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不要啊!卷四:心安處處安-第345章◆餵藥


第345章◆餵藥

  好在那個香囊我一直沒骨氣的帶著,連忙從袖口取出來,打開來給師父們看了那些淡粉色的藥丸,溫涯師父拿出來一顆著聞了聞,說道,「味道清香,看起來應該沒什麼毒,只是不知是否對宇文兄的症。」

  「青巖讓他的婢女告訴我說,這個藥普通人吃了能夠強身健體,應該沒有什麼關係,我相信他不會害我,更不會害宇文。」我知道師父擔心是不是有毒,連忙說道。

  「這……」溫涯師父沈吟著看向溫離師父,兩個人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後,他將藥丸交給了我,「行了,我們也覺得左青巖確實不是那種暗箭傷人的,去試試吧。」

  我點了點頭,連忙跑到床邊將藥丸塞到宇文嘴裡,可是他的嘴巴閉得緊緊的,根本就塞不進去。

  一邊沈默許久的郎中忽然說道,「這位公子來了以後就一直這樣,水都喝不下去。」

  「啊?」我看束手無策的看了看兩位師父「這可怎麼辦啊?」。

  溫涯師父略微沈吟了一下,單獨在溫離師父耳邊說了一句話,溫離師父點了點頭,衝著那影衛說道,「你們下去吧,請孫郎中去那邊休息。」影衛連忙稱是,兩個人帶著郎中一起離開。

  等到人走了,溫涯師父才上前摸著宇文的手腕號了號脈,又讓溫離師父倒了些溫水扶起宇文來給他喝,可是無論怎麼灌那水都進不去,他把水放到一邊的桌子上,歎口氣,「唉,我看再這樣下去,有個三五天就渴死了。」

  「啊,這可怎麼辦啊?」我慌了神,看著宇文原本白皙細滑的臉變成這樣的乾枯,真是難過的要命。

  「大哥,你別逗犀兒了。」溫離師父連忙上前拉住我的手,責備的看著溫涯師父,「明明有了主意還隨便嚇唬孩子,不怕她嚇壞了嗎?」

  「好好好,我錯了還不成,真是個傻丫頭。」溫涯師父點了點我的額頭,說道,「兩個辦法。」

  我捂著額頭也來不及跟溫涯師父撒嬌,連忙問,「兩個?什麼辦法?」

  「第一個麼,就是我把他下巴卸下來,你把藥和水給他灌進去,我再把他下巴安上。」溫涯師父邊手捏著宇文的下巴那塊邊左右看,好像是琢磨怎麼把下巴卸下來一樣,我嚇得連忙說道,「不行,這個太疼了吧。」

  「那就只好第二種了。」溫涯師父抬頭看著說道,「得嘴對嘴的把藥餵進去。」

  「啊……」聞言我不由得漲紅了臉,不好意思的扣手指,「這個,讓誰喂啊?」

  「難不成還讓我們倆喂,當然是你啊!」溫涯師父恨鐵不成鋼的看著我,說道,「人家都說昏睡的人其實是能聽見聲音的,你說宇文兄知道我們餵他能吃得下去嗎?」

  溫離師父點了點頭看著我,「我覺得還是你比較合適。」

  「嗯,我喂。」宇文待我那麼好,別說餵藥,就是讓我喂自己的血也沒關係。

  溫涯師父扶著宇文靠坐在他身上,溫離師父又端來水,我將粉色的藥丸含在嘴裡,扶著宇文的臉貼住了他的唇。

  因為剛剛嘴唇只是表面上一層水光,這麼一會兒就有些干了,我伸出舌頭順著他雙唇縫那裡探了進去,沿著他緊咬的牙齒死死的抵著舔。

  他的嘴巴乾燥的要命,應該已經渴了一兩天了,想起他受的罪心裡難過的要命,心裡不停的叫著,「宇文,你快點張開嘴巴呀!」

  藥丸在嘴裡已經含化了,滿口都是甜香中帶著藥草味的汁液,我心裡越發的著急,舔的舌頭都酸了,可是顧不得那麼多啊,再不喝水,宇文就要渴死了。

  心中一動,想起師父說把他下巴卸下來,雖然有些誇張,可是下巴那裡確實可以試一下。扶著他臉的手移到微尖的下巴那裡,捏住了使勁向下拉,宇文仍然一副巋然不動的姿勢,急的我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就在幾乎要絕望的時候,緊閉的牙齒忽然有些鬆動了!我連忙哼了一聲,舌尖死死的的向裡探進去。

  縫隙大了些我就示意師父移動宇文的方向,最後我們的姿勢就變成了宇文躺在師父的大腿上,我趴在宇文的身上。嘴裡含著的汁液自我的雙唇緩緩的向下流,穿過他的唇間,沿著齒間細細的縫隙緩慢的流淌下去。

  因為嘴裡的汁液連同唾液(唔……含了這麼半天,也是沒辦法的事)一起緩慢的留下宇文的嘴裡,等到終於大功告成的時候我幾乎要給憋死,怕宇文嘴巴合上手也不敢回來,只叫溫離師父拿著碗給我喝了一大口水含在嘴裡,再一次慢慢的給宇文餵下去。

  有了喝藥的經驗,喝水就容易多了,不一會兒一大碗水全部被餵了進去。

  我整個腮幫子全都酸了,還憋得上氣不接下氣,被溫離師父抱著休息了半天。等到氣喘勻了再看床上的宇文似乎還是沒什麼變化,難不成我理解錯了,這藥跟他沒什麼關係?

  醫術頗為精湛的溫涯師父表示,再好的藥一下子好起來也是不能夠的,好在宇文喝了水吃了藥,休息一下沒準就能醒來。

  到了將近凌晨的時候,宇文還是沒有醒來的跡象,但是他看上去脈搏很平穩,應該沒什麼問題,考慮到現在的情況,溫離師父讓那位孫朗中繼續照料宇文。我們三個要在天亮之前趕回去,免得令狐沛他們發現什麼問題。

  因為頭天晚上已經把該安排的事情安排好了,而明天,也就是溫離師父「大婚」的那一天又有很多事情,這一天我只用來休息,用溫涯師父的話說,天塌下來還有個高的頂著,我這天只要休息好了就可以。

  於是吃過早飯以後我乖乖上床休息,一覺睡到晚上,吃過飯繼續睡。

  令狐沛和綠水似乎都錯誤的理解了我安靜的原因,還以為我為了明日那負心郎成親的事情傷心,一天都無比安靜。他們在飯桌上淨撿些損人的不利己的小道消息給我聽著玩,什麼東方家二公子險些奪了頭籌結果被御宗的高手截和啊,魔教妖男為難東方莊主恨得大家牙根癢癢啊,諸如此類的不勝枚舉。聽得我哈欠連連,沒過一會兒又一次回到被窩裡面,沒辦法,昨天晚上沒睡好,太累了。

  大昌真宗四年十月初九是個宜嫁娶的好日子,這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淬劍山莊已是一片張燈結綵,處處都是歡聲笑語。今天,就是我的師父溫離和東方大小姐成婚的日子。

  我站在窗邊看著東邊貼著大紅喜字的房門,我們的計劃,就要開始了。