊花死命的夾住,灼熱又柔軟的肉體包裹著擠壓自己的手指,兩種不同的快感同時襲擊了我的身體,帶著羞恥感的快意讓腦袋轟著綻放出一片一片的花朵,一股股熱的液體從下身猛烈的噴射出來,師父身子一震,推著我的腿向上,「小淫婦,被自己插到潮吹了,真是騷的要命,」

  「嗚嗚……呀……」太壞了,珍珠竟然在這個時候被大力揉搓起來了!我死命的顫著哭了起來,感覺身子像被巨浪一般的快感拍打得上上下下,師父卻不肯放過我,只暗著眼睛看我在他的揉弄下一波波噴射出淫蕩的汁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