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42章◆好夫君


第342章◆好夫君

  小腹隨著身體的收縮一下一下向上挺,師父的大手卻堅定的死死按住那一點,無論我怎麼動也躲不開鉗制。大量的液體噴湧著射到師父的胸前,他卻不以為意,按在那邊上的手指還時不時上下搓弄,弄的自己整個手都是我的液體。

  師父的肉棒深深的插在我的小穴中,許是怕傷到肚子裡的孩子沒有動作,可即便是這樣,被充滿到鼓脹的小穴還是隨著小腹的動作不住的摩擦著肉棒,激得身子深處不停顫慄。手指頭還卡在自己的菊穴裡,那裡又軟又熱又滑,肉道死死的擠著手指,兩個小穴全部被撐滿,死亡般的快樂讓我哭泣起來,可在這樣客棧裡卻不敢發出大的聲響。

  那液體一波波噴射著、噴射著,直到師父終於肯放開按著的珍珠,才緩緩的停止。

  「喜歡嗎,嗯,舒服不舒服?」師父輕輕的揉搓著已經紅腫的珍珠,探著身子問我。他的胸前濕漉漉一片,身上帶著蓮花香味和一股若有似無的腥鹹氣息。

  我胡亂搖著頭,身子被快感一波波的侵襲,咬著嘴唇強迫自己不發出太大的聲響。插在菊穴裡的手指終是被過於緊致的菊穴推擠出來,已經有些麻了。

  「怎麼,不會說話了?」師父忽然按住我的雙腿,肉棒猛地向外一拔。

  「呀……」忍不住低呼出聲,身子顫抖著洩了一大片濕熱液體,大腿根也顫抖起來,師父開始抽插起來了!

  被小珍珠的吊起的快感還瀰漫在整個身子裡,師父這樣撞擊下去,那快樂頓時大漲,激得我幾乎又一次哭泣起來。身子被師父撞的一下一下向床頭聳動,高挺的嬌乳也一下一下震盪著如同波浪般起伏,那樣沈重的甩動,好像要離開身體一樣,看上去無比的淫蕩。

  「這奶子抖得可真浪,犀兒才懷孕這麼幾天就大了兩圈,恐怕生了孩子以後師父都握不住你了!」溫涯師父一面撞擊我的身體,一面低聲在耳邊說著無比淫蕩的話,我給他羞得面紅耳赤,卻苦於被他撞的嬌喘連連,便是想摀住他嘴都沒有力氣。

  太多了,快樂太多了,如同裝了太多水的杯子,那杯中的水已然滿了還在繼續傾倒,溫熱的水流只得蔓延過杯壁,一波一波向外淌著──整個身子都被這水一般的快感浸透了。

  「舒不舒服,嗯?」師父一手抓住我左側不停甩動的乳房大力揉搓,將那團白皙一把一把攥成無比淫靡的形狀,他的大手微粗又十分有力,生生攥得整個乳房都要化掉一樣。

  「舒服……舒服……嗯……」整個身子每一個地方都是那麼快樂,我伸出一只手抓住床頭欄杆,好讓身子不要再向前滑去。

  「那叫我什麼,嗯?」溫涯師父的手上放柔了動作,低著頭一下一下吻著另一側的乳尖。

  「啊……呀……師、師父……」我仰頭嬌聲喘息,嘴裡面乖乖的叫著師父。

  「呀呀呀……」掉下來了!師父好壞,要把我的乳尖咬掉了!我幾乎尖叫出來,雙腿胡亂的蹬著,卻被師父眼疾手快壓在腿下,他抬起頭,嘴唇在暗室中卻顯得無比晶亮,「叫我什麼?」

  「師……啊……」又來,我顫抖著身子,不行了,下身又收縮起來。

  「叫我什麼,小壞蛋?」師父低頭盯著我的眼睛,手下揉搓的動作卻一點也沒有慢,我看著他那漆黑的同仁,猛然想到剛剛他要我喊的是什麼。

  「夫君……」我別過眼睛,紅著臉低聲說道。

  「大點聲,嗯?」師父放開我的左乳,扶著我的臉叫我看著他,「再叫。」

  「嗯……夫君……」我柔柔的看著師父,臉一定紅透了。

  「嗯……娘子……」師父一手撈起我的上身,讓我的身子更貼向他,「你是我的,知道嗎?這輩子、下輩子……生生世世永遠都不許離開我,知道嗎?」他眼睛無比堅定的看著我,額頭上滿是因為隱忍而流出的汗水,下身堅定而緩慢的一下一下的撞擊著我,用這樣堅硬的方式說著情話。

  「嗯……夫君……」我的眼睛又有些熱了,眼中模模糊糊的含著淚珠,叫師父溫柔的擦了。原來師父看到了,看到關於那個詛咒的事情我是多麼害怕。

  「好乖,我的小犀兒……」師父低頭貼著我的臉頰溫柔的親吻,一面吻一面叫著我的名字。我顫抖著身體迎接他一次又一次的撫慰,依著他一遍一遍的柔聲叫著「好夫君」,直到再一次到達了高潮的頂端。

  因為擔心我太過勞累,高潮過去師父便用溫水浸濕帕子幫我細細的擦了身,隨後邊給我蓋好被子讓我睡一會兒。他躺在旁邊將我連同被子一起摟在懷裡輕輕的拍著,我迷迷糊糊的睡著,這一覺竟睡到了夕陽西下。

  睜開眼的時候,師父就在身邊的桌子那裡坐著看信,我掙扎著起身,冷不防下身一熱,流出了粘膩的液體。臉一下子紅透了,這是剛剛師父射到身體裡的精液,師父見我起身連忙將信放在桌子上,走過來將我扶起來,讓我靠在他的身上,「怎麼了,臉紅成這樣子。」

  「哪有……」我心虛的抵賴,卻冷不防師父已經將「魔爪」探到了被子下面。

  「啊……」師父好壞,竟然那樣在下面揉我!

  「嘖,難不成犀兒沒有吃飽?」師父將手指探出來,那修長的手指上有白蝕的精液,還有我剛剛分泌出的晶亮液體。

  「哪有,明明就是你剛剛弄進來的。」我連拿起身邊的帕子給師父擦了手指毀掉證物,拍了拍腦袋說道,「師父,我是不是睡得太久了,大師父已經醒了吧?」

  「嗯,早醒了。」師父點點我的小鼻子,笑道,「剛剛我們已經商議好了,沒什麼問題。萬事有我,你安心養胎便是,不用想別的。」

  「嗯。」乖乖的點點頭靠在師父的懷裡,有師父在身邊的時候,永遠都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