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43章◆魔教妖男


第343章◆魔教妖男

  因為我睡得太晚,師父又捨不得叫醒,直接結果就是,和易容成表哥的溫涯師父回到家時令狐沛和綠水已經找破了頭。

  綠水抽抽搭搭的站在門口,見我進屋以後連忙跑過來拉著我上下看,我心裡一陣內疚,連忙拉她的手說我一點事情也沒有,跟表哥偷跑出去玩了。

  「既然上官小姐有表哥護著,令狐某人就不再添麻煩了,綠水,送客。」令狐沛臉上從沒有過的嚴肅正經,背著手直著腰連看都不看我一眼,綠水連忙說道,「少爺你抽什麼瘋,剛剛急的要死也是你,人好不容易回來了你還往外趕,」然後又拉著我安慰道,「夫人你不知道,少爺實在是太擔心你了,現在正是多事之秋,少爺把所有人都派出去找你了,找了一個時辰沒找到,都快急死了。」

  令狐沛乾咳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很是詭異,滿是心事被人揭穿了的尷尬,師父見狀連忙抱拳上前,「令狐兄,實在對不住,是我家長輩來了,你又不在,我們只好自作主張先出去了。」

  「原來是這樣啊。」令狐沛的肩膀終於鬆弛下來,眼睛撇過看著綠水,「不早了,開飯吧。」

  知道自己犯了嚴重錯誤,整頓飯我是鉚足了力氣討好令狐沛,又是慇勤夾菜又是柔著聲說好話,師父臉上跟我配合的緊,可實際上醋的跟什麼似的,在圓桌下面不停的撓我癢癢。

  令狐沛剛開始表情還有些僵硬,沒一會兒就作勢責備的看著我,「別光顧說話,飯也不好好吃,不知道自己有身孕嗎?」然後連忙用勺子舀了我愛吃的芙蓉蝦滑給我,「喏,多吃點。」我連忙點頭,笑嘻嘻的大口吃著,看見他一臉滿意的表情終於鬆了口氣,呼,男人也不好惹啊。

  晚飯以後我們四個齊齊的坐在客廳,由師父則按照我們商量好的理由跟令狐沛解釋,無非就是把七闕大師父說成他的叔父我的表舅,然後趕來看我們之類的。令狐沛沈吟了一下,然後環望四周,綠水見狀各處走過,把門窗關的嚴嚴實實,令狐沛這才說,「上官兄可發現,這武林大會的氣氛十分之詭異。」

  師父聞言皺眉,我心知令狐沛在此處耳目眾多,肯定有什麼獨家消息,連忙問道,「有什麼問題麼?」

  「一個就是綠水剛剛跟你們說的,這裡多了很多人,而且據我們的探子觀察,他們是有組織而來,此是其一;其二,他們競像是來自不同的門派,且武功好像也十分的好。」

  「令狐兄所言極是,」師父沈吟了一下說道,「我這兩日也發現了,很奇怪,他們意不在武林大會,要是往年決賽期間幾乎是人人空巷,這兩天看得人反而少了,據我所知,有些門派的末等弟子已經離開的了(例如掌門去世卻無法報仇的古橋派),可這裡的人正如令狐兄所講,不少反多,十分之古怪。」

  「人少倒是可以解釋,魔教的那個教主很是乖戾詭異,下人輕而易舉就殺了一位元老級掌門,這些日子雖沒有什麼別的舉動,反倒日日去觀戰,不知道打什麼鬼主意,是以很多小門派都不太敢去觸這個霉頭。」我嘴角抽了抽,老好人左青巖搖身一變成了「乖戾詭異」的魔教教主,還真是有些不習慣。

  「令狐兄所言極是,我冷眼瞧著這兩日有些新來的人言談不像中原人士,反倒像西邊的番邦人,不知道跟他有沒有關係。」師父補充道。

  令狐沛皺眉,「我派人日夜盯著那個妖男,他這些日子沒有見其他人,除了屋裡的那些婢女,便是纏著東方莊主和御宗的那位宗主……」意識到御宗的那位是我肚子裡娃他爹,令狐沛乾咳了一聲,又說,「這些日子古橋派倒有七八位弟子或刺殺或挑戰,去的時候抱著必死的心,誰知都叫他輕而易舉的制服了捆好送回去。你們絕對想不到,他送過去之前還親自給人家瞧病呢!」

  呃……這果然是我認識的左青巖。

  據令狐沛說這「魔教妖男」行為十分之古怪猖獗,打的時候不遺餘力,不弄死弄殘你,但絕對一頓就失去戰鬥力,約莫都是一個月無法打架的樣子。然後還以教主之軀親自給傷者醫治,我給你打斷了腿,好,矯正骨頭抹上武林最好的外傷藥白玉斷續膏,跟不要錢似的糊上一大片,然後細細捆好紗布,送回去。我給你打成內傷,抱歉,先灌上一副治療內傷的聖藥百靈化淤散,再打包今後要吃的藥,連人帶藥還有服用的法子一齊送回去,古橋派高手現在全躺在客棧裡養傷喝藥呢。

  據我方臥底在他們客棧裡的人說,古橋派所在的那一層哼哼聲罵娘聲此起彼伏,各種藥味四溢,場面十分之淒涼。因為高手都受傷,餘下的弟子只顧得上照顧,反倒消停下來。」

  「總之形勢十分怪異,夫人和上官兄一定要留心才是,莫再隨便出去,要是實在想出去也要多找些人看護著,咱又不是沒有錢僱人。」令狐沛這樣總結道。

  我翻了個白眼,這土財主真是三句話不離本行啊!

  明日就是武林大會最後一場的決賽,這天晚上注定是個多事之秋。首先是接到了溫離師父的暗號,我又一次憂傷的迷倒了綠水和令狐沛,跟著溫涯師父鬼鬼祟祟的到了溫離師父那裡,他上來就說了個勁爆的消息,「左青巖的身世查出來了。」

  我心裡突的一跳,溫離師父連忙拉住了我的手握著,說道,「別擔心,暫時沒什麼大問題。」溫涼的大手還有師父平靜的聲音讓我漸漸的平靜下來,他這才接著說了探子給到的消息。

  原來師父一直派御宗專門負責打探情報的暗衛跟蹤離開桃源渡的耶律禎,他一路北上,穿越了大昌的邊境,進入了蒙古國境內。暗衛進了蒙古一打聽才知道,原來耶律禎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竟然就是當世最受寵的蒙古小王爺。而這位小王爺的兄長就是現在的蒙古王,他的母親是上一輩的蒙古王年輕時遊歷時帶回來的女子,據說是個大美人,破得蒙古王榮寵。

  關這個女人,蒙古國內有個傳說,說她是樓蘭遺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